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东宫正和天凰皇主的到来那只是开始而己,接下两天来竟然来了不少客人。晚霞谷、神龙山、索天教、龙城……等等青洲的不少大教疆国都派有弟子前来贺寿,而且这些帝统仙门在青洲都算得上是庞然大物。

    这些帝统仙门之中,多数是属于百族的大教疆国,这些帝统仙门虽然没有派什么大人物前来贺寿,但他们派了弟子前来贺寿,那也说明不少百族的大教疆国还是没有忘记踏星上神对于百族的贡献。

    事实上,来了这么多客人贺寿,这让彭逸没有意料到的。因为他们的老祖宗远隐于探索之地,那怕是他的大寿之日,他都不可能露脸,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大寿之日他们寿家也并没有邀请外人来参加寿宴,他们彭家也只是打算家族的子孙遥遥为老祖宗贺寿。

    现在来了那么多的客人前来贺寿,这也是彭逸也是料想不到的。

    来贺寿的帝统仙门多数是百族的门派传承,天、魔、神三族占少数,这至少让彭逸他们是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这至少来贺寿的修士中多数还真心是来为他们老祖宗贺寿的。

    如果说来贺寿的是天、魔、神三族占多数的话,那就对于他们彭家不利了,这只怕是群狼环伺,这是要瓜分他们彭家这块肥肉的节奏。

    尽管前来贺寿的宾客之中多数的确是真诚为踏星上神贺寿而来,这依然让彭家不敢掉于轻心,表面上虽然是喜气洋洋,但在暗中依然是严阵以待。

    如果在这一次大寿的日子里发生什么大事的话,这绝对会让他们彭家成为焦点,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如果他们彭家未能稳住阵脚,这将会对他们彭家产生冲击,甚至会冲垮他们彭家,说不定昔日的友方都会趁着这个机会咬上他们彭家这一块肥肉。

    毕竟在域外天城他们彭家拥有不少的产业,而域外天城乃是通往探索之地的起点,每年每月都无数的修士在这里起锚扬帆,试想一下,有一天他们彭家突然被人击溃,多少人会垂涎他们彭家在域外天城的产业,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平日的盟友都有可能咬上一口。

    在接下两天来,整个彭家上下都紧紧地绷着心里的那根弦,虽然表面是喜气洋洋,但彭家上下的每个弟子都是枕戈达旦。

    终于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寿这一日了,在寿宴之时所有前来贺寿的宾客都出席了。

    大宴之时,彭府上下张灯结彩,彭府的每一个弟子都披红挂寿,宴席之间侍者穿梭往来,山珍海味、奇饮佳肴一一上桌。

    在大宴准确就绪之后,诸位宾客都纷纷入席,而彭家有份量的强者、老祖都亲自陪同,都一一陪宴。

    虽然说彭家的强者、老祖亲自陪宴,更准确说他们是提防有什么突发之事发生。

    彭家在世的最强老祖也亲自来陪宴,这位老祖乃是彭家的玄祖,名叫彭越,他一头白发已如银霜,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十分的锐利。

    除了遁世不出的踏星上神之外,目前为止,这也是彭家唯一拿得出手的老祖了。

    彭越是彭家最强大的老祖,他已经是道天境界的强者,拥有了八千万的混沌之气,这样的实力在普通修士之中已经是算得顶尖强者人,在普通修士之中已经是难有敌手了。

    虽然彭越精神矍烁,但他年纪已经很大了,血气已亏,平日里他是深居简出,不问俗事,但是这一次他也不得不亲自出来坐镇,否则的话彭家其他强者、老祖是无法镇坐得住这样的局面。

    彭越端坐于上方,这让依序入席的宾客都不由敬恭了不少。毕竟有一位道天境界的老祖坐镇,那就变得不一样了,强大的实力摆在这里,任何修士强者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一位拥有八千万斗混沌之气的道天强者在场,除非是有巅峰的道天强者或者是上神出面了,否则的话,其他的高手强者都不敢邈视。

    在场中的宾客虽然很多都是帝统仙门的弟子,不过他们多数是属于普通弟子,并非是什么高人或大人物,所以当看到彭越这样的道天境界的大人物之时,他们都不失恭敬。

    事实上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拥有八千万斗的混沌之气,搁在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大人物,都是一个至尊级别强者。

