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现在他们的老祖宗踏星上神却是向李七夜行如此大礼,甚至是以晚辈自居,这顿时把彭越、彭逸他们两个人吓得魂都飞了起来。

    要知道,他们的老祖宗可是高位上神呀,甚至可以与一些大帝仙王平起平坐,现在竟然以晚辈自居,那么眼前的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

    想到这一点,彭越和彭逸都不由冷汗涔涔,李七夜这只怕是一尊无上的巨头行走于世间呀。

    一般而言,这种无上巨头是不会行走于世间的,现在李七夜却行走于世间,想透了这一点,这真的是把彭越和彭逸吓得魂都飞起来。

    特别是彭逸,这两天来他一直都跟李七夜称兄道弟,现在连他老祖宗都要以晚辈自居,现在好了,变成了他的辈份都在他老祖宗之上了。

    想到这一点,彭逸都不由直冒冷汗,双腿不争气地直接哆嗦,这也不能说彭逸胆小,只能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吓人了。

    彭逸算是有胆量了,没有被直接吓得坐在地上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此时李七夜与踏星上神坐定,踏星上神是老怀大悦,虽然说他与李七夜没有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他能有今天,都是李七夜所指点,特别是当年的猎帝战役,他更是追随于李七夜的战车左右,为李七夜冲锋陷阵。

    可以说在上神之中踏星上神是最随于李七夜身边最久的一位上神之一,当年李七夜重回九界之后,踏星上神就再也没有见过李七夜了,现在李七夜真身归来,这能不让踏星上神喜不胜喜吗?

    “你们两个过来,快快拜见大人,今日能一拜大人,是你们的福份。”坐定之后,踏星上神向发懵的彭越和彭逸招了招手说道。

    被老祖一声叫呼,彭越和彭逸回过神来,他们忙是上前,跪拜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小的拜见大人”?彭越和彭逸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哪一位无上巨头,但是此时此刻跪拜于地就没有错了。

    彭逸更是被吓得战战兢兢,他伏拜于地,久久不敢起来,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大人驾临,多有冒犯得罪……”此时他说话的声音都会发抖。

    想想这两天他伴随于李七夜身边,还天天称兄道弟,想一下这样的一个巨头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毫无所知,这是吓得他全身冷汗涔涔。

    “起来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看彭逸,笑着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彭越和彭逸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幸好大人有大量,并没有怪罪下来。

    “子孙多不肖。”看着彭越和彭逸,踏星上神只好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彭家也是日薄西山,颓势难挽。”

    踏星上神虽然他本身很强大,但他这样的存在不可能停留在凡世间,他必须归隐于探索之地,所以就算他心索彭家,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经营彭家。

    被自己老祖宗这样一说,彭越他们都不由羞愧地低下了头颅。他们彭家拥有不错的资源,特别是还有老祖宗在世,一般门派传承都不敢来招惹他们彭家,他们彭家与各门派之间少有战火。

    但是这几代以来,彭家却没有出什么人才,随着老一辈的凋零,年轻一辈难有作为,这让彭家日薄西山,再没有当年的盛况。

    对于踏星上神这样的评价,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彭逸还是可以栽培的,他是天赋差了一些,道心还未经过打磨。不过,知进退,懂分寸,栽培一番,就算在大道上没有惊人的成就,未来掌舵彭家,还是有中兴之望。”

    彭逸在修练上的确是没有什么惊人之举,不过他做事能懂审时度势,颇有将风,只是他经历太少,还显得幼稚。

    “连大人都如此看,那就值得打磨一二。”踏星上神点头,对彭逸吩咐地说道:“你就留于我身边一段日子吧,我亲自打磨打磨你!不要让人失望,彭家大任在你的肩上!”

    踏星上神知道大人看透万世,彭逸能得到如此的评价,这说明彭逸还是有那个潜质的,正是因为如此,踏星上神也让彭逸留在身边打磨打磨,未来彭家需要中兴之材!

    听到这样的话,彭逸他自己都震撼得愕在了那里,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当他回过神来之后,惊喜,忙是跪拜于地,恭敬地说道:“老祖宗栽培,子孙一定全力以赴!”

