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宾客都看着李七夜,有不少人低声议论起来。

    “他就是第一凶人呀,听说是他杀了天凰太子。”有修士强者忍不住低声地说道。

    “嘘”这修士身边的朋友立即嘘了一声,示意自己的同伴不要说话,低声地说道:“小声点,千万别被听到了,这事闹得很大。”

    这话不止是让他的同伴心里面一凛,旁边的不少宾客在心里面也为之一凛,不少人偷偷地瞄了此时双目杀机腾腾的天凰皇主一眼。

    第一凶人杀了天凰皇主的儿子,只怕天凰皇主是誓死不休,更让人发怵的是天凰皇主的女儿天凰公主可是金戈的未婚妻,这只怕会引来战王世家对第一凶人的疯狂报复。

    李七夜端坐于角落之中,好像是没有听到天凰皇主的话一样,轻轻地啜着美酒,细嚼着龙肝凤肺,悠闲自在,从始至终也都没有多看东宫正和天凰皇主一眼。

    李七夜不想在踏星上神寿辰之上发生冲突,也不想让鲜血染红这场寿宴,所以他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李七夜不找别人的麻烦,那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不管你是大帝仙王还是九界仙帝,只要李七夜能安份守己,不惹是生非,那就已经是一种福祉,一种恩赐了。

    可惜,天凰皇主他们不明白这个道理,世间有很多人也不明白这个道理。

    李七夜的沉默却被人看作了示弱,见李七夜沉默着不说话,让一些宾客都以为李七夜是怕了天凰皇主了。

    “小畜生,你以为不吭声就能躲得了吗?”此时天凰皇主杀气大盛,一步向李七夜这边走去,不为他死去的儿子报仇,他誓不为人!

    天凰皇主的话让李七夜挑了一下眉头,但依然不说话,安静地坐在那里,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不要说是坐在这角落不吭声,就算你躲进老鼠洞本皇也要把你揪出来。”此时天凰皇主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向李七夜这边冲过去。

    “陛下”此时彭逸忙是挡住了天凰皇主的去路,忙是说道:“请陛下息怒,若是陛下有什么恩怨仇恨,请在寿宴之后再清算也不迟,我相信李兄也不是一个逃避的人。恩怨迟早都是需要清算的,陛下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李兄,你说是吧?”

    此时彭逸当然不会希望在他们老祖宗的寿宴之上发生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了,这样不止是破坏他们寿宴的喜庆,这也是让他们彭家颜脸荡然无存。

    在他们老祖宗这么重要的日子里,竟然让人打打杀杀,这简直就是砸他们彭家的场子,如果他们彭家控制不住场面,这让他们彭家在域外天城如何立足!

    在彭逸拦住天凰皇主的时候,东宫正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彭兄,这并非是陛下不给彭家情面。彭兄也应该知道,姓李的乃是陛下的杀子仇人,此仇不共戴天……”

    “……彭兄却让姓李的坐在这高堂之上,待之如贵宾。难道说彭兄你们彭家是有意与陛下为敌,又或者是彭兄本就是与姓李的是蛇鼠一窝。”

    此时东宫正是在煽风点火,在火上加油,他就是有意要砸了彭家的寿宴,谁叫彭家的踏星上神杀了他们的老祖宗宫城上神,此仇也一样是不共戴天!

    东宫正这样的话让彭逸皱了一下眉头,他明知道东宫正和天凰皇主前来贺寿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来者是客,他也不能把他们赶出去。

    “东宫兄,此事莫胡乱猜测。”彭逸说道:“今日乃是我们老祖宗的大寿,不论是谁来,我们彭家都欢迎,我们彭家焉有拒绝天下人为我老祖宗贺寿之理!”

    “彭贤侄,我也无意与你们彭家为敌,但此獠杀我儿,此仇必报不可,不让他血溅五步,本皇誓不为人!”此时天凰皇主神态冰冷,语气咄咄逼人,双目露出可怕的杀机!

    天凰皇主和东宫正前来贺寿本来就不怀什么好意,试想一下,当年踏星上神参加了狙击金戈的行动,在这一战之中踏星上神斩杀了宫城上神!

