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的,出门匆匆,只是带了小小的一块在身。区区小礼,不成敬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龙脂,这是无价之物,这对于李七夜来说算不了什么了。先不说他是灭了飞仙教这些巨无霸的帝统仙门,从其中得到了无数的宝物,就算是他在九界的库存宝藏也是吓死人。

    这一次李七夜来第十界的时候也带了一些好东西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呃”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彭逸顿时石化了,这语气之大这简直就是绝世无双,就好像是大帝仙王一样。

    龙脂是什么东西?那可是真龙之脂,价无双,一般的上神都不一定能享用,这种东西也唯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才有资格享用。

    现在李七夜开口就是出门匆匆,只是带了小小的一块,而且还是区区小礼,这话说出来太霸气了。

    这可是龙脂呀,就算是一般上神看到了也是口水真流的好东西。就是这样的好东西,到了李七夜口中那只是小礼,不足为道。

    此时彭逸也不觉得李七夜嚣张了,只是觉得他实在是太土豪了,随手就是一盒龙脂,这样的人简直就土豪到没有朋友了,什么帝子神女,与出手阔绰的李七夜比起来,那显得黯然失色。

    “这,这,这太贵重了吧。”当彭逸回过神来之后,他都不敢收这盒龙脂,这东西太贵重了,他双手捧着都觉得自己的一双手都会颤抖。

    “收下吧,不是给你的,是给踏星上神的。”李七夜淡淡地吩咐说道。

    彭逸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收起了这一盒龙脂,对李七夜拜了拜,说道:“小弟先替老祖宗收下,他日一定替李兄交给老祖宗。李兄如此厚礼,小弟感激不尽,彭家也是感激不尽。”

    “小礼而己,踏星上神劳苦功高,值得拥有这份薄礼。”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彭逸当然不知道李七夜这句话所涵含的深意了,他还以为李七夜只是敬仰他们的老祖宗,毕竟他们老祖宗曾经是参加过猎帝战役,可谓是功业赫赫,受百族尊敬。

    “李兄初来彭府,小弟尽尽地主之谊如何?”彭逸邀请李七夜逛一逛彭府。

    李七夜含笑,也一口答应了,彭逸忙是为李七夜引路,为李七夜解说彭府的布局和一些传奇。

    彭府占地很广,整座彭府可以说是古香古色,每一幢楼宇、每一座古殿都有着它的来历和传奇。

    彭逸也十分热情,带着李七夜逛遍了彭府的大多数地方,也为李七夜讲解了许多彭家的一些传奇。

    事实上,就算彭逸不带李七夜逛,李七夜也比彭逸更了解彭府的一花一草、一堂一厅,在当年他可是没少在彭府居住。

    尽管是如此,在彭逸细心热情地介绍之时,李七夜依然是含笑倾听。

    “踏星上神回来过吗?”随彭逸逛了彭府之后,李七夜随口问道,算起来他也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踏星上神了,不过他深隐于探索之地,他也不去打扰。

    李七夜这样随口的一问,这让彭逸犹豫了一下,神态有些怪异,不过他没有立即回答李七夜的问道。

    “有什么不妥吗?”李七夜法眼如炬,一下子看出彭逸神态的变化,徐徐地说道。

    “李兄对于一些事没有听闻吗?”彭逸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以往我是读圣贤书,甚少过问窗外之事,所以对世间的种种纷扰所知不多。”

    “原来是如此。”彭逸不怀疑,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就在前些年,发生了大事,我家老祖也曾出世。”

    “战争!”彭逸的神态立即让李七夜看出了端倪,他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

    “是的。”彭逸苦笑了一下,只好如实说道:“当年骄横洲的人圣狙击金戈登临帝位之时,有不少百族的老祖响应,我们家的老祖宗亲自出世,出手横击战王世家的上神,为人圣夺取得机会,成功狙击了金戈,让他错失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踏星上神受伤了吗?”李七夜徐徐地问道。

    “这个小弟也不清楚,当年发生这样的大事小弟还年幼,未能知道此战的内幕和详情,各种消息也是道听途说而己。只不过此一战之后,老祖宗音讯全无,家族诸老皆猜测此一战只怕是老祖宗已受伤。”彭逸徐徐说道。