    这对于彭逸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留在自己老祖宗身边,而且这仅仅是李七夜一句话而己。

    彭越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为彭逸高兴,因为能留在老祖宗身边是很难的事情,只有天赋极高的弟子才有资格留在老祖宗身边修练,现在老祖宗竟然破例地把彭逸留在身边,这对于彭逸来说是一大了不得的机缘。

    “退下吧。”踏星上神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彭逸和彭越两个人再次拜了拜,然后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当彭逸和彭越退下之后,踏星上神不由对李七夜说道:“此时大人真身驾临第十界,是不是打算大干一场呢?准备向天、魔、神三族开战吗?”

    “大干一场是肯定的,至于是不是向神、魔、天三族开战,那就看他们三族自己的觉悟了。如果他们还依然自认为他们才有资格主宰这个世界,那么该让他们清醒清醒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如果他们愿意与百族和平相处,我想我也不是一个战争狂人。”

    “难,就算世帝他们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像天庭这样的神、魔、天三族的起源传承都不一定愿意承认我们百族的地位。虽然说世帝是一个睿智之人,但他一个人也决定不了神、魔、天三族的大势,除非能得到玄帝他们这样的巨头支撑了,否则,想跳出天庭这些传承的影响,是不容易的事情。”踏星上神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颇为感慨。

    踏星上神活了这么久,虽然久隐于探索之地,他对于十三洲的局势还是有着真灼的见解。

    “没事,大不了再来一场大场杀,到时候就不是猎帝战役了,就是屠帝战役!总之,当我在踏上最后一战之前,我是不希望看到任何刺头,不管怎么样的刺头,我都会把它铲平的。”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

    “末将愿再次追随大人左右,随大人一战到底。”听到李七夜的话,踏星上神不由兴奋地说道。

    “会有机会的。”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过现在的情况你还是回你的洞府安心修行吧,算了一下时间,你也很久没异象了,若是出来时间久了,只怕会降下天诛。”

    “是呀,我觉得天诛离我也不远了。”踏星上神不由感慨地说道:“否则上一次狙击金戈,我也不会来去匆匆,就是怕招来天诛。”

    谈到天诛,任何人都为之色变,连巅峰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都无可奈何,更不要说是他这种上神了,如果天诛降下,他还在凡世间的话,必死无疑,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躲回探索之地。

    “你做的已经足够了,任何时候都以百族为己任,就算以后你不出世,谁也没有资格指责你。”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可以说踏星上神参加过很多战役,只要涉及百族生存的战役他都毫不犹豫站出来,正是因为如此,他虽然不是巅峰的上神,但他在百族中有着很崇高的地位。

    “我一直不敢忘记大人的教诲,一直以来大人是以身作则,以人族存亡为己任,所以有人族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尽力而为的。”踏星上神说道。

    “岁月淡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人族有自己的路要去走,虽然很多仙王仙帝都作出了了不起的贡献,但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如果一直在前人的庇护之下,人族也是强大不起来。”

    “大人说得也是。”踏星上神也不由点头说道:“人族这些时代也出了不少人才,这一世年轻一辈也是人才不少,如骄横洲的人圣能当大任。只可惜,这一次他承载天命,遭受到神、魔、天三族的报复,错失了这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人圣是骄横洲的绝世天才,能与金戈比肩。当年狙击金戈就是由他发起的,金戈承载天命失败,后来也到了人圣承载天命,可惜,他遭受到天族的报复,也受到狙击,他也错失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这也不足为奇的事情,人圣狙击金戈,天族错失一位大帝,这肯定让天族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天族也对人圣进行了狙击。

    不过,人圣也的确是强大,在狙击之中活了下来,只可惜,是错失了这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只有磨砺,才能长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大帝也好,仙王也罢,就是九界仙帝,未来的路都很漫长,承载天命,这只是起步而己,走到这一步,需要更加坚定的道心,否则的话,就算你再了不起的天赋,在未来也不是一件好事,祸福总是相存相依的。”(未完待续。)

第1912章远望    听到天凰公主这样的一席话,老妪心里面不由一颤,冷汗涔涔,伏拜请罪,说道:“殿下降罪,是老身浅视短见,一心为陛下报仇。”

    看着老妪,天凰公主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起来吧,你也跟我这么久了,你一心想为我父皇报仇,也是人之常情。”

    说到这里,天凰公主看着外面,不由颤了一下,有些无奈,说道:“我只恨不能为死去的父皇和弟弟报仇!”

