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古号继续前行,李七夜在山峰上呆得也有些日子,所以就带着齐临帝女出来走走,活动活动筋骨。

    在万古号上有观景台,坐在船弦边,坐在观景台上,喝着美酒,吃着佳肴,看着大浪拍着船只,吹拂着探索之地所特有的海风,那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此时李七夜与齐临帝女就是坐在观景台的贵宾席上,看着探索之地的特有风景,吃喝着万古号所提供的美酒佳肴,吹拂着海风,十分的享受。

    对于这熟悉的海风,李七夜都不由有些感慨,岁月在流逝,但不论世道如何变化,探索之地依然都在这里。

    齐临帝女可以说是绝世美女,在青洲她就算不是第一美女,但也是排得上前三,像她这样的绝世美女,又是威名在外,所以此时有很多人都认出了她。

    身边齐临帝女这样的绝世美女相伴,这是多么让许多修士强者所羡慕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此时很多目光都聚集李七夜身上,他们都搞不明白,为何像眼前这位看起来如此平凡的男人竟然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

    看到齐临帝女在李七夜面前如此的低眉顺眼、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模样,不知道让多少男子是妒火怒烧。

    正是因为如此,更多愤怒的目光盯着李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此时是想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噼里啪啦”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闪电窜掠过天空,响起了一阵阵的闪电之声。

    “各就各位,船只要驶过雷区了”此时万古号响起了船长的一声大喝。

    “轰、轰、轰……”在这瞬间,只见万古号驶入了一片片雷泽之海,只见在这里依然是闪烁着光芒,但是闪烁的光芒不再是如时光一样的光芒,而是由闪电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只见在海水之下窜掠着一道道的粗大无比的闪电,这一道道的闪电在窜于海中之时看起来像是一条条巨龙一样。

    “噼啪”的闪电声响起,当万古号冲入海域的时候,瞬间击起了万丈巨浪,但这巨浪不是海水,而是无数的闪电,瞬间闪电像夜中的烟火一样绽放,无数的闪电疯狂冲入了万古号之中。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就在无数的闪电冲入万古号那瞬间,只见万古号四面八方都升起的铜墙铁壁,升起了一个强大无匹的绝世大阵。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这个绝世大阵升起的时候,把所有闪电都引入大阵之中,只见闪电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电网,随着大阵的引导,最终所有闪电被导入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瓶子里。

    这个瓶子是经过绝世无双的人祭炼,所有闪电被导入之后,听到“啵”的一声,所有闪电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被淬炼,化作一滴的雷闪之液滴入瓶中。

    “噼啪”一阵阵闪电声响起,在轰鸣声中万古号毫无忌惮地冲入了雷区,溅起了高高的闪电巨浪,看着无数的闪电像烟花一样绽放,最终被炼成了雷电之液,导入了瓶中。

    一时之间,许多第一次搭乘万古号的修士都被惊呆了,如此壮观的一幕让他们看得如痴如醉。

    当然,看到万古号如此强悍的实力,大家也都放心了,它行驶在雷区之中都安恙无样,那么就不用担心万古号会不会出事了。

    在这闪电绽放的夜幕下喝着美酒,吹着海风,那真的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浪漫。

    看着万古号把闪电炼成了雷电之液,李七夜也不由点头赞道:“这的确是一艘好船,只有大帝仙王才能炼得出来,这船长也是有眼光,特地趟过这样的雷区,不止是走了近路,同时也能收集雷闪之液,好好赚上一笔钱。”

    “听说这艘船大有来历,是由好几位大帝仙王出手打造的,他们都是背后的主人。”齐临帝女也不由看着这壮观后幕,说道:“就不知道这背后的主人是哪几位大帝仙王。”

    万古号作为往来于探索之地第一船,它背后的大帝仙王的确是很强大,不止是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而且它也是穿梭于探索之地最安全的船只。

    李七夜是淡淡一笑,这样的船只当然能它的手法上看出是哪些大帝仙王出手打造的了。

    万古号这样的一艘船的确是让人心动,他的海螺号已经足够强大了,也足够巨大了,但与眼前的这艘万古号相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就在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惬意地欣赏着眼前这美景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走了过来。

    这个青年腰杆笔直,有着气吞山河的气势,他身上散发出腾腾的混沌之气,举止之间力道无穷,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强者,而且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

    事实上这位青年早就盯着李七夜很久了,只不过当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有说有笑、举止显得亲昵之时,他才沉不住气走过来的。