    彭逸说出这事来,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因为这件事也不算是什么秘密,青洲的很多大人物都知道这件事。

    金戈乃是绝世天才,号称是极有希望登临巅峰大帝的人选,他天赋极高,而且深受天族所看好。

    如果金戈能顺利承载天命的话,有人曾经估计过,三次承载天命,金戈最保守也能承载十条天命,如果时机适合,说不定还能承载十二条天命,成为像世帝这样的存在。

    十二条天命,此乃是大帝仙王的巅峰,如果在当世再诞生一位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那绝对有可能改变十三洲的格局。

    万古以来,一共出过九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仙王,而到目前为止依然还活着而且依然还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一共有四位。

    在这四位大帝仙王之中,其中有三位不属于百族,唯一一位属于百族且拥有十二条天命仙王的存在那就是一叶仙王了。

    其他三位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是属于大帝,他们分别是出身于天族和神族。

    在这其中除了一直以来都极为神秘的青木神帝之外,另外两位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分别是世帝和玄帝。

    世帝出身于天族,而玄帝则是出身于神族。

    因为在四位依然在世的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之中,除了神秘无比的青木神帝没有露过脸之外,世帝、玄帝和一叶仙王,他们三者之间可以说是三足鼎立。

    现在若是金戈能顺利承载天命,甚至成为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的话,毫无疑问,出身于天族的他,一定会站在世帝这一条阵线上。

    更何况,战王世家一直以来都与世帝他们颇有交情。如果金戈一旦是成了十二条天命的大帝的话,那么情况就十分不乐观了。

    到了那个时候,世帝他们这个阵容之上就拥有了两位巅峰大帝,就算玄帝中立,那么这会让天族一下子占有绝对的优势,对百族形成了极大的威胁。

    虽然说一叶仙王乃是一位至尊无上的无敌仙王,但面对两位巅峰大帝的压制,只怕一叶仙王也是孤掌难鸣。

    正是因为出于这样的种种考量,在骄横洲的人圣密谋对金戈发动狙击之时,一直以百族为己任的踏星上神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一次狙击行动之中。

    骄横洲的人圣也是当世中百族最了不起的天才,惊才绝艳,当然难有与其并肩者,有人说,在这举世之间也唯有金戈与之一争长短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是竞争对手,他们两个人都是绝世天才,曾经好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们两个人是难分轩轾,双双都是各有优势。

    但是在一个时代,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两位十二条命的巅峰大帝,先不说一个时代一下子出现两位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会让天诛疯狂地砸下,到时候会让所有人不安。

    同时举世之间也没有人愿意看到在同一个时代会出现两位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一个时代同时出现两个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除了对整个十三洲的格局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之外。

    更让人担忧的是,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这将会让十三洲陷入可怕的道艰时代,这样的局面会抽干一个时代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两个十二条巅峰的大帝同宰一个时代,会疯狂地压制着十三洲。

    所以,不论是因为天诛,还是因为十三洲愿想,一个时代基本上不会出现两位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如果有这个可能,其他的大帝仙王都会出手干预。

    正是因为如此,基本上可以确定,如果在这个时代会诞生一位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仙王的话,那就是在金戈和人圣之间诞生了。

    所以,在金戈将要承载天命的时候,人圣密谋对金戈发动一次狙击行动,当然如果能把金戈狙杀,那就最好不过,如果不能狙杀,那就延误金戈承载天命的时机,让他错过天命,如此一来金戈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了。

    在这一次行动之中,人圣找到了踏星上神,以百族为己任的踏星上神毫不犹豫同意了人圣的邀请,加入了狙击行动。

    踏星上神虽然不是一位古神,但是拥有九个成部图腾的他,再加上九鼎血统,那可以说是强悍得一塌糊涂,更何况他是一位从猎帝战役中活下来的上神,经验是丰富无比。

    所以说在这一场狙击战之中踏星上神是独挡一样,挡住了战王世家的上神。

    最终狙击金戈的行动取得成功,虽然金戈全身而退,但却错过了承载天命的机会,再也不能成为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

    在这一场战役之中,可以说踏星上神居功甚伟。(未完待续。)

第1891章彭家大寿    这个弟子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是踏星上神诞辰,但并没有邀请外人来参加寿宴,这个弟子也拒绝得委婉。