    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而东宫正是宫城上神的子孙,如果他们能真心诚意地来为踏星上神贺寿,那才是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面对天凰皇主咄咄逼人的神态,彭逸都有些压不住场面,像东宫正这样的同辈,彭逸还能压得住,但是像天凰皇主这样的皇主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年轻家主情面。

    “咳”就在此时,坐于上首的彭越咳嗽一声,他苍老的声音响起,缓缓地说道:“皇主,丧子之痛,老朽能理解。但今日乃是我们老祖宗大寿,来我彭府者皆为宾客,还望皇主就是揭过这一日,等大寿结束之后,再快意恩仇也不迟。”

    彭越一开口,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看着天凰皇主,特别是那些来自于百族帝统仙门的弟子,大家都觉得在这大寿之日,天凰皇主和东宫正来为踏星上神,这并不是什么好意。

    一个道天境界的强者,拥有八千万斗的混沌之气,他的话绝对是有份量的。

    “彭老祖,本皇主想给你这个情面,本皇也并不愿砸了上神的寿诞,但是此仇难忍!”此时天凰皇主咄咄逼人说道。

    “如此说来,皇主这是要砸我们彭家的大宴了?”彭越也皱了一下眉头,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

    一时之间,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然后大家都望着彭越和天凰皇主。

    天凰皇主也是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事实上天凰皇主的天赋只能算是中人之资,在他这样的年纪想达到道天境界是比较困难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在天凰国的皇室之中,以天凰皇主的资质实力,也难于出任皇主之位。

    但是没办法,谁叫天凰皇主有一个争气的女儿,他这个争气的女儿不但是天赋极高,造化惊人,为他们家这一脉打下了基础,更重要的是他的女儿嫁给了金戈,这样的联姻能给他们天凰国带来前所未有的优势,这大大地提高他们天凰国在青洲的地位。

    如此一来,天凰皇主出任皇主之位,那就是水到渠成,变得理所当然。

    当上皇主之后,天凰皇主得到皇室之内的老祖相助,又服用了大量的丹药,最终让他突破了瓶颈,拥有五千万斗混沌之气的他终于勉强踏入了道天境界,成为了道天强者!

    “这不能怪本皇。”此时天凰皇主徐徐地说道:“只能说你们彭家不该招来这种人,这将会给你们彭家招来大祸!”

    “那可是。”东宫正也紧接着天凰皇主的话,阴阴地一笑,说道:“彭兄,你作为家主,万事可都要三思呀,一步走错,那就是全盘皆输,这将会为你们彭家带来灭门之灾!”

    “东宫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彭逸顿时脸色一沉,看这架势他也知道今天是无法幸免了,就算没有李七夜这一茬事,只怕东宫正和天凰皇主都会借题发挥,他们并不是真正来贺寿。

    “没有什么意思。”东宫正阴阴一笑,说道:“我只是好意相劝而己,毕竟今日不比往昔,现在是时代不一样了,很多大教疆国已经是如旭日一般蒸蒸日上,也有不少的门派世家已经是日薄西山!若是一不小心,这将会江山易主!”

    东宫正这话一说出来,这让彭逸脸色大变,东宫正这话已经是很明显了,弦外之意是明指他们彭家已经是没落了。

    东宫正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不少宾客都相视了一眼,大家也明白东宫正和天凰皇主并非是真正为贺寿而来。

    “是吗?”此时彭越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缓缓地说道:“我们彭家倒要看一看谁人能使我们彭家江山易主!”

    此时彭越的声音是掷地有声!作为老祖,他也是久经风浪,现在敌人已经欺到头上来了,他们彭家也容不得敌人在自己头上撒野,那怕放手一搏,他们彭家也必须维护他们家族的尊严!

    彭越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宾客都抽了一口冷气,彭越这话已经算是狠话了,他把这话砸出来,谁再闹事,就是与他们彭家为敌。

    “彭老祖,你们彭家的江山我可不管。”此时天凰皇主冷冷地说道:“但,今日谁敢阻挡我报仇,便是与我天凰国为敌!不管是谁,敢与我们天凰国为敌,我们天凰国必定是誓死不休!”