    这位青年走过来之后,他深深地向齐临帝女鞠身,举止之间显得恭敬,说道:“帝女殿下,久违了。”

    齐临帝女轻轻颔首,说道:“枫奕公子,很久不见了。”

    “不,不,不,帝女言重了,帝女此话乃是让弟子折腾,帝女叫我一声’小枫’便可。”这位青年忙是说道,他举止是十分的恭敬。

    齐临帝女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而己,没有其他的神态。

    这个青年恭敬地说道:“殿下,我师尊也在船上,只是他老人家闭关静修,不知殿下何时有空?我师尊乐意与殿下论道。”

    “秦百里也来了!”听到这个青年的话,在这观景台的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抽了一口气。

    “有机会我会见见秦兄的。”齐临帝女神态平静,轻缓地说道。

    看到齐临帝女的神态,青年有点无奈,他又把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他目光是跳动了一下,举止还是有礼,徐徐地说道:“在下是索天教的枫奕,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

    “无名小辈而己,不足挂齿。”对于青年的有礼,李七夜也只是十分平淡地笑了一下而己。

    “秦百里的首徒枫奕。”听到这位青年的自我介绍,在观景台上一些并不认识他的修士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也不由大吃一惊。

    秦百里,在青洲可是威名赫赫,乃是与金戈并肩的天才,虽然后来败过了金戈,但是依然不损他的威名。

    秦百里出身于索天教,而索天教乃是一门四仙王的传承,底蕴极为强大,而且索天教的始祖索天仙王乃是百族的第一位仙王,这可想而知索天教是多么的强大了。

    “秦百里果然是了不起,连他的徒弟都已经拥有了六千多万斗的混沌之气了,他本人的造化可想而知了。”有老一辈强者看到枫奕的情况,也不由吃惊地产道。

    见李七夜反应平淡,枫奕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在青洲很少人会听到他索天教的威名而反应平淡的。

    “尊驾必定是一方人杰,枫奕一向是好学,不耻下问,倒是想与尊驾畅聊,共同探索大道。”枫奕并不是为了扬威耀武而来。

    看着枫奕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枫奕,笑着说道:“你师父喜欢梦莹吗?”

    李七夜这话一出,说齐临帝女都有些尴尬,她本想说话,但李七夜轻轻摆手,她也就作罢了。

    “我师尊与殿下乃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枫奕也没有什么好隐瞒,身子笔直,说话铿锵有力。

    原来枫奕是替自己师父出头的。因为在以前索天教曾经想与齐临帝家联姻,索天教是属于百族,而齐临帝家也是属于百族,秦百里乃是绝世之才,而齐临帝女也是天赋惊人,可以说是郎才女貌。

    只不过齐临帝家有意让齐临帝女继承大统,所以这次联姻没有成功。

    尽管是如此,作为晚辈的枫奕看来,只有他师尊这样的绝世之才才有资格配得上齐临帝女这样的无双帝女!

    因为他师尊潜心修行,在儿女之情看得很淡,这让他做弟子的都不由为之着急了,他这个首徒当然是希望自己师父早日抱得美女归,多去接触齐临帝女。

    现在这一次在万古号相见,他尊师还没有去追求齐临帝女,而齐临帝女身边已经出现了李七夜了,而且从两个人的举止看来,似乎关系不简单。

    因此一来枫奕就着急了,想替自己师父出头,有意拆散李七夜。

    枫奕这话让齐临帝女皱了一下眉头,只不过李七夜没有让她说什么,她也懒得去说什么了,当年的联姻是索天教先提出来的而己。

    “能为自己师父着想,这的确是一位好徒弟。”李七夜也不生气,点头说道。

    “我师尊也是求贤若渴,愿与天下有才之士切磋,只是他老人家闭关静坐,我这个弟子不肖,愿替师尊与尊驾论道,不知道尊驾意下如何?”枫奕徐徐地说道。

    枫奕说出这样的话,他就是想击败李七夜,让李七夜知难而退,让李七夜明白,像齐临帝女这样的女子,也唯有他师尊才配得上。(未完待续。)

第1917章此物的秘密    此时李七夜已经拥有了十三个命宫了,可以说这已经是极限了,无法再开辟了,至少在这一条道路上没有人做到像李七夜这样拥有十三个命宫的,想再突破自己,只怕是十分的困难。

    虽然李七夜不能再开辟一个全新的第十四个命宫,不过,随着李七夜达到了道蛇境界之后,他黯淡的命宫又焕发出了光彩,受到重创的十三命宫又慢慢地恢复过来,十三命宫的玄奥又是在一次演化不息。

