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域外天城,它不在青洲之中,它离青洲很遥远,它在天宇的边缘,或者可以说它是在青洲的世界边缘,它是高高在悬在了银河之上。

    在这里离青洲亿亿万里之遥,一般的强者修士根本就无法从青洲飞到域外天城,必须通过帝统仙门的传送域门才能抵达。

    虽然说域外天城已经是在青洲的边缘了,但是这里并非是尽头,这里也不是终点站。

    相反,域外天城那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己,它是一个起点,是所有探险者的启程之地,从这里开始通往更遥远更凶险的地方。

    从域外天城出去,就是青洲所有修士津津乐道的探索之地,这也是无数修士强者所向往的地方。

    探索之地,太多的传说了,而且每一个洲都有探索之地,每一个探索之地都不一样。

    千百万年以来,无数人出入过探索之地,无数修士强者向往过探索之地,也有无数强者葬身于探索之地。

    在世间没有人知道探索之地有多广,没有人能描绘出探索之地的全貌,就算是想描绘出探索之地的一角都很困难。

    就以青洲之外的探索之地来说,它广袤无际,没有人知道它有多广,甚至有人说,青洲之外的探索之地的一角都要比青洲要大很多很多。

    万古以来没有人能走遍整个探索之地,传说连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无法走遍探索之地,就算他们这种无上的存在都无法窥视探索之地的全貌。

    探索之地最为被世人所津津乐道的那就是它是一个可以躲避天诛的地方,只要找到了适合的地点,适合的时机,探索之地就可以躲着天诛,让天诛一直降不下来,传言说,探索之地连苍天都无法完全窥视。

    正是因为探索之地可以规避天诛,一直以来它都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乃至是上神古神所遁隐避世的地方。

    毫不夸张地说,举世间所有还活着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乃至是古神他们都全部遁隐避世于各洲的探索之地,就算是上神都十之**是遁隐于探索之地。

    正是这个原因,也有不少修士强者前往探索之地,他们想一见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帝容,也有一些修士强者是想一瞻自己祖宗的容颜。

    当然了,对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而言,他们基本上是不见外人,就算是子孙晋见他们都是不会见的,只有足够份量的老祖或上神才能拜见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探索之地除了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遁隐避世的地方之外,同时探索之地也是一人探险挖宝的地方。

    在探索之地有着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在探索之地的地下埋葬有古老纪元的无上神器,也埋葬有远古时代的仙药天葩,更传说探索之地的深处还有混沌初起之时的神石仙金!

    在探索之地,随便能得一件宝物,那都是不会亚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宝物,在探索之地所挖出来的神石仙金也是举世无双,至于探索之地能挖出来的仙药天葩那更是可以起死回生!

    正是因为探索之地能挖出绝世无双的神器、举世稀罕的仙药天葩,千百万年以来让无数的修士强者前赴后继。

    当然,有收获就有风险,探索之地虽然能挖出神器宝物,但也能挖出凶物来。

    千百万年以来在探索之地挖出来的凶物那是数之不尽,曾有人挖出过干尸,瞬间把上千人的团队尸化;也曾有人挖出过恶魔,瞬间有七位上神被挖走了心脏,更曾有人挖出了传说中的黄泉,瞬间把所有的帝子帝女化作了尸水……

    在探索之地,如果你是挖到了宝物,那就意味着要发财了,如果你挖到了凶物,那就意味着全军覆灭,甚至是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尽管是如此,依然有着无数的修士强者前赴后继,大家明知道此行有可能一去不返,但是依然挡不住天下修士探险夺宝的激情。

    域外天城,这就是通往青洲之外探索之地的起点,在这里有着许多修士强者起锚扬帆,载着无数的梦想和志向前行。

    整个域外天城高挂于银河之上,它是由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所打造而成的古城,整座古城古迹斑斑,它悬挂于银河之上,有日月环绕,白昼黑夜与青洲没有什么区别。

    当抵达域外天城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墙环绕着整个星辰,如果把域外天城比作是一座城池的话,那么这一面神墙就是让人难于跨越的城墙了。

