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人说的也是,承载天命,那不是尽头,那只是开始而己。”踏星上神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达到踏星上神这样的层次,对于这种境界的秘闻知道得更多。

    随后,踏星上神又说道:“人圣这个小子虽然是错过了一次机会,但还是有潜力的,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了无止血统,他未来还是很有盼头的,大人若是有兴趣,可以去品鉴一下。”

    难怪踏星上神会如此推荐一个人族晚辈,人止血统,这是人族的两大古血之一,与踏星上神的九鼎血统齐列于人王血统之下,可以说这样的年轻人能成为仙王的话,未来的确是潜力无穷。

    “这种事情讲的是缘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只要有机缘,总会有机会的。”

    对于此话,踏星上神也不由点了点头,虽然说人圣绝世无双,不过大人见过的天才太多了,连仙血都见过,古血不一定能入他的法眼。

    “大人此行是去何方?入探索之地吗?或是去见见大帝仙王?”踏星上神问道。

    在浩瀚无边的探索之地,隐世有不少大帝仙王、上神古神,如果有资格的人去拜访大帝仙王,那必定是要去探索之地。

    “是的。”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见不见大帝仙王,那还是没决定的事。我打算去远荒一趟,此地与我有点缘份。”

    “远荒”听到这话踏星上神都不由轻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此地不好走呀,听说后来世帝曾去过一趟,最终依然是空手而归。”

    就算是他这样的上神,提到远荒,也不由有所担忧,事实上远荒这个地方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也不敢轻易涉足。

    “随缘吧。”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有些事总不能强求的,我只是去一谋而己,不成功也无所谓,毕竟时间太久了,久到已经无法追溯,有些东西有些事情已经很难深挖了。”

    “我相信大人能成功的,如果大人都不能成功,其他人就更难得到了。”踏星上神笑着说道。

    李七夜也含笑点了点头,他缓缓地说道:“此次十三洲关闸,是谁的主意呢?”?“这一次大会我也没去参加,这一次十三洲关闸封世,听说与天族他们有关,不是世帝,就是天庭他们发起的。这些时代大人未在十三洲,世道有所异象,各有猜测皆有,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异象频现……”

    “……所以十三洲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共商。以防不测,所以共商关闸封世,断了十三洲相通,以免灾难来临之时会席卷十三洲,让大家措手不及!”踏星古神说道。

    “世帝他们所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终极征战之后,谁会知道发生什么呢,古冥的教训已经是让他们难于忘记了,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谨慎一点也好,至少还有点防备。”

    “以我看,他们是挂羊卖狗肉而己,第六次终极征战过了这么久,他们才搞这个,只怕是另有他图。”踏星上神笑着说道:“世帝他们是怕大人再次驾临十界,所以他们抢先一步,关闸封世,遮蔽天机,方便他们狙击大人。”

    “这个倒无所谓了,就算不关闸封世,也不会有人驰援,这件事在当年我离开之时便已经商量好的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世帝一个又一个时代与我敌,有些事情他也心知肚明,只是没说出来而己。”

    “总会有一次清算的。”踏星上神说道:“当年一战,神、魔、天三族至今还不服气,他们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谁清算谁还不知道。”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未来大势多变,到时候说不定被清算的不仅仅是我们,或者有那么一天,百族也好,神、魔、天三族也好,都有可能逃不掉被清算的命运。”

    “大人的意思”听到这话,踏星上神顿时脸色大变,连李七夜都说出了这种话,那就意味着情况不妙。

    “只是一种可能而己。”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时代太久了,沉淀到这种地方,也算是鼎盛了。世间万物,总有它的规则,总有它的秩序,盛极而衰,这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事情。”

    李七夜的话让踏星上神心里面一沉,不由说道:“难道我是看得到这么一天的到来吗?”

