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看着李七夜,不知情的人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平凡的人族究竟是如何与东宫世家结仇的。

    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东宫正如同丧家之犬,大家都明白东宫正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亏了。

    站在东宫世家那高耸的大门外,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你不与我计较?这话说得还真好听。可惜,现在已经迟了,现在你们东宫世家要么开门投降,交出产业;要么是我杀进去,杀得你们血流成河。”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东宫世家虽然已经衰落了,但终究也是帝统仙门呀,整个东宫世家的底蕴还是很厚的,特别是东宫世家他们的祖地,更是有大帝仙王的加持,有上神的祝福,不要说是一般的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道天至尊也不见得能攻破东宫世家。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年轻人竟然扬言要灭了东宫世家,这样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

    “这小子是谁呀,竟然这么大的口气?”听到这样的话,不少看热闹的修士都相视了一眼,都觉得这个小子口气太大了,有人就问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有曾彭家贺寿的宾客说道:“他已经放话了,今天要屠东宫世家十万八万弟子。”

    这话当然是这位宾客的夸张说辞了,整个东宫世家加起来都没有十万八万的弟子。

    “就是杀了天凰太子的第一凶人吗?”听到这话,看热闹的修士也不由吃惊,说道:“这家伙也太凶了吧,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天凰太子,现在又要扬言灭东宫世家,这小子简直就是变态,走到哪里都惹是生非。?”不,那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就在刚才在彭家他已经把天凰皇主和天凰国的林元老砸成了肉饼,天凰皇主为儿子报仇未成,反而是搭上了一条性命。”曾在彭家贺寿的宾客说道。

    “什么”听到这样的话,在场还不知道的修士都不由大吃一惊,其中一位修士不由吃惊地说道:“这,这,这太凶悍了吧,他不怕招来灭门之灾吗?敢杀了金戈的老丈人。”

    “不,他根本就没把金戈放在眼中,就在刚才,他就已经直接向战王世家宣战了,连对浅家都不屑一顾。”曾在彭家贺寿的宾客不免添油加醋地说道。

    “这小子疯了吧,向战王世家宣战?竟然还敢罪浅家,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听到这样的话,把不少修士都吓了一大跳,一时之间不少修士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得罪浅家,那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这小子竟究是有什么依仗,竟然敢毫无忌惮地向战王世家宣战,难道他也是出身于帝统仙王不成?在青洲有实力与战王世家干一场的,只怕也就只有索天教、龙城了。但索天教和龙城都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弟子。”那怕是道天境界的至尊强者此时都看不透李七夜。

    此时李七夜看起来只是几百斗的混沌之气而己,这样的小修士竟然能杀死天凰皇主,竟然敢向战王世家宣战,这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众人低声议论之时,在高墙之上的东宫正又气又怒,也又怕,他也的确是被李七夜吓破了胆子,换作平时他早就怒声斥喝了。

    “姓,姓你的,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此时东宫正也大叫地说道:“我们东宫世家可不是任你揉捏的,我们东宫世家的低蕴不是你能招惹的,若是我们上神出手,你敢死无疑。现在你识相,就速速离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东宫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听到东宫正说出这么没底气的话来,一些域外天城的修士都奇怪,在域外天城,东宫正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今天却如此的没底气。

    曾在彭府贺寿的宾客都明白,此时东宫正也被吓破了胆,虽然被李七夜追杀得如丧家之犬,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认怂了。

    “不,只能说是我大发慈悲,还能给你们东宫世家一个选择,如果我真的欺人大甚的话,你连站在上面的机会都没有。”李七认笑着说道:“现在你们遣散家小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莫怪我没有手下留情。”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东宫正又惊又怒,他大声地说道:“姓,姓李的,你,你休得不知进退,你若敢迈入我们东宫世家半步,我,我们的上神敢斩杀你。”

    东宫正这声厉内荏的话许多人都能看得出来,而且很多人都不相信东宫正的话。因为东宫世家已经没有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

    东宫世家的大帝死于天诛,虽然东宫世家也曾出了几位上神,但他们的上神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就是最后一位上神宫城上神也被彭家的踏星上神斩杀了。

