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弟子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是踏星上神诞辰,但并没有邀请外人来参加寿宴,这个弟子也拒绝得委婉。

    “我知道。”李七夜平静地说道:“我是不请自来,怎么,你们彭府不欢迎客人吗?”?“不敢,不敢。”听到李七夜这样问,这位弟子忙是说道:“我们彭府乐意天下人前来作客,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来自何方?”?“李七夜,一介散修而己,念踏星上神功绩,故特来为上神贺寿。”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的话让守在门口的两位弟子相视了一眼,这位弟子说道:“请尊驾稍等,容在下进去禀报一二。”

    李七夜点了点头,便站在府前,抬头看着门上的那个老匾,看着落款“明仁”两字,他心里面也不胜吁嘘,昔日的种种一眨眼就过去了,宛如还是昨日一般。

    在过往的昔日,不管明仁仙帝与他有何分支歧,但是在大是大非之前,明仁仙帝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他这一边,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在猎帝战役爆发之前便是如此,可以说当年在这一场战役之上他是一如既往的冲锋陷阵,独挡一面,大战天、魔、神三族的巅峰大帝!

    可惜,时至今日,已经是人事全非,留下来的故人已经不多,踏星上神是其中一个。当年猎帝战役踏星上神就是跟随在他身边的其中一个上神。

    比起巅峰大帝、无敌古神来,踏星上神是有所不如,但是在猎帝战役上他却是勇猛无比,沥血披伤而战!

    就在李七夜在心里面不胜感慨之时,进去汇道的弟子已经回来了,对李七夜说道:“李公子,里面请,下人为公子安排起居。”说着为李七夜引路。

    李七夜点了点头,跟着这位弟子走进了彭府。虽然说李七夜是不请自来,但对于彭府来说,能为自己老祖宗贺寿,那都是客人。

    彭府为李七夜安排了居住小院,虽然不是什么贵宾的待遇,但彭府也并没有冷落李七夜,招待也是十分的周到。

    李七夜在彭府住下之后,当府他打开了老人所赠送的那张黄纸,他仔细琢磨起来,越是琢磨,他越是惊讶。

    作为仙帝的导师,作为沉浮千百万年的幕后黑手,怎么样的功法是李七夜没见过的?天命之术,伐天秘术,远古奇术……等等绝世无双的功法他都见过,可以说他见过的功法数之不尽,随便说出一门功法的名字来都能吓死很多人。

    但当看到老人记录在黄纸上的心得之时,李七夜也不由惊讶起来,他不由喃喃地说道:“老头这是了不得,曾然有这样的参悟。这也难怪是天诛不会降下的仙帝,换作是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只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来看清,也没有这个机会来琢磨。”

    老人乃是一位了不得的仙帝,虽然现在他化身为凡人,但他终究是一位仙帝,更何况他是一位天诛不会降下来的仙帝,所以他比其他的仙帝更有机会窥视苍天!

    换作是其他的大帝仙王,或者会比老人更加强大,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他们要躲避天诛,他们遁入探索之地,遮天蔽地,不让天诛降下。

    老人这样窥视的心得十分奥妙,深奥难懂,就算是老祖级别的存在也无法看明白这份心得,只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这一级别的存在才能看得情这一份心得。

    李七夜仔细阅读这一份心得,细细地参悟起来。黄纸上所记载的只是心得,不涉及功法招式,所以李七夜细细地参悟之时,把这心得一次又一次推演,李七夜这是要把它推演出一门绝世无双的功法来。

    李七夜在彭府刚住下来的第二天,就立即有一个年轻人来见他,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出头,穿着很体统,相貌俊气,他在举止之间显得老练,尽管他也神态严肃,但他终究还是年轻,在他老世和严肃的神态间依然透露出了三分的青葱。

    这个年轻人一见到李七夜,就立即抱拳地说道:“李兄到来,使彭府蓬荜生辉,小弟琐事缠身,未能远迎,失礼,失礼。”

    这个年轻人对李七夜十分的客气,一进门就是快步走了进来,而且小小地弯着腰,也是十分的热情。

    “不请自来,无需远迎。”李七夜淡淡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个年轻人也忙是说道:“小弟彭逸,暂主掌彭府事务,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让李兄见谅。”

