0

    “和我切磋?”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看来这似乎是由不得我,如果我是不接受挑战的话,你会放过我吗?”

    听到枫奕要与李七夜切磋,让坐在旁边的齐临帝女都有些苦笑不得,这是枫奕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李七夜平凡便可以欺负,与这样的一尊行走于红尘中的巨头过不去,那就是自寻死路。

    不要说是枫奕这样的小辈,现在连他们齐临帝家最强的上神都不愿意去谈李七夜,甚至对齐临帝家和齐临境内所管辖下的门派修士达到了封口令,不允许多去谈论李七夜。

    他们齐临帝家的最强上神下达了这样的封口令是怕自己宗门内的弟子口无遮拦,谈论之时一不小心犯了他的大忌,说不定为他们齐临帝家招来灭门之灾。

    现在枫奕要挑战李七夜,齐临帝女都懒得去说什么了,只有见识了李七夜的可怕之后,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枫奕腰杆站得笔直,神态认真地说道:“若是尊驾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或者是我道小法弱,不入尊驾的法眼。不过我相信尊驾乃是一位奇男子,能与殿下同行者,焉有凡俗之辈。”

    “有点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既然知道我不是凡俗之辈,那还敢挑衅我?就不怕我把你灭了?”

    “修士本是迎难而上。”枫奕很庄严,也很有气势,说道:“再说,不一试又怎么知不行呢?我师尊教诲我,畏艰难者,终不成大事。我修道几十载,对自己还是有几分自信,所以尊驾再强大,我也愿意尝试一二。”

    此时枫奕说得铿锵有力,虽然他的确是有意为难李七夜,是有意跟李七夜过不去,但是他说得光明正大,没有丝毫的使奸。

    “哼,少在那里说得冠冕堂皇,帝统仙门就了不起呀。”此时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冷笑地说道:“难道你挑战别人就一定要应战呀,大门派就是自以为了不起,自视高人一等,真的以为别人一定要按照他的意志行事。”

    在这个时候,也有一个青年走了过来,这个青年穿金衣,戴高冠,他长得很俊秀,脸蛋十分的白净,有几分玉面俏郎君的风韵。

    当这个青年说出这种话之时,也让观景台的一些修士暗暗附和,特别是一些跟这位青年交好的散修或者是小散修、流寇,更是当场喝采,说道:“宗帅兄说得太有道理了。”

    “御龙童子,我的事你休得多来掺和。”看到这个青年上前来,枫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御龙童子”听到这个称号,没有见过这个青年的人都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

    御龙童子朱宗帅,也是年轻一辈出众的强者,也称得上是天才,他与枫奕齐名,在青洲有着不小的名头。

    虽然说他被称之为“童子”,事实上他年纪已经不小了,比枫奕还大,甚至年纪快比得上枫奕的师父秦百里。

    “我掺和怎么了?”御龙童子凑上来,冷笑一声,说道:“枫奕,难道我御龙童子是怕你不成?我御龙童子就是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帝统仙门的弟子仗势欺人,自认为自己了不起,咄咄逼人!如果你不服气,我们打一场便是!”

    听到御龙童子如此毫不客气地挑战枫奕,有不少修士特别是散修,他们是暗暗对御龙童子竖起了拇指。

    “两个人都是道天境界的高手,都拥有六千多斗的混沌之气,也难怪御龙童子不怕枫奕。”有老一辈仔细看了一下御龙童子,作出判断地说道。

    也有见识浅的年轻修士也觉得很奇怪,不由好奇地问身边的长辈,说道:“枫奕可是出身于索天教,是秦百里的首徒,这个御龙童子竟然敢如此挑衅他,这也太狂了吧。”

    “因为御龙童子的师父御龙上神是一尊拥有十一图腾的上神,虽然御龙上神是一位散修,但他很强大,而且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在御龙上神年轻之时曾经是干过许多凶残之事,特别是抢杀灭门之事没少干过。”说到这里,这长辈都不愿意多谈,十分的忌惮。

    在此时,御龙童子和枫奕针锋相对,虽然御龙童子气势逼人,枫奕也无惧于他,冷笑一声,说道:“御龙童子,你要斗,我随时奉陪,你挑好时间,挑好地点。但现在你给我闪一边去,莫打扰我与这位尊驾说话。”

