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荒效之中,难有人烟,在这里山地偏僻,土地贫瘠,不适于凡人耕种居住。

    在这里只见荆棘处处皆是,刺藤爬地,因为这里的土地十分贫瘠,这让树木老藤的枝味梢末都是一片焦黄。

    这样的偏郊野外,当火辣辣的太阳挂在天空上的时候,不论是树木还是爬藤都是病蔫蔫的,就算偶尔有飞禽走兽出现,那也是躲在阴凉之下耷着脑袋喘着气。

    在这样的荒郊野外,一切都百无聊赖,一切都生机蔫蔫,虽然有绿枝野藤缀,但却少一种真正的生命,似乎一切生命在这里都只会躺着等死一样。

    在这里给人一种病蔫蔫的感觉,当一切生命生长在这里的时候都会觉得了无生趣,世间的一切那也只不过如此而己,世间没什么值得你去生存,没有会值得你去追求的。

    当头着火辣辣的太阳之时,当看着绿树野藤病蔫蔫之时,当看到一大片树梢之上的焦黄之时,当中午的热气腾腾之时,你会有一种感觉,在这里活着,还不如直接把自己埋葬在这里,死在这里算了,别活下去了!

    就是这样百无聊赖的荒野郊外,在那半山腰之处有一块的平坦之地,这的平坦之地四周长满了带刺的野藤、生长着叶沿锋利的茅草。

    在这样的一个平地中建有一座的屋,屋以老木为框架,再用泥巴把它一一糊彻起来,这是很原始的屋,连屋都是用老树皮搭成的。

    从这屋就能看得出来这家的主人是何等的贫穷,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家的主人是生活在贫瘠的日子之中。

    屋的木门是虚掩着的,当有时会有一阵有气无力的微风吹过的时候,木门会有气无力地发出虚弱的“吱吱吱”的声音。

    屋前有一条路,暂且称它为路吧,因为这样的一条路生长满了荆棘,连路的痕迹都找不到,只能有人在这里行走过而己,这也勉强称它为路吧。

    从这样的一条路就能看得出来,这里根本上没有人来过,除cccc,m.$.了屋的主人自己偶尔走一下,下下山什么的,再也没有人走过这一条路了。

    就是这样都快要找不到路的路上,今天爬上了一个青年来,这个青年扒开野草荆棘,一路从山脚下一直爬到半山腰,爬到了这座屋之前。

    从山下爬上来的青年正是李七夜,当他看到这座屋的时候,他也不由笑了笑。

    在屋旁边有一个的空地,在这空地上种有那么一的疏菜,除了种有那么一的疏菜之外,还种有一垄的蕃薯。

    此时就在这一垄的菜地上有一个老人在劳作,事实上这个老人年纪也不算很大,以凡人的年龄来估模,大约也有五十岁光景。

    虽然从年龄来看他是有五十岁的光景,但他长得有些寒碜,看起来显老,显得沧桑。

    这个老人身上穿着一身灰色的衣裳,衣裳灰中泛白,可以看得出来这样的一身衣裳老人洗了又洗。衣裳虽然常洗,长年累月,也显得破旧,积有污垢。

    就算这衣裳常洗,但并不是很干净,而且老人在地里耕作,沾有泥土污渍。

    这个老人脸上皱纹不是很多,但是脸色腊黄,双手的肌肤显得黝黑,可以看得出来老人不止是吃住不好,而且长年劳作,明显是营养不良。

    老头的头发灰白,有些稀落,虽然他每天也是梳得整齐,但是在劳作之间不经意也把它弄得有些乱槽槽的。

    当老人有时候张嘴的时候,会发现他一口嘴的牙齿已经剩下不多,稀稀落落的几颗牙齿还生长在那里,就算只剩下那么几颗的牙齿,但也黑黄黑黄,而老牙已经出现了蛀眼。

    就是这样的一个老人,居住在这样的一个荒野郊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日里只能靠土地中生长出来的一农作物充饥,勉强地不让自己饿死,在这里度过一天又一天的日子。