    眼前这位年轻人叫彭逸,正是彭府现在的家主。他一听到门下弟子汇报有一个叫李七夜的人来贺寿,他心里面都吓了一跳。

    彭逸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家主,这让李七夜不由多看了一眼。

    并非是李七夜看不起年轻人,也并非是李七夜对于年轻人当上古世家的家主有什么偏见,而只是说这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一个古世家,一向都是沉稳有序。一般来说一个古世家的家主都是久经风浪的人来担当,能当家主的人都是有一定年纪的。

    如果一个古世家让一个二十出头的人来当家主,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就是这位年轻人十分的杰出,才华横溢,经历大风大浪,甚至有可能是绝世天才;二则是家道衰落,老一辈提早凋零,年轻一辈不得不早早接班,早早地面对风雨。

    毫无疑问,眼前的彭逸并不是属于前者,他道行虽然不俗,天赋也不错,但离绝世之才还有着很远的距离。既然彭逸不是绝世天才,那就意味着彭府是家道衰落,老一辈凋零。

    被李七夜这样多看了一眼,彭逸也明白了,他笑着说道:“小弟年少不更事,家中长辈归隐,故此小弟只好临时担起大任,小弟年少无知,以后有所不当的地方还请李兄指点一二。”

    “年少也是一种资本,只要愿意去积累,未来充满无数可能。”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一说,彭逸忙是抱拳说道:“李兄赞誉,小弟受之有愧,小弟也紧记李兄的金言玉语。”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

    “我家老祖宗诞辰,知者不多,李兄能有心请来贺寿,实在是让彭府生辉。”最后彭逸斟酌了一下言辞之后,拿捏分寸地说道。

    这并不是说彭逸多疑,只能说他不得不谨慎。域外天城离青洲很远,离齐临境就更远了,虽然他听到的消息少,但彭逸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他听到一些消息说,一个叫李七夜的人杀死了天凰国的太子。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李七夜就是跟描述的李七夜是相吻合了。

    在彭逸看来,敢杀死天凰太子的人,那绝对是凶人。要知道,天凰太子是帝统仙门的传人,更是金戈的小舅子,一般人哪里敢去招惹他?更别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杀了。

    现在这个叫李七夜的人把天凰太子杀了,不是凶人是什么?

    现在这个叫李七夜的人出现在了他们彭府,为他们老祖宗踏星上神贺寿,这就让彭逸心里面有所担忧了。

    虽然说过几天便是他们老祖宗的诞辰,但因为种种原因,而且他们老祖宗并没有回来,依然是遁隐避世于探索之地,他们这些子孙无法当面给他贺寿,只能是在家里面举行一个小小的宴会,遥贺一番。

    而且他们彭府也不如当年了,衰落了不少,所以彭逸他们并没有邀请外人,只是家里面私底下子孙相聚一番,为老祖宗遥贺。

    现在李七夜却不请自来,这让彭逸心里面不免有所担忧,这个凶人是真的为贺寿而来,还是有另的目的而来呢?

    彭逸那点心思,李七夜也是一眼能看得出来,他笑了笑,说道:“放心,我是诚心来贺寿的,踏星上神为百族所作的一切,都值得人尊敬。”

    “不,不,不,李兄误会了,小弟没这个意思,小弟只是好奇而己。”李七夜一语点破,这反而让彭逸有些尴尬,他毕竟还是年轻,脸皮薄了一点。

    李七夜笑了一下,取出一个宝盒,淡淡地说道:“踏星上神遁隐于世,我也不去打扰他了。这里有一点小小的贺礼,以聊表我的一点心意吧。”

    彭逸愕了一下,忙是接过宝盒,打开一看,他瞬间石化了。在宝盒之中传来一阵阵的香气,任何人只要闻一口这香气,就宛如飘飘欲仙,全身舒泰,在这刹那之间好像打通了全身的经络一般。

    而是当宝盒打开之时,隐隐传来一阵龙吟之声。就算不能看到宝盒的东西,闻这香气,听这龙吟之声,也让人知道宝盒所盛的东西不俗。

    “这,这,这是传说中的龙脂?”彭逸回过神来,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可思议地说道。

    虽然说他们彭府不如当年了,但终究是古世家,彭逸也是一个识货之人,虽然他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龙脂,但这与书上所描述的一模一样。

