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人看着李七夜,说道:“那你来干什么?”?“大世已启,纷争扰扰。”李七夜说道:“在这个世界,需要你这样的一个九界仙帝,就算我不需要你,百族也需要你。”

    “我老了。”老人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自己清楚,我这点小把戏,难登大雅之堂。世间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多的是,百族也有巅峰仙王、仙帝瞭望,我这点小本事,用处不大。”

    “你说错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说让你去打架,我也不是说让你冲锋陷阵,再说你也懒得去冲锋陷阵。”

    “那你要我去干什么?”老人看着李七夜说道。

    “劝架。”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想一下呀,双方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本来准备打一场的时候,双方都捋起衣袖了,准备大干一场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泡拉稀从天而降,把整个战场搞得臭不可闻……”

    “……说不定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身上都沾上那么一点点。你想想看,在这个时候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还能再打得起来吗?大家不如回家洗澡换衣服去。”说到这里,李七夜有些恶搞地捉狭笑了起来。 ”你妹”老人没好脾气地说道:“你才是那一泡拉稀!”

    “这只是比喻,比喻。”李七夜不由大笑起来,说道:“我只是说你那神弃鬼厌的那股臭气是威力无双,只要把你往战场一砸,大家都兴趣缺缺,大家都打不起来!你看一下,这就是你活着最好的理由,威力绝无伦比。为了十界的和平,为了百族的生存,我觉得你活到天荒地老都不成问题。”

    老人看了李七夜一眼,他这种对世间万事都不感兴趣的人此时都有些狐疑,说道:“你不会是变性了吧?”?“你才变性”李七夜毫不客气地一脚踹了过去,说道:“能好好说话吗?”

    “我活到现在,我所知道的阴鸦,绝对不是一个劝架的人。”老人老实地说道:“我知道的阴鸦,那是走到哪里杀到哪里,只要他在就是血雨腥风,从来没见过阴鸦会去做和事佬!更别说去劝两个阵营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了。当年你可是组织猎帝之战的人,什么时候突然变了性子呢,不搞打打杀杀了?”

    “这说明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李七夜笑着说道:“爱好和平,知道不,像我这种人天生就是为了苍生的福祉,为了世界的和平,打打杀杀,那只是表面而己。”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老人不屑一顾,他当然不会相信了,他说道:“阴鸦都会爱好和平,那么苍天可以去****了。”

    “不要把我说得跟大魔王一样,说得好像我是杀人狂一样。”李七夜笑着说道。

    “差不多吧。”老人说道:“举世之间,能比你杀更多人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只怕难于找出来。”

    “好吧,杀人魔王就杀人魔王吧。”李七夜耸了耸肩,对于这样的说法并不在意,说道:“璀璨之后,必定是黑暗。我只是有好生之德而己,希望在黑暗中留些火种,让这些火种能在黑暗照亮万族前行……”

    “……当然了,如果有人想挡我的路,那我也没办法,也唯有一扫而尽,既然有人想死,我也只能成全他们。”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一厉。

    “没兴趣。”对于李七夜的邀请,老人一口拒绝了,说道:“世人是生是死,与我何关,万族兴衰,又与我何关。黑暗与光明,也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等死的人而己。”

    “这说得也是。”对于老人的拒绝,李七夜也并不意外,他说道:“对于一个活死人来说,能早点死反而是一件好事。”

    老人对于这样的话,他也很平淡,古井不波。

    “世间还有你所牵挂的吗?”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看着老人,认真地说道:“在这世间,还有什么你所放不下的吗?”

    “没有。”老人平很静地说道,古井不波,他就像是一潭死水。

    “自己的子孙呢,自己所爱的人,自己所在乎的人呢?”李七夜盯着老人,说道:“比如说你在九界的妻子,又比如说在这魔族的妻子?”

    “如果在这世间我有什么在乎,有,只有一个。”老人平静无比,古井不波,说道:“什么时候能死?”

    “这对于你来,有点难。”李七夜只好徐徐地说道。

    “我知道。”老人平静地说道:“连死都死不了,那才是人生最悲剧的事情!”