    试想一下,就是这样的一个老人,独自居住于荒野效外,膝下无儿女,平日里也没有亲戚好友来探望,更没有左右邻居。白天面朝黄土、背向烈日劳作,晚上在木榻的黑暗夜色中入睡,这是多么贫瘠的生活,这是多么孤寞的生活。

    此时老人双手挥动着一把老旧的锄头,在锄着生长在泥土中的蕃薯。他年纪也大了,每锄一下泥土都显得很吃力,年轻人一二锄头就能把泥土中的蕃薯锄出来,他至少要挥动十下八下的锄头才能锄出来。

    当锄出带泥的蕃薯之后,他又蹲下身子去一一把泥土敲干净,放入那已经破了一个洞的竹篓中。

    每锄捡出一只蕃薯之气,老人都累得直喘气。

    看着老人锄地的时候,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走了过去,也没有话,弯下身子,捡起锄出来的蕃薯,敲掉泥土,放入竹蒌之中。

    就这样,老人吃力地锄着泥土,而李七夜捡着番薯,老人每挥三五下锄头就要放下来喘一口气歇息一会儿,而李七夜则是悠然自在,慢吞吞地捡起番薯,十分有节奏地敲掉番薯上的泥土。

    两个人合作无间,但是从始至终彼此都没有一句话,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这一切都是很正常。

    花了大半天的功夫,老人终于从泥土中锄出了六七条的番薯,此时老人抱起竹蒌,找起锄头,就回自己的屋了。

    没有老人的邀请,李七夜也走进了屋,只见屋里面有些昏暗,那怕是大白天走进去之后都是眼前一暗,好不容易才能适应过来。

    屋之内东西不多,甚至可以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在屋的左边摆着一张木床,床上的棉被虽然洗过,但也泛黑了。右边是土灶,一口老铁锅也快生锈了。

    在临近窗前有一张木桌,的木桌也就只能坐二三个人而己,吃饭喝茶什么的都在这张木桌之上了。

    此时李七夜坐在这简陋无比的木桌之前,看着外面的野地,看着那病蔫蔫的树木野藤,他都不由手掌撑着下巴,都昏昏入睡,好像要睡着了一样。

    老人此时已经生火煮番薯,只见火苗在灶台口跳动着,这或者也是在这个世界中唯一还能活跃的东西了。当看到这火苗在跳动的时候,至少还让人知道自己还活着。

    老人枯坐在灶台之前,时不时往灶口里面添些茅草,他枯木一般,了无生气,似乎他活在这世界的唯一目的就是等死。

    在这百无赖聊之中,终于过了很久之后,一阵番薯的香味飘来,这终于给这个世界带来了那么一的活力,至少你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的时候,你闻到这样的香味之时你就一下子感觉浑身都有力量。

    此时就是昏昏入睡的李七夜也睁开了双眼,坐直了身子。

    此时老人已经把煮熟的蕃薯放入簸箕之中,端到桌上。当这蕃薯端上来的时候,老人还没有坐下,李七夜就毫不客气地先拿一天,三五下剥了皮,慢慢地吃起来。

    老人也拿了一条,剥了皮,慢慢地嚼起来,似乎他牙齿不好,吃得很慢。

    “有人,他想远离喧嚣,但再怎么过孤独的日子,至少这世间有他,还有一个卖包子的老头,或者是一个卖盐的老太婆。”李七夜吃了一条蕃薯之后,道:“其实,这并不是孤独,这只是想离世界远一而己。”

    “当你的世界连那个连卖包子的老头都没有,或者连那个卖盐的老太婆都不存在,那么,这个世界也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李七夜道。

    老人只是吃着蕃薯而己,好像他不善于表达,沉默寡言。

    “什么是孤独,这里就是孤独。”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道:“仙帝也好,大帝也罢,遁于探索之地,依然是名动十界,依然是凌驾九天,依然是帝威无限。这是躲避,只是躲避天诛而己。而今天,我们在这里吃着蕃薯,这才叫遁世。”

    老人依然不话,只是吃着蕃薯,因为他很久很久没过话了,他甚至连上一次开口话是什么时候,他都不记得了。

    老人不话,李七夜也不介意,他又剥了一条番薯,也慢慢地吃着,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来,看了老人一眼,道:“你什么时候死?”