    “此事不好说。”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也罢,我们不谈此事,谈得多,也就杞人忧天了,随它去吧。”

    “也是。”踏星上神不由笑了起来。

    李七夜和踏星上神很久不见,不再其他的大事,只是唠唠家常。

    踏星上神归来,彭家热闹非凡,很多人都欲拜见踏星上神,而踏星上神都未加于理会。

    李七夜在彭府连作客几日,在这几日之间他与踏星上神畅谈十三洲的诸多大事。李七夜可以说离开十三洲有些时日,在第六次终极征战之前,他便不在十三洲,所以这几日与踏星上神畅聊,让李七夜对于这几个时代所发生的方方面面的大事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

    李七夜在彭府逗留几日之后,齐临帝女也如约而至,她来到之后便拜见踏星上神,李七夜也在场。

    “有仙王后人之风。”看到齐临帝女之后,踏星上神见到齐临帝女之后,也不由点头赞声地说道:“齐临帝家也是后继有人。”

    “上神过奖了。”对于踏星上神,齐临帝女十分恭敬,不论是因为踏星上神的实力,还是他在百族的地位,都值得人去尊敬。

    “他日见齐临仙王,替我问候一声。”踏星上神笑着说道。

    换作是其他的人,这话显得托大,但这话从踏星上神的口中说出来,却显得那么的自然,一点都不显得自负。

    虽然说齐临帝家的齐临仙王是一位十命宫八天命的仙王,在大帝仙王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仙王,就算以实力而言踏星上神有逊于齐临仙王的话,但论地位和威望,踏星上神都不会亚于齐临仙王,更何况,他与齐临仙王也有往来。

    “若能面圣老祖宗,上神的话晚辈一定带到。”齐临帝女忙是说道。

    虽然说齐临帝女天赋很高,齐临帝家也对她寄于厚望,但是她想入探索之地去晋见齐临仙王,暂时还没有那个资格。

    “以后会有这个机会的。”踏星上神点头,说道:“只可惜,夜临仙王不在,不然我们青洲百族也更热闹一些,若有这一日,又焉容得战王他们几个老头嚣张呢。”说到这里,他也不免有所感慨。

    夜临仙王在青洲的大帝仙王之中可以说是有着很高的影响力,以她的实力也足够威慑诸位大帝仙王,可惜夜临仙王与启真仙帝她们踏上了终极征战。

    齐临帝女低首聆听,这种事情已经是大帝仙王范畴之内了,这已经不是她一个晚辈所能过问,所能干涉过问的。

    坐于旁边的李七夜笑了笑,吩咐齐临帝女说道:“去找一艘船吧,我们去远荒,越早出发越好。”

    “去远荒”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也不由愕了一下,她一开始以为李七夜带她去探索之地只是去其他地方走走,没有想到竟然是去远荒。

    关于远荒的种种恐怖传说,她是听过不少,那是连大帝仙王都不轻易涉足之地,听说是极为恐怖。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

    “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机缘。”在齐临帝女愕然之时,踏星上神也是好心提醒她说道:“好好珍惜吧,若是能得此机缘,这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匪浅。”

    “晚辈明白。”齐临帝女拜谢踏星上神,对李七夜说道:“我立即去准备。”

    齐临帝女去准备船只之后,踏星上神对李七夜说道:“此去远荒路途遥远,不知大人是否需要我随于鞍前马后?”?“不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也是俗事脱不了身,或者这一次也是你们彭家兴起的楔机,这等小事就不需要你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这里了。”

    “大人体恤。”踏星上神也不由感慨地叹了一声,说道:“或者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为不小肖子孙子尽一把力吧,未来彭家兴衰,就靠他们自己了,我也是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用不了多久,只怕大限也将近了。”

    踏星上神这感慨也颇有些伤感,就算上神如他,也做不到太上忘情的地步,毕竟彭家后代终究是他的子孙,不管彭家兴衰,在心里面他都是放不下自己的子孙。

    “世间又有谁能放下来呢。”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是大我小我的区别而己,有些人是放不下子孙,有些人是放不下自己的种族,能放得下,那就是一种解脱了。世间就是一个牢笼,在这红尘之中,总会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放不下,让你不得不停下步伐。”

    “是呀,能踏上终极征战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有着极大的勇气,他们心里面就算有所放不下,毅然是踏上这一条路,明知有去无回,也勇往直前。”踏星上神说道。

