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在齐临帝家小住之后,也准备启程离开了,这也该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在驾临第十界之时,他本想来齐临帝家见见故人的,可惜却未能见到,连离别的机会都没有。

    “不知大人去何方?大人若是不嫌弃,小神愿意留于大人身边,追随大人左右。”在李七夜要离开之时,南阳上神十分恭敬地说道。

    南阳上神已经是一尊了不得的上神了,但此时此刻他在李七夜面前以晚辈自居,神态恭敬。

    事实上,这对于南阳上神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不要说是他区区一尊小小的上神,在这十三洲之中又有多少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是他的晚辈。

    这可是主持着猎帝之战的存在,他曾号令百帝,在举世之间也唯有像世帝一般的存在才有资格与他平起平坐,其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无法与之抗衡。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无上存在面前,他这样的一个小神,跟蚁蝼差不了多少。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上神招来天诛的机率很小很小,特别是还未掌握真我力的上神招来天诛的机率是可以忽略不计,但依然是有这个可能。”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南阳上神,淡淡地说道:“你也是知进退,能留在我身边待候,也算是不容易。你对于真我还难于掌握,图腾成部,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条路走下去还是很漫长。”

    “大人说的甚是,上神图腾若成部,掌握了真我,便是有望与大帝仙王比肩,想达到这一步,又谈何容易呢。”南阳上神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也罢,念你也不易,我这两日写了一篇真我心得,你拿去好好揣摩参悟吧,这对你大有益处。”李七夜抽出一卷手稿,递给了南阳上神。

    听到这样的话,南阳上神不由呆了一下,真我,这是大帝仙王乃至是强大上神所涉及的领域,每一个大帝仙王都有自己的秘法,这种领域太重要了,而且里面涉及太多的秘密了,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会轻易传下这种秘法!

    现在李七夜竟然随手便传授于自己真我领域的心得,这种心得对于现在的南阳上神来说是最为渴望得到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那是无价之宝。

    此时南阳上神双手都发抖,接过手稿,轻轻摊开一看,这正是涉及真我领域的心得,这种心得一般修士看都无法看懂,只有他们修练到这种层次的修在才能看得明白。

    “多谢大人。”南阳上神十分兴奋,伏拜于地,说道:“大人的大恩,我南阳世家世代铭记,大人需要用得上南阳世家的地方,只需一声令下,南阳世家上下愿为大人赴汤蹈火!”

    对于南阳上神来说,这东西真的太珍贵了,如果他能掌握真我,那就让他的实力上一个大的台阶,这将会让他图腾成部!

    李七夜坦然地受了南阳上神的大礼,最后吩咐之后,南阳上神再拜,这才告别了李七夜,无声无息退下了。

    在离开之前,李七夜叫来齐临帝女,对齐临帝女说道:“我拿了你们齐临帝家的东西,我也不会白拿,我也不会亏欠你们齐临帝家。也罢,你也是一个机灵的姑娘,我就赐你一个机缘,在域外天城等我,到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多谢公子。”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不由盈盈一拜,这对于她而言乃是绝世无双的机缘,能得到这种无上巨头的垂青,那绝对是求之不得的奇遇。

    “先暂且去一个地方,到时你跟我在域外天城汇合便可。”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齐临帝女一口答应了,但她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公子去何处呢?”?“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见一见一位仙帝。”此时李七夜目光望得很远,最终徐徐地说道。

    “见一位仙帝?”听到这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

    十三洲的修士都知道,大帝仙王也好,九界仙帝也罢,只要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他们都会遁隐于世,再也不见外人,能面圣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人,那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公子是要去探索之地吗?”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探索之地,那是广袤无尽的时空,那里无穷无尽,也是最神秘的地方,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在遁世之时都是隐于探索之地!

