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目光落在了此物之上,此物看起来并不神奇,相反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被烧焦的岩石一样,通体焦黑,而且它的身上有着不少的磕痕,这种磕痕绝对不是齐临帝家的晚辈砸出来的,因为这些磕痕是浑然天成,在它诞生的时候便带着这样的磕痕。

    再仔细看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东西虽然通体焦黑,但这绝对不是焚烧出来的,而是一种大道规则,这是无数的大道规是交织在一起,凹凸不平的表面乃是因为大道规则是以不规则交错在一起所形成的。

    仔细揣摩这东西凹凸不平的表面许久之后才会发现,这不平整的表面其实已经露出了一个个古老符文的烙印,这种古老符文就是齐临帝家的老祖都从来没有见过。

    “它是直接飞到齐临帝家吗?”李七夜看到这件东西,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徐徐地说道。

    “是的。”齐临帝女点头说道:“听才老祖说,在老祖宗踏上终极征途之后甚久的一段岁月里偶然的一天中突然天上飞下陨石,落入我们齐临帝家之中,诸祖得到之后都无法琢磨出其中的玄机,仙王老祖宗只言此物待有缘之人。”

    当年上天一块陨石飞入齐临帝家,可以说是惊动了他们齐临帝家的所有老祖。

    要知道,他们齐临帝家乃是一门三仙王的传承,每一寸土地空间都经历了加持,如果没得到他们齐临帝家的允许同意,一只蚊子也不可能飞入他们齐临帝家,现在突然一块陨石飞了进来,这里面必有原由。

    齐临帝家的老祖们都琢磨着这个东西,他们都明白这件东西必是惊天,就算这不是一件宝物,里面所蕴含着的信息那也是绝世无双的。

    齐临帝家的老祖们一直琢磨不透这件东西,所以才会想寻找所谓的有缘之人。

    对于齐临帝家来说,这件东西极为贵重,因为它是从上天飞下来的,这必定有终极存在有关,所以齐临帝家的老祖对这件东西十分的保密,同时不允许任何外人染指此物。

    今日他们齐临帝家能拿出这件东西来,那实在不容易,换作是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见到此物。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伸出双手,他双手轻轻地压在这件东西之上,一直以来李七夜是古井不波,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失态,但当他伸出双手的时候他双手都不由颤了一下。

    他的一双手一直以来都很稳很稳,那怕是他这一双手托起天空,都是稳如磐石,不会颤动丝毫,但今天他的双手却不受控制地颤抖一下,因为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这里面包含着太多他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

    就算这里面传递着不好的消息,就算这里面包含有他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但最终李七夜还是选择了去面对,他必须去面对,当启真仙帝她们踏上终极征途的时候他没能为她们送行,现在就让他来面对这个从天上飞下来的东西吧。

    当李七夜的双手紧紧地捂住这个东西之时万籁寂静,天地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好像时间都停了下来。

    齐临帝女也静静地站着,就算时间过得太久,她都愿意陪着,从始至终她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甚至她连呼吸都轻缓了很多很多。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终于收回了双手,齐临帝女都看得出来,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那双稳如磐石的手掌是颤抖了一下。

    “这东西我要了。”最终,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要带走它。”说完,也不容齐临帝女说什么,就把这件东西收了起来。

    “梦莹会告诉诸位老祖的。”看到李七夜收起了这件东西,齐临帝女只能是轻轻地说道。

    此时齐临帝女还能说什么?李七夜直接把这件东西收起,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跟他们齐临帝家作商量,他不是在询问齐临帝家的意思,就算他们齐临帝家不愿意给,他都必定会带走它。

    收起了这件东西之后,李七夜坐了下来,吩咐地说道:“让铁树门的师徒来见我吧。”

    齐临帝女二话不说,让门下弟子去把沈晓珊他们带来。

    当铁树翁他们被带进来之后,看到李七夜,铁树翁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铁树翁、贺尘他们都不由双腿一软,跪拜在地上,沈晓珊她也跟着师父拜于地上。

    “小,小,小的拜见公子。”此时铁树翁说话都直打哆嗦,这两天他是吓得不轻,这两天他可以说是在震撼中度过,这两天经历把他吓得不轻,也同时让他心里面感到兴奋。

    试想一下,齐临帝家的老祖们都对李七夜恭恭敬敬,连南阳上神这样的存在都在李七夜左右待候着,这能不把铁树翁吓怕了吗?

