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彭逸也只好点了点头,说道:“也只能是如此了。”虽然他是这样说,但心里面也有些无能为力。

    彭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彭家了,当年猎帝战役之后,他们老祖宗还掌执彭家的时候,他们彭家可以说是兴旺到鼎盛,那怕是他们彭家离青洲十分遥远,但他们彭家在青洲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那个时代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来朝拜他们彭家。

    现在他们彭家已经远不如当年了,虽然说他们彭家还有一些家底,但是他们彭家没有苗子,年轻一辈难于挡得起大任,潜力空间有限,而且老一辈也凋零了,这让他们彭家有着坐吃空山之势。

    彭逸带着李七夜继续闲逛彭府,因为这一次踏星上神诞辰他们只是家族之内举行一个小小的寿宴而己,并没有邀请外人,所以作为家主的彭逸也清闲不少。

    但就在彭逸兴致正高陪着李七夜闲逛彭府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弟子急急忙忙来汇报,说道:“禀家主,天凰国的天凰皇主前来为老祖宗贺寿。”

    “天凰皇主”听到这样的话,彭逸顿时脸色大变,他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在这个时候,彭逸有些乱了分寸,吃惊地说道:“他怎么来了?他几个人来的?有战王世家的人吗?”

    “回家主,没有,天凰皇主是一个人来的。”这位弟子忙是说道。

    “一个人来的”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彭逸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说道。

    这也不能怪彭逸如此紧张,当年狙击金戈的时候,他们老祖宗就是打头阵的,独挡一面,挡住了战王世家的上神。

    而天凰皇主乃是金戈的老丈人,这件事是天下人皆知的。现在他们老祖宗大寿之日,他们彭家根本就没有邀请天凰皇主,而天凰皇主竟然自己跑上门来了,这怎么不把彭逸吓一跳呢,说不定天凰皇主是借这个机会替自己女婿报仇呢。

    “只是,天凰皇主也递上了东宫世家的拜贴,东宫世家随后也便到。”这位弟子低声地说道。

    “与东宫世家联袂而来吗?”听到这样的消息,彭逸不由脸色再次变了一下,这不是什么好预兆。

    东宫世家同样是域外天城的大世家,在域外天城东宫世家和彭家都曾经是主宰着这里的大势。

    东宫世家乃是帝统仙门,只不过他们的东宫天帝是死于天诛,尽管是如此,在后来东宫世家出了好几位上神,只不过他们的上神不是失踪就是死亡。

    作为同样是域外天城的大世家,在以前东宫世家和彭家的交系很微妙,双方似敌非敌,似友非友,尽管是如此,两大世家还是有往来。

    不过到了前些年之后,双方的关系是僵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在前些年狙击金戈的时候,作为天族的东宫世家毫无疑问是站在了金戈他们这边的战王世家阵营了。

    本来也没有什么,毕竟各种都是为了自己的种族,这样的事情在十三洲很常见。

    但要命的是,在狙击金戈这一场战役之中踏星上神斩了东宫世家的宫城上神,这一下子让两家的关系僵了起来,两家一下子成了仇敌。

    同在域外天城,两家一下子水火不融起来,虽然说作为晚辈无法去评论彼此老祖宗的对错,但是踏星上神斩了宫城上神,这两家已经不能和平相处了,两家的子孙后代没有拼命,那已经是很克制了。

    尽管在这件事发生之后,东宫世家和彭家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但小摩擦是免不了的了。

    “天凰皇主这些日也是去了东宫世家作客,现在又来彭府,这是想在大寿之日发难吗?”一时之间彭逸为之不安起来,不由来回地走了两步。

    东宫世家本就是站在天族这一边,站在战王世家这一边,现在作为金戈老丈人的天凰皇主跟东宫世家走在一起,这一次都显得不妙了,这让彭逸一下子不安起来。

    “来者是客。”在彭逸不安的时候,李七夜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天又不会塌下来,就算天塌下来了,也一样能把它扛住!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再困难走着走着道路也自直。”

    在李七夜轻拍自己的肩膀之下,让彭逸那不安的心慢慢平稳下来,李七夜那风轻云淡的笑容就像一颗定心丸一样让彭逸安下心来。

    最后,彭逸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心神,他吩咐弟子说道:“以最隆重的仪式迎接天凰皇主,我亲自去迎接他,并告知老祖他们,以防不测,做好作战的准备。”