    域外天城十分的热闹,也是十分的繁华,可以说这里是青洲数一数二的繁华大都市,在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居住,有千万生灵在这里扎根。

    在这样的一个域外天城中,这里有高山巍峨,有大江环绕,整个域外天城看起来与青洲的大城没太多的区别。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已经在域外天城扎根,甚至是在这里开宗立派,所以域外天城是欣欣向荣,十分的繁华。

    李七夜来到了域外天城,行走在古街之上,他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曾几何时,在这曾经是向天、魔、神三族开战的前哨,在这域外天城的神墙外,曾经是抵挡过天、魔、神三族的进攻。

    今天战火退去,域外天城已经成了冒险者的天堂,大家都已经忘了当年这里曾经是尸骨如山,百族能屹立到现在,乃是一个个先贤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

    古街很宽敝,足够可以让十辆马车并排齐奔,古街乃是以青石所铺城,坚硬而耐磨,千百万年过去,依然能于把它磨平。

    李七夜本来与齐临帝女约好在域外天城相会,不过在见齐临帝女之前,李七夜是想去看看故人的后代。

    在古街的尽头有一座府邸,这座府邸规模十分的巨大,府邸的大门看起来像城门一样,沉重而坚厚,好像可以抵挡得住千军万马一样,府邸的左右两边蹲着铜狮,威风凛凛。

    府邸在岁月的打磨之下已经显得古旧,门前的两只铜狮也是锈迹斑斑,它们已经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岁月的风吹雨打。

    在府邸之上挂着一个老匾,匾上写着“彭府”两个字,这两个字力透匾背,帝气纵横,虽然老匾已经很陈旧了,依是时光依然无法磨去这纵横的帝气。

    在“彭府”两个字的下面落款为“明仁”,这两个字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位仙帝站在那里一样,让人一看到这个老匾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事实上知道彭府的人也都会肃然起敬,甚至有不少百族的修士强者路过之时都会脱帽鞠身向彭府致敬。

    彭府它是域外天城几大古老世家之一,这个世家曾经出过几位上神。尽管彭府没有出过大帝仙王,但它依然受青洲的不少百族修士强者所尊敬。

    在彭府的几位上神之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踏星上神,也是彭府最受人尊敬的上神。

    踏星上神,乃是一位拥有九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这还不是踏星上神最强大的地方,踏星上神除了拥有九个成部的图腾之外,他还拥有了极为珍贵的九鼎血统。

    要知道,九鼎血统乃是八大古血之一,它更是百族特别是人族所拥的最神奇最珍贵的两大古血统之一。

    踏星上神拥有九个成部的图腾,更是拥有九鼎血统,这足够让人肃然起敬,这已经是极为强大的上神了。

    但是,这还不是踏星上神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踏星上神最让人肃然起敬的是他曾经为百族参加了猎帝战役,而且还活了下来。

    正是因为如此,在后来人族的明仁仙帝为彭府亲自提词,并且落下了自己的帝款,可以说这已经是仙帝提词中最高规格了。

    今日,彭府已经不复当年那神威纵横无敌的世家。在黄昏之下,此时的彭府有些清冷,只见彭府之内冷冷清清地挂着几盏明灯。

    此时彭府门前挂着两盏红灯,红灯之上写有“寿”字,李七夜远远看到这寿灯之时,他不由掐指一算。

    “算起来过几日也便是踏星的诞辰,看来他子孙也为他遥贺一下。”李七夜看着寿灯,不由喃喃地说道。

    说完,李七夜举步往彭府走去,虽然他不愿去打扰踏星上神,但也去遥贺一下。

    在彭府之前笔直地站着两位守门的彭家弟子,当李七夜到来之后,其中一位弟子便问道:“不知道尊驾是何称呼?有何事可以代劳呢?”?“踏星上神的诞辰也将近了吧。”李七夜缓缓地对这位弟子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这位弟子也不由一怔,有些吃惊,虽然说他们老祖宗的诞辰不是什么秘密,但一个活了那么久的人,有人能记住他的诞辰那的确不容易,除非是子孙了。

    “正是。”这位弟子回过神来,说道:“不知尊驾有何贵干呢?”