    “只有这些勇往直前的先贤勇士,才有三千世界的精采。”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1913章故人相见    现在他们的老祖宗踏星上神却是向李七夜行如此大礼,甚至是以晚辈自居,这顿时把彭越、彭逸他们两个人吓得魂都飞了起来。

    要知道,他们的老祖宗可是高位上神呀,甚至可以与一些大帝仙王平起平坐,现在竟然以晚辈自居,那么眼前的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

    想到这一点,彭越和彭逸都不由冷汗涔涔,李七夜这只怕是一尊无上的巨头行走于世间呀。

    一般而言,这种无上巨头是不会行走于世间的,现在李七夜却行走于世间,想透了这一点,这真的是把彭越和彭逸吓得魂都飞起来。

    特别是彭逸,这两天来他一直都跟李七夜称兄道弟,现在连他老祖宗都要以晚辈自居,现在好了,变成了他的辈份都在他老祖宗之上了。

    想到这一点,彭逸都不由直冒冷汗,双腿不争气地直接哆嗦,这也不能说彭逸胆小,只能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吓人了。

    彭逸算是有胆量了,没有被直接吓得坐在地上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此时李七夜与踏星上神坐定,踏星上神是老怀大悦,虽然说他与李七夜没有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他能有今天,都是李七夜所指点,特别是当年的猎帝战役,他更是追随于李七夜的战车左右,为李七夜冲锋陷阵。

    可以说在上神之中踏星上神是最随于李七夜身边最久的一位上神之一,当年李七夜重回九界之后,踏星上神就再也没有见过李七夜了,现在李七夜真身归来,这能不让踏星上神喜不胜喜吗?

    “你们两个过来,快快拜见大人,今日能一拜大人,是你们的福份。”坐定之后,踏星上神向发懵的彭越和彭逸招了招手说道。

    被老祖一声叫呼,彭越和彭逸回过神来,他们忙是上前,跪拜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小的拜见大人”?彭越和彭逸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哪一位无上巨头,但是此时此刻跪拜于地就没有错了。

    彭逸更是被吓得战战兢兢,他伏拜于地,久久不敢起来,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大人驾临,多有冒犯得罪……”此时他说话的声音都会发抖。

    想想这两天他伴随于李七夜身边,还天天称兄道弟,想一下这样的一个巨头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毫无所知,这是吓得他全身冷汗涔涔。

    “起来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看彭逸,笑着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彭越和彭逸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幸好大人有大量,并没有怪罪下来。

    “子孙多不肖。”看着彭越和彭逸,踏星上神只好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彭家也是日薄西山,颓势难挽。”

    踏星上神虽然他本身很强大,但他这样的存在不可能停留在凡世间,他必须归隐于探索之地,所以就算他心索彭家,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经营彭家。

    被自己老祖宗这样一说,彭越他们都不由羞愧地低下了头颅。他们彭家拥有不错的资源,特别是还有老祖宗在世,一般门派传承都不敢来招惹他们彭家,他们彭家与各门派之间少有战火。

    但是这几代以来,彭家却没有出什么人才,随着老一辈的凋零,年轻一辈难有作为,这让彭家日薄西山,再没有当年的盛况。

    对于踏星上神这样的评价,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彭逸还是可以栽培的,他是天赋差了一些,道心还未经过打磨。不过,知进退,懂分寸,栽培一番,就算在大道上没有惊人的成就,未来掌舵彭家,还是有中兴之望。”

    彭逸在修练上的确是没有什么惊人之举,不过他做事能懂审时度势,颇有将风,只是他经历太少,还显得幼稚。

    “连大人都如此看,那就值得打磨一二。”踏星上神点头,对彭逸吩咐地说道:“你就留于我身边一段日子吧,我亲自打磨打磨你!不要让人失望,彭家大任在你的肩上!”

    踏星上神知道大人看透万世,彭逸能得到如此的评价,这说明彭逸还是有那个潜质的,正是因为如此,踏星上神也让彭逸留在身边打磨打磨,未来彭家需要中兴之材!