    所以现在东宫正说出这话,大家都明白只不过是东宫正虚张声势而己,拿上神来吓唬人而己。

    “上神?”对于东宫正的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我正好缺一盘菜下酒,如果你们东宫世家还有上神,那斩一尊上神下酒,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人面面相觑,这小子嚣张得离谱,不论什么时候上神都是强大的存在,今天在他口中说出来却是风轻云淡,竟然敢说斩一尊上神来下酒,这太嚣张,太霸道了。

    “放箭”此时东宫正厉叫一声。虽然刚才他的话也的确是声厉内荏,但也是在拖延时间,给他们东宫世家的弟子准备守城的神弩。

    “嗖、嗖、嗖……”刹那之间,天空是黑压压的一箭,一下子无数的怒箭狂射而来。

    这并不是普通的怒箭,这是一条条细小的法则,一条条细小的法则被炼成了一支支的利箭,当这种法则之箭射来之时,不止是锁住了坐标,让人无处遁逃,更可恐怖的是千万支法间利箭疯狂地****一点,不论你的防处有多厚,在如此疯狂地怒射之下,都会被射穿。

    这是上神亲手所炼的箭弩,威力极为恐怖,也极为强大,就算是道天强者在如此疯狂的****之下防御都撑不住,除非拥有上神套装或者是大帝仙王的套装了。

    面对天空黑压压一片怒射而来的法则之箭,李七夜风轻云淡,只是看了一眼而己,随手便扔出了一件宝物。

    “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在石火电光之间这件宝物竟然是疯狂拼凑、疯狂组合,在瞬间竟然形成了一堵高高的神墙挡在了李七夜面前。

    李七夜祭出的宝物本来就是一只如弹珠大小的三色相拼的小球,这小球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三种颜色相拼而成,看起来小小的小球是由亿万个小片所拼凑而成的一样。

    就在李七夜抛出这只小球的时候,它是瞬间拼凑,像积木自动变形一样,速度快得吓人,从一颗小小的小球变成一堵高高的神墙,那只不过是瞬间完成而己。

    “铛、铛、铛……”一阵阵射击之声不绝于耳,虽然铺天盖地射来法则利箭是十分的锐利凶猛,但是依然被这堵高高的神墙所挡住了。

    法则利箭虽然了不得,但李七夜这只随手扔了出去的宝物更强大恐怖。这件宝物名叫祖木十八暴,它是用祖陆的三株祖树祭炼而成,又用天地万法而炼之,它的威力无与伦比,宛如是拥有三位祖树的力量一样。

    “嗖、嗖、嗖……”一阵阵怒箭破空之声响起,当所有的法则利箭被挡下之后,东宫世家的弟子再一次疯狂地射出了一批弩箭,这一批如满天蝗虫****而来的弩箭竟然会转弯,在天空上转了一个大弯,然后疯狂加速,以绝无比化的速度向李七夜背心射去,千百万支的利箭都射向李七夜的背心,要把李七夜瞬间打成千疮百孔。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拼凑变形的声音响起,在刹那之间,祖木十八暴竟然一下子化作了一个巨盾,它像是一只巨大的倒扣巨锅一样,一下子把李七夜整个人罩在了里面。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所有射来的利箭依然是被祖木十八暴挡下了。

    不论东宫世家的上神之弩如何疯狂地扫射,都无法攻破李七夜这种奇特无比的防御。

    要知道,这可是三位树祖的本体所炼祭而成的奇兵,它不止是拥有了三株祖树的力量,也拥有了三株祖树的身躯,像祖树这样的存在,它的身躯可以撑得住仙帝级别的攻伐!