    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既然是上神的诞辰,我是来为他老人家贺寿的。”

    “这个”李七夜让这位弟子犹豫了一下,说道:“老祖宗大寿,并不大宴八方客人。”(未完待续。)

第1889章世间为何物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人看着李七夜,说道:“那你来干什么?”?“大世已启,纷争扰扰。”李七夜说道:“在这个世界,需要你这样的一个九界仙帝,就算我不需要你,百族也需要你。”

    “我老了。”老人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自己清楚,我这点小把戏,难登大雅之堂。世间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多的是,百族也有巅峰仙王、仙帝瞭望,我这点小本事,用处不大。”

    “你说错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说让你去打架,我也不是说让你冲锋陷阵,再说你也懒得去冲锋陷阵。”

    “那你要我去干什么?”老人看着李七夜说道。

    “劝架。”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想一下呀,双方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本来准备打一场的时候,双方都捋起衣袖了,准备大干一场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泡拉稀从天而降,把整个战场搞得臭不可闻……”

    “……说不定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身上都沾上那么一点点。你想想看,在这个时候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还能再打得起来吗?大家不如回家洗澡换衣服去。”说到这里,李七夜有些恶搞地捉狭笑了起来。 ”你妹”老人没好脾气地说道:“你才是那一泡拉稀!”

    “这只是比喻,比喻。”李七夜不由大笑起来,说道:“我只是说你那神弃鬼厌的那股臭气是威力无双,只要把你往战场一砸,大家都兴趣缺缺,大家都打不起来!你看一下,这就是你活着最好的理由,威力绝无伦比。为了十界的和平,为了百族的生存,我觉得你活到天荒地老都不成问题。”

    老人看了李七夜一眼,他这种对世间万事都不感兴趣的人此时都有些狐疑,说道:“你不会是变性了吧?”?“你才变性”李七夜毫不客气地一脚踹了过去,说道:“能好好说话吗?”

    “我活到现在,我所知道的阴鸦,绝对不是一个劝架的人。”老人老实地说道:“我知道的阴鸦,那是走到哪里杀到哪里,只要他在就是血雨腥风,从来没见过阴鸦会去做和事佬!更别说去劝两个阵营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了。当年你可是组织猎帝之战的人,什么时候突然变了性子呢,不搞打打杀杀了?”

    “这说明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李七夜笑着说道:“爱好和平,知道不,像我这种人天生就是为了苍生的福祉,为了世界的和平,打打杀杀,那只是表面而己。”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老人不屑一顾,他当然不会相信了,他说道:“阴鸦都会爱好和平,那么苍天可以去****了。”

    “不要把我说得跟大魔王一样,说得好像我是杀人狂一样。”李七夜笑着说道。

    “差不多吧。”老人说道:“举世之间,能比你杀更多人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只怕难于找出来。”

    “好吧,杀人魔王就杀人魔王吧。”李七夜耸了耸肩,对于这样的说法并不在意,说道:“璀璨之后,必定是黑暗。我只是有好生之德而己,希望在黑暗中留些火种,让这些火种能在黑暗照亮万族前行……”

    “……当然了,如果有人想挡我的路,那我也没办法,也唯有一扫而尽,既然有人想死,我也只能成全他们。”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一厉。

    “没兴趣。”对于李七夜的邀请,老人一口拒绝了,说道:“世人是生是死,与我何关,万族兴衰,又与我何关。黑暗与光明,也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等死的人而己。”

    “这说得也是。”对于老人的拒绝,李七夜也并不意外,他说道:“对于一个活死人来说,能早点死反而是一件好事。”

    老人对于这样的话,他也很平淡,古井不波。

    “世间还有你所牵挂的吗?”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看着老人,认真地说道:“在这世间,还有什么你所放不下的吗?”

    “没有。”老人平很静地说道,古井不波,他就像是一潭死水。

    “自己的子孙呢,自己所爱的人,自己所在乎的人呢?”李七夜盯着老人,说道:“比如说你在九界的妻子,又比如说在这魔族的妻子?”

