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当东宫世家的弩箭一轮疯狂扫射之后,终于出现了空挡了。

    “该我出手的时候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喀嚓”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巨盾一下子消失,“嗖、嗖、嗖……”瞬间天空一暗,千万的利针直射而下。

    “啊、啊、啊……”一时之间,东宫世家响起了一阵阵的惨叫声,整个东宫世家惨叫起伏不止,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东宫世家的许多修士强者被射杀,特别是在城墙岗位上的弟子,全部都在第一时间被射杀。

    这一幕太诡异太恐怖了,只见祖木十八暴一下子化作了一支支锋利无比的神针,天空就像是下起了针雨,甚至针雨都不足来形容它,更准确地说天空上的针海崩堤了,一下子让亿万的针流倾泻而下,瞬间冲杀向了东宫世家的许多地方。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东宫世家的许多弟子强者都被这疯狂无比的神针射杀,不止是许多东宫世家的弟子被射成了筛子,就是东宫世家的许多宫殿楼宇都被射得千疮百孔,一下子成了危楼!

    看到如此恐怖诡异的一幕,让远处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由面面相觑,这样的兵器太诡异邪门了,竟然会变来变去,而且威力大得吓人,这种兵器他们前所未见,前所未闻。

    接着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听到“嗖、嗖、嗖”的声音响起,所有像暴雨一样的神针又从东宫世家飞了出来,亿万的神针疯狂地回收,就像是河流倒流一样,就像时光逆转一样,眨眼之间亿万神针落入李七夜手中,依然是一只小小三色相拼的小球。

    “去吧。”李七夜又再一次抛出手中的小球,小球“喀嚓、喀嚓、喀嚓”地瞬间拼凑变形,速度之快,让人的肉眼都跟不上。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小小的祖木十八暴竟然变成了一颗巨大无比的滚球,这个滚珠十丈之高,“轰、轰、轰”在一阵轰隆声中加速滚动,越滚越快,而且越滚越大。

    “砰”的一声响起,在巨大滚球的撞击之下,那怕东宫世家的城墙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加持也一样撑不住,东宫世家的大门一下子被巨大的滚球撞得粉碎。

    “轰、轰、轰……”一时之间,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滚球冲入了东宫世家,而且越滚越快、越滚越大,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滚球变得像一座高山一样,都快遮住了天空,让人为之抬头仰视。

    滚球不止是越滚越快、越滚越大,而且它还是越滚越重,当它碾过之时,下面的一切都像积沙一样崩塌,被碾碎。

    “砰、砰、砰……”一时之间东宫世家的楼宇大殿被一一碾得粉碎在巨大滚球之下,什么都挡不住,一切都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看着一座座楼宇的崩碎,场面是十分的壮观。

    “我的妈呀,快逃呀”此时此刻东宫世家的弟子看到这样的一幕,都被吓得脸色煞白,双腿发软,转身就逃,此时此刻他们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坚守岗位,如果在这个时候再不逃走的话,那就会被碾成肉将了。

    短短的时间之内,东宫世家各个岗位上的弟子是鸟兽四散,有逃出东宫世家的,也是往东宫世家祖地深处逃去的,逃往哪里的都有。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这个巨大滚球并不急着去追杀逃走的东宫世家弟子,它又从里面滚了回来,四处滚动,碾压东宫世家的一座座楼定、宫殿。

    当这巨大的滚球所滚过的地方,都是满目疮痍,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灾难一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东宫世家倒处都是残砖断瓦,本来是占地极广的东宫世家成为了一片废墟,所有的城墙都被碾得粉碎。

    此时东宫世家哪里还有磅礴宏大的规模,眼前所剩下的是一片废墟,处处都是残砖碎瓦,在这眨眼之间,东宫世家就被拆了大半。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这是直接拆了东宫世家呀,在眨眼之间就让东宫世家变成了废墟,这样的手段也未免太强暴太霸道了吧。

    东宫世家这一座座的楼宇、一座座的宫殿,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筑建,也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现在在眨眼之间就被碾压得粉碎,在短短时间之内,东宫世家一代代人经营出来的心血就被这样强拆掉了。

    “这,这,这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强拆吗?”有修士看得目瞪口呆地说道。

    “这样的兵器,我也想要一件。”看到祖木十八暴竟然如此的神奇,连一位道天境界的至尊都不由口水直流,这样的兵器比一般的大帝道兵都要神奇。

    祖木十八暴,它拥有了三株祖树的力量和身躯,而且它有着十八种暴发的方式,每一种方式都不一样,十分的玄妙,十分的神奇。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祖木十八暴不算是一件兵器,它应该划入宝物这一类,属于一门玄妙无比的奇兵!