    彭越说出了狠话,此时天凰皇主也一样是说出了狠话,双方都是寸步不让。

    “如此说来,天凰皇主是执意要砸我们彭家的场子了。”彭越也双目一厉,不怒而威,气势压人。

    “彭老祖,我们大家不玩这一套。”天凰皇主也无惧于彭越的压人气势,冷冷地说道:“你虽然是拥有八千万斗混沌之气的强者,但,本座也无惧于你。如果你们彭家识相的,就别挡本皇的路,谁敢挡本皇报仇,杀无赦!”(未完待续。)

第1895章寿辰    东宫正和天凰皇主的到来那只是开始而己,接下两天来竟然来了不少客人。晚霞谷、神龙山、索天教、龙城……等等青洲的不少大教疆国都派有弟子前来贺寿,而且这些帝统仙门在青洲都算得上是庞然大物。

    这些帝统仙门之中,多数是属于百族的大教疆国,这些帝统仙门虽然没有派什么大人物前来贺寿,但他们派了弟子前来贺寿,那也说明不少百族的大教疆国还是没有忘记踏星上神对于百族的贡献。

    事实上,来了这么多客人贺寿,这让彭逸没有意料到的。因为他们的老祖宗远隐于探索之地,那怕是他的大寿之日,他都不可能露脸,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大寿之日他们寿家也并没有邀请外人来参加寿宴,他们彭家也只是打算家族的子孙遥遥为老祖宗贺寿。

    现在来了那么多的客人前来贺寿,这也是彭逸也是料想不到的。

    来贺寿的帝统仙门多数是百族的门派传承,天、魔、神三族占少数,这至少让彭逸他们是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这至少来贺寿的修士中多数还真心是来为他们老祖宗贺寿的。

    如果说来贺寿的是天、魔、神三族占多数的话,那就对于他们彭家不利了,这只怕是群狼环伺,这是要瓜分他们彭家这块肥肉的节奏。

    尽管前来贺寿的宾客之中多数的确是真诚为踏星上神贺寿而来,这依然让彭家不敢掉于轻心,表面上虽然是喜气洋洋,但在暗中依然是严阵以待。

    如果在这一次大寿的日子里发生什么大事的话,这绝对会让他们彭家成为焦点,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如果他们彭家未能稳住阵脚,这将会对他们彭家产生冲击,甚至会冲垮他们彭家,说不定昔日的友方都会趁着这个机会咬上他们彭家这一块肥肉。

    毕竟在域外天城他们彭家拥有不少的产业,而域外天城乃是通往探索之地的起点,每年每月都无数的修士在这里起锚扬帆,试想一下,有一天他们彭家突然被人击溃,多少人会垂涎他们彭家在域外天城的产业,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平日的盟友都有可能咬上一口。

    在接下两天来,整个彭家上下都紧紧地绷着心里的那根弦,虽然表面是喜气洋洋,但彭家上下的每个弟子都是枕戈达旦。

    终于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寿这一日了,在寿宴之时所有前来贺寿的宾客都出席了。

    大宴之时,彭府上下张灯结彩,彭府的每一个弟子都披红挂寿,宴席之间侍者穿梭往来,山珍海味、奇饮佳肴一一上桌。

    在大宴准确就绪之后,诸位宾客都纷纷入席,而彭家有份量的强者、老祖都亲自陪同,都一一陪宴。

    虽然说彭家的强者、老祖亲自陪宴,更准确说他们是提防有什么突发之事发生。

    彭家在世的最强老祖也亲自来陪宴,这位老祖乃是彭家的玄祖,名叫彭越,他一头白发已如银霜,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十分的锐利。

    除了遁世不出的踏星上神之外,目前为止,这也是彭家唯一拿得出手的老祖了。

    彭越是彭家最强大的老祖,他已经是道天境界的强者,拥有了八千万的混沌之气,这样的实力在普通修士之中已经是算得顶尖强者人,在普通修士之中已经是难有敌手了。

    虽然彭越精神矍烁,但他年纪已经很大了,血气已亏,平日里他是深居简出,不问俗事,但是这一次他也不得不亲自出来坐镇,否则的话彭家其他强者、老祖是无法镇坐得住这样的局面。

    彭越端坐于上方,这让依序入席的宾客都不由敬恭了不少。毕竟有一位道天境界的老祖坐镇,那就变得不一样了,强大的实力摆在这里,任何修士强者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一位拥有八千万斗混沌之气的道天强者在场,除非是有巅峰的道天强者或者是上神出面了,否则的话,其他的高手强者都不敢邈视。

    在场中的宾客虽然很多都是帝统仙门的弟子,不过他们多数是属于普通弟子,并非是什么高人或大人物,所以当看到彭越这样的道天境界的大人物之时,他们都不失恭敬。

    事实上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拥有八千万斗的混沌之气,搁在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大人物,都是一个至尊级别强者。