    “不,就在这青洲之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这一下子让齐临帝女震撼了,她一下子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果说李七夜要去见仙帝,她并不吃惊,毕竟像他这样的存在的确有资格去见仙帝,甚至可以说随时随地都可以去见隐世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但是,如果说在青洲之中见九界仙帝,那就太让人震撼了,她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双秀目不由张得大大,她都不由震撼吃惊地说道:“这,这不可能吧,举世之间还有九界仙帝居住于青洲?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隐遁之后,都不是居住于探索之地吗?”

    如果这样的消息传了去之后,那就太让人震撼了,一位九界仙帝竟然居住于青洲,这样的事情让任何人都难于相信。

    “万事皆有例外,在时间长河之中,总会出现那么一二个例外的,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就是居住于红尘之中。”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这,这不可能吧,当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他们若不是遁隐于探索之地,必招来天诛。”这并不是齐临帝女有意怀疑李七夜的权威,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天下人都知道,当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必定要遁隐,否则必将会招来天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挡得住天诛。

    在世间也唯有探索之地才能躲避得了天诛,也正是因为如此,历代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纷纷躲入了探索之地,以避免天诛降下。

    “的确,对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来说,世间还有何处能让他们躲避天诛呢?也唯有探索之地而己。”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但是在时间长河之中总会出现那么一二个奇葩,总会出现那么一二个诡异无比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总会因为种种原因而例外的。”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惊愕在那里,的确,在时间长河之中有一二个例外这也不足为奇,她没有见或者她没听说过,这并不代表没有,那只不过是她不知道而己。

    “不过,万事都会有代价的。”李七夜望着遥远的地方,说道:“大帝仙王也好,九界仙帝也罢,有些事情,有些地方,是他们也无法涉足的,他们也是有一些无奈的。”

    齐临帝女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事实上她也想去看一看这样的一位九界仙帝,她想看一看这样的一位仙帝究竟是神奇到怎么样的地步。

    当然她也知道李七夜也不会带她去见这位仙帝,虽然她出身高贵,但排资论辈,她还没有资格去见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就像他们的老祖宗齐临仙王一样,就算她能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也不一定能见得到,只有她真正强大了,才能见得到他们的老祖宗。

    否则的话他们齐临帝家每一代继承大统的传人都能见齐临仙王,那么他们的老祖宗根本就不需要隐世了。

    “域外天城汇合吧。”李七夜吩咐了齐临帝女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齐临帝家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也唯有齐临帝女知道,也没有让任何人来送行,他是飘然而去,消失在茫茫的天空之中。

    青洲,广袤无边,无际无垠。当你能站在足够的高底俯视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整个青洲无边无际,它的广袤会超出你的想象。

    在这广袤浩瀚的大地上,一条条巨大的山脉如同巨龙一样盘桓大地之上,一座座神峰直插云霄,直抵天宇,日月出入其中,星辰环绕左右,一条条江河像怒龙一样奔腾……

    不管是巨大的山脉,还是高耸的神峰,又或者是一奔腾的江河……这一切与青洲这块广袤浩瀚的大地相比起来,那都是显得渺小,那都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在这样的广袤浩瀚大地上,百族众生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甚至可以说比蚁蝼还要缈小。

    青洲太浩瀚了,太过于广袤了,不要说是凡人,就是修士强者,都不能走遍青洲的每一个角落,就算是修士强者也无法窥视青洲的全邈。

    也唯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这样的存在才能一览青洲全貌,只有他们这种无上的存在才能胸有乾坤。

    在青洲之上,万物生灵,那只不过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而己,这样的一滴水珠融入大海之中,那是多么的渺小,那是多么难于寻找。

    如果说有一个人居住在青洲,他不想被人找到,那么只怕你倾尽一生的时间都不一定能找到他。(未完待续。)

第1885章离别    铁树翁带着贺尘他们向李七夜拜了拜之后,他们退下了。

    在离开之前,沈晓珊看着李七夜,她芳心不由为之颤了一下,曾经何时眼前的男人是离他很久很久,但是现在他却离自己很远很远,他遥远的高度只怕是她一辈子无法企及的,在这遥远的距离间,她只能是遥遥而言。