    听到这样的话,彭逸他自己都震撼得愕在了那里,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当他回过神来之后,惊喜,忙是跪拜于地,恭敬地说道:“老祖宗栽培,子孙一定全力以赴!”

    这对于彭逸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留在自己老祖宗身边,而且这仅仅是李七夜一句话而己。

    彭越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为彭逸高兴,因为能留在老祖宗身边是很难的事情,只有天赋极高的弟子才有资格留在老祖宗身边修练,现在老祖宗竟然破例地把彭逸留在身边,这对于彭逸来说是一大了不得的机缘。

    “退下吧。”踏星上神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彭逸和彭越两个人再次拜了拜,然后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当彭逸和彭越退下之后,踏星上神不由对李七夜说道:“此时大人真身驾临第十界,是不是打算大干一场呢?准备向天、魔、神三族开战吗?”

    “大干一场是肯定的,至于是不是向神、魔、天三族开战,那就看他们三族自己的觉悟了。如果他们还依然自认为他们才有资格主宰这个世界,那么该让他们清醒清醒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他们愿意与百族和平相处,我想我也不是一个战争狂人。”

    “难,就算世帝他们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像天庭这样的神、魔、天三族的起源传承都不一定愿意承认我们百族的地位。虽然说世帝是一个睿智之人,但他一个人也决定不了神、魔、天三族的大势,除非能得到玄帝他们这样的巨头支撑了,否则,想跳出天庭这些传承的影响,是不容易的事情。”踏星上神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颇为感慨。

    踏星上神活了这么久,虽然久隐于探索之地,他对于十三洲的局势还是有着真灼的见解。

    “没事,大不了再来一场大场杀,到时候就不是猎帝战役了,就是屠帝战役!总之,当我在踏上最后一战之前,我是不希望看到任何刺头,不管怎么样的刺头,我都会把它铲平的。”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

    “末将愿再次追随大人左右,随大人一战到底。”听到李七夜的话,踏星上神不由兴奋地说道。

    “会有机会的。”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现在的情况你还是回你的洞府安心修行吧,算了一下时间,你也很久没异象了,若是出来时间久了,只怕会降下天诛。”

    “是呀,我觉得天诛离我也不远了。”踏星上神不由感慨地说道:“否则上一次狙击金戈,我也不会来去匆匆,就是怕招来天诛。”

    谈到天诛,任何人都为之色变,连巅峰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都无可奈何,更不要说是他这种上神了,如果天诛降下,他还在凡世间的话,必死无疑,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躲回探索之地。

    “你做的已经足够了,任何时候都以百族为己任,就算以后你不出世,谁也没有资格指责你。”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可以说踏星上神参加过很多战役,只要涉及百族生存的战役他都毫不犹豫站出来,正是因为如此,他虽然不是巅峰的上神,但他在百族中有着很崇高的地位。

    “我一直不敢忘记大人的教诲,一直以来大人是以身作则,以人族存亡为己任,所以有人族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尽力而为的。”踏星上神说道。

    “岁月淡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人族有自己的路要去走,虽然很多仙王仙帝都作出了了不起的贡献,但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如果一直在前人的庇护之下,人族也是强大不起来。”

    “大人说得也是。”踏星上神也不由点头说道:“人族这些时代也出了不少人才,这一世年轻一辈也是人才不少,如骄横洲的人圣能当大任。只可惜,这一次他承载天命,遭受到神、魔、天三族的报复,错失了这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人圣是骄横洲的绝世天才,能与金戈比肩。当年狙击金戈就是由他发起的,金戈承载天命失败,后来也到了人圣承载天命,可惜,他遭受到天族的报复,也受到狙击,他也错失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这也不足为奇的事情,人圣狙击金戈,天族错失一位大帝,这肯定让天族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天族也对人圣进行了狙击。

    不过,人圣也的确是强大,在狙击之中活了下来,只可惜,是错失了这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只有磨砺,才能长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大帝也好,仙王也罢,就是九界仙帝,未来的路都很漫长,承载天命,这只是起步而己,走到这一步,需要更加坚定的道心,否则的话,就算你再了不起的天赋,在未来也不是一件好事,祸福总是相存相依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