    要知道,龙脂是无价之宝,这可是真龙之脂,不是什么蟒蛇或蛟龙这种伪龙。

    可以说,真龙之脂,乃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所专享之物。(未完待续。)

第1890章域外天城    域外天城,它不在青洲之中,它离青洲很遥远,它在天宇的边缘,或者可以说它是在青洲的世界边缘,它是高高在悬在了银河之上。

    在这里离青洲亿亿万里之遥,一般的强者修士根本就无法从青洲飞到域外天城,必须通过帝统仙门的传送域门才能抵达。

    虽然说域外天城已经是在青洲的边缘了,但是这里并非是尽头,这里也不是终点站。

    相反,域外天城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己,它是一个起点,是所有探险者的启程之地,从这里开始通往更遥远更凶险的地方。

    从域外天城出去,就是青洲所有修士津津乐道的探索之地,这也是无数修士强者所向往的地方。

    探索之地,太多的传说了,而且每一个洲都有探索之地,每一个探索之地都不一样。

    千百万年以来,无数人出入过探索之地,无数修士强者向往过探索之地,也有无数强者葬身于探索之地。

    在世间没有人知道探索之地有多广,没有人能描绘出探索之地的全貌,就算是想描绘出探索之地的一角都很困难。

    就以青洲之外的探索之地来说,它广袤无际,没有人知道它有多广,甚至有人说,青洲之外的探索之地的一角都要比青洲要大很多很多。

    万古以来没有人能走遍整个探索之地,传说连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无法走遍探索之地,就算他们这种无上的存在都无法窥视探索之地的全貌。

    探索之地最为被世人所津津乐道的那就是它是一个可以躲避天诛的地方,只要找到了适合的地点,适合的时机,探索之地就可以躲着天诛,让天诛一直降不下来,传言说,探索之地连苍天都无法完全窥视。

    正是因为探索之地可以规避天诛,一直以来它都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乃至是上神古神所遁隐避世的地方。

    毫不夸张地说,举世间所有还活着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乃至是古神他们都全部遁隐避世于各洲的探索之地,就算是上神都十之**是遁隐于探索之地。

    正是这个原因,也有不少修士强者前往探索之地,他们想一见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帝容,也有一些修士强者是想一瞻自己祖宗的容颜。

    当然了,对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而言,他们基本上是不见外人,就算是子孙晋见他们都是不会见的,只有足够份量的老祖或上神才能拜见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探索之地除了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遁隐避世的地方之外,同时探索之地也是一人探险挖宝的地方。

    在探索之地有着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在探索之地的地下埋葬有古老纪元的无上神器,也埋葬有远古时代的仙药天葩,更传说探索之地的深处还有混沌初起之时的神石仙金!

    在探索之地,随便能得一件宝物,那都是不会亚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宝物,在探索之地所挖出来的神石仙金也是举世无双,至于探索之地能挖出来的仙药天葩那更是可以起死回生!

    正是因为探索之地能挖出绝世无双的神器、举世稀罕的仙药天葩,千百万年以来让无数的修士强者前赴后继。

    当然,有收获就有风险,探索之地虽然能挖出神器宝物,但也能挖出凶物来。

    千百万年以来在探索之地挖出来的凶物那是数之不尽,曾有人挖出过干尸,瞬间把上千人的团队尸化;也曾有人挖出过恶魔,瞬间有七位上神被挖走了心脏,更曾有人挖出了传说中的黄泉,瞬间把所有的帝子帝女化作了尸水……

    在探索之地,如果你是挖到了宝物,那就意味着要发财了,如果你挖到了凶物,那就意味着全军覆灭,甚至是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尽管是如此,依然有着无数的修士强者前赴后继,大家明知道此行有可能一去不返,但是依然挡不住天下修士探险夺宝的激情。

    域外天城,这就是通往青洲之外探索之地的起点,在这里有着许多修士强者起锚扬帆,载着无数的梦想和志向前行。

    整个域外天城高挂于银河之上,它是由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所打造而成的古城,整座古城古迹斑斑,它悬挂于银河之上,有日月环绕,白昼黑夜与青洲没有什么区别。

    当抵达域外天城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墙环绕着整个星辰,如果把域外天城比作是一座城池的话,那么这一面神墙就是让人难于跨越的城墙了。

