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菲多大,南苑酒店,第1912章远望

已有 24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听到天凰公主这样的一席话,老妪心里面不由一颤,冷汗涔涔,伏拜请罪,说道:“殿下降罪,是老身浅视短见,一心为陛下报仇。”

    看着老妪,天凰公主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起来吧,你也跟我这么久了,你一心想为我父皇报仇,也是人之常情。”

    说到这里,天凰公主看着外面,不由颤了一下,有些无奈,说道:“我只恨不能为死去的父皇和弟弟报仇!”

    “只要姑爷能成为大帝,这一切都迎刃而解。”老妪轻轻地说道。

    “也只能是这样,若是夫君不能成为大帝,一切都是枉然,什么功名,什么权势,都是烟消云散,真的到了那一天,只怕我们天凰国也一样会随之遭殃。”天凰公主郑重地看着老妪。

    天凰公主这样的话让老妪心里面为之一寒,在此之前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经天凰公主刚才一席话之后,她是拔云见日。这就像天凰公主所说的一样,不论是她们,还是他们天凰国,他们与战王世家联姻之后,地位得到了很高的提升,否则的话,仅凭他们天凰国一门一仙王的门派,根本就难于与一门双帝、一门三帝的传承对话。

    但,这一切的权势、地位、荣耀,都不是他们天凰国本身自己拼出来的,是建立在金戈的身上,如果金戈不能成为大帝,到了那么一天,只怕他们天凰国将会受到冲击,甚至有可能会受到战王世家本身内部的清算!

    “姑爷一定要成为大帝。”老妪也明白这其中的轻重,在这一刻她也一下子豁然,比起报仇来,金戈成为大帝更重要,否则他们迟早会被扫出门!

    “是的。”天凰公主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夫君这一次传承天命,绝对不允许出任何差错,不止是我不允许,战王世家也一样不允许。我手中的兵力,除了夫君承载天命之外,不会为其他的事再调动一兵一卒!”

    天凰公主的决心很坚定,就算是与为她父亲报仇比起来,她都会把金戈成为大帝这件事情放在第一位!

    “老身会全力支持殿下的。”老妪忙是说道。

    天凰公主点头,说道:“嬷嬷你在皇室之内也是位尊言重的人,所以,我现在需要你回天凰国去,主持大局。皇主刚亡,皇室一定会主张为父皇报仇,所以我需要嬷嬷能压住这样的局面。我不希望在夫君登临大帝之前,他们给我捅出什么篓子来!”

    “老身明白,老身一定为公主扫平障碍!”老妪郑重地说道。

    “回去警告皇室的那些亲王、堂弟,不可私自动兵,在没有我的允许情况之下,谁都不可以去招惹李七夜,更不准去彭家寻仇!”

    天凰公主郑重地说道:“李七夜敢在齐临境内横行,明知对方是谁,依然敢杀害父皇和弟弟,这说明他有着足够的底气!谁再去招惹他,就是给我捅篓子!还有彭家谁都不准去!踏星上神出世,谁去都是送死。再说了,踏星上神对于百族贡献很大,他在百族有着很高的影响力……”

    “……我们天凰世家也是百族的一份子,就算与天族走得近了,也并不代表我们是要站在百族的对立面!现在踏星上神主持彭家,谁去招惹彭家,就是与百族为敌!所以,皇室之内谁敢去招惹彭家,不要怪我不讲情面,到时候不需要踏星上神出手斩他,我自会亲手斩了他!”

    说到这里,神态郑重的天凰公主是下了铁令,这不只是随口吩咐而己。

    “老身一定会执行殿下的命令,哪个小兔崽子敢无视公主的命令,老身就亲手把他的头颅捏下来。”老妪跟随天凰公主这么久,知道天凰公主下了铁令是意味着什么,若是谁敢违反,不管是谁,她都是不会讲情面的。

    “去吧,我希望天凰国能平静无事,不要再给我闯祸!在夫君没有成为大帝之前,谁给我惹是生非,莫怪我铁血无情!也警告皇室的所有人,不要以为仗着战王世家这样的靠山,就在外面狐假虎威,张扬跋扈!如果让我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会亲手斩了他!”此时天凰公主神态冰冷地说道。

    事实上,自己父亲和自己弟弟在外面的所为,天凰公主是一清二楚,她很明白自己的弟子和父亲仗着与战王世家的联姻是到处张扬跋扈,狐假虎威。只是一个是她自小便溺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父亲,天凰公主没办法去惩罚他们而己。

    现在反而不一样了,在这个时候天凰公主更是能放开手脚,这让她能下达铁令去贯穿自己的意志!