    “如果在这世间我有什么在乎,有,只有一个。”老人平静无比,古井不波,说道:“什么时候能死?”

    “这对于你来,有点难。”李七夜只好徐徐地说道。

    “我知道。”老人平静地说道:“连死都死不了,那才是人生最悲剧的事情!”

    “死亡不可怕,甚至是一种归宿,如果想死都死不了,那就真的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是不死不灭,曾经经历了无数的灾难,曾经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当然明白当一个人连死都死不了的时候,那才是一种痛苦,往往有时候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老人依然抱着簸箕,没有再说什么。

    像他这样的存在,神弃鬼厌,连天地都不招惹他,不论什么存在都会远离他,到了这地步世间没有什么不厌恶了。

    他就算是想死也死不了,他这种状态等于是难于死亡,自杀死不了,活着也死不了。在他这样的状态之下,只能一直活下去,说不定哪一天能活着活着就死掉了。

    看着老人依然抱着簸箕,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看来你的确是把这一条道路走到了极限了,甚至是打破了这个极限,世界的一切对于你来说已经无所谓了,这与我想的有些不一样。”

    “你想不到也不出奇,毕竟从来没有人走到神弃鬼厌,连苍天都不招惹。”老人无所谓地说道。

    “从来没降过天诛吧?”李七夜也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也是他来找老人的第二个目的。

    “我也想贼老天能降下天诛,但却从来没见到。自从走这条路之后,天诛连一个影子都见不了。”老人说道。

    “这都真不知道是一件值得人高兴的事情,还是让人感到悲剧的事情。”李七夜都不由苦笑起来。

    作为一位九界仙帝,竟然不会降下天诛,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直以来,多少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谈天诛而色变,再强大再无敌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撑不过天诛,当天诛降下之时,往往是意味着死亡。

    不会降下天诛,这就意味着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是可以行走于世间,可以来去自由。

    换作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不会降下天诛的话,那是一件多么值得让人兴奋的事情,只怕能让大帝仙王为之疯狂。

    但偏偏对于眼前的这个老人来说却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悲剧。如果苍天能降下天诛,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可惜,他居住于凡世之间,一个又一个时代过去了,天诛依然未降,他也只能一代又一代活下去,问题是他就这样活着也死不了。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那也该走了吧,我想打个盹,睡个觉,没吃饱,养点精神,不然晚上饿着难受。”老人平淡地说道。

    “也罢。”李七夜只好耸了耸肩,说道:“那就只有这样了。虽然说这是白跑了一趟,但我还是祝你早点死去。”

    如果祝别人早点死去,说不定会招来麻烦,但对于老人来说,祝他早点死亡,那是再好不过的祝福了。

    老人点了点头,他摸索着爬上床,靠上床上半寐着,眼皮有气无力地垂下了。

    看着老人躺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之上,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一位仙帝呀,不知情的人又怎么会相信眼前这位老人是一位无敌的仙帝呢。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欲往外走去。

    “阴鸦大人”在李七夜还没有迈出门槛,老人有气无力地睁开双眼,叫住了李七夜。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得上忙的吗?”李七夜站住,转过身来,说道。

    此时老人哆哆嗦嗦从床角摸出了一页黄纸,这一页黄纸皱巴巴的,它已经很破旧了,看这页黄纸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揉捏。

    “对这个世界,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老人把这皱巴巴的黄纸递给李七夜,说道:“但有时候,我又忍不住看看苍天,看看这世界尽头,偶有所悟,心有所感,所以我把一点点的心得写下来了。”

    “阴鸦大人乃是经历万世的人,不缺秘笈功法。”老人说道:“我只是希望这点心得不会被丢掉,阴鸦大人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若没兴趣,就找个人传下去,或者收藏收藏。”

    李七夜接过了老人手中的黄纸,整齐地贴好,郑重地收起来,点头说道:“我会好好琢磨琢磨的。”

    老人也点了点头,最后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虽然我是等死,黑暗对于我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说不定我能死得更快。不过,我还是祝愿大人在最后一战之中马到功成,凯旋归来,世间也唯有阴鸦大人能一战到底了。”

    “希望如此。”李七夜也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老人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睡着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