    御龙童子不客气,枫奕也一点都不客气,就算御龙童子来历惊人,他枫奕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本童子就是喜欢与你们这些自视高人一等的大教弟子对着干。”御龙童子大笑一声,然后对李七夜抱拳地说道:“这位兄弟,在下朱宗帅,人称御龙童子。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特别是有什么大教弟子要找你的茬,我御龙童子随时为你摆平他。”

    说到这里,御龙童子是豪气冲天,义薄云天,可以说是义气十足的人。

    “宗帅兄乃是我辈楷模”有不少与御龙童子有交情或者是小修士,都不由赞了一声,就算不敢大声叫出来,都对御龙童子竖了个大拇指。

    “谢过了。”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己,他沉浮千万载,怎么样的人他是没见过。

    “注意了,我们要进入雷区中心了,乘客不可擅出离船。”就在这个时候,万古号的船长大呼一声。

    “噼啪”的声音响起,此时只见闪电大作,在海中无数的闪电疯狂喷涌而出,宛如金蛇一样狂舞,万古号冲了过去的时候,无数的闪电像神鞭一样疯狂地向万古号抽来,好像是要把万古号撕裂一样。

    闪电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抽来,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的气势让人都不由为之胆怯。

    幸好的是,万古号的防御挡住了这疯狂无比的闪电,把所有疯狂的闪电导入了大阵之中,把它炼成了雷电之液。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万古号号称是最安全的船只,这并非是吹嘘之词。

    “他日还望能与尊驾论道谈法。”枫奕本来是想刁难李七夜,让李七夜知难而退,但却被御龙童子这样一掺和,是没有戏了。

    “殿下,打扰了,弟子冒昧,扰了殿下,请恕罪。”虽然枫奕有意为难李七夜,但他还是保持有很好的风度,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

    就在枫奕要打退堂鼓的时候,李七夜却笑着说道:“不急,不急,既然都来了,何必急着走呢。你不是说要与我切磋切磋吗?也罢,我今天也有雅兴,你想怎么样切磋?”?被人挑衅的事,李七夜遇多了,不过今天遇到枫奕这种要为自己师父出头的人倒不多,更何况,枫奕还是有点意思。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枫奕都意外了,他还以为李七夜懒得跟他切磋呢。现在李七夜竟然应战,枫奕顿时为之精神一振,立即双目神采奕奕,笔直的身体更是像劲风中的标杆。

    “这么说来,尊驾有意思了?”枫奕立马来精神,说道:“不知道尊驾想怎么样切磋呢?只是仅仅论道,还是手谈,或者一决胜负?”

    见枫奕如此的神态奕奕,坐在旁边的齐临帝女都不由苦笑了一下,枫奕还不知道此时一头巨兽在张开血盆大嘴等着他呢。

    “文斗武斗皆可,我这个人十分随缘,你选怎么样的,我都奉陪。”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好,尊驾有魄力,我就是喜欢这样有魄力的人!”枫奕也大喝一声,显得兴奋,此时他抬头一看,见海中的闪电,他也来了斗志,大笑地说道:“不知道尊驾有没有兴趣随我入海,在雷池闪电中走一遭。”说到这里,他是豪气冲天,斗志高昂。

    枫奕这话一出,许多人都纷纷往海中望去,只见此时大海是闪电疯狂舞动,宛如要撕裂这天地一样,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个时候冲入大海中,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李七夜也不由望向大海,看着闪电疯狂舞动,他不由淡淡一笑。

    “若是尊驾认为不妥,我也不勉强,我们换其他方法。”见李七夜没说话,枫奕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是自信十足,你是自认为能趟过这雷区了?”?“不敢,六成的把握吧。”枫奕也是大笑一声,显得坦然,说道:“世间哪里有十足把握之事,什么都要十足把握,何事都不用去做了。对于我来说,六成足矣!”说到这里,语气之间显霸气。

    “六成,那只怕是殒落于此。”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他说的是实话。

    “或是殒落于此,那只能说是我学艺不精。”枫奕大笑地说道:“尊驾明显道不如我,我选雷区,已占了大便宜,如果这等挑战都不敢,还谈什么替我师尊出头!”