    祖木十八暴有十八种爆发方式,可以防御,也可以进攻,甚至可以拼凑变形成其他作用的东西,这就是它最玄妙的地方,它似乎可以无穷止境一样。

    当然,为了炼成祖木十八暴,这也花费了李七夜许多的心血。在李七夜手中,祖木十八暴不是最强大的兵器或宝物,也不是最奥妙的兵器或宝物。

    但是,它绝对是李七夜手中最容易入门而且威力又最大的一件宝物,祖木十八暴拥有李七夜独一无二的烙印,所以李七夜不需要任何力量,也不需要任何血气或者大道之力什么的去驭驾它。

    只要李七夜念头一动,它就能随李七夜的心意而行,让李七夜可以随心所欲地驾驭祖木十八暴的各种变形,各种暴发。

    在这个时候,逃出生天的东宫世家弟子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东宫世家的大量楼宇、宫殿被碾碎,整个东宫世家被碾成了平地。

    看到成为废墟的东宫世家,东宫世家中逃出来的弟子都欲哭无泪,这一下好了,他们连老巢都被人铲平了。

    看热闹的人群中也有一些人暗喜,如果东宫世家被碾平,那么未来东宫世家在域外天城的产业就将会易主了。

    当巨大的滚球在东宫世家滚了一圈之后,碾碎了东宫世家的所有宫殿楼宇,整个东宫世家都成了平坦的废墟。

    此时此刻只有东宫世家祖地的中心地带才幸存下来了,只见东宫世家的祖地核心地带是一座座山峰环绕,在这山峰上有一座座的琼楼玉宇,虽然在这里的楼宇并不多,却是吞吐着混沌之气,翠绿之中彰显灵气。

    这是东宫世家最核心地带,也是东宫世家守卫最为森严、防御最为坚牢的地方,在这里一般也只有东宫世家的老祖才能居住。

    对于东宫世家来说,只要他们祖地的核心地带还在,那么他们东宫世家就能依然屹立不倒,因为其他的楼宇倒塌了还可以重建,在这祖地的核心地带还存有他们东宫世家的大量物资和宝物。

    如果说他们东宫世家的祖地核心地带都倒塌的话,那么他们东宫世家就真的是玩完了,真的到了这一步之时,他们东宫世家想东山再起都不可能了。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巨大的滚球竟然滚到了东宫世家的边缘,与东宫世家的祖地核心地带拉开了很大的距离,整个滚球一次又一次震动起来。

    “要对东宫世家的祖地核心地带发动冲击了。”看到滚球在一次又一次震动,准备作一次长距离的冲击之时,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所有人都想看一看这只神奇而又诡异的滚球能不能撞破东宫世家的祖地核心地带。要知道,东宫世家的祖地核心地带是有大帝级别的防御,想攻破大帝级别的防御,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

    而逃了出来的东宫世家弟子看到滚球准备冲击祖地的核心地带之时,他们都不由纷纷合什,暗暗祈祷,有不少弟子低声昵暔地说道:“列祖列宗保佑,请祖宗庇佑我们东宫世家。”

    对于东宫世家的弟子来说,如果他们祖地核地心带都挡不住这只滚球的话,那么他们东宫世家真的要玩完了,没有了祖地核心地带,他们东宫世家就将会丧失一切的资源,所有的宝库都会落入敌人的手中,到时候他们东宫世家将会变得一无所有。

    当失去所有资源之后,就算他们东宫世家的弟子都能幸存活下来了,没有了资源,他们也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己,根本就不可能东山再起。

    “开防御”此时侥幸逃过一劫的东宫正竟然逃回了祖地之中,此时他拼命大叫地说道。

    “嗡、嗡、嗡”的一阵阵声音响起,此时祖地冉冉升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防御,整个祖地被晶莹的天幕笼罩住了。(未完待续。)