    在以前,不要说是见齐临帝家的老祖,连齐临帝家的普通弟子在他们铁树门这种小门小派面前那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至于像齐临帝女、南阳上神这样的存在,那就更是高高在上了,他们铁树门连见上一面的资格都没有了。

    但是在这两天之中他们师徒四人不止是见到了齐临帝家的许多大人物、见到了齐临帝家的一位位老祖,而且他们在齐临帝家也得到了不错的待遇,就算不是贵宾,那也是客人。

    在以前这样的事情他们想都不敢想,能攀上齐临帝家的一位普通弟子,那都是天大的恩赐了,更别说能以客人的身份住入齐临帝家了。

    这两天的经历可以说是比他们一辈子的经历都要丰富,都要惊奇,都要让他们大开眼界。

    在这个时候,铁树翁他们才真正明白,能留在李七夜身边待候着,那是他们祖坟冒青烟,要知道现在待候在李七夜身边的可是齐临帝女、南阳上神这样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连在李七夜身边站一站的资格都没有。以前他们能留在李七夜身边待候,那是他们的荣幸,这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可惜他们未能好好把握住。

    “起来吧。”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铁树翁他们这个时候才站了起来,此时他们都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此时他们只能是仰视李七夜。

    “她与我有缘。”此时李七夜对齐临帝女说道:“就让她留在齐临帝家修练吧,能有怎么样的成就,就看她的造化了。”

    说完了这话,李七夜让沈晓珊走上来,沈晓珊她一下子都愕在了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指了指自己,说道:“公子,是我吗?”

    最终见李七夜点了点头之后,沈晓珊这才懵懵懂懂地走了上来,她一时之间都发懵,短时间内都回不过神来。

    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连铁树翁他们都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样的幸福来得太快了,震撼得他们回不过神来。

    “公子放心,我会给她找到一个适合的师父的。”得到了李七夜指示之后,齐临帝女当场就一口答应了。

    对于齐临帝家来说,他们根本就不缺像沈晓珊这样的弟子,像沈晓珊这样的资质想拜入齐临帝家,那是要经过一场又一场的考核,现在沈晓珊能一下子拜入齐临帝家,那可以说是齐临帝家十分破例了。

    过了许久之后,铁树翁他们这才回过神来,他们回过神来之后都是狂喜不己。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能入住齐临帝家,他们已经是心满意足了,能在齐临帝家的诸位老祖面前露一个脸,这已经是一种恩赐了。

    至少可以说这一次能在齐临帝家的诸位老祖露一下脸,能见到齐临帝家的大人物,这让他们铁树翁在西陲之地能站稳脚根,至少西陀国不敢说灭就灭他们铁树门,西陀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可以随心所欲地灭掉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现在西陀国要动他们铁树门可是要考虑再三。

    这对于铁树翁来说,这一次住进了齐临帝家,那么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他的战略也完成了。

    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现在沈晓珊竟然能拜入齐临帝家,而且还是齐临帝女亲自为她安排师父,这就完全不一样的意义了。

    当沈晓珊成为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之后,这就意味着他们铁树门在西陲之地的地位是一跃千丈,甚至可以说从此之后他们铁树门不需要再依附西陀国,他们铁树门可以自立门户!