    彭府,更是热闹万分,甚至可以说一下子整个彭府是沸腾起来,此时彭府何止是张灯结彩,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彭府是浓妆淡抹,整个彭府被里里外外妆扮了一番,同时彭府上上下下都喜开颜笑。

    今日是踏星上神的大寿之日,本是寿宴已经结束,但此时彭府再次开宴,广招天下宾客。

    在此之前,彭府曾经是低调遥遥为老祖宗祝寿,但现在彭府则是门第大开,宴请天下宾客,来者不拒,好不热闹。

    在此之前虽然有不少的百族门派出弟子前来参加寿筵,但是多数都派的是普通弟子前来,只是向踏星上神以致敬意。

    但现在彭府重开寿筵,许多在大教疆国乃至是帝统仙门,都重新火速重派大人物来贺寿,备上厚礼,这些帝统仙门甚至是有低位的上神亲自登门,为踏星上神贺寿。

    一时之间彭府是喜气洋洋,上下欢乐融融,今天对于彭府来说是大喜之日,这不止是因为他们的老祖宗平安归来,更是因为从此之后他们彭府全面接掌东宫世家的所有产业,这对于彭府来说,乃是双喜临门。

    踏星上神任何晚辈去闹腾,对于寿筵之事,懒得去理会。

    在大殿之内,只有李七夜、踏星上神、彭越、彭逸在场,彭越是彭家现在最强大的老祖,有资本亲见自己的老祖宗,而彭逸是彭家的家主,彭家未来的希望,所以他也必须晋见自己家的老祖宗。

    彭越和彭逸都抑不住兴奋,对于彭越来说,他心里面不由有所感慨,他们彭家沉寂了这么久,煎熬了不少岁月,终于也盼到了这么一天了。

    至于彭逸,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晕乎乎的,他从小就是听着自己的老祖宗故事长大,他自小对于老祖宗的故事就耳熟能详,每一个战役都一清二楚,特别是猎帝战役,他更是倒背如流。

    自小他就崇拜自己的老祖宗,以自己的老祖宗为骄傲,以自己的老祖宗为偶像,没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竟然能亲自晋见老祖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要知道,在近几代以来,他们彭家的家主想晋见他们的老祖宗而不得,老祖宗根本就不接见他们,就是连现在他们彭家最强大的彭越都不能去晋见,除非老祖宗召见了。

    现在他能晋见老祖宗,这让彭逸也不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此时,在大殿之中,李七夜已经登上了高位,高坐于上首,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托大,不论是彭越还是彭逸,都愕了一下,他们也都觉得李七夜太过于自大了,他们老祖宗在这里,他竟然还坐于上首。

    但彭越和彭逸都不方便说什么,他们上前来,欲晋见自己的老祖宗。

    不过,踏星上神没有多理会自己的子孙,快步上前,在李七夜座前一拜,说道:“末将拜见大人,今日大人真身远临,末将未能亲迎,实是惭愧!”

    李七夜笑了笑,亲自扶起他,笑着说道:“你我还这么分生干什么,这一套俗礼就免了。坐吧,今日是你的大寿之日,作为寿星,不需要如此的客气。”

    “大人这样一说,我这不是无地从容?”踏星上神都不由笑着说道:“大人给我贺寿,那是折了我的寿。”

    踏星上神这话并不无道理,在别人眼中踏星上神是比李七夜老很多,事实上,在李七夜面前,踏星上神只不过是晚辈而己,当年他指点踏星上神的时候,踏星上神还是一个拼劲十足的少年。

    对于踏星上神这样的话,李七夜也不由莞尔一笑。

    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这顿时让彭越和彭逸两个人瞠目结舌,他们一时之间呆如木鸡,他们被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

    对于他们彭家来说,踏星上神是至高无上的,让彭家世代子孙为之仰视。事实上,不要说是他们彭家,作为九个图腾成部的上神,又是拥有了九鼎血统,这毫无疑问让踏星上神在整个青洲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否则前些年人圣狙击金戈的时候就不会亲自来请踏星上神出山了,这不止是因为踏星上神拥有着强大的实力,更是因为踏星上神在百族之中拥有着很高的威望,可以说,踏星上神登高一呼,必将会有很多人响应。