    当然,跟上神相比,那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完全是无法相比的。

    天凰皇主也出席了,他是坐在最上首的一席,而同席的也唯有东宫正,其他的宾客都不敢轻易跟他坐在一起,毕竟,在场的宾客多数是帝统仙门的普通弟子,而天凰皇主则是帝统仙门的皇主,更是金戈的老丈人,地位十分崇高。

    更重要的是,天凰皇主是站在天、魔、神这个阵营,最后发生狙击金戈之战后,百族与天、魔、神三族的气氛又有所紧张起来。

    现在金戈的老丈人就坐在这里,试问一下有几个普通的修士强者敢与他同桌而坐呢。

    在宴席之上,李七夜也出席了。事实上对于李七夜而言,出不出席都是无所谓,只不过是彭逸邀请,他也就同意了。

    彭逸也是硬着头皮把李七夜请过来的,李七夜杀了天凰皇主的儿子天凰太子,现在他们同时出席寿宴,这结果可想而知了。但是彭逸也不能不邀请李七夜出席这场寿宴,毕竟李七夜送了厚礼,有着足够的资格坐在这大殿之上。

    这一切对于李七夜来说都无所谓,他出席于寿宴之时是十分的低调,甚至是让人难得发现,他只是十分平静地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李七夜当然是不怕惹事了,不管是天凰皇主,还是其他人,根本就难入于他的法眼。只不过今天是踏星上神的寿日,他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度过这样的寿辰而己。

    虽然李七夜不愿意惹事,但当李七夜落坐的那个时候,一双带着杀机的眼睛就已经死死地盯住了李七夜了。

    这一双眼睛不是别人,正是天凰皇主!虽然他是没有见过李七夜,但他是见过李七夜的画像,所以就算李七夜烧成灰,他都能认出来,此时他死死盯着李七夜,双目中露出了可怕的杀机,就像是毒蛇盯上猎物一样,此时他没有立即找起来动手,已经是十分的有涵养、风度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彭逸不由冷汗直冒,这样的事情他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但最终还是发生了。

    见所有的客宾都坐定之后,彭逸与玄祖彭越交了一个眼色,他立即站在上台,此时他是希望这一场寿宴能早一点结束。

    “诸位宾客,今日乃是我们老祖宗的诞辰,老祖宗远在探索之地,我们作为子孙的也只能是遥遥贺寿。”此时彭逸站在上台致辞,说道:“诸位贵宾的到来,使得彭府是蓬荜生辉,彭逸年小位卑,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诸位见谅……”

    当彭逸一番致辞之后,下面的宾客都响起了掌声,虽然说不少人也是渴望一见踏星上神的风采,但踏星上神不便出世,大家也不敢说什么。

    “彭兄,今日乃是上神寿辰的大喜之日,可喜可贺。”在彭逸的话刚落下之时,东宫正就站起来,说道:“今日彭府乃是贵宾如云,小弟见识浅薄,不如请彭兄一一介绍在席的贵宾如何?这也好让小弟交结天下高朋。”

    东宫正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点了点头,事实上在场的宾客都是来自于青洲各地,平日里是素不相识,今天能相聚一场认识一下也是不错的机会。

    当然,东宫正是这样说,但他的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坐在不起眼角落的李七夜。当天凰皇主盯着李七夜双目露出杀机的时候,东宫正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东宫正有意挑起事端,这让彭逸心里面突了一下,他知道要发生大事了,但在这一刻想躲也躲避不了。

    “不知道东宫兄想认识哪一位道友?”此时彭逸也知道躲不掉,他与玄祖彭越交换了一个眼色。

    “这位道友乃是神采出众,我想必定是出身于名门,彭兄介绍一二如何。”此时东宫正往李七夜这边走去。

    对于东宫正想挑事,天凰皇主虎视眈眈,李七夜依然是悠闲自在地坐在那里,他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而己。

    “李七夜”此时彭逸还没有开口,天凰皇主已经开口了,他已经是一下子站了起来了,他的声音冷到了极点,他一双眼睛喷涌出可怕的杀机,死死盯着李七夜。

    当天凰皇主这话一出的时候,在场不少的宾客为之一愕,回过神来,有不少宾客私下议论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他,他就是那个第一凶人吗?”有人听过李七夜的凶名,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很多人还以为第一凶人是一个凶神恶煞模样的人,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平凡普通。

    很多人也没有想到第一凶人就在这里,而且还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