    “我知道。”李七夜平静地说道:“我是不请自来,怎么,你们彭府不欢迎客人吗?”?“不敢,不敢。”听到李七夜这样问,这位弟子忙是说道:“我们彭府乐意天下人前来作客,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来自何方?”?“李七夜,一介散修而己,念踏星上神功绩,故特来为上神贺寿。”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的话让守在门口的两位弟子相视了一眼,这位弟子说道:“请尊驾稍等,容在下进去禀报一二。”

    李七夜点了点头,便站在府前,抬头看着门上的那个老匾,看着落款“明仁”两字,他心里面也不胜吁嘘,昔日的种种一眨眼就过去了,宛如还是昨日一般。

    在过往的昔日,不管明仁仙帝与他有何分支歧,但是在大是大非之前,明仁仙帝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他这一边,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在猎帝战役爆发之前便是如此,可以说当年在这一场战役之上他是一如既往的冲锋陷阵,独挡一面,大战天、魔、神三族的巅峰大帝!

    可惜,时至今日,已经是人事全非,留下来的故人已经不多,踏星上神是其中一个。当年猎帝战役踏星上神就是跟随在他身边的其中一个上神。

    比起巅峰大帝、无敌古神来,踏星上神是有所不如,但是在猎帝战役上他却是勇猛无比,沥血披伤而战!

    就在李七夜在心里面不胜感慨之时,进去汇道的弟子已经回来了,对李七夜说道:“李公子,里面请,下人为公子安排起居。”说着为李七夜引路。

    李七夜点了点头,跟着这位弟子走进了彭府。虽然说李七夜是不请自来,但对于彭府来说,能为自己老祖宗贺寿,那都是客人。

    彭府为李七夜安排了居住小院,虽然不是什么贵宾的待遇,但彭府也并没有冷落李七夜,招待也是十分的周到。

    李七夜在彭府住下之后,当府他打开了老人所赠送的那张黄纸,他仔细琢磨起来,越是琢磨,他越是惊讶。

    作为仙帝的导师,作为沉浮千百万年的幕后黑手,怎么样的功法是李七夜没见过的?天命之术,伐天秘术,远古奇术……等等绝世无双的功法他都见过,可以说他见过的功法数之不尽,随便说出一门功法的名字来都能吓死很多人。

    但当看到老人记录在黄纸上的心得之时,李七夜也不由惊讶起来,他不由喃喃地说道:“老头这是了不得,曾然有这样的参悟。这也难怪是天诛不会降下的仙帝,换作是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只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来看清,也没有这个机会来琢磨。”

    老人乃是一位了不得的仙帝,虽然现在他化身为凡人,但他终究是一位仙帝,更何况他是一位天诛不会降下来的仙帝,所以他比其他的仙帝更有机会窥视苍天!

    换作是其他的大帝仙王,或者会比老人更加强大,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他们要躲避天诛,他们遁入探索之地,遮天蔽地,不让天诛降下。

    老人这样窥视的心得十分奥妙,深奥难懂,就算是老祖级别的存在也无法看明白这份心得,只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这一级别的存在才能看得情这一份心得。

    李七夜仔细阅读这一份心得,细细地参悟起来。黄纸上所记载的只是心得,不涉及功法招式,所以李七夜细细地参悟之时,把这心得一次又一次推演,李七夜这是要把它推演出一门绝世无双的功法来。

    李七夜在彭府刚住下来的第二天,就立即有一个年轻人来见他,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出头,穿着很体统,相貌俊气,他在举止之间显得老练,尽管他也神态严肃,但他终究还是年轻,在他老世和严肃的神态间依然透露出了三分的青葱。

    这个年轻人一见到李七夜,就立即抱拳地说道:“李兄到来,使彭府蓬荜生辉,小弟琐事缠身,未能远迎,失礼,失礼。”

    这个年轻人对李七夜十分的客气,一进门就是快步走了进来,而且小小地弯着腰,也是十分的热情。

    “不请自来,无需远迎。”李七夜淡淡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个年轻人也忙是说道:“小弟彭逸,暂主掌彭府事务,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让李兄见谅。”