    “死亡不可怕,甚至是一种归宿,如果想死都死不了,那就真的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是不死不灭,曾经经历了无数的灾难,曾经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当然明白当一个人连死都死不了的时候,那才是一种痛苦,往往有时候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老人依然抱着簸箕,没有再说什么。

    像他这样的存在,神弃鬼厌,连天地都不招惹他,不论什么存在都会远离他,到了这地步世间没有什么不厌恶了。

    他就算是想死也死不了,他这种状态等于是难于死亡,自杀死不了,活着也死不了。在他这样的状态之下,只能一直活下去,说不定哪一天能活着活着就死掉了。

    看着老人依然抱着簸箕,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看来你的确是把这一条道路走到了极限了,甚至是打破了这个极限,世界的一切对于你来说已经无所谓了,这与我想的有些不一样。”

    “你想不到也不出奇,毕竟从来没有人走到神弃鬼厌,连苍天都不招惹。”老人无所谓地说道。

    “从来没降过天诛吧?”李七夜也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也是他来找老人的第二个目的。

    “我也想贼老天能降下天诛,但却从来没见到。自从走这条路之后,天诛连一个影子都见不了。”老人说道。

    “这都真不知道是一件值得人高兴的事情,还是让人感到悲剧的事情。”李七夜都不由苦笑起来。

    作为一位九界仙帝,竟然不会降下天诛,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直以来,多少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谈天诛而色变,再强大再无敌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撑不过天诛,当天诛降下之时,往往是意味着死亡。

    不会降下天诛,这就意味着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是可以行走于世间,可以来去自由。

    换作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不会降下天诛的话,那是一件多么值得让人兴奋的事情,只怕能让大帝仙王为之疯狂。

    但偏偏对于眼前的这个老人来说却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悲剧。如果苍天能降下天诛,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可惜,他居住于凡世之间,一个又一个时代过去了,天诛依然未降,他也只能一代又一代活下去,问题是他就这样活着也死不了。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那也该走了吧,我想打个盹,睡个觉,没吃饱,养点精神,不然晚上饿着难受。”老人平淡地说道。

    “也罢。”李七夜只好耸了耸肩,说道:“那就只有这样了。虽然说这是白跑了一趟,但我还是祝你早点死去。”

    如果祝别人早点死去,说不定会招来麻烦,但对于老人来说,祝他早点死亡,那是再好不过的祝福了。

    老人点了点头,他摸索着爬上床,靠上床上半寐着,眼皮有气无力地垂下了。

    看着老人躺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之上,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一位仙帝呀,不知情的人又怎么会相信眼前这位老人是一位无敌的仙帝呢。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欲往外走去。

    “阴鸦大人”在李七夜还没有迈出门槛,老人有气无力地睁开双眼,叫住了李七夜。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得上忙的吗?”李七夜站住,转过身来,说道。

    此时老人哆哆嗦嗦从床角摸出了一页黄纸,这一页黄纸皱巴巴的,它已经很破旧了,看这页黄纸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揉捏。

    “对这个世界,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老人把这皱巴巴的黄纸递给李七夜,说道:“但有时候,我又忍不住看看苍天,看看这世界尽头,偶有所悟,心有所感,所以我把一点点的心得写下来了。”

    “阴鸦大人乃是经历万世的人,不缺秘笈功法。”老人说道:“我只是希望这点心得不会被丢掉,阴鸦大人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若没兴趣,就找个人传下去,或者收藏收藏。”

    李七夜接过了老人手中的黄纸,整齐地贴好,郑重地收起来,点头说道:“我会好好琢磨琢磨的。”

    老人也点了点头,最后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虽然我是等死,黑暗对于我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说不定我能死得更快。不过,我还是祝愿大人在最后一战之中马到功成,凯旋归来,世间也唯有阴鸦大人能一战到底了。”

    “希望如此。”李七夜也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老人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睡着了。(未完待续。)

第1888章抢蕃薯    不一会儿之后,李七夜吃完了手中的蕃薯,又伸手去拿,但老人一下子挡住了李七夜的手,把簸箕抱了过来,不再给李七夜吃。

    “至于这样吗?”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吃你两条蕃薯而己,用得着抢吗?”