    在这一刻,沈晓珊知道在此之前能留在他身边待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现在就算她有一百个情愿留在他身边待候他,她都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可以说现在想留在他身边待候,她的名额不知道要排到几个零之后。

    在这一刻沈晓珊芳心里面是百般滋味,无法用任何笔墨来形容此时自己心中的滋味,或者在未来,在她人生的时间中,再回想起昔日的时候,只怕与眼前男人在一起能给她带来最多的回忆,给能她带来最多快乐。

    “公子,还能再见你吗?”此时此刻,沈晓珊芳心里面是千言万语,有着太多深情的话,但不知道从哪一句说起,太的话在嘴中打转,最后只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或者也唯有这一句话才能体现她心里面的企盼了。

    看了看沈晓珊,李七夜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大道漫漫,岁月万载,有缘自会相见,我相信他日你我会有再见之时。”

    “我会的。”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坚毅,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会努力的。”

    沈晓珊这句话不止是说给李七夜听,也是说给自己听,她与李七夜之间实在是遥不过及了,在未来的岁月里她也需要努力,她也需要愤发奋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再次相见的机会,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机会伴随左右,否则自己弱小,永远都只是一只蚁蝼而己,永远都无法走到那种高度。

    “我相信。”李七夜点了点头,神态也是鼓励地说道。

    得到了李七夜如此的肯定和鼓励,沈晓珊芳心为之一震,她不由紧紧地握住拳头,说道:“我会的。”说完转身就走,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也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的泪水。

    但是沈晓珊还没有迈出门槛,她依然忍不住转过身来,一下子冲了过来,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李七夜。

    在这一刻沈晓珊再也忍不住了,泪水不争气地湿了眼角,她紧紧地伏在了李七夜的肩膀上,或者这一次拥抱将有可能是成为他们最后的一次拥护。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徐徐地说道:“去吧,道路漫长,未来需要你自己走下去。”

    “再见了,公子。”紧紧抱着李七夜的沈晓珊最终鼓起了勇气,亲吻了李七夜一下,虽然心中有太多的不舍,但她最后还是松手,跑了出去了。

    看着沈晓珊远去的背影,李七夜也只好轻轻地叹息一声,轻轻地摇了摇头,这种别离他经历太多了,他已经看得很淡了,这并非是他铁石心肠,而是因为他经历了太多,连生死别离他都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一颗心都麻木了。

    李七夜在齐临帝家小住几天,在齐临帝家小住之时他除了琢磨那个天外飞来的东西之外,也是勤于修练。

    此时他坐于神榻之上,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在他的命宫之中混沌之气在奔腾不息,就像是一个世界的新生命一样,十分的活跃。

    “轰、轰、轰”随着一阵阵奔腾的声音响起,李七夜的混沌之气像万马奔腾一样,此时混沌之气在他的体内化作了漩涡,蕴养着大道,蕴养着真命。

    此时李七夜的混沌之气已经拥有了七百多斗,突破了五百斗这个界限,让李七夜的道行从道蚁境界迈入了道虫境界。

    对李七夜而言,道行深浅并不是十分的重要,但那怕他有再多的手段,这依然都是他需要经历的过程,他也不可以让自己从道尘境界突然冲击到大帝境界。

    虽然说李七夜他有很多的手段可以让自己的修行疯狂飙升,但经历了漫长岁月的他更明白修道没有什么捷境可走,想成为旷古铄金的存在,那就必须一步一步地走出来,每一步都要走得十分扎实,每一步都要经历千百次的打磨,只要扎实无比的基础,在未来才能走得更远,才能坦然去面对自己的心魔,才能坦然去面对自己的劫难,才会让自己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虽然李七夜能让自己从道尘境界在一二年间成为大帝,但这种疯狂飙升的修士最终会给自己留下致命的缺陷,这种疯狂无比的飙升,不可能成为最圆满的大帝。