    “弟子明白。”听到彭逸的吩咐之后,这位弟子立即按照他的话去做。

    吩咐下去之后,彭逸这才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虽然是一家之主,但他终究是年轻,经历还不够多,而且他本身也不够强大,所以遇到大事之时不免有些慌乱,乱了方寸。

    “小弟就不能就此陪李兄了。”彭逸对李七夜抱歉地说道。

    当然,在这个节骨眼之上,彭逸也不希望李七夜露脸,至少在这个时候他是不希望。因为李七夜杀了天凰太子,这可是天凰皇主的儿子。如果他们双方一见面,只怕天凰皇主还没有迈入彭府的门槛,双方就已经打起来了。

    “去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李七夜笑了一下,也能体会彭逸的感受。

    李七夜当然知道彭逸心里面所想了,不过对于李七夜而言,这一切都无所谓,他是来为踏星上人贺寿的,至于天凰皇主他们不入他的法眼,他不想惹事,那已经是天下大平了。

    彭逸感激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匆匆告别,去迎接天凰皇主。

    天凰皇主的到来,这的确是让彭府紧张了一下,虽然彭府上下表现得十分热情,热烈欢迎天凰皇主的到来,但是在私底下,彭府上下就像是一张已经拉开的弓,箭已上弦,弦已经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准备着一战。

    这也不能怪彭府如此的紧张,如此的在暗中剑拔弩张。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而且现在与东宫世家走得十分的近,这可以说双方非友是敌。

    幸好的是,天凰皇主并没有找麻烦,他到来之后还算是客气,没有找彭家算帐的意思,这才稍稍地让彭府上来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彭家上下松了一口气之后,紧接着东宫世家的传人东宫正也前来贺寿了。

    东宫正的到来,把让彭逸心里面都不由吓了一跳,尽管是如此,他也亲自出去相迎。

    在门外,东宫正独自一人前来,东宫正也甚年轻,一表人才,气宇轩昂。

    “老祖诞辰,只是小小家宴,没有想到惊动了东宫兄,恕罪,恕罪。”彭逸把东宫正迎接进来。

    “哪里,哪里,彭府与东宫家乃是毗邻,两家近在咫尺,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踏神上神大寿,小弟专程来贺寿。”东宫正也是满脸笑容,好像没有丝毫的敌意。

    尽管说东宫正到来没有任何敌意,但彭逸心里面不安,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是嗅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了。

    他们的老祖宗踏量上神杀了东宫世家的宫城上神,现在作为后代的东宫正却跑来贺寿,这不论如何说,这都说不过去,这种仇敌不管是谁都难于迈得过这一道的坎。

    当年这件事发生了之后,东宫世家和彭家彼此间都很克制,没有发动复仇行动。

    事实上与其说克制,不如说两家都有所衰落。东宫世家虽然是帝统仙门,但他们的大帝已经死于天诛之下,后来他们东宫世家也出了几位上神,但不是失踪了就是被斩杀了。

    在当年宫城上神是他们东宫世家唯一硕存的上神,但却偏偏被踏星上神斩杀了。

    连最后一尊上神都没有了,这让东宫世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让东宫世家的实力大不如前,当然,彭家虽然是踏星上神依然还活着,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东宫世家和彭家都没有再往来过,现在东宫正突然来为踏星上神贺寿,不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当东宫正被迎入彭家之后,东宫正与天凰皇主相见之时,他们两个人那种鬼鬼祟祟、窃窃私语的举动,那就更让彭逸不安了。

    一时之间,他们彭家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把东宫正和天凰皇主迎入彭府,这绝对是把两头狼放入府中,随时都会发生任何事情。

    但是此时彭家也没得选择,东宫正和天凰皇主两个人是光明正大地前来为踏星上神贺寿,俗话说得好,来者是客,彭逸也不可能把东宫正和天凰皇主拒之门外,这样的话就显得他们彭家太过于小气,也太过于没魄力、没能力。