    “用得着,这是我的粮食,我还要两条当晚餐。”老人一点都不给情面,抱着蕃薯,一副李七夜要抢他的蕃薯一样,他那守财奴的模样,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至少你还是会有在乎的东西嘛。”李七夜笑着说道:“至少你还会给自己留个晚餐,如果你不给自己留个晚餐,那就真的是漠然了,那就真的是等死。”

    “等死不是等于饿死。”老人抱着簸箕,自己拿出一条蕃薯,慢慢地吃了起来,一点点都不放过,十分珍惜自己的食物。

    “说得也是。”李七夜对于这样的话不由沉默了一下。

    一个人活着等死,并不是要让自己饿死,更何况眼前这个老人要饿也饿不死。一边是要让自己活下去,一边又在等死,这是多么无奈的日子。

    “活于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明明在等死,却遥遥无期吧。”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难道你就不痛苦?”老人抬起头来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亲手埋葬了自己在乎的人、自己所爱的人、爱着自己的人……甚至是明明活于世间,却永不相见。我只是等着埋葬自己而己,你却埋葬了太多。”

    老人的话让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老人这句话说对了,只是他痛苦到麻木了。

    “哪个人不是如此呢?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会埋葬自己身边的人之时,除非他们比自己身边的人早一步死亡了,不然就算是遁隐于探索之地,依然逃不过。”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抬起头来,看着老人,说道:“难道这就是你走这一条路的原因吗?”

    “不是。”对于李七夜的话,老人一口否定,慢慢地吃着蕃薯,说道:“只是想走而己,突然一切淡了,唯一的归宿就是死亡。”

    “能放得下也是一件好事。”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伸手向老人要蕃薯,说道:“来,给我一条。”

    “不给。”老人一口拒绝,说道。

    “不给也得给。”李七夜二话不说,立即就动手去抢,老人立即死死护着簸箕,死都不给李七夜。

    一时之间,他们两个人都像凡人一样,用蛮力抢了起来,两个人一时之间在地上打滚,李七夜非要抢一条不可,而老人死都不给。

    如果有外人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那一定会看得目瞠口呆,一个是主宰九界的幕后黑手,一个是咤叱风云的九界仙帝,为了一条蕃薯竟然像无赖一般耍泼抢夺。

    “你还是人吗?我八十老翁辛辛苦苦种了几条蕃薯充饥,你竟然把我的口粮都抢了,你还有脸自称是仙帝的导师吗?”老人誓死不从,尖叫一声说道,一副可怜无比的模样。

    李七夜终究是年轻力壮,终于从老人手中抢过了一条蕃薯,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笑骂地说道:“放你的屁,我爬了几十座的山峰,好不容易才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到你。连一口水都没喝上,别说喝上一壶仙茶了!现在抢你一条蕃薯又怎么样!”

    “王八蛋”老人抱着自己的簸箕,瞪着李七夜,嘟嘟囔囔地骂道。

    “你说对了,王八万年不死。”李七夜剥了蕃薯皮,悠闲地吃着,说道:“我是活得比你久,如果说我是万年老王八,你就是千年老王八!”

    “你少跟我装老!”老人嘟囔着,说道:“我一个年迈不堪的老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辛苦苦种一口粮,你竟然还抢去”

    “对,我想等着你饿死。”李七夜眨眼之间吃完了手中这一条蕃薯,说道:“反正你都是等死的人,饿死也是一个不错的死法。”

    “放你的狗屁”老人瞪着眼睛,对李七夜骂着说道。

    “唉,说话要斯文一点,你好歹也是一位仙帝,再说了,我也就只吃你几条蕃薯而己,用得着这么激动吗?”李七夜笑着说道:“你年少之时,那可是散尽家财。你当年是多么的豪气阔绰,出手便是亿万金。”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老人淡淡地说道:“你口袋里有一百万黄金与你口袋里只有一口粮食,你觉得你会把一百万黄金散给人,还是把那口粮分给人?”