    当然,跟上神相比,那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完全是无法相比的。

    天凰皇主也出席了,他是坐在最上首的一席,而同席的也唯有东宫正,其他的宾客都不敢轻易跟他坐在一起,毕竟,在场的宾客多数是帝统仙门的普通弟子,而天凰皇主则是帝统仙门的皇主,更是金戈的老丈人,地位十分崇高。

    更重要的是,天凰皇主是站在天、魔、神这个阵营,最后发生狙击金戈之战后,百族与天、魔、神三族的气氛又有所紧张起来。

    现在金戈的老丈人就坐在这里,试问一下有几个普通的修士强者敢与他同桌而坐呢。

    在宴席之上,李七夜也出席了。事实上对于李七夜而言,出不出席都是无所谓,只不过是彭逸邀请,他也就同意了。

    彭逸也是硬着头皮把李七夜请过来的,李七夜杀了天凰皇主的儿子天凰太子,现在他们同时出席寿宴,这结果可想而知了。但是彭逸也不能不邀请李七夜出席这场寿宴,毕竟李七夜送了厚礼,有着足够的资格坐在这大殿之上。

    这一切对于李七夜来说都无所谓,他出席于寿宴之时是十分的低调,甚至是让人难得发现,他只是十分平静地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李七夜当然是不怕惹事了,不管是天凰皇主,还是其他人,根本就难入于他的法眼。只不过今天是踏星上神的寿日,他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度过这样的寿辰而己。

    虽然李七夜不愿意惹事,但当李七夜落坐的那个时候,一双带着杀机的眼睛就已经死死地盯住了李七夜了。

    这一双眼睛不是别人,正是天凰皇主!虽然他是没有见过李七夜,但他是见过李七夜的画像,所以就算李七夜烧成灰,他都能认出来,此时他死死盯着李七夜,双目中露出了可怕的杀机,就像是毒蛇盯上猎物一样,此时他没有立即找起来动手,已经是十分的有涵养、风度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彭逸不由冷汗直冒,这样的事情他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但最终还是发生了。

    见所有的客宾都坐定之后,彭逸与玄祖彭越交了一个眼色,他立即站在上台,此时他是希望这一场寿宴能早一点结束。

    “诸位宾客,今日乃是我们老祖宗的诞辰,老祖宗远在探索之地,我们作为子孙的也只能是遥遥贺寿。”此时彭逸站在上台致辞,说道:“诸位贵宾的到来,使得彭府是蓬荜生辉,彭逸年小位卑,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诸位见谅……”

    当彭逸一番致辞之后,下面的宾客都响起了掌声,虽然说不少人也是渴望一见踏星上神的风采,但踏星上神不便出世,大家也不敢说什么。

    “彭兄,今日乃是上神寿辰的大喜之日,可喜可贺。”在彭逸的话刚落下之时,东宫正就站起来,说道:“今日彭府乃是贵宾如云,小弟见识浅薄,不如请彭兄一一介绍在席的贵宾如何?这也好让小弟交结天下高朋。”

    东宫正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点了点头,事实上在场的宾客都是来自于青洲各地,平日里是素不相识,今天能相聚一场认识一下也是不错的机会。

    当然,东宫正是这样说,但他的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坐在不起眼角落的李七夜。当天凰皇主盯着李七夜双目露出杀机的时候,东宫正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东宫正有意挑起事端,这让彭逸心里面突了一下,他知道要发生大事了,但在这一刻想躲也躲避不了。

    “不知道东宫兄想认识哪一位道友?”此时彭逸也知道躲不掉,他与玄祖彭越交换了一个眼色。

    “这位道友乃是神采出众,我想必定是出身于名门,彭兄介绍一二如何。”此时东宫正往李七夜这边走去。

    对于东宫正想挑事,天凰皇主虎视眈眈,李七夜依然是悠闲自在地坐在那里,他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而己。

    “李七夜”此时彭逸还没有开口,天凰皇主已经开口了,他已经是一下子站了起来了,他的声音冷到了极点,他一双眼睛喷涌出可怕的杀机,死死盯着李七夜。

    当天凰皇主这话一出的时候,在场不少的宾客为之一愕,回过神来,有不少宾客私下议论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他,他就是那个第一凶人吗?”有人听过李七夜的凶名,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很多人还以为第一凶人是一个凶神恶煞模样的人,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平凡普通。