第1900章东宫世家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看着李七夜,不知情的人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平凡的人族究竟是如何与东宫世家结仇的。

    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东宫正如同丧家之犬,大家都明白东宫正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亏了。

    站在东宫世家那高耸的大门外,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你不与我计较?这话说得还真好听。可惜,现在已经迟了,现在你们东宫世家要么开门投降,交出产业;要么是我杀进去,杀得你们血流成河。”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东宫世家虽然已经衰落了,但终究也是帝统仙门呀,整个东宫世家的底蕴还是很厚的,特别是东宫世家他们的祖地,更是有大帝仙王的加持,有上神的祝福,不要说是一般的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道天至尊也不见得能攻破东宫世家。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年轻人竟然扬言要灭了东宫世家,这样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

    “这小子是谁呀,竟然这么大的口气?”听到这样的话,不少看热闹的修士都相视了一眼,都觉得这个小子口气太大了,有人就问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有曾彭家贺寿的宾客说道:“他已经放话了,今天要屠东宫世家十万八万弟子。”

    这话当然是这位宾客的夸张说辞了,整个东宫世家加起来都没有十万八万的弟子。

    “就是杀了天凰太子的第一凶人吗?”听到这话,看热闹的修士也不由吃惊,说道:“这家伙也太凶了吧,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天凰太子,现在又要扬言灭东宫世家,这小子简直就是变态,走到哪里都惹是生非。?”不,那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就在刚才在彭家他已经把天凰皇主和天凰国的林元老砸成了肉饼,天凰皇主为儿子报仇未成,反而是搭上了一条性命。”曾在彭家贺寿的宾客说道。

    “什么”听到这样的话,在场还不知道的修士都不由大吃一惊,其中一位修士不由吃惊地说道:“这,这,这太凶悍了吧,他不怕招来灭门之灾吗?敢杀了金戈的老丈人。”

    “不,他根本就没把金戈放在眼中,就在刚才,他就已经直接向战王世家宣战了,连对浅家都不屑一顾。”曾在彭家贺寿的宾客不免添油加醋地说道。

    “这小子疯了吧,向战王世家宣战?竟然还敢罪浅家,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听到这样的话,把不少修士都吓了一大跳,一时之间不少修士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得罪浅家,那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这小子竟究是有什么依仗,竟然敢毫无忌惮地向战王世家宣战,难道他也是出身于帝统仙王不成?在青洲有实力与战王世家干一场的,只怕也就只有索天教、龙城了。但索天教和龙城都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弟子。”那怕是道天境界的至尊强者此时都看不透李七夜。

    此时李七夜看起来只是几百斗的混沌之气而己,这样的小修士竟然能杀死天凰皇主,竟然敢向战王世家宣战,这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众人低声议论之时,在高墙之上的东宫正又气又怒,也又怕,他也的确是被李七夜吓破了胆子,换作平时他早就怒声斥喝了。

    “姓,姓你的,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此时东宫正也大叫地说道:“我们东宫世家可不是任你揉捏的,我们东宫世家的低蕴不是你能招惹的,若是我们上神出手,你敢死无疑。现在你识相,就速速离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东宫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听到东宫正说出这么没底气的话来,一些域外天城的修士都奇怪,在域外天城,东宫正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今天却如此的没底气。

    曾在彭府贺寿的宾客都明白,此时东宫正也被吓破了胆,虽然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认怂了。

    “不,只能说是我大发慈悲,还能给你们东宫世家一个选择,如果我真的欺人大甚的话,你连站在上面的机会都没有。”李七认笑着说道:“现在你们遣散家小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莫怪我没有手下留情。”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东宫正又惊又怒,他大声地说道:“姓,姓李的,你,你休得不知进退,你若敢迈入我们东宫世家半步,我,我们的上神敢斩杀你。”

    东宫正这声厉内荏的话许多人都能看得出来,而且很多人都不相信东宫正的话。因为东宫世家已经没有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

    东宫世家的大帝死于天诛,虽然东宫世家也曾出了几位上神,但他们的上神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就是最后一位上神宫城上神也被彭家的踏星上神斩杀了。

