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自己的老祖宗流血那一瞬间,就算是彭越这样的老祖都一样魂飞起来,吓得打了一个冷颤。一颗心高高悬起,最终看到老祖宗手中一把短戈挡住了这一刀,彭越他们的一颗心这才稍稍地松了一下。

    而东宫世家的老祖弟子们看到自己老祖宗一刀劈开了踏星上神的神甲,他们都不由眉飞色舞,没有一刀斩杀踏星上神,这让他们稍稍有些遗憾。尽管是如此,这一刹那之间这让东宫世家的老祖弟子们都一下子充满了希望,他们老祖宗必定能击败踏星上神的。

    “这是什么兵器,竟然能挡得住半卷残兵!”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连天道境界的至尊心里面也不由跳动了一下,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

    当神宫上神的一刀斩落之时,踏星上神身上的神甲都毫无悬念被劈开,要知道踏星上神这一套“天马踏星套装”是十分了不得的,可以挡得住大帝道兵,现在却被一刀劈开,这可想而知这把弯刀是何多的锋利,是何等的恐怖。

    但现在这把弯刀却被踏星上神手中的短戟所挡住了,毫无疑问,踏星上神手中的这把短戟远在他身上这一件“天马踏星套装”之上。

    “这是”看到踏星上神手中的短戟,有低位上神心里面跳动了一下,想起了一些传言,不由暗暗吃惊。

    “伐天帝兵!”看到踏星上神手中的短戟,那怕是手中已经拥有了半卷残兵的神宫上神都不由目光跳动一下,有些失声地说道。

    “神宫道友好眼力。”踏星上神没有多看一眼自己胸前那触目惊心的伤口,甚至任由鲜血染红了战甲,被苍天兵书所伤,这种伤势是很难愈合的,也不急于一时,再说他身经百战,这样的伤势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没有想到道友竟然拥有一件伐天帝兵,实是出人意料。”看到踏星上神手中的这把短戟,神宫上神也是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一般而言,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并不把伐天帝兵传于世间。今日道友却能拥有一件,实在是难能可贵!”

    神宫上神的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不懂伐天帝兵的人不由低声问道:“伐天帝兵是什么东西?”

    甚至连一些帝统仙门的弟子都不了解伐天帝兵,他们从来也没有见过伐天帝兵。

    “这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为终极征战而准备的,传言说伐天帝兵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乃是为终极征战所量身打造的兵器,威力绝伦,远在大帝道兵之上。”有帝统仙门的老祖也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明仁戈”看到踏星上神手中的短戟,就是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

    面对终极征战,那怕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也是慎之又慎。在终极征战之上,并非是说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是临时起意的,他们都是谨慎无比,而且都作了许多的准备,他们甚至会为这一战量身打造一件兵器,这样的兵器被称之为伐天帝兵!

    “这都是明仁仙帝厚爱。”踏星上神也没有得意之色,神态肃然,徐徐地说道:“明仁仙帝早就有终极征战之意,所以曾尝试着打造一件伐天帝兵,可惜并不称手,无法与他身上的真仙套装相比。在当年猎帝战役,明仁仙帝特赐我此兵,以作护身之用。”

    听到踏星上神这样的话,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件兵器之上还有这样的轶闻。

    明仁仙帝之名,十三洲都有所耳闻,他虽然是一位相对低调的九界仙帝,但是在猎帝战役之上,明仁仙帝可以说是无人能敌,本身实力惊绝的他又拥有了一件真仙套装,这让他在猎帝战役之上力撼神、魔、天三族中的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

    在十三洲之中,曾有人把明仁仙帝的威名与骄横仙帝、鸿天女帝、飞仙帝、世帝……这样的巅峰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而相提并论,他绝对是十三洲历史上最巅峰一批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之一!

    当年的第五次终极征战也就是由明仁仙帝所发起的,更何况在此之前猎帝战役明仁仙帝是立下赫赫威名,凭着这两场战役,就足可以让明仁仙帝名垂千古!