    在青洲之中,踏星上神何止是与许多上神平起平坐,甚至不少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踏星上神都能与之平起平坐。(~^~)

第1911章天凰公主的决定    踏星上神出世,斩杀了神宫上神,这个消息短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青洲,这个消息可以说是震撼着许多大教疆国,甚至是帝统仙门。

    虽然说在广袤的青洲有着不少的上神,但像踏星上神这样的高位上神并不多,特别是拥有古血的上神,那就更少了。

    所以很多大教疆国、帝统仙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多少都不由往心里面去。

    因为踏星上神出世的消息太震撼了,反而是把另一个人给忘记了天凰皇主。

    在踏星上神出世、斩杀神宫上神的消息冲击之下,大家都没有多去留意在这一场冲突风波之中被斩杀的天凰皇主,很多人还在踏星上神的消息中没回过神来。

    但是,有一个人却忘记不了天凰皇主,那就是他的女儿天凰公主。

    天凰皇主被杀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天凰公主的耳中,这个消息对于天凰公主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什么”听到这样的消息,天凰公主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叫一声,道:“父皇被杀了!”

    天凰公主掌管百万大军,甚至代夫处理战王世家的大小事务,可谓是经历风浪,是一个十分沉稳的人,但是一听到自己父亲被杀的消息之时,她依然是控制不住情绪,颤抖了一下,双手扶着桌子,抖了一下,她双腿都发软,差点没站稳,她依然撑起了身子。

    “是的,殿下,请你出兵,为陛下报仇!”前来汇报消息的乃是天凰皇主身边的一个老臣,也是皇室中老人,此时他跪拜在地上向天凰公主磕头。

    这个消息对于天凰公主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刚刚不久她的弟弟才被杀,现在又是轮到她父亲命丧黄泉,这对于她来说打击太大了。

    “是谁杀了父皇的!”此时天凰公主都不由神态发冷,沉声地说道。

    这位老臣忙是说道:“就是那个叫李七夜的凶人,是他杀了陛下,还杀了元老,这个凶人要对我们天凰国赶尽杀绝。

    “李七夜!”听到这个名字,天凰公主不由神态发冷。

    俗话说得好,血浓于水,没有什么比得上亲情了,现在她的弟弟和父亲双双丧命,这对于她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详情细细说来给我听。”好不容易天凰公主才从丧父之痛回过神来,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徐徐地对老臣说道。

    “殿下,陛下乃是一心为踏星上神贺寿,没有想到彭家与李七夜相互勾结,羞辱陛下,陛下一时忍不住,为了我们天凰国的尊严和荣耀,他就与李七夜动起手来……”此时这位老臣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当然他所说的跟现场完全是相反,在他口中,李七夜成了十恶不赦的凶人,大言不惭,羞辱他们天凰国,羞辱战王世家,而天凰皇主则是成了谦谦君子,那怕他一再忍让,最后都能逃被李七夜杀害的命运。

    听完了老臣的叙述之后,天凰公主久久沉默,缓缓地坐回了原位,虽然老臣口中是添油加醋,黑白颠倒。但有些事情天凰公主还是能分辩的,至少她明白一定是她父皇去报李七夜报仇了。

    想到这里,天凰公主心里面不由为之一痛,在她父亲离开之时她曾再三劝说父亲莫冲动,等大局定下之时再为她弟弟报仇也不为迟,她父亲却不听劝告,偏偏急着去找李七夜报仇,现在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殿下,请你发兵为陛下报仇,这个第一凶人先杀皇子,现在又杀陛下,实是要灭我们天凰国。请殿下发兵,斩杀此獠,踏平彭府,以扬殿下神威!”此时这位老臣跪在那里,向天凰公主磕头,声泪皆下。

    天凰公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摆了摆手,缓缓地说道:“此事我自有定夺,总有一天父皇他们不会白死的!”