    可以说十三命宫是让李七夜受益匪浅,就像现在他吞吐着混沌之气一样。

    探索之地的混沌之气是不适合修练的,万古号可以说是十分强大的船只,它拥有着绝大无比的淬炼大阵,可以淬炼探索之地的混沌之气,但是那怕是经过淬炼的混沌之气仍然不适合大多数修士修练。

    修士吞纳的少量这里的混沌之气或者没有多少的影响,如果吞纳过多,必定会出现种种问题,甚至是走火入魔。

    此时李七夜如鲸吞一样吞纳着混沌之气,却一点都不受影响。这除了归凡诀本身拥有强大无匹的淬炼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归功于李七夜的十三命宫。

    十三命宫它可以跳脱任何的局限,它拥有着最无双的奥义,它强大到淬炼起探索之地的混沌之气来那是丝毫不费力气。

    所以李七夜大量地吞纳着混沌之气的时候,不受丝毫的影响,而且经过十三命宫的淬炼之后,这里的混沌之气和外面的混沌之气没有什么区别。

    李七夜并不是说一定要疯狂地吞噬这里的混沌之气,他也不一定要是在探索之地这种特殊的地方来提快自己修练的速度,更多的是,李七夜只是想试一下自己十三命宫的威力,在这探索之地中看能否跳脱一切束缚。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尝试之后,李七夜对于十三命宫的奥妙十分的满意,可以说十三命宫不受任何规则束缚。这对于李七夜来说,除了他本身的道心之外,十三命宫比任何宝物、任何功法都要珍贵,拥有十三命宫,就意味着一切都变得无限可能!

    最后李七夜收回了十三命宫,不再吞纳混沌之气。

    此时李七夜缓缓地张开双眼,他的一双眼睛一开张之时,好像打开了两扇窗户一样,这两肩窗户好像直通世间最高远的地方,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一双眼睛可以烛照世间的一切,它可以烛照到任何地方,可以窥视世间的一切。

    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这一双眼睛打开之后,李七夜就不再是李七夜,他宛如变了一个人,似乎他是苍天,他是世间的一切主宰,任何东西,任何奥妙,任何秘密,都宛如逃不过他的一双眼睛一样。

    天窥!李七夜为这门功法取了个名字。当他一双眼睛打开之时,就像是苍天在窥视万物众生一样,所以李七夜把它叫做“天窥”。

    在见到木琢仙帝之后,他离开之时交给了李七夜一张黄纸,这张黄纸上记载着木琢仙帝窥视苍天的一些心得和奥妙。

    李七夜根据木琢仙帝的心得用无上的手段去推演,再加上李七夜自己无双的智慧与经验,最终创造出了这一门绝学,取名为“天窥”!

    此时李七夜眼中的景象在一次又一次中转变,时而出现了巍峨无比的神山,时而出现了磅礴无双的世家,时而出现了秘隐之地……

    似乎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可以窥视十三洲的任何地方一样,在这个时候只要李七夜打开了双眼,不论是任何地方,不论是任何事情,他都似乎能看到一样。

    当李七夜双眼中的景象一次又一次转变之后,最终他收回了目光,再一次张眼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又变回了原来模样,他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倒是想试一试它的威力。”

    收回了“天窥”之后,李七夜取出了一物,放在了桌前,这位通体发黑,宛如被烧过一样,这件东西正是齐临帝家的那件天外飞物。

    看着眼前这件天外飞物,李七夜不由为之觉默起来,他的一颗心是沉甸甸的。

    外人不知道这件东西是来自于何方,但是李七夜心里面却一清二楚,这件东西是从终极征战那里飞出来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件东西不属于世间。

    每一次终极征战,都会有东西掉落,毕竟如此多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结集参战,那种威力是绝无伦比的,更何况这些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参加终极征战,都不是临时起意,他们都是经过密谋,经过充分无比的准备。

    在这样的战争中,就算是不成功,也必将会有所撼动,正是因为如此,在那世界的尽头必将会有东西掉落。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眼睛,双手缓缓地放在这件天外飞物之上,此时听到“嗡”的一声,李七夜的十三命宫浮现,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

    此时此刻,十三命宫是疯狂地演化,似乎它在推演世间的所有奥妙,无穷无尽的法则,无穷无尽的秩则在十三命宫之是推演变幻,它化作了无穷无尽的章序,化作了浩如瀚海的法则,它的演化速度快到绝无伦比。