    事实上也是如此,万古以来天才数之不清,有很多天才修练的速度快得吓死人,但往往很多天才修练到最后却一一陨落,未能成为大帝仙王,反而一些天赋中上的修士一步步苦修,扎扎实实地打磨自己,最后却能成为大帝仙王。

    可以说修行是一条漫长无比的道路,那是需要经历几百年甚至是上万年的磨励,没有一颗能承受煎熬的道心,那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一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也是难于成为大帝仙王。

    李七夜从九界的修练是一步又一步走下去,又到第十界的修练一步又一步走下去,这对于他来说,那只是一场经历而己,那是一场磨砺,他想开拓一种前所未有的修练,他想开启一个纪元,必定要从旧世界的基础上破土而出,那必须是推旧陈新,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开启一个新的纪元。

    在旧的纪元还在的情况之下,没有在旧世界的基础上推旧陈新,没有漫长岁月的磨砺,所有的一切那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己,那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己。

    李七夜要打磨两个世界的修练,他就是要从这两个世界的修练基础上破土而出,从建属于他的修练体系,创建新世界的体系!

    在一番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之后,李七夜命宫之中乃是生命之火跳跃,极为纯粹的生命之火没有任何杂质,他就像是世间最纯粹最独一无二的火种,一次又一次淬炼着道胚,而且生命之火在一次又一次淬炼之时,十分的温和,十分的和熙,就好像是冰雪融化一样。

    在命宫之中被生命之火所淬炼的道胚正是李七夜从狂神凶地得到的那一套白装,这一套白装还没有被锻铸炼造过,每一颗道胚都那么的完整,每一颗道胚都是处于初始状态。

    当年狂神得到了这一套白装并没有锻铸祭炼它,因为狂神想以真我来炼化它,这也是为什么狂神要急着成为古神的原因。

    按道理来说他已经是十一位图腾的上神了,那么长的时间他都熬过了,根本就不急着一时成为古神,再说了,他还是有不小的机会成为古神的。

    但狂神是急于求成,剑走偏锋,吞噬天地,最终招来杀身之祸。

    真我,这是一个涉及很深奥的领域,只有仙帝和上神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才能涉及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力量由命宫四象形成,使之拥有了独一无二的力量真我!

    在举世之间有着众多的力量,由混沌之气的太初之力,又如无上大道的大道之力,又如红尘中的七情六欲的俗世之力,又如属于苍天的惩戒之力……

    但是,这些力量都不属于修士本身自己,不论是混沌之气的太初之力,还是的苍天的征戒之力,这些力量都有所依托,它要么是生于天地,要么是降于苍天!

    真我,这就不一样了,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这是独一无二的力量,不受世间的一切所左右。

    曾有大帝说过,只有真正掌握了真我,那才是真正能跳脱束缚,否则的话就算是再强大的大帝仙王,再无敌的力量,那都只不过是做嫁衣而己,这都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也是为何狂神会如此急躁地成为古神了,他需要真正掌握真我,他想以真我来锻铸炼造这一套白装。

    真我,对于李七夜来说这并不是问题,他早就先人一步了。在十三命宫之时他就已经演化了真我苍天,远在他还没有成为仙帝之时就已经掌握了真我,他早就先人一步明悟了命宫四象的奥义!

    “哗啦、哗啦、哗啦……”此时一个个道胚在生命之火的炼化之中一次又一次变幻着,道篇一次又一次的演化着。

    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在一次又一次的变幻中、在一次又一次演化中出现,如此之多的道胚,可以说是极为壮观的一幕,如果有人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那绝对是震撼人心。

    白装是道兵中最弱最底层的兵器,但是当白套装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威力也是十分吓人的。

    像圣帝手中的终极套装,比任何一位大帝仙王的套装都不会弱,如果说有什么套装能比圣帝手中的这件终极套装要强大,只怕也唯有真仙套装了。

    李七夜手中的这一套白装虽然比起圣帝的终极套装来是有所不如,但一旦炼成,它的威力也是十分恐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