    眼前这位年轻人叫彭逸,正是彭府现在的家主。他一听到门下弟子汇报有一个叫李七夜的人来贺寿,他心里面都吓了一跳。

    彭逸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家主,这让李七夜不由多看了一眼。

    并非是李七夜看不起年轻人,也并非是李七夜对于年轻人当上古世家的家主有什么偏见,而只是说这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一个古世家,一向都是沉稳有序。一般来说一个古世家的家主都是久经风浪的人来担当,能当家主的人都是有一定年纪的。

    如果一个古世家让一个二十出头的人来当家主,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就是这位年轻人十分的杰出,才华横溢,经历大风大浪,甚至有可能是绝世天才;二则是家道衰落,老一辈提早凋零,年轻一辈不得不早早接班,早早地面对风雨。

    毫无疑问,眼前的彭逸并不是属于前者,他道行虽然不俗,天赋也不错,但离绝世之才还有着很远的距离。既然彭逸不是绝世天才,那就意味着彭府是家道衰落,老一辈凋零。

    被李七夜这样多看了一眼,彭逸也明白了,他笑着说道:“小弟年少不更事,家中长辈归隐,故此小弟只好临时担起大任,小弟年少无知,以后有所不当的地方还请李兄指点一二。”

    “年少也是一种资本,只要愿意去积累,未来充满无数可能。”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一说,彭逸忙是抱拳说道:“李兄赞誉,小弟受之有愧,小弟也紧记李兄的金言玉语。”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

    “我家老祖宗诞辰,知者不多,李兄能有心请来贺寿,实在是让彭府生辉。”最后彭逸斟酌了一下言辞之后,拿捏分寸地说道。

    这并不是说彭逸多疑,只能说他不得不谨慎。域外天城离青洲很远,离齐临境就更远了,虽然他听到的消息少,但彭逸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他听到一些消息说,一个叫李七夜的人杀死了天凰国的太子。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李七夜就是跟描述的李七夜是相吻合了。

    在彭逸看来,敢杀死天凰太子的人,那绝对是凶人。要知道,天凰太子是帝统仙门的传人,更是金戈的小舅子,一般人哪里敢去招惹他?更别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杀了。

    现在这个叫李七夜的人把天凰太子杀了,不是凶人是什么?

    现在这个叫李七夜的人出现在了他们彭府,为他们老祖宗踏星上神贺寿,这就让彭逸心里面有所担忧了。

    虽然说过几天便是他们老祖宗的诞辰,但因为种种原因,而且他们老祖宗并没有回来,依然是遁隐避世于探索之地,他们这些子孙无法当面给他贺寿,只能是在家里面举行一个小小的宴会,遥贺一番。

    而且他们彭府也不如当年了,衰落了不少,所以彭逸他们并没有邀请外人,只是家里面私底下子孙相聚一番,为老祖宗遥贺。

    现在李七夜却不请自来,这让彭逸心里面不免有所担忧,这个凶人是真的为贺寿而来,还是有另的目的而来呢?

    彭逸那点心思,李七夜也是一眼能看得出来,他笑了笑,说道:“放心,我是诚心来贺寿的,踏星上神为百族所作的一切,都值得人尊敬。”

    “不,不,不,李兄误会了,小弟没这个意思,小弟只是好奇而己。”李七夜一语点破,这反而让彭逸有些尴尬,他毕竟还是年轻,脸皮薄了一点。

    李七夜笑了一下,取出一个宝盒,淡淡地说道:“踏星上神遁隐于世,我也不去打扰他了。这里有一点小小的贺礼,以聊表我的一点心意吧。”

    彭逸愕了一下,忙是接过宝盒,打开一看,他瞬间石化了。在宝盒之中传来一阵阵的香气,任何人只要闻一口这香气,就宛如飘飘欲仙,全身舒泰,在这刹那之间好像打通了全身的经络一般。

    而是当宝盒打开之时,隐隐传来一阵龙吟之声。就算不能看到宝盒的东西,闻这香气,听这龙吟之声,也让人知道宝盒所盛的东西不俗。

    “这,这,这是传说中的龙脂?”彭逸回过神来,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可思议地说道。

    虽然说他们彭府不如当年了,但终究是古世家,彭逸也是一个识货之人,虽然他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龙脂,但这与书上所描述的一模一样。

    要知道,龙脂是无价之宝,这可是真龙之脂,不是什么蟒蛇或蛟龙这种伪龙。

    可以说,真龙之脂,乃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所专享之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