    很多人也没有想到第一凶人就在这里,而且还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未完待续。)

第1894章大寿的阴影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彭逸也只好点了点头,说道:“也只能是如此了。”虽然他是这样说,但心里面也有些无能为力。

    彭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彭家了,当年猎帝战役之后,他们老祖宗还掌执彭家的时候,他们彭家可以说是兴旺到鼎盛,那怕是他们彭家离青洲十分遥远,但他们彭家在青洲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那个时代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来朝拜他们彭家。

    现在他们彭家已经远不如当年了,虽然说他们彭家还有一些家底,但是他们彭家没有苗子,年轻一辈难于挡得起大任,潜力空间有限,而且老一辈也凋零了,这让他们彭家有着坐吃空山之势。

    彭逸带着李七夜继续闲逛彭府,因为这一次踏星上神诞辰他们只是家族之内举行一个小小的寿宴而己,并没有邀请外人,所以作为家主的彭逸也清闲不少。

    但就在彭逸兴致正高陪着李七夜闲逛彭府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弟子急急忙忙来汇报,说道:“禀家主,天凰国的天凰皇主前来为老祖宗贺寿。”

    “天凰皇主”听到这样的话,彭逸顿时脸色大变,他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在这个时候,彭逸有些乱了分寸,吃惊地说道:“他怎么来了?他几个人来的?有战王世家的人吗?”

    “回家主,没有,天凰皇主是一个人来的。”这位弟子忙是说道。

    “一个人来的”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彭逸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说道。

    这也不能怪彭逸如此紧张,当年狙击金戈的时候,他们老祖宗就是打头阵的,独挡一面,挡住了战王世家的上神。

    而天凰皇主乃是金戈的老丈人,这件事是天下人皆知的。现在他们老祖宗大寿之日,他们彭家根本就没有邀请天凰皇主,而天凰皇主竟然自己跑上门来了,这怎么不把彭逸吓一跳呢,说不定天凰皇主是借这个机会替自己女婿报仇呢。

    “只是,天凰皇主也递上了东宫世家的拜贴,东宫世家随后也便到。”这位弟子低声地说道。

    “与东宫世家联袂而来吗?”听到这样的消息,彭逸不由脸色再次变了一下,这不是什么好预兆。

    东宫世家同样是域外天城的大世家,在域外天城东宫世家和彭家都曾经是主宰着这里的大势。

    东宫世家乃是帝统仙门,只不过他们的东宫天帝是死于天诛,尽管是如此,在后来东宫世家出了好几位上神,只不过他们的上神不是失踪就是死亡。

    作为同样是域外天城的大世家,在以前东宫世家和彭家的交系很微妙,双方似敌非敌,似友非友,尽管是如此,两大世家还是有往来。

    不过到了前些年之后,双方的关系是僵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在前些年狙击金戈的时候,作为天族的东宫世家毫无疑问是站在了金戈他们这边的战王世家阵营了。

    本来也没有什么,毕竟各种都是为了自己的种族,这样的事情在十三洲很常见。

    但要命的是,在狙击金戈这一场战役之中踏星上神斩了东宫世家的宫城上神,这一下子让两家的关系僵了起来,两家一下子成了仇敌。

    同在域外天城,两家一下子水火不融起来,虽然说作为晚辈无法去评论彼此老祖宗的对错,但是踏星上神斩了宫城上神,这两家已经不能和平相处了,两家的子孙后代没有拼命,那已经是很克制了。

    尽管在这件事发生之后,东宫世家和彭家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但小摩擦是免不了的了。

    “天凰皇主这些日也是去了东宫世家作客,现在又来彭府,这是想在大寿之日发难吗?”一时之间彭逸为之不安起来,不由来回地走了两步。

    东宫世家本就是站在天族这一边,站在战王世家这一边,现在作为金戈老丈人的天凰皇主跟东宫世家走在一起,这一次都显得不妙了,这让彭逸一下子不安起来。

    “来者是客。”在彭逸不安的时候,李七夜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天又不会塌下来,就算天塌下来了,也一样能把它扛住!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再困难走着走着道路也自直。”