    老人依然没有话,慢慢地嚼着,他是十分珍贵这来之不易的粮食,吃得很干净,吃得很心。

    “我也不知道。”过了很久,老人这才开口话,他轻轻地吮了吮手指,道:“我也等着死亡的那一天。”

    “也是。”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活着的唯一目的也就是等死了!在九界的时候,我就对余家的子了,你还有一个酒铺,还有时不时来喝他那比马尿还难喝劣酒。他那个等死,还真算不了什么,至少这红尘间还有很多东西让他能去看。”

    “你这等死,也太漫长了,六识不开,就这样等着死亡。”李七夜笑着道:“想死,都没有那么容易!”(未完待续。)

第1886章离开齐临帝家    李七夜在齐临帝家小住之后,也准备启程离开了,这也该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在驾临第十界之时,他本想来齐临帝家见见故人的,可惜却未能见到,连离别的机会都没有。

    “不知大人去何方?大人若是不嫌弃,小神愿意留于大人身边,追随大人左右。”在李七夜要离开之时,南阳上神十分恭敬地说道。

    南阳上神已经是一尊了不得的上神了,但此时此刻他在李七夜面前以晚辈自居,神态恭敬。

    事实上,这对于南阳上神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不要说是他区区一尊小小的上神,在这十三洲之中又有多少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是他的晚辈。

    这可是主持着猎帝之战的存在,他曾号令百帝,在举世之间也唯有像世帝一般的存在才有资格与他平起平坐,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无法与之抗衡。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无上存在面前,他这样的一个小神,跟蚁蝼差不了多少。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上神招来天诛的机率很小很小,特别是还未掌握真我力的上神招来天诛的机率是可以忽略不计,但依然是有这个可能。”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南阳上神,淡淡地说道:“你也是知进退,能留在我身边待候,也算是不容易。你对于真我还难于掌握,图腾成部,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条路走下去还是很漫长。”

    “大人说的甚是,上神图腾若成部,掌握了真我,便是有望与大帝仙王比肩,想达到这一步,又谈何容易呢。”南阳上神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也罢,念你也不易,我这两日写了一篇真我心得,你拿去好好揣摩参悟吧,这对你大有益处。”李七夜抽出一卷手稿,递给了南阳上神。

    听到这样的话,南阳上神不由呆了一下,真我,这是大帝仙王乃至是强大上神所涉及的领域,每一个大帝仙王都有自己的秘法,这种领域太重要了,而且里面涉及太多的秘密了,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会轻易传下这种秘法!

    现在李七夜竟然随手便传授于自己真我领域的心得,这种心得对于现在的南阳上神来说是最为渴望得到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那是无价之宝。

    此时南阳上神双手都发抖,接过手稿,轻轻摊开一看,这正是涉及真我领域的心得,这种心得一般修士看都无法看懂,只有他们修练到这种层次的修在才能看得明白。

    “多谢大人。”南阳上神十分兴奋,伏拜于地,说道:“大人的大恩,我南阳世家世代铭记,大人需要用得上南阳世家的地方,只需一声令下,南阳世家上下愿为大人赴汤蹈火!”

    对于南阳上神来说,这东西真的太珍贵了,如果他能掌握真我,那就让他的实力上一个大的台阶,这将会让他图腾成部!

    李七夜坦然地受了南阳上神的大礼,最后吩咐之后,南阳上神再拜,这才告别了李七夜,无声无息退下了。

    在离开之前,李七夜叫来齐临帝女,对齐临帝女说道:“我拿了你们齐临帝家的东西,我也不会白拿,我也不会亏欠你们齐临帝家。也罢,你也是一个机灵的姑娘,我就赐你一个机缘,在域外天城等我,到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多谢公子。”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不由盈盈一拜,这对于她而言乃是绝世无双的机缘,能得到这种无上巨头的垂青,那绝对是求之不得的奇遇。

    “先暂且去一个地方,到时你跟我在域外天城汇合便可。”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齐临帝女一口答应了,但她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公子去何处呢?”?“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见一见一位仙帝。”此时李七夜目光望得很远,最终徐徐地说道。

    “见一位仙帝?”听到这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

    十三洲的修士都知道,大帝仙王也好,九界仙帝也罢,只要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他们都会遁隐于世,再也不见外人,能面圣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人,那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公子是要去探索之地吗?”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探索之地,那是广袤无尽的时空,那里无穷无尽,也是最神秘的地方,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在遁世之时都是隐于探索之地!