    “只要姑爷能成为大帝,这一切都迎刃而解。”老妪轻轻地说道。

    “也只能是这样,若是夫君不能成为大帝,一切都是枉然,什么功名,什么权势,都是烟消云散,真的到了那一天,只怕我们天凰国也一样会随之遭殃。”天凰公主郑重地看着老妪。

    天凰公主这样的话让老妪心里面为之一寒,在此之前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经天凰公主刚才一席话之后,她是拔云见日。这就像天凰公主所说的一样,不论是她们,还是他们天凰国,他们与战王世家联姻之后,地位得到了很高的提升,否则的话,仅凭他们天凰国一门一仙王的门派,根本就难于与一门双帝、一门三帝的传承对话。

    但,这一切的权势、地位、荣耀,都不是他们天凰国本身自己拼出来的,是建立在金戈的身上,如果金戈不能成为大帝,到了那么一天,只怕他们天凰国将会受到冲击,甚至有可能会受到战王世家本身内部的清算!

    “姑爷一定要成为大帝。”老妪也明白这其中的轻重,在这一刻她也一下子豁然,比起报仇来,金戈成为大帝更重要,否则他们迟早会被扫出门!

    “是的。”天凰公主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夫君这一次传承天命,绝对不允许出任何差错,不止是我不允许,战王世家也一样不允许。我手中的兵力,除了夫君承载天命之外,不会为其他的事再调动一兵一卒!”

    天凰公主的决心很坚定,就算是与为她父亲报仇比起来,她都会把金戈成为大帝这件事情放在第一位!

    “老身会全力支持殿下的。”老妪忙是说道。

    天凰公主点头,说道:“嬷嬷你在皇室之内也是位尊言重的人,所以,我现在需要你回天凰国去,主持大局。皇主刚亡,皇室一定会主张为父皇报仇,所以我需要嬷嬷能压住这样的局面。我不希望在夫君登临大帝之前,他们给我捅出什么篓子来!”

    “老身明白,老身一定为公主扫平障碍!”老妪郑重地说道。

    “回去警告皇室的那些亲王、堂弟,不可私自动兵,在没有我的允许情况之下,谁都不可以去招惹李七夜,更不准去彭家寻仇!”

    天凰公主郑重地说道:“李七夜敢在齐临境内横行,明知对方是谁,依然敢杀害父皇和弟弟,这说明他有着足够的底气!谁再去招惹他,就是给我捅篓子!还有彭家谁都不准去!踏星上神出世,谁去都是送死。再说了,踏星上神对于百族贡献很大,他在百族有着很高的影响力……”

    “……我们天凰世家也是百族的一份子,就算与天族走得近了,也并不代表我们是要站在百族的对立面!现在踏星上神主持彭家,谁去招惹彭家,就是与百族为敌!所以,皇室之内谁敢去招惹彭家,不要怪我不讲情面,到时候不需要踏星上神出手斩他,我自会亲手斩了他!”

    说到这里,神态郑重的天凰公主是下了铁令,这不只是随口吩咐而己。

    “老身一定会执行殿下的命令,哪个小兔崽子敢无视公主的命令,老身就亲手把他的头颅捏下来。”老妪跟随天凰公主这么久,知道天凰公主下了铁令是意味着什么,若是谁敢违反,不管是谁,她都是不会讲情面的。

    “去吧,我希望天凰国能平静无事,不要再给我闯祸!在夫君没有成为大帝之前,谁给我惹是生非,莫怪我铁血无情!也警告皇室的所有人,不要以为仗着战王世家这样的靠山,就在外面狐假虎威,张扬跋扈!如果让我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会亲手斩了他!”此时天凰公主神态冰冷地说道。

    事实上,自己父亲和自己弟弟在外面的所为,天凰公主是一清二楚,她很明白自己的弟子和父亲仗着与战王世家的联姻是到处张扬跋扈,狐假虎威。只是一个是她自小便溺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父亲,天凰公主没办法去惩罚他们而己。

    现在反而不一样了,在这个时候天凰公主更是能放开手脚,这让她能下达铁令去贯穿自己的意志!