    在李七夜轻拍自己的肩膀之下,让彭逸那不安的心慢慢平稳下来,李七夜那风轻云淡的笑容就像一颗定心丸一样让彭逸安下心来。

    最后,彭逸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心神,他吩咐弟子说道:“以最隆重的仪式迎接天凰皇主,我亲自去迎接他,并告知老祖他们,以防不测,做好作战的准备。”

    “弟子明白。”听到彭逸的吩咐之后,这位弟子立即按照他的话去做。

    吩咐下去之后,彭逸这才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虽然是一家之主,但他终究是年轻,经历还不够多,而且他本身也不够强大,所以遇到大事之时不免有些慌乱,乱了方寸。

    “小弟就不能就此陪李兄了。”彭逸对李七夜抱歉地说道。

    当然,在这个节骨眼之上,彭逸也不希望李七夜露脸,至少在这个时候他是不希望。因为李七夜杀了天凰太子,这可是天凰皇主的儿子。如果他们双方一见面,只怕天凰皇主还没有迈入彭府的门槛,双方就已经打起来了。

    “去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李七夜笑了一下,也能体会彭逸的感受。

    李七夜当然知道彭逸心里面所想了,不过对于李七夜而言,这一切都无所谓,他是来为踏星上人贺寿的,至于天凰皇主他们不入他的法眼,他不想惹事,那已经是天下大平了。

    彭逸感激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匆匆告别,去迎接天凰皇主。

    天凰皇主的到来,这的确是让彭府紧张了一下,虽然彭府上下表现得十分热情,热烈欢迎天凰皇主的到来,但是在私底下,彭府上下就像是一张已经拉开的弓,箭已上弦,弦已经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准备着一战。

    这也不能怪彭府如此的紧张,如此的在暗中剑拔弩张。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而且现在与东宫世家走得十分的近,这可以说双方非友是敌。

    幸好的是,天凰皇主并没有找麻烦,他到来之后还算是客气,没有找彭家算帐的意思,这才稍稍地让彭府上来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彭家上下松了一口气之后,紧接着东宫世家的传人东宫正也前来贺寿了。

    东宫正的到来,把让彭逸心里面都不由吓了一跳,尽管是如此,他也亲自出去相迎。

    在门外,东宫正独自一人前来,东宫正也甚年轻,一表人才,气宇轩昂。

    “老祖诞辰,只是小小家宴,没有想到惊动了东宫兄,恕罪,恕罪。”彭逸把东宫正迎接进来。

    “哪里,哪里,彭府与东宫家乃是毗邻,两家近在咫尺,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踏神上神大寿,小弟专程来贺寿。”东宫正也是满脸笑容,好像没有丝毫的敌意。

    尽管说东宫正到来没有任何敌意,但彭逸心里面不安,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是嗅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了。

    他们的老祖宗踏量上神杀了东宫世家的宫城上神,现在作为后代的东宫正却跑来贺寿,这不论如何说,这都说不过去,这种仇敌不管是谁都难于迈得过这一道的坎。

    当年这件事发生了之后,东宫世家和彭家彼此间都很克制,没有发动复仇行动。

    事实上与其说克制,不如说两家都有所衰落。东宫世家虽然是帝统仙门,但他们的大帝已经死于天诛之下,后来他们东宫世家也出了几位上神,但不是失踪了就是被斩杀了。

    在当年宫城上神是他们东宫世家唯一硕存的上神,但却偏偏被踏星上神斩杀了。

    连最后一尊上神都没有了,这让东宫世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让东宫世家的实力大不如前,当然,彭家虽然是踏星上神依然还活着,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东宫世家和彭家都没有再往来过,现在东宫正突然来为踏星上神贺寿,不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当东宫正被迎入彭家之后,东宫正与天凰皇主相见之时,他们两个人那种鬼鬼祟祟、窃窃私语的举动,那就更让彭逸不安了。

    一时之间,他们彭家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把东宫正和天凰皇主迎入彭府,这绝对是把两头狼放入府中,随时都会发生任何事情。

    但是此时彭家也没得选择,东宫正和天凰皇主两个人是光明正大地前来为踏星上神贺寿,俗话说得好,来者是客,彭逸也不可能把东宫正和天凰皇主拒之门外,这样的话就显得他们彭家太过于小气,也太过于没魄力、没能力。

    此时此刻,彭家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们是兵马暗备,以防东宫正、天凰皇主他们与外面的敌人来一个里外合应,在大寿之日突然攻打彭府!(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