    “明仁仙帝一生英武。”此时神宫上神收回了断疆,徐徐地说道:“今日能领教明仁仙帝的伐天之兵,也是一种荣幸。道友,该我们作一个了断的时候了。”说着,他手中的断疆直指踏星上神。

    “嗡”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神宫上神手中的断疆散发出了一缕缕的光谍,这一缕缕的光芒并非是仙光冲天,也并非是神光烛照。

    这一缕缕的光芒没有多少惊天的声势,一缕缕的光芒散发而出的时候,宛如这是从一个世界隙缝逸漏出来的,似乎这一缕缕的光芒乃是在天地初开的时候遗漏下来的太初光芒。

    虽然这样的一缕缕光芒并不刺眼,但却直刺人的灵魂,当看到这一缕缕的光芒之时,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强者,就算是道天境界的至尊都感觉自己灵魂被剥离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多少人感觉自己是引颈受戮,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就算是低位上神,看了都不由心里面颤了一下,那怕他们的真命已经是坚不可破了,但依然会有一种悸动。

    “好,且让你我再战!”此时踏星上神沉声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的声音宛如洪钟一样,“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他的血气疯狂地喷涌,冲击天宇,宛如是灭世洪流一样,横扫八荒,崩碎万界。

    随着“嗡”的一声响起,此时踏星上神的血气凝结而成,化作了一个古老的神鼎,听到“咚”的声音响起,鼎鸣万世,在这刹那之间,这只由血气凝结而成的神鼎重纳于踏星上神的体内。

    当这只神鼎被踏星上神纳于体内的时候,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一个个符文浮现在踏星上神的每一寸肌肤之中,似乎他的每一寸肌肉都经过无上的符文锤炼一样。

    在这刹那之间,踏星上神整个人散发出了一缕缕淡淡的铜光,这种光芒并不耀眼,但却是十分的古朴有力,似乎踏星上神的全身都由古鼎所锻造而成的一样。

    “九鼎血统,果真名不虚传!”看着踏星上神的变化,神宫上神也目光跳动了一下,就算是同样为上神,对于这样的血统也有几分的惊艳。

    “九鼎血统,我们人族的两大古血之一呀。”看到这样的血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惊艳,都不由羡慕无比。

    不管是人族或者是百族,又或者是神、魔、天三族的强者,看到这样的血统都十分的羡慕,世间有八大古血,极为稀有珍贵!现在亲眼目睹踏星上神的九鼎血统之时,实在是让人为之动容,让人为之向往,让人为之羡慕。

    “九鼎血统”看到踏星上神这样的一幕,彭家的彭越他们这些人不由心里面颤了一下,可以说九鼎血统一直以来是他们彭家的骄傲,因为不知道多少帝统仙门想拥有这样的血统都不能得。

    甚至有帝统仙门想得到九鼎血统,曾想与他们彭家联姻呢。

    作为彭家的子孙,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九鼎血统,这实在是让他们热血沸腾的事情,唯一让彭家遗憾的是,他们彭家除了踏星上神之后,再也没有人继承了九鼎血统。

    “该结束的时候了!”此时踏星上神长啸一声,声如洪钟,瞬间一步踏出,在这刹那之间,他整个人宛如是一尊无上巨鼎,它可以鼎天地,可以立九洲,更是可以定万世!

    “轰”的一声巨响,踏星上神一步一星空,瞬间逼近了神宫上神,手中的明仁戈瞬间直刺而出,短小的明仁戈瞬间刺穿亿万星空,一戈欲刺透神宫上神的胸膛。

    “无疆无断”在这一戈刺来之时,神宫上神也脸色一沉,长啸一声,一刀逆斩而起,一刀断万世。

    “铛”的一声响起,只见神宫上神的弯刀拖起了长长的刀影,这刀影很淡,但就是这样的淡淡刀影却拖斩下了万世,拖斩下了六道,刀影之下,天地万物应声而断,连时光都被一下子斩断。

    只见“铛”的刀鸣之声响彻了亿万星空,刀影从踏星上神的短戈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刀影,这一道刀影好像是跨越了踏星上神的明仁戈,但同时却以挡住了明仁戈无敌的一击,让明仁戈无法越雷池半步。

    “噗”的一声,跨越明仁戈的长长刀影瞬间逆斩在了踏星上神的身上,要一刀把踏星上神一斩为两半。

    这一刀的刀影不止是快,而且威力绝伦,刀影之下,断了时空,锁了乾坤,任何人都躲不掉。

    在这样的一刀之下,踏星上神唯有以身试刀。

    看到一刀斩向了踏星上神的身体,这让能看清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惊呼了一声。(未完待续。)

第1908章断疆    望着神宫上神手中的弯刀,就算是出世观战的低位上神也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那怕这把弯刀有所残缺,但是上神最精准的直觉告诉他,这样的一把弯刀可以轻易地收割任何人的性命。