    “不,就在这青洲之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这一下子让齐临帝女震撼了,她一下子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说李七夜要去见仙帝,她并不吃惊,毕竟像他这样的存在的确有资格去见仙帝,甚至可以说随时随地都可以去见隐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但是,如果说在青洲之中见九界仙帝,那就太让人震撼了,她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双秀目不由张得大大,她都不由震撼吃惊地说道:“这,这不可能吧,举世之间还有九界仙帝居住于青洲?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隐遁之后,都不是居住于探索之地吗?”

    如果这样的消息传了去之后,那就太让人震撼了,一位九界仙帝竟然居住于青洲,这样的事情让任何人都难于相信。

    “万事皆有例外,在时间长河之中,总会出现那么一二个例外的,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就是居住于红尘之中。”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这,这不可能吧,当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他们若不是遁隐于探索之地,必招来天诛。”这并不是齐临帝女有意怀疑李七夜的权威,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天下人都知道,当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必定要遁隐,否则必将会招来天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挡得住天诛。

    在世间也唯有探索之地才能躲避得了天诛,也正是因为如此,历代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纷纷躲入了探索之地,以避免天诛降下。

    “的确,对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来说,世间还有何处能让他们躲避天诛呢?也唯有探索之地而己。”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但是在时间长河之中总会出现那么一二个奇葩,总会出现那么一二个诡异无比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总会因为种种原因而例外的。”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惊愕在那里,的确,在时间长河之中有一二个例外这也不足为奇,她没有见或者她没听说过,这并不代表没有,那只不过是她不知道而己。

    “不过,万事都会有代价的。”李七夜望着遥远的地方,说道:“大帝仙王也好,九界仙帝也罢,有些事情,有些地方,是他们也无法涉足的,他们也是有一些无奈的。”

    齐临帝女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事实上她也想去看一看这样的一位九界仙帝,她想看一看这样的一位仙帝究竟是神奇到怎么样的地步。

    当然她也知道李七夜也不会带她去见这位仙帝,虽然她出身高贵,但排资论辈,她还没有资格去见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就像他们的老祖宗齐临仙王一样,就算她能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也不一定能见得到,只有她真正强大了,才能见得到他们的老祖宗。

    否则的话他们齐临帝家每一代继承大统的传人都能见齐临仙王,那么他们的老祖宗根本就不需要隐世了。

    “域外天城汇合吧。”李七夜吩咐了齐临帝女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齐临帝家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也唯有齐临帝女知道,也没有让任何人来送行,他是飘然而去,消失在茫茫的天空之中。

    青洲,广袤无边,无际无垠。当你能站在足够的高底俯视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整个青洲无边无际,它的广袤会超出你的想象。

    在这广袤浩瀚的大地上,一条条巨大的山脉如同巨龙一样盘桓大地之上,一座座神峰直插云霄,直抵天宇,日月出入其中,星辰环绕左右,一条条江河像怒龙一样奔腾……

    不管是巨大的山脉,还是高耸的神峰,又或者是一奔腾的江河……这一切与青洲这块广袤浩瀚的大地相比起来,那都是显得渺小,那都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在这样的广袤浩瀚大地上,百族众生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甚至可以说比蚁蝼还要缈小。

    青洲太浩瀚了,太过于广袤了,不要说是凡人,就是修士强者,都不能走遍青洲的每一个角落,就算是修士强者也无法窥视青洲的全邈。

    也唯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这样的存在才能一览青洲全貌,只有他们这种无上的存在才能胸有乾坤。

    在青洲之上,万物生灵,那只不过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而己,这样的一滴水珠融入大海之中,那是多么的渺小,那是多么难于寻找。

    如果说有一个人居住在青洲,他不想被人找到,那么只怕你倾尽一生的时间都不一定能找到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