    “殿下,此刻发兵,为陛下、太子报仇,天凰国上下愿随陛下赴死!”老臣泪流满面,向天凰公主磕头说道。

    “石老悲伤过度,也该休息一二,请扶石老回屋。”此时天凰公主摆手,徐徐地说道,她的话不容人否认。

    “殿下,一定要为陛下报仇呀。”老臣不愿意离开,但是被天凰公主身边的人扶了下去,被扶出殿门之时,他依然不由大叫一声。

    天凰公主坐在那里,并没有理会老臣的话。当老臣被扶出去之后,天凰公主不由缓缓地闭上双目,她紧紧地握着拳头,身体不由颤了一下,她的眼角之间不知觉已经挂上了泪水。

    “殿下发兵为陛下报仇吗?”过了许久之后,一个老妪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天凰公主身边,低声地说道。

    天凰公主脸露悲色,呆坐于大椅之上,久久沉默不语,对于她而言,丧父之痛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那怕她是一个奇女子。

    “凭殿下的颜脸,若是殿下请教战王世家上神出手,拿下这个李七夜只怕也不见得难事。”这位老妪见天凰公主不出声,她就轻轻地提议说道。

    天凰公主依然不出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从伤痛中走出来,她轻摇头说道:“父皇不听我的劝告,我已能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了。”

    事实上,天凰公主心里面明白,她父亲一定会去找李七夜报仇的,但她又拦不住自己的父亲,对于她来说这一天来得迟与早而己,没有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

    “现在陛下已亡,说什么都已经迟了,现在或者能做的也唯有为陛下报仇。”老妪轻轻地说道。

    这位老妪是从天凰国随着天凰公主嫁到战王世家来的,在感情上也还是偏向于天凰国的,如果说要为天凰皇主报仇,她肯定是支持的。

    “不”天凰公主轻轻地摇头,说道:“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不是为天凰国而谋利,也不是公报私仇。我能坐在这个位置上,那是战王大帝他们信任我,相信我能做在这个位置之上能做出权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否则,我就不会坐在这个位置上。”

    天凰公主终究是一个外人,试想一下,一个从外面嫁过来的媳妇,在战王世家这样的一门五帝传承之中,她终究是一个外人。

    试想一下,战王世家这样的一门五帝有多少人才,但天凰公主却能坐稳这位位置,能统领着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连战王世家的老祖甚至是一些上神都听从天凰公主的调遣,这仅仅只是因为她是金戈的未婚妻吗?

    如果只是仅仅凭这一点,那是绝对不够的,那怕是金戈再宠爱她,天凰公主作为一个外人,都没有资格去统领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更没有资格去调遣战王世家的老祖!

    如此大权在握,可以说天凰公主是得到了战王世家的大帝认同,否则的话,这种大权交给外人的事情,连战王世家的老祖们都作不了主的事情。

    “这”老妪听到天凰公主的话,她也不由怔了一下,她能跟着天凰公主嫁过来,也能知道这里面的轻重。

    “难道就这样算了吗?”老妪也不免有所不甘,毕竟她是从天凰国出生,是天凰国的人,现在他们的皇主被杀,换作是谁都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我知道,天凰国的任何人都想为父皇报仇,但不是现在!”天凰公主沉声地说道:“我虽然是大军在握,但不值得为了我娘家的私人恩怨去调动一兵一卒,世间没有什么比让我夫君登上大帝之位重要。我能这样的地位,天凰国有今天的荣幸,那是因为什么……”

    天凰公主看着老妪,沉声地说道:“……一切都是因为我夫君能成为大帝,大家都看好他,所以战王世家的大量资源都倾注在他的身上,十三洲的诸天众神都会高看了一眼,都会给他一个情面。现在的天凰国拥有以前没有的地位,那是因为什么?一样是因为我夫君能成为大帝……”

    “……如果我夫君都不能成为大帝了,如果他只不过是战王世家的普通弟子,你觉得我能大权在握吗?你觉得我们天凰国还能有今天的地位吗?还能有今天的荣耀吗?我们娘家所能拥有的荣耀,拥有的权势,都是建立在我夫君能成为大帝的基础上……”说到这里,天凰公主神态郑重严肃。

    “……如果不能成为大帝,一切都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己!所以在眼下没有什么比让我夫君成为大帝更重要,他不能成为大帝,一切都不复存在……”说到此之时,天凰公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为什么父皇来求助的时候,我并没有发兵的原因!”

    “这并不是我铁石心肠,我也不愿意看到我父亲、弟弟被人杀害而无动于衷!”此时天凰公主认真地对老妪说道:“如果我把兵力浪费在个人恩怨之上,若是我夫君未能登临大帝,那我就是罪人!我不止是战王世家的罪人,也是天凰国的罪人!没有战王世家作依靠,我们天凰国能强到哪里去?没有一个大帝的女婿作为庇护,我们能比现在更强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