    可以说,当沈晓珊拜入齐临帝家,成为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这是让铁树门飞上枝头变凤凰。

    “多谢公子恩赐”铁树翁忙是带着徒弟对李七夜拜了又拜。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摆手说道:“从哪里来,就从回哪里去吧,这也是一场缘份。”

    铁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带着徒弟再一次向李七夜拜了拜,他也明白他们铁树门与李七夜的缘份己尽。这对于铁树翁来说,他已经心满意足了,能得到这样的机缘,他已经是无所求了。(未完待续。)

第1883六章帝旨    此时天下降下了一轴帝旨,帝旨丝毫不差地落于南阳上神的双手之上。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就算是齐临帝家的老祖们也不例外,他们的始祖齐临仙王突然传下帝旨,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弟子恭送师尊。”接下帝旨之后,南阳上神拜了拜,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虽然说南阳上神今日已经是一代上神了,地位崇高,但他心里面依然不敢忘记齐临仙王对他的指点教诲之恩。

    当南阳上神磕头完毕,弥漫于齐临帝家的每一缕仙王神威这才慢慢消散而去,当仙王神威消散而去之后,这就意味着齐临仙王远去,他再一次遁隐而去,不过红尘。

    当送走了齐临仙王之后,南阳上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恭恭敬敬地打开了帝旨,当帝旨展开之时,仙光弥漫,帝威腾腾,一看便知道此乃是大帝仙王的无上意志。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看着南阳上神,所有人都想知道帝旨之中写的是什么,这包括了齐临帝家的老祖们。

    齐临仙王突然传下了帝旨,而且还把帝旨传给了南阳上神,这绝对不可能没有道理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南阳上神的一举一动,好像时间过得特别缓慢一样,一刻钟的时间都宛如一个时代一样漫长。

    南阳上神阅浏帝旨,他不由脸色一变,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他的神态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严肃。

    大家都看到了南阳上神的神态,这更加让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齐临仙王究竟在帝旨上写了什么呢,大家都很想亲眼看一看这帝旨。

    最终南阳上神收好了帝旨,敛了敛衣裳,踏空而起,行至于李七夜的帝座之前,身体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拜伏于此,恭敬地说道:“小神一叶障目,并不知道大人驾临,小神愚钝,不知天高地厚,冒犯大人,还请大人降罪!”

    看到这样的一幕,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所有的大教老祖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们都被震撼得久久合拢不上嘴巴。

    南阳上神可是一尊上神呀,此时竟然跪拜于李七夜面前,神态恭敬无比,这让人实在是难于相信,有大教老祖都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不知者无罪,赦你无罪。”说着他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而己。

    得到了李七夜的赦免之后,南阳上神这才站了起来,神态间显得恭敬。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南阳上神在刚才还想找李七夜的麻烦呢,现在却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这顿时就让大家更加为之好奇了,齐临仙王的帝旨之中究竟写的是什么呢。

    对于南阳上神来说,这种转变没有什么可耻的,因为他所面对的乃是第十界的巨擘,曾经一个又一个时代与神、魔、天三族大帝仙王对抗的存在。更何况,他曾经为百族争取了生存空间,为百族有着显赫无上的功绩,单是凭着他对百族的贡献,这就值得他去尊敬。

    “我就暂且在齐临帝家小住几日。”此时李七夜依然坐于帝座之上,缓缓地对齐临管律地说道。

    “公子,不,大人驾临,乃是我们齐临帝家的荣幸,我们齐临帝家蓬荜生辉。”齐临管律忙是恭敬地说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从帝座走了下来,南阳上神不失恭敬地说道:“大人在齐临帝家之日,小神替师尊招待大人,大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李七夜点头说道:“齐临仙王的好心我就领了,他日我会见一见他的。”

    齐临仙王不方便出世,所以降下帝旨,由半个弟子的南阳上神代他招待李七夜。

    南阳上神二话不手,为李七夜扶手,亲自为李七夜引路。

    没走几步,李七夜回头,对齐临管律吩咐说道:“告诉你们家的老头子们,我要看你们的那件东西!”