    彭府,更是热闹万分,甚至可以说一下子整个彭府是沸腾起来,此时彭府何止是张灯结彩,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彭府是浓妆淡抹,整个彭府被里里外外妆扮了一番,同时彭府上上下下都喜开颜笑。

    今日是踏星上神的大寿之日,本是寿宴已经结束,但此时彭府再次开宴,广招天下宾客。

    在此之前,彭府曾经是低调遥遥为老祖宗祝寿,但现在彭府则是门第大开,宴请天下宾客,来者不拒,好不热闹。

    在此之前虽然有不少的百族门派出弟子前来参加寿筵,但是多数都派的是普通弟子前来,只是向踏星上神以致敬意。

    但现在彭府重开寿筵,许多在大教疆国乃至是帝统仙门,都重新火速重派大人物来贺寿,备上厚礼,这些帝统仙门甚至是有低位的上神亲自登门,为踏星上神贺寿。

    一时之间彭府是喜气洋洋,上下欢乐融融,今天对于彭府来说是大喜之日,这不止是因为他们的老祖宗平安归来,更是因为从此之后他们彭府全面接掌东宫世家的所有产业,这对于彭府来说,乃是双喜临门。

    踏星上神任何晚辈去闹腾,对于寿筵之事,懒得去理会。

    在大殿之内,只有李七夜、踏星上神、彭越、彭逸在场,彭越是彭家现在最强大的老祖,有资本亲见自己的老祖宗,而彭逸是彭家的家主,彭家未来的希望,所以他也必须晋见自己家的老祖宗。

    彭越和彭逸都抑不住兴奋,对于彭越来说,他心里面不由有所感慨,他们彭家沉寂了这么久,煎熬了不少岁月,终于也盼到了这么一天了。

    至于彭逸,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晕乎乎的,他从小就是听着自己的老祖宗故事长大,他自小对于老祖宗的故事就耳熟能详,每一个战役都一清二楚,特别是猎帝战役,他更是倒背如流。

    自小他就崇拜自己的老祖宗,以自己的老祖宗为骄傲,以自己的老祖宗为偶像,没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竟然能亲自晋见老祖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要知道,在近几代以来,他们彭家的家主想晋见他们的老祖宗而不得,老祖宗根本就不接见他们,就是连现在他们彭家最强大的彭越都不能去晋见,除非老祖宗召见了。

    现在他能晋见老祖宗,这让彭逸也不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此时,在大殿之中,李七夜已经登上了高位,高坐于上首,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托大,不论是彭越还是彭逸,都愕了一下,他们也都觉得李七夜太过于自大了,他们老祖宗在这里,他竟然还坐于上首。

    但彭越和彭逸都不方便说什么,他们上前来,欲晋见自己的老祖宗。

    不过,踏星上神没有多理会自己的子孙,快步上前,在李七夜座前一拜,说道:“末将拜见大人,今日大人真身远临,末将未能亲迎,实是惭愧!”

    李七夜笑了笑,亲自扶起他,笑着说道:“你我还这么分生干什么,这一套俗礼就免了。坐吧,今日是你的大寿之日,作为寿星,不需要如此的客气。”

    “大人这样一说,我这不是无地从容?”踏星上神都不由笑着说道:“大人给我贺寿,那是折了我的寿。”

    踏星上神这话并不无道理,在别人眼中踏星上神是比李七夜老很多,事实上,在李七夜面前,踏星上神只不过是晚辈而己,当年他指点踏星上神的时候,踏星上神还是一个拼劲十足的少年。

    对于踏星上神这样的话,李七夜也不由莞尔一笑。

    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这顿时让彭越和彭逸两个人瞠目结舌,他们一时之间呆如木鸡,他们被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

    对于他们彭家来说,踏星上神是至高无上的,让彭家世代子孙为之仰视。事实上,不要说是他们彭家,作为九个图腾成部的上神,又是拥有了九鼎血统,这毫无疑问让踏星上神在整个青洲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否则前些年人圣狙击金戈的时候就不会亲自来请踏星上神出山了,这不止是因为踏星上神拥有着强大的实力,更是因为踏星上神在百族之中拥有着很高的威望,可以说,踏星上神登高一呼,必将会有很多人响应。

    在青洲之中,踏星上神何止是与许多上神平起平坐,甚至不少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踏星上神都能与之平起平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