    所以现在东宫正说出这话,大家都明白只不过是东宫正虚张声势而己,拿上神来吓唬人而己。

    “上神?”对于东宫正的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我正好缺一盘菜下酒,如果你们东宫世家还有上神,那斩一尊上神下酒,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人面面相觑,这小子嚣张得离谱,不论什么时候上神都是强大的存在,今天在他口中说出来却是风轻云淡,竟然敢说斩一尊上神来下酒,这太嚣张,太霸道了。

    “放箭”此时东宫正厉叫一声。虽然刚才他的话也的确是声厉内荏,但也是在拖延时间,给他们东宫世家的弟子准备守城的神弩。

    “嗖、嗖、嗖……”刹那之间,天空是黑压压的一箭,一下子无数的怒箭狂射而来。

    这并不是普通的怒箭,这是一条条细小的法则,一条条细小的法则被炼成了一支支的利箭,当这种法则之箭射来之时,不止是锁住了坐标,让人无处遁逃,更可恐怖的是千万支法间利箭疯狂地****一点,不论你的防处有多厚,在如此疯狂地怒射之下,都会被射穿。

    这是上神亲手所炼的箭弩,威力极为恐怖,也极为强大,就算是道天强者在如此疯狂的****之下防御都撑不住,除非拥有上神套装或者是大帝仙王的套装了。

    面对天空黑压压一片怒射而来的法则之箭,李七夜风轻云淡,只是看了一眼而己,随手便扔出了一件宝物。

    “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在石火电光之间这件宝物竟然是疯狂拼凑、疯狂组合,在瞬间竟然形成了一堵高高的神墙挡在了李七夜面前。

    李七夜祭出的宝物本来就是一只如弹珠大小的三色相拼的小球,这小球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三种颜色相拼而成,看起来小小的小球是由亿万个小片所拼凑而成的一样。

    就在李七夜抛出这只小球的时候,它是瞬间拼凑,像积木自动变形一样,速度快得吓人,从一颗小小的小球变成一堵高高的神墙,那只不过是瞬间完成而己。

    “铛、铛、铛……”一阵阵射击之声不绝于耳,虽然铺天盖地射来法则利箭是十分的锐利凶猛,但是依然被这堵高高的神墙所挡住了。

    法则利箭虽然了不得,但李七夜这只随手扔了出去的宝物更强大恐怖。这件宝物名叫祖木十八暴,它是用祖陆的三株祖树祭炼而成,又用天地万法而炼之,它的威力无与伦比,宛如是拥有三位祖树的力量一样。

    “嗖、嗖、嗖……”一阵阵怒箭破空之声响起,当所有的法则利箭被挡下之后,东宫世家的弟子再一次疯狂地射出了一批弩箭,这一批如满天蝗虫****而来的弩箭竟然会转弯,在天空上转了一个大弯,然后疯狂加速,以绝无比化的速度向李七夜背心射去,千百万支的利箭都射向李七夜的背心,要把李七夜瞬间打成千疮百孔。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拼凑变形的声音响起,在刹那之间,祖木十八暴竟然一下子化作了一个巨盾,它像是一只巨大的倒扣巨锅一样,一下子把李七夜整个人罩在了里面。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所有射来的利箭依然是被祖木十八暴挡下了。

    不论东宫世家的上神之弩如何疯狂地扫射,都无法攻破李七夜这种奇特无比的防御。

    要知道,这可是三位树祖的本体所炼祭而成的奇兵,它不止是拥有了三株祖树的力量,也拥有了三株祖树的身躯,像祖树这样的存在,它的身躯可以撑得住仙帝级别的攻伐!

    东宫世家这种上神之弩,那是根本无法攻破祖木十八暴的防御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祖木十八暴它比大帝仙王的兵器好用很多,因为它是以祖树本体炼祭而成,它就是拥有了祖树纯粹的力量。

    所以李七夜不需要任何功法、力量都可以驭驾它,让它发挥最大的威力,因为李七夜已经把自己的烙印深深地烙印在了它的身上了,祖木十八暴就像李七夜的身体一部分一样,驭御起来,随心所欲。

    ps:这几天更新会有可能不稳定,请见谅。

    生命很脆弱,车祸猛于虎,请大家安全驾驶,一个辆祸会毁掉好几个家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