    此时此刻,彭家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们是兵马暗备,以防东宫正、天凰皇主他们与外面的敌人来一个里外合应,在大寿之日突然攻打彭府!(未完待续。)

第1893章人族的血统    听到彭逸的话之后,李七夜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上神依然是铭记着百族,不论什么时候都以百族为己任。”

    狙击之战,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已经不意外了,因为这样的事情在第十界发生的太多了,每一个时代都有发生,甚至在一个时代能发生好几次、十几次。

    神、魔、天三族与百族虽然已经是签定协议了,但一直都有摩擦和冲突,在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就是双方冲突最剧烈的时候了。

    在每一个时代都发生过神、魔、天三族与百族之间相互狙击彼此阵营中天才的事情,双方都不愿意看到彼此新的大帝仙王诞生。

    就算神、魔、天与百族之间不相互狙击了,但是当天命承载到一定程度之时也会有上神或者是某个庞然大物的世家门派会发动起狙击。

    虽然说在第十界是拥有七十二条天命,但是每一个时代都不可能会让七十二条天命被完全承载的。

    如果说七十二条天命被完全承载之后,那么十三洲会陷入可怕的道艰时代,因为七十二条天命都被承载完的话,那就将会抽离了十三洲的混沌之气,完全压制了十三洲的太初之力。

    如果一来,这将会导致整个十三洲陷入了可怕的时期,这让后人修练起来会举步维艰,也会将过去的大帝仙王、上神古神受到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于上神来说,如果一个时代的七十二条天命都承载完了,那么在这个时代他们休想有所进步,休想有所作为了,他们会受到最大冲击和压制的人。

    正是因为如此,上神最不愿意看到七十二条天命被承载完,对于大帝仙王也并不见得会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

    所以,一旦当天命数量不多的时候,会有巨无霸发动起狙击之战,让剩下的天命不会再有人承载,只要这样,一万年过去,剩下的天命就会消散,重归于天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每个时代会有剩余的天命,这慢慢地也是变成了正常的现象了。

    这也导致每一代有机会成为大帝仙王的天才都必须抢先人一步才行,否则慢一步承载天命的话,最后一二个承载天命的天才最有机会被老一辈狙击。

    “是呀。”听到李七夜如此赞自己的老祖宗,彭逸也为之骄傲,说道:“对于百族之事老祖宗一直都很上心,他一直都惦记着百族。他曾教诲子孙,百族若是积弱,我们彭家也必将会不复存在。”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李七夜感慨地叹息一声,踏星上神是经历过猎帝战役的人,他对百族兴衰有着很深刻的体会,如果没有今日的格局,就没有百族的兴盛。

    “就是不知道老祖宗现在是怎么样了。”谈到自己老祖宗,彭逸也是十分的健谈,他不由神态一黯,说道:“自从狙击之战后,再也没有他老人家的消息了,他也没有与家族联系过。”

    当年狙击之战中踏星上神乃是独挡一样,可以说是十分的勇猛,但后来有传言说在这一战中踏星上神受了不轻的伤势。毕竟战王世家也不是好惹的存在,他们可是一门五帝的传承,就算他们的大帝不出世了,单是他们上神的数字都足够吓人。

    彭逸只不过是后辈子孙而己,他根本没有资格知道踏星上神遁隐的具体坐标,他也没有资格去联系踏星上神。

    而时至今日彭家已经不如当年,老一辈凋零,这让彭家也无法联系上踏星上神,更别说是让子孙去晋见踏星上神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踏星上神诞辰将到,彭逸他们这些子孙也只能是遥遥贺寿,没有办法去真正的为自己的老祖宗办一场寿宴。

    “这个你放心,你们老祖宗拥有九鼎血统,他是能扛得住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作为人族两大古血之一,它的强大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在十三洲乃是以血统论强弱的世界,是血统决定着一切,当然这里指的血统是四大仙血、八大古血、十二祖血!