    “好像说得很有道理。”李七夜笑了起来,然后又伸手,说道:“吃得八分饱,再来一条。”

    “别想梦。”老人立即不给,马上抱住自己的簸箕。

    “不给也得给。”李七夜哪里管他给不给,立即动手抢起来,老人死死抱着,但还是不如年轻力壮的李七夜,最后还是被李七夜抢了一条蕃薯。

    李七夜三五下吃完之后,拍了拍肚皮,笑着说道:“勉强了,虽然仙茶没喝到,吃几条蕃薯也好,不然也就白跑一趟了。”

    “我又没邀请你来。”老人毫不客气地说道。

    李七夜也不在乎,悠闲地说道:“我知道,你是没有邀请我来。但是你那股神弃鬼厌的臭气整个青洲都能闻得到,我刚爬上青洲,就闻到了你那股神弃鬼厌的臭气了,所以就跑来抢你的口粮!”

    “什么仙帝导师,强盗流氓一个而己。”老人对李七夜不满,嘟囔地骂道。

    “你说对了。”李七夜大笑说道:“我就是一个强盗流氓,从九界抢到第十界,只要我李七夜想要的东西,不给就抢,这是必须的!”

    老人只能是看着李七夜了,对于这样的流氓,谁都没办法,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是如此。

    李七夜吃完了这一条蕃薯之后,也不再去跟老人抢了,他笑着说道:“用不着这么不满,我千百万年才会来找你一次,就算我抢你两条蕃薯也是千百万年才会抢一次。这一次之后,我是立即滚蛋的。”

    “最好现在就滚蛋。”老人根本就没有留客的意思,说道。

    “不急,不急。”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保持一下风度好不好,你好歹也是一位仙帝。当年在九界的时候,你也是风度翻翻,也算得是上迷倒少女、少妇的美男子。虽然现在变成一个糟老头了,也不至于变得像守财奴那样吧。”

    老人抱着簸箕不说话了,他是护着那孤伶伶的两条蕃薯,他打算用来做晚餐呢。

    “如果不是你那神弃鬼厌的臭气还在,我都有点看不出你这糟老头就是当年那位笑傲天下的仙帝了。”看着老人的模样,李七夜不免有所感慨地说道。

    眼前这位老人可是一位无敌的仙帝,他年少之时可以说是英俊豪气,特别是他成为仙帝之后,更是让神女、天妖为之神魂颠倒,曾娶第一美女为妻。

    他来到第十界之后,曾是笑傲风云,帝姿无双,他又在第十界娶得那个时代的魔族第一美女为妻。

    时间流逝,漫长的岁月过去,一位帝姿无双的九界仙帝却变成了一个病恹恹的老人,甚至是三餐难于为续。

    “皮囊终是经不住时光的流逝。”老人很平淡,甚至有点有气无力地说道,好像是他饿坏了没吃饱一样。

    当然并非是皮囊经不住时光的流逝,作为仙帝这样无敌的存在,他可以随时随地让自己帝姿无双,帝威镇压九天十地,只不过老人放弃自己皮囊而己。

    “如果我要对你说一句话的话,我只想说,活着真好。”李七夜看着老人,最后徐徐地说道。

    老人依然抱着簸箕不放手,他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李七夜,最后徐徐地说道:“你真的认为活着真好吗?”?老人老眼昏花,但他很认真,这让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他认真点了点头,说道:“在漫长岁月中是有很多的痛苦,也有很多的无奈,但不管如何,我还会活下去,至少我还没有实现我的目标,我执着一生的追求,我是不会放弃的,所以我会一直活下去!”

    “战到最后。”老人抱着簸箕说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是的,战到最后,没有一战到底,我是不会死的,不管是谁想让我死,我都是不会死的,我会一直活着,不管是不是活着是一种折磨!”

    “有目标就是了不起,有梦想才会精采。”老人一双昏花的老眼看着外面,他都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外面的风景,说道。

    “梦想,谁人都可以有。”李七夜说道。

    “你是怂恿我去最后一战吗?”老人收回了那昏花的目光,说道:“可惜,你只怕是白跑一趟了,我是神弃鬼厌,我这死活人,连那道门坎都跨不进去,战场根本不为我而开。不论是谁看了我,只怕都会躲得远远的。如果不是,我也跟着去来一战!”

    “算了,如果跟你同行,那岂不是大家都变得有气无力。”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来怂恿你去搞最后一战什么的,你也打不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