    域外天城十分的热闹,也是十分的繁华,可以说这里是青洲数一数二的繁华大都市,在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居住,有千万生灵在这里扎根。

    在这样的一个域外天城中,这里有高山巍峨,有大江环绕,整个域外天城看起来与青洲的大城没太多的区别。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已经在域外天城扎根,甚至是在这里开宗立派,所以域外天城是欣欣向荣,十分的繁华。

    李七夜来到了域外天城,行走在古街之上,他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曾几何时,在这曾经是向天、魔、神三族开战的前哨,在这域外天城的神墙外,曾经是抵挡过天、魔、神三族的进攻。

    今天战火退去,域外天城已经成了冒险者的天堂,大家都已经忘了当年这里曾经是尸骨如山,百族能屹立到现在,乃是一个个先贤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

    古街很宽敝,足够可以让十辆马车并排齐奔,古街乃是以青石所铺城,坚硬而耐磨,千百万年过去,依然能于把它磨平。

    李七夜本来与齐临帝女约好在域外天城相会,不过在见齐临帝女之前,李七夜是想去看看故人的后代。

    在古街的尽头有一座府邸,这座府邸规模十分的巨大,府邸的大门看起来像城门一样,沉重而坚厚,好像可以抵挡得住千军万马一样,府邸的左右两边蹲着铜狮,威风凛凛。

    府邸在岁月的打磨之下已经显得古旧,门前的两只铜狮也是锈迹斑斑,它们已经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岁月的风吹雨打。

    在府邸之上挂着一个老匾,匾上写着“彭府”两个字,这两个字力透匾背,帝气纵横,虽然老匾已经很陈旧了,依是时光依然无法磨去这纵横的帝气。

    在“彭府”两个字的下面落款为“明仁”,这两个字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位仙帝站在那里一样,让人一看到这个老匾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事实上知道彭府的人也都会肃然起敬,甚至有不少百族的修士强者路过之时都会脱帽鞠身向彭府致敬。

    彭府它是域外天城几大古老世家之一,这个世家曾经出过几位上神。尽管彭府没有出过大帝仙王,但它依然受青洲的不少百族修士强者所尊敬。

    在彭府的几位上神之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踏星上神,也是彭府最受人尊敬的上神。

    踏星上神,乃是一位拥有九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这还不是踏星上神最强大的地方,踏星上神除了拥有九个成部的图腾之外,他还拥有了极为珍贵的九鼎血统。

    要知道,九鼎血统乃是八大古血之一,它更是百族特别是人族所拥的最神奇最珍贵的两大古血统之一。

    踏星上神拥有九个成部的图腾,更是拥有九鼎血统,这足够让人肃然起敬,这已经是极为强大的上神了。

    但是,这还不是踏星上神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踏星上神最让人肃然起敬的是他曾经为百族参加了猎帝战役,而且还活了下来。

    正是因为如此,在后来人族的明仁仙帝为彭府亲自提词,并且落下了自己的帝款,可以说这已经是仙帝提词中最高规格了。

    今日,彭府已经不复当年那神威纵横无敌的世家。在黄昏之下,此时的彭府有些清冷,只见彭府之内冷冷清清地挂着几盏明灯。

    此时彭府门前挂着两盏红灯,红灯之上写有“寿”字,李七夜远远看到这寿灯之时,他不由掐指一算。

    “算起来过几日也便是踏星的诞辰,看来他子孙也为他遥贺一下。”李七夜看着寿灯,不由喃喃地说道。

    说完,李七夜举步往彭府走去,虽然他不愿去打扰踏星上神,但也去遥贺一下。

    在彭府之前笔直地站着两位守门的彭家弟子,当李七夜到来之后,其中一位弟子便问道:“不知道尊驾是何称呼?有何事可以代劳呢?”?“踏星上神的诞辰也将近了吧。”李七夜缓缓地对这位弟子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这位弟子也不由一怔,有些吃惊,虽然说他们老祖宗的诞辰不是什么秘密,但一个活了那么久的人,有人能记住他的诞辰那的确不容易,除非是子孙了。

    “正是。”这位弟子回过神来,说道:“不知尊驾有何贵干呢?”

    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既然是上神的诞辰,我是来为他老人家贺寿的。”

    “这个”李七夜让这位弟子犹豫了一下,说道:“老祖宗大寿,并不大宴八方客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