    东宫世家这种上神之弩,那是根本无法攻破祖木十八暴的防御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祖木十八暴它比大帝仙王的兵器好用很多,因为它是以祖树本体炼祭而成,它就是拥有了祖树纯粹的力量。

    所以李七夜不需要任何功法、力量都可以驭驾它,让它发挥最大的威力,因为李七夜已经把自己的烙印深深地烙印在了它的身上了,祖木十八暴就像李七夜的身体一部分一样,驭御起来,随心所欲。

    ps:这几天更新会有可能不稳定,请见谅。

    生命很脆弱,车祸猛于虎,请大家安全驾驶,一个辆祸会毁掉好几个家庭。(未完待续。)

第1899章杀人不眨眼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宾客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去,他们都震撼得久久回不过神来。

    天凰皇主可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那怕他只是勉强踏入道天境界,依然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更重要的是他手中所掌执的道兵乃是天封品质的大帝道兵,拥有这样的一件大帝道兵,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弥被他混沌之气不足的缺陷。

    但是,天凰皇依然不堪一击,甚至连前来救驾的元老也是一样不堪一击,七千万斗的混沌之气,竟然一下子被轰碎,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一下子被砸成了肉饼。

    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在场的宾客都被吓得腿软,眼前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恐怖了,让人心里面不由为之发怵!

    前来救驾的林元老也是死不瞑目呀,他连怎么一回事都没有搞明白,就被砸成了肉饼了,他这位道天境界的强者实在是死够糊涂够冤枉的。

    就算彭越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也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都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林元老就这样被砸成了肉饼了。要知道林元老的道行跟他是差不多,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这让彭越双腿都不由有些发软。

    此时被镇压着的天凰皇主欲扎挣起来,但是“砰”的一声,无形大手轻轻松松就把他镇压住,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今日乃是上神的寿辰,我并不希望鲜血染红这寿宴,可惜,你偏偏不长眼睛。我不惹事,诸天神魔都应该谢天谢地。你竟然敢把事惹到我的头上来,你说你这是不是自寻死路?”李七夜一口把杯中的美酒饮尽,示意侍者把酒满上。

    侍者此时都直打哆嗦,哆哆嗦嗦地为李七夜满上美酒,他都害怕一不小心溅出一点点美酒,自己的小命不保。

    “小,小畜生,你,你,你惹敢动我,必,必定是死无葬身之地!”死亡离自己的如此之近,这一下天凰皇主也被吓破了胆了,声厉内荏地大叫。

    “是吗?”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又是一口把杯中的美酒喝完。

    “当然!”天凰皇主厉声大叫道:“我女儿乃是未来的帝后,手中有百万大军,座前有三千上神效命,有诸位大帝护道,若是你敢动本皇一根毫毛,我女儿敢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女婿金戈是未来的大帝,当世无敌……”提到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他胆气不由壮了一些,毕竟提起自己女儿女婿很多人都会忌惮三分。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皇主的话还没有说完,无形大手用力一压,鲜血溅射,天凰皇主一下子被压成了肉饼,连惨叫都来不及,就一命呜呼了。

    “金戈,谁呀,不认识。”当一下子把天凰皇主压成了肉饼之后,李七夜切了一块宝莽牛肉,细嚼慢咽。

    被压成肉饼的天凰皇主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本是一心为自己死去的儿子报仇,没有想到却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

    一时之间,整个宴厅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不敢吭声,甚至连喘气都不敢。

    在整个宴厅之中只有李七夜细嚼慢咽的声音,其他的声音都变得死寂。

    事实上,此时连彭越都双腿发抖,他都没看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眼前的李七夜只有几百斗的混沌之气而己,但是在举手之间就灭了两位道天强者,甚至连举手都算不上,从始至终李七夜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最终,李七夜把一块牛肉吃完了,在这个时候他才优雅地抹干嘴巴,然后徐徐地站了起来,看到地上的两滩肉饼,他不由摇了摇头,感叹地说道:“好好的时辰,却被破坏了,今天不杀一万八千人,是难消我心头之怒。”

    说完全李七夜往东宫正走去,此时东宫正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上了,他被吓破了胆子,裤子都尿湿了,一股尿骚味扑面而来。

    见到李七夜往自己走来的时候,这把东宫正吓得全身发抖,他用双肘撑起身体,往身后挪着身体。

    李七夜悠闲地看着吓得尿裤子的东宫正,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这么说来,你们东宫世家是想和天凰国谋取彭家的产业了。”