    最终,缕缕的混沌之气萦绕于李七夜的双臂之上,这缕缕的混沌之气如同有灵性一样,顺着李七夜的双手慢慢地钻入了这件天外飞物之中。

    当混沌之气钻入其中之后,没有任何惊天动静,过了许久之后,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好像是一个外壳裂开一样,接着那如烧焦的天外飞物竟然是一瓣瓣地张开,这看起来好像是黑莲在慢慢地绽放着花瓣一样。

    最终整个天外飞物的外壳都自己打开了,接着听到“呼”的一声响起,一阵轻风吹过,如花瓣张开的外壳竟然一下子枯蔫,然后化作黑雾被吹得消散而去。

    外壳剥开,开外飞物露出了一物,此物散发出一缕缕的光泽。

    天外飞物,又有人称之为苍天之物,就像神宫上神所得到的断疆那样。神宫上神是花了十万年才取得这样的天外飞物,又花了十万打开天外飞物,再花十万年参悟天外飞物。

    可以说神宫上神这样拥有十个命宫的上神花了几十万年才得到了断疆这样的一件半卷残兵。

    当然李七夜不是神宫上神所能相比的,这不止是因为李七夜有着丰富绝伦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李七夜拥有了绝世无双的十三命宫,十三命宫跳脱了一切束缚,它可能在最短的时候之内推演出这件天外飞物,打开这件天外飞物的外壳。

    看着这件散发出光泽的东西,李七夜不由眯着双眼,这光泽不特别的夺目,但是想透过光泽看清楚这件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李七夜的目光无比深邃,拥有着绝世无双的定定,当他一凝目光的时候,可以剖开混沌。

    李七夜花了好大的劲才看清楚这光泽之中的东西,这是一件看起来似石非石的东西,上面有着浅浅的痕迹,似乎这痕迹比岁月更久远,比天地古更老,而且这痕迹浑然天成,并不是什么东西打磨上去的。

    看久了,李七夜的双眼都会发痛,他只好收回了目光,伸手去轻摸着这件东西,宛如感受着它的律动一样。

    李七夜闭着眼睛许久,感受着这件东西,最终他轻轻地叹息一声,喃喃地说道:“这件东西飞回齐临帝家,这是有道理的。”

    从苍天上飞落下来的东西,它没有特定的形态,它最终的形态往往决定于它的第一位主人,也就是第一个参悟它的人。

    就像神宫上神的断疆一样,它这件半卷残兵一开始也并非是一把弯刀,而是神宫上神在参悟的过程之中,最终决定了它的形态,让它成为了一把绝世无双的弯刀。

    “如果说与战神殿的那件比起来,神宫老头的断疆只不过是残次品。而与这件相比起来,战神殿的那一件也不过是边角料而己。”李七夜轻轻地抚着这件东西,不由感慨地说道。

    在这样的战役之中,撼落下来的东西不止只有一二件,只不过多数都是不完整之物,甚至是边角料,而现在李七夜手中的这件东西不止是完整,而且它是属于重要部分。

    可以想象这件东西的价值是何等的惊人,当年这件东西飞回齐临帝家,那可不是一场意外,这是有所计划。

    在这样的每一场战役之中,都会有东西被撼落,但是它散落于天地之间,这种东西本来就寥寥无几,能得到它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所以,这件天外之物飞到齐临帝家,是有着它的原因的。

    就如齐临仙王所说的那样,这件东西是待有缘之人,而有缘之人便是李七夜。

    最终,李七夜收起了这件东西,轻轻地叹息一声,缓缓地说道:“希望这一次战役仅仅是掉落东西而己,若是有不祥落于世,说不定从此改变着一个纪元。”

    在最终一战,有时候不仅仅掉落东西那么简单,在最终战之中有可能会有什么不祥之物逃入十三洲,这将会给十三洲带来灭顶之灾。

    十三洲不仅仅只是有神、魔、天的十三洲,也是百族的十三洲,若真的有不祥冲击十三洲,天、魔、神三族必定受到极大的冲击,但,百族也一样受到极大的冲击。

    就像当年的古冥那样,十三洲是战火连天,连当年最终大的一门九帝的传承都因此而灰飞烟灭。

    如果在这一世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必定会生灵涂炭,这比任何战役都要恐怖。

    所以说,世帝他们关闸封世并不是没有道理,这也不只是仅仅要算计李七夜,他们见天地有异象,所以才会联合所有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作出这样的决定关闸封世。

    当然,世帝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时代所出现的世象,乃是由李七夜所引起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