    在血统中,血统越古老就越强大,因为血统越古老就意味着越原始,越接近于天地初开之时的状态。

    所以祖血指的就是返祖的意思,这种血统可以追溯到各族起源的时代;古血指的是入古的意思,这种血统可以追溯到古老无比的神话时代;至于仙血,那就更加神秘了,传言说在亘古无比的时代曾经出过仙,所以后世传下了仙血。

    “是呀,老祖宗的九鼎血统一直很强大,听家里的老人说,老祖宗的九鼎血统已经是极为纯粹了,只可惜就是冲破不了瓶颈,成为人王血统。”彭逸也不由有些羡慕地说道。

    世间有四大仙血、八大古血、十二祖血,这血统就分为四大支,这也代表着四个种族,这四大血统的支系分别是代表着天、魔、神以及百族,百族之中则是以人族为代表。

    原因很简单,百族中的仙血第一个是出现在了人族的身上,虽然说人王血统被人称之为百族的血统,更准确说它是属于人族的血统,当然百族中的其他种族也曾经出过人王血统。

    人王血统,这是四大仙血之一,也是百族最高血统的代表,而踏星上神拥有的九鼎血统则是人王血统之下的两大古血之一。

    九鼎血统是十分强大的血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血统,这才会让拥有九个成部图腾的踏星上神显得特别的强悍!

    “古血入仙血,那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能入仙血,那还了得,万古以来多少人琢磨过。如果说祖血入古血,那还是有一丝的希望,古血入仙血,那基本上是不用企盼了,基本上不能成功,再纯粹也不行。”

    血统与体质不一样,在九界中体质还有机会晋升,但是在第十界血统晋升的机率低到可以忽略。

    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祖血入古血,还是有一丝的希望,古血入仙血,那是不用想了。仙血代表着至高无上,仙血的可怕是远远超出人的想象的,一旦拥有了仙血,那就不得了了。

    “听说拥有古血的老祖,如果血统久远之后,有一定机率诞生仙血的后代。”彭逸都忍不住轻轻地说道,心里面有点小小的渴望。

    他们老祖宗拥有九鼎血统,但是他们彭家子孙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继承他们老祖宗的九鼎血统,这件事一直以来是让他们彭家最为遗憾的事情,毕竟九鼎血统太珍贵了,他们彭家后代子孙也渴望这个血统能传承下去。

    一直以来,他们彭家都没能诞生出一个拥有九鼎血统的后代来,连人族的三大返祖血统都没有诞生一个。

    这就让彭家有了一点点的小渴望,传言说,当一个血统传承久远之后,有一定机率进化晋升。

    “是有这个可能,但是建立在自己的血统强大之上。”对于彭逸的小小渴望,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说道:“如果没有自身强大的血统,那是不可能的。就以你们彭家的九鼎血统来说……”

    “……如果想要从九鼎血统晋升进化为人王血统,那至少要经历大帝仙王的血统打磨,这也就是说你们彭家至少出了三代的仙王之后,而且其中有仙王或者仙后拥有九鼎血统,经历这样一代代强大的血统打磨淬炼之后,那的确是有希望晋升为人王血统,不过这种机率小到不可想象……”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彭逸不由苦笑了一下,仙王,他们彭家暂时是不敢渴望了,能振兴他们彭家就已经算不错了。

    “这也不用苦恼,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仙血的珍贵,那是许多帝统仙门想得之都不能的事情,多少帝统仙门一代又一代的联姻,一代又一代去匹配血统,那都难于出仙血……”

    “……当然了,帝统仙门还是比平常世家更有机会出仙血了,血统越强大,出仙血的机会就越高。”李七夜继续地说道:“这也是为什么天、魔、神三族的仙血比我们百族早的原因了,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比我们强大,他们的血统一开始就比我们强大……”

    “……在后来,百族慢慢强大了,血统也随之越来越强大,直到后来,就诞生了第一位属于我们人族的仙血人王血统。这也诞生了一位不是十二天命的仙王却能与十二天命大帝仙王一争高下的仙王六道人王!”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由感慨一下,事实上十三洲的四大血统进化,这也是代表了四大种族的进化,只有自己种族越强大,自己种族的血统才会越强大,否则就是反之。

    “这也是。”彭逸也承认他们彭家想出仙血,那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己,他苦笑地说道:“家族的老人是企盼能诞生一位九鼎血统,至少这是有机会传承延续的。”

    “只要彭家子孙后代绵延下去,还是有机会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血统这种事,只能随缘,自己更强大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自己强大了,子孙后代的血统也会随之强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