    虽然枫奕显得轻狂,但谈吐之间却有着霸气,哪有年少不轻狂!枫奕这样的年纪就是适合做这种轻狂之事。(未完待续。)

第1918章枫奕    万古号继续前行,李七夜在山峰上呆得也有些日子,所以就带着齐临帝女出来走走,活动活动筋骨。

    在万古号上有观景台,坐在船弦边,坐在观景台上,喝着美酒,吃着佳肴,看着大浪拍着船只,吹拂着探索之地所特有的海风,那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此时李七夜与齐临帝女就是坐在观景台的贵宾席上,看着探索之地的特有风景,吃喝着万古号所提供的美酒佳肴,吹拂着海风,十分的享受。

    对于这熟悉的海风,李七夜都不由有些感慨,岁月在流逝,但不论世道如何变化,探索之地依然都在这里。

    齐临帝女可以说是绝世美女,在青洲她就算不是第一美女,但也是排得上前三,像她这样的绝世美女,又是威名在外,所以此时有很多人都认出了她。

    身边齐临帝女这样的绝世美女相伴,这是多么让许多修士强者所羡慕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此时很多目光都聚集李七夜身上,他们都搞不明白,为何像眼前这位看起来如此平凡的男人竟然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

    看到齐临帝女在李七夜面前如此的低眉顺眼、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模样,不知道让多少男子是妒火怒烧。

    正是因为如此,更多愤怒的目光盯着李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此时是想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噼里啪啦”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闪电窜掠过天空,响起了一阵阵的闪电之声。

    “各就各位,船只要驶过雷区了”此时万古号响起了船长的一声大喝。

    “轰、轰、轰……”在这瞬间,只见万古号驶入了一片片雷泽之海,只见在这里依然是闪烁着光芒,但是闪烁的光芒不再是如时光一样的光芒,而是由闪电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只见在海水之下窜掠着一道道的粗大无比的闪电,这一道道的闪电在窜于海中之时看起来像是一条条巨龙一样。

    “噼啪”的闪电声响起,当万古号冲入海域的时候,瞬间击起了万丈巨浪,但这巨浪不是海水,而是无数的闪电,瞬间闪电像夜中的烟火一样绽放,无数的闪电疯狂冲入了万古号之中。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就在无数的闪电冲入万古号那瞬间,只见万古号四面八方都升起的铜墙铁壁,升起了一个强大无匹的绝世大阵。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这个绝世大阵升起的时候,把所有闪电都引入大阵之中,只见闪电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电网,随着大阵的引导,最终所有闪电被导入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瓶子里。

    这个瓶子是经过绝世无双的人祭炼,所有闪电被导入之后,听到“啵”的一声,所有闪电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被淬炼,化作一滴的雷闪之液滴入瓶中。

    “噼啪”一阵阵闪电声响起,在轰鸣声中万古号毫无忌惮地冲入了雷区,溅起了高高的闪电巨浪,看着无数的闪电像烟花一样绽放,最终被炼成了雷电之液,导入了瓶中。

    一时之间,许多第一次搭乘万古号的修士都被惊呆了,如此壮观的一幕让他们看得如痴如醉。

    当然,看到万古号如此强悍的实力,大家也都放心了,它行驶在雷区之中都安恙无样,那么就不用担心万古号会不会出事了。

    在这闪电绽放的夜幕下喝着美酒,吹着海风,那真的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浪漫。

    看着万古号把闪电炼成了雷电之液,李七夜也不由点头赞道:“这的确是一艘好船,只有大帝仙王才能炼得出来,这船长也是有眼光,特地趟过这样的雷区,不止是走了近路,同时也能收集雷闪之液,好好赚上一笔钱。”

    “听说这艘船大有来历,是由好几位大帝仙王出手打造的,他们都是背后的主人。”齐临帝女也不由看着这壮观后幕,说道:“就不知道这背后的主人是哪几位大帝仙王。”

    万古号作为往来于探索之地第一船,它背后的大帝仙王的确是很强大,不止是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而且它也是穿梭于探索之地最安全的船只。

    李七夜是淡淡一笑,这样的船只当然能它的手法上看出是哪些大帝仙王出手打造的了。

    万古号这样的一艘船的确是让人心动,他的海螺号已经足够强大了,也足够巨大了,但与眼前的这艘万古号相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就在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惬意地欣赏着眼前这美景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走了过来。