    “我,我,我,你,你,你……”一时之间东宫正被吓得牙齿都打哆嗦,上下颌格格作响,想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都吐不出来,他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我家老祖宗已经回来了,我老祖宗宫神宫上神已经回来了,我,我,我……”?说到大半天,东宫正直打哆嗦,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在旁边的彭越听到这样的话皱了一下眉头,并不相信东宫正的话,因为东宫世家的宫神上神早就失踪很久了,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看来这是东宫正被吓破了胆,随便编出来的话。

    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什么上神也好,大帝也罢,我要杀的人,谁都挡不住。不过呢,我现在手有点痒,想开杀戒又找不到人。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撒脚尽量逃吧,你能逃多远算多远,如果你能从我的视线中逃脱,我就饶你一命。”

    “我,我,我,我为什么要逃……”此时东宫正被吓得说话都大脑混乱了。

    “逃”此时李七夜脸色一沉,让在场的所有人吓得魂都飞了起来。

    东宫正打了一个激灵,在这刹那之间,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连滚带爬,急忙地往外逃走,在这一刻东宫正恨不得他母亲给他重出四条腿来,他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地撒腿往自己东宫世家逃去。

    “今天应该用鲜血洗一洗我这双手。”在东宫正撒腿往外逃的时候,李七夜悠然地说道,说着跟在了往外逃的东宫正身后。

    李七夜这样悠闲的话,让人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大家都感觉这一句话就像是恶魔口中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为之做噩梦。

    见李七夜去追逃走的东宫正,在场的许多宾客都相视了一眼,有宾客也顾不上是贺寿了,也急忙跟了出去,他们想看一下李七夜这是要干什么。

    在眨眼之间,宴厅中的宾客都纷纷跟了出去,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彭逸他们。

    彭逸和彭越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回过神来,彭逸吩咐一声,也忙是跟了下去。

    在这一刻,他们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不是成为肉饼的天凰皇主他们的血腥味,他们股到了一股遥远的血腥味,他们仿佛看到李七夜大开杀戒的场景一样。

    吓破胆子的东宫正疯狂地往自己家中逃去,他披头散发,宛如疯子一样,在这一刻一直在域外天地保持优雅形象的他已经顾不上任何形象了,他疯狂地撒腿往家里逃去,在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只有他们东宫世家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但是东宫正却不知道这是把一尊杀神往自己家中引去,这是给他自己东宫世家招来灭门之灾。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东宫正就逃回了自己的家门,这只怕是他这一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当远远看到家门的时候,他也是第一次如此狂喜的时候。

    “快,快,快闭门,敲警钟,通知老祖!有敌人入侵!”一口气冲入家门之后,东宫正立即尖叫地说道,他的尖叫声响彻了东宫世家。

    “铛、铛、铛……”一时之间规模宏大的东宫世家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警钟之声。

    东宫世家,占地十分的广阔,磅礴大气,高墙直耸入云,整个东宫世家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城堡,守卫也极为森严,让人难于越雷池半步。

    作为帝统仙门,东宫世家的大帝虽然已经死于天诛,但是他们的底蕴依然很强大。虽然说这些年东宫世家也像彭家一样没落,但在域外天城依然也没有几个门派传承敢小瞧他们东宫世家。

    李七夜悠闲地走到了东宫世家的门外,不少宾客都远远跟了过来,他们都在看热闹。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连域外天城的不少修士强者都跟来看热闹,他们都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了。

    站在东宫世家的门外,李七夜打量了一下,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是我杀进去呢,还是你们跪地投降呢?”?“小,小,小子,你,你,你休得狂”此时东宫正出现在城堡之内的高墙上,在这个时候他神态镇定了不少,衣冠也整齐了,但是对李七夜说话依然没有底气。

    此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东宫正也觉得安全了,胆子也壮了不少,他站在高墙上,对李七夜大叫地说道:“小子,你,你识相的就现在立即离开,我,我,我也不追究一切,我,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不,不,不然,你就是与我整个东宫世家为敌!”

    此时东宫正说起话来都没有底气,但还是硬着头皮地对李七夜大叫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东宫世家也是严阵以待,所有的弟子都急忙上了岗位,都准备进入战斗状态。(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