    “一定。”齐临管律忙是说道:“我们一定会让大人过目。”此时他不敢有丝毫的推托。

    最终,在南阳上神的引路之下,李七夜这才缓缓而去。

    终于目送李七夜离去之后,齐临管律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无上巨头呀,古远的存在,这种无上存在乃是与他们齐临仙王平起平坐的存在呀。

    这个时候齐临管律也不由庆幸,也的确是帝女这丫头机灵聪慧,猜对了李七夜的来历,不然他们齐临帝家稍有差错卷入了这样的漩涡,就算到最后有他们老祖宗出面保齐临帝家,只怕他们这些晚辈也够呛的。

    至于在场的大教老祖更是久久难于回过神来,当李七夜他们远去甚久之后,他们这才缓过神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大家心里面都十分震撼,就算他们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就算他们无法猜到李七夜的脚根,但是从惊动齐临仙王和南阳上神恭敬的态度,他们也就明白李七夜的来历惊天,那绝对是巨头级别的,只有这种级别的存在才能惊动仙王,否则的话一般上神都不能惊动齐临仙王。

    “诸位,慎言呀。”回过神来之后,齐临管律对在场的大教老祖都徐徐地说道:“今日之事,希望大家慎言,切莫轻易议论,我相信诸位也不想招来灭门之灾吧?”

    齐临管律这话并非是威胁在场的大教老祖,他说的是实情,一位无上巨头步入红尘,没有人能知道这具体是什么原因,在这背后绝对有着惊天之事,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们所能揣测的。

    不论是这件事背后是什么原因,一位无上巨头步入红尘这样惊天之事,不是他们所能轻易讨论的,这背甚至有可能涉及百族的,甚至有可能涉及神、魔、天三族,更有可能涉及诸多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所以,一位无上巨头涉足红尘,不可轻易去议论,万一一不小心得罪了某人,只怕随随便便都能灭掉一个大教传承,灭掉一个疆国王朝!

    “管律兄的话,我们一定会牢记于心中。”有大教老祖神态一凛,立即神态庄重地说道。

    先莫说李七夜是何来头,单是齐临仙王下了帝旨,大家都不敢轻易去议论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稍不小心就会捅破天,到时候不需要齐临仙王这样的存在出手,只怕齐临帝家就会第一个出手灭了他们。

    其他大教老祖也都纷纷出声附和,也都不敢轻言议论此事。

    “诸位能慎言就是甚好。”齐临管律也不由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

    事实上齐临管律也不敢轻言,他也不知道这背后究竟是怎么样的内幕,毕竟让一位巨头涉足红尘太震撼人心了。

    要知道,不管是哪一位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想行走于红尘,那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随时都会招来天诛,但现在一位巨头却不顾天诛,甚至有可能削去自己的道行涉足于红尘,这背后绝对有着惊天之事!

    过了许久之后,齐临帝家的铁幕才散才,这让齐临帝家的老祖们都松了一口气。

    发生了如此多的惊天之事,齐临帝家的许多弟子强者都不由十分好奇,他们也很想知道内幕,但是看到宗门内的长辈都神态凝重,没有谁敢去再追问。

    就算是有晚辈追问此事,长辈也只是训斥他们一番,不会轻易告诉他们内幕。

    在齐临帝家深处,风景无比优美,在这里仙光吞吐,紫气腾腾,有凤鸟飞翔,麋鹿休憩,有芝草丛生,有神木疏横……

    这样的一个仙境可不是一般人能居住的,就算是齐临帝家的老祖都没资格居住于此。这样的地方乃是为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宗所留,比如说他们齐临帝家的仙王,比如说他们齐临帝家的上神。

    不过,不论是他们齐临帝家的仙王还是上神,都没有隐居于齐临帝家,齐临帝家子孙留下这样的地方只是渴望他们的仙王和上神回来之时有这样的仙境可以小住几日。

    不过,他们齐临帝家的仙王自从隐居之后,都没有回齐临帝家小住过,只有偶尔会有上神回来小住几日。

    今日李七夜便住于这仙境之中,看着这仙境之中那熟悉的一草一木,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虽然草木依在,但是人事已非,今天的齐临帝家已经不是当年的齐临帝家,虽然说今天的齐临帝家依然是兴盛,但当再一次住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毕竟能让他留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在了,在这里已经没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过了许久,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的声音,李七夜随意地说道:“进来吧。”

    片刻之后,齐临帝女走了进来,她双手捧着一只很大的木箱,她把森箱放在李七夜面前之后,打开,从里面取出一物,说道:“此物便是天外飞来之物,宗门内的上神老祖都说此物与我们夜临仙王有关,今日请公子过目。”

    说完,齐临帝女把此物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李七夜面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