    “什么叫做苍天兵书?”有晚辈并不知道什么叫做苍天兵书,不如问自己的长辈。

    “具体为师也说不准,因为我们宗门从来没有拥有过苍天兵书。有传言说,苍天兵书乃是在终极征战中所掉落下来的东西,这掉下来的东西不一定是兵器。往往得到它的第一个主人决定着它的最终形态,你参悟的是什么,它或者就是什么,这个具体也说不准。”这位长辈沉吟了一下,如是地说道。

    “半卷残兵又是什么意思?”晚辈依然是十分好奇,打破沙锅问到底。

    “传言说这从终极征战中所掉落来的东西是形形色色,但最根本的是它不仅仅是一件东西,或者说它不仅仅是一件宝物那么简单。这种从天上掉落下来的东西它本身拥有着天法章法,每一件东西如果完整的话,它不止是器物本身完整,而且它本身所蕴有的天地章法也是完整的……”?“……在后世,曾有绝世无双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曾经把器物和章法拆分开来,想把这种章法作为一门绝学流传下去,所以有人把拆分的器物和章法分别叫为苍天之兵和天地章法。但从天上飞落下来的器物多数是不完整,都有残缺,随着器物本身的残缺,这也导致天地章法的残缺不全,所以大家把残缺的天上飞落之物叫做半卷残兵!”

    这位长辈耐心为自己晚辈解释地说道。

    “这半卷残兵很强大吗?”晚辈见到连踏星上神都神态凝重,不由问道。

    “何止是强大,这是凶器。一般而言没有人愿意把苍天兵书拆分开来,那怕是半卷残兵也是一样。只有苍天之兵和天地章法融合在一起,那才是真正的杀伐之器!甚至可以说,遇神屠神,遇魔斩魔,不见血不回!”这位长辈神态凝重地说道。

    能亲眼看到这一幕真正明白什么叫做苍天兵书的人都神态凝重,就是踏星上神也是如此,他盯着这把残缺的弯刀,目光跳动。

    “若是这一局如果我输了,道友,请善待这把兵器。”此时连神宫上神他自己也神态得意,徐徐地说道。

    “说不定是我输了,以我血祭兵。”踏星上神徐徐地说道。

    在这一刻双方变得谦逊,因为此一战必见生死,他们达到这种境界,彼此谓是势均力敌,旗彭相当,彼此没有什么值得去炫耀的。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对手难寻,不论一战是生还是死,彼此都值得尊敬。

    “此兵名为断疆。”此时神宫上神轻轻地抚着弯刀的脊背,徐徐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宛如是抚摸着情人的皮肤一样,是那样的温柔,是那样的细腻,是那么的留恋。

    “好名字,我记住了。”踏星上神神态郑重,也是点头缓缓地说道。

    此时神宫上神缓缓地闭上双目,手持断疆,伫立于虚空,缓声地说道:“出手吧,不死不休!”此时他睁眼闭眼都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经不需要去看对手了,他手中的弯刀就能感知一切。

    在这刹那之间,神宫上神反而是收敛了,他那冲天近神光,震慑的神威,宛如天瀑一样的法则,这一切都收敛消散,此时他是大衣猎猎,平静地站在天宇。

    在这一刻,似乎没有了神宫上神,唯一与踏星上神对峙的是一把弯刀,一把残缺的弯刀,而神宫上神宛如是不复存在一样。

    就是这样的弯刀,没有惊天动地的杀气,没有威慑九天十地的气势,它只是散发出淡淡的冷光而己,就是这淡淡的冷光,让人灵魂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此时踏星上神盯着弯刀,他也没有多看神宫上神一眼,因为在这一刻神宫上神已经不重要了,致命的不是神宫上神,而是这把弯刀。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踏星上神全身爆发了无穷无尽的神光,他的九个图腾发挥到了极限,九个图腾流转,繁星满天,宛如是三千万的星空高悬于他的头顶上一样。

    随着“嗡”的一声响起,踏星上神身上的天马踏星套装也一下子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橙色金光,宛如是神圣的双翅张开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天马踏星的图案变得无比清晰,道篇也一下子被诠释到无与伦比的完美,大道之力弥漫不散,磅礴无穷。

    “嗡”的一声响起,弓满月,箭上弦,星箭在手,此时听到了“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宛如千万条的银河聚集于这一箭之上,这样的一箭满弦那一瞬间,让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任何人都不会怀疑这一箭射出能否射穿三千世界!