    这个青年腰杆笔直,有着气吞山河的气势,他身上散发出腾腾的混沌之气,举止之间力道无穷,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强者,而且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

    事实上这位青年早就盯着李七夜很久了,只不过当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有说有笑、举止显得亲昵之时,他才沉不住气走过来的。

    这位青年走过来之后,他深深地向齐临帝女鞠身,举止之间显得恭敬,说道:“帝女殿下,久违了。”

    齐临帝女轻轻颔首,说道:“枫奕公子,很久不见了。”

    “不,不,不,帝女言重了,帝女此话乃是让弟子折腾,帝女叫我一声’小枫’便可。”这位青年忙是说道,他举止是十分的恭敬。

    齐临帝女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而己,没有其他的神态。

    这个青年恭敬地说道:“殿下,我师尊也在船上,只是他老人家闭关静修,不知殿下何时有空?我师尊乐意与殿下论道。”

    “秦百里也来了!”听到这个青年的话,在这观景台的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抽了一口气。

    “有机会我会见见秦兄的。”齐临帝女神态平静,轻缓地说道。

    看到齐临帝女的神态,青年有点无奈,他又把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他目光是跳动了一下,举止还是有礼,徐徐地说道:“在下是索天教的枫奕,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

    “无名小辈而己,不足挂齿。”对于青年的有礼,李七夜也只是十分平淡地笑了一下而己。

    “秦百里的首徒枫奕。”听到这位青年的自我介绍,在观景台上一些并不认识他的修士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也不由大吃一惊。

    秦百里,在青洲可是威名赫赫,乃是与金戈并肩的天才,虽然后来败过了金戈,但是依然不损他的威名。

    秦百里出身于索天教,而索天教乃是一门四仙王的传承,底蕴极为强大,而且索天教的始祖索天仙王乃是百族的第一位仙王,这可想而知索天教是多么的强大了。

    “秦百里果然是了不起,连他的徒弟都已经拥有了六千多万斗的混沌之气了,他本人的造化可想而知了。”有老一辈强者看到枫奕的情况,也不由吃惊地产道。

    见李七夜反应平淡,枫奕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在青洲很少人会听到他索天教的威名而反应平淡的。

    “尊驾必定是一方人杰,枫奕一向是好学,不耻下问,倒是想与尊驾畅聊,共同探索大道。”枫奕并不是为了扬威耀武而来。

    看着枫奕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枫奕,笑着说道:“你师父喜欢梦莹吗?”

    李七夜这话一出,说齐临帝女都有些尴尬,她本想说话,但李七夜轻轻摆手,她也就作罢了。

    “我师尊与殿下乃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枫奕也没有什么好隐瞒,身子笔直,说话铿锵有力。

    原来枫奕是替自己师父出头的。因为在以前索天教曾经想与齐临帝家联姻,索天教是属于百族,而齐临帝家也是属于百族,秦百里乃是绝世之才,而齐临帝女也是天赋惊人,可以说是郎才女貌。

    只不过齐临帝家有意让齐临帝女继承大统,所以这次联姻没有成功。

    尽管是如此,作为晚辈的枫奕看来,只有他师尊这样的绝世之才才有资格配得上齐临帝女这样的无双帝女!

    因为他师尊潜心修行,在儿女之情看得很淡,这让他做弟子的都不由为之着急了,他这个首徒当然是希望自己师父早日抱得美女归,多去接触齐临帝女。

    现在这一次在万古号相见,他尊师还没有去追求齐临帝女,而齐临帝女身边已经出现了李七夜了,而且从两个人的举止看来,似乎关系不简单。

    因此一来枫奕就着急了,想替自己师父出头,有意拆散李七夜。

    枫奕这话让齐临帝女皱了一下眉头,只不过李七夜没有让她说什么,她也懒得去说什么了,当年的联姻是索天教先提出来的而己。

    “能为自己师父着想,这的确是一位好徒弟。”李七夜也不生气,点头说道。

    “我师尊也是求贤若渴,愿与天下有才之士切磋,只是他老人家闭关静坐,我这个弟子不肖,愿替师尊与尊驾论道,不知道尊驾意下如何?”枫奕徐徐地说道。

    枫奕说出这样的话,他就是想击败李七夜,让李七夜知难而退,让李七夜明白,像齐临帝女这样的女子,也唯有他师尊才配得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