    “噗”的一声响起,一箭射出之后才有声音,这一箭射出那瞬间,箭芒无比璀璨,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宇宙,这射出一箭的光芒比上万颗太阳爆炸还要夺目,在这射出一瞬间,许多人都无法直视,在这刹那之间好像双眼被闪瞎了一样。

    这一箭射出,就算连观战的低位上神都不由脸色大变,有低位上神不由喃喃地说道:“此一箭虽无法与当年第一箭仙帝的那一箭相比,但此箭一出,绝对能弑三四个图腾的上神!”

    “轰”的一声巨响,一箭穿透亿万星空,瞬间射到了神宫上神的喉咙,虽然这一箭宛如聚亿了千万银河,但却如手指大小,箭矢无比的锋利,可以瞬间射穿世间的一切。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箭致命的瞬间,神宫上神出刀了,一刀斩出,直接简单,一刀斩落,干脆利索,刀落箭断,没有任何悬念。

    一刀斩落瞬间,没有惊天气势,没人无敌的刀气,也没有让敌胆寒的杀气,只是一刀斩落而止,简单而普通,但就这么简单而普通的一刀便把踏星上神的无敌一箭斩成了两半,箭芒分化瓦解,一箭瞬间失去了它的力量。

    “嗖”的一声响起,就在神宫上神的一刀斩断长箭那一瞬间,本是负于踏星上神左右双肩上的两把兵器瞬间奔袭而至。

    这两把神兵左右交剪,首尾上衔,像是金蛟剪一样,一剪而落,它可以剪掉阴阳,剪断轮回,剪去三千红尘世界,一剪之下,世间为断,一切将不可衔接。

    神宫上神的斩断长箭那一瞬间,这一剪已经剪向他的脖子,一剪要剪断他的头颅,这一剪实在是太快了,让人猝不胜防,刹那之间,便要把神宫上神的头颅剪断,不给人反击的机会。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铛”的一声响起,这一剪虽然快,但神宫上神的一刀更快,没有人看清楚,就已经磕开了这两件突袭而来的兵器。

    “铛”的一声响起,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神宫上神的一刀已经劈向了踏星上神的胸膛,一刀跨越千万星空,瞬间斩在踏星上神的胸膛之上,在这一刀之下,星空已经不是距离了。

    从一刀斩断星箭到一刀磕开两件兵器,最后一刀斩向踏星上神的胸膛,这三刀都是在刹那之间发生,恍然之间,就好像是神宫上神同时出了三刀一样,三刀一气呵成,羚羊挂角,了无踪迹!

    一刀斩向踏星上神,这一刀没有招式,没有变化,没有大道奥妙,只是一刀而己。

    这一刀便足矣,一刀致命,任何招式、任何变化、任何大道奥妙在这一刀之下都显得特别的花哨,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踏星上神速度够快吧,他的天马在速度上可以说是堪称一绝,但在这一刀之下踏星上神也射避不了,这一刀快到连低位上神都无法看清楚这一刀,太快了,它快到连低位上神都跟上不它的速度。

    “砰”的一声响起,一刀终于落幕,刀刃染红了鲜血,听到嘀嗒嘀嗒的声音响起,鲜血沿着刀刃缓缓地滴落,每一滴的鲜血是那么的殷红,每一滴的鲜血都散发着神性,这可是上神之血。

    踏星上神身上的神甲被一刀劈开,在胸前落下了触目惊心的刀痕,一刀见骨,差点一刀把踏星上神斜斩成两半。

    此时踏星上神手中的一把短戟挡住了神宫上神的弯刀,那怕是它把短戟挡住了这把弯刀,短戟之上依然留下了刀痕。

    虽然踏星上神手中的短戟是其貌不扬,但是却吞吐着惊天的气息,此戟一出,上可伐天,下可破幽,这样的一把短戟所向披靡,无人能与之匹敌。

    当很多人看到这短戟吞吐着的光芒,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似乎这把短戟就是为了杀戮而打造的,整把短戟充满了灭世气息。

    虽然说这把短戟看起来很粗糙,似乎是临时急匆匆所铸造一般,但是它所蕴养承载的帝威可以压塌诸天,它是承载着大帝的无上意志,在这无上意志之下,可以杀弑世间的一切!

    ps:全订的同学领一下大神之光,谢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