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天下降下了一轴帝旨,帝旨丝毫不差地落于南阳上神的双手之上。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就算是齐临帝家的老祖们也不例外,他们的始祖齐临仙王突然传下帝旨,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弟子恭送师尊。”接下帝旨之后,南阳上神拜了拜,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虽然说南阳上神今日已经是一代上神了,地位崇高,但他心里面依然不敢忘记齐临仙王对他的指点教诲之恩。

    当南阳上神磕头完毕,弥漫于齐临帝家的每一缕仙王神威这才慢慢消散而去,当仙王神威消散而去之后,这就意味着齐临仙王远去,他再一次遁隐而去,不过红尘。

    当送走了齐临仙王之后,南阳上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恭恭敬敬地打开了帝旨,当帝旨展开之时,仙光弥漫,帝威腾腾,一看便知道此乃是大帝仙王的无上意志。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看着南阳上神,所有人都想知道帝旨之中写的是什么,这包括了齐临帝家的老祖们。

    齐临仙王突然传下了帝旨,而且还把帝旨传给了南阳上神,这绝对不可能没有道理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南阳上神的一举一动,好像时间过得特别缓慢一样,一刻钟的时间都宛如一个时代一样漫长。

    南阳上神阅浏帝旨,他不由脸色一变,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他的神态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严肃。

    大家都看到了南阳上神的神态,这更加让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齐临仙王究竟在帝旨上写了什么呢,大家都很想亲眼看一看这帝旨。

    最终南阳上神收好了帝旨,敛了敛衣裳,踏空而起,行至于李七夜的帝座之前,身体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拜伏于此,恭敬地说道:“小神一叶障目,并不知道大人驾临,小神愚钝,不知天高地厚,冒犯大人,还请大人降罪!”

    看到这样的一幕,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所有的大教老祖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们都被震撼得久久合拢不上嘴巴。

    南阳上神可是一尊上神呀,此时竟然跪拜于李七夜面前,神态恭敬无比,这让人实在是难于相信,有大教老祖都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不知者无罪,赦你无罪。”说着他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而己。

    得到了李七夜的赦免之后,南阳上神这才站了起来,神态间显得恭敬。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南阳上神在刚才还想找李七夜的麻烦呢,现在却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这顿时就让大家更加为之好奇了,齐临仙王的帝旨之中究竟写的是什么呢。

    对于南阳上神来说,这种转变没有什么可耻的,因为他所面对的乃是第十界的巨擘,曾经一个又一个时代与神、魔、天三族大帝仙王对抗的存在。更何况,他曾经为百族争取了生存空间,为百族有着显赫无上的功绩,单是凭着他对百族的贡献,这就值得他去尊敬。

    “我就暂且在齐临帝家小住几日。”此时李七夜依然坐于帝座之上,缓缓地对齐临管律地说道。

    “公子,不,大人驾临,乃是我们齐临帝家的荣幸,我们齐临帝家蓬荜生辉。”齐临管律忙是恭敬地说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从帝座走了下来,南阳上神不失恭敬地说道:“大人在齐临帝家之日,小神替师尊招待大人,大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李七夜点头说道:“齐临仙王的好心我就领了,他日我会见一见他的。”

    齐临仙王不方便出世,所以降下帝旨,由半个弟子的南阳上神代他招待李七夜。

    南阳上神二话不手,为李七夜扶手,亲自为李七夜引路。

    没走几步,李七夜回头,对齐临管律吩咐说道:“告诉你们家的老头子们,我要看你们的那件东西!”

    “一定。”齐临管律忙是说道:“我们一定会让大人过目。”此时他不敢有丝毫的推托。

    最终,在南阳上神的引路之下,李七夜这才缓缓而去。

    终于目送李七夜离去之后,齐临管律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无上巨头呀,古远的存在,这种无上存在乃是与他们齐临仙王平起平坐的存在呀。

    这个时候齐临管律也不由庆幸,也的确是帝女这丫头机灵聪慧,猜对了李七夜的来历,不然他们齐临帝家稍有差错卷入了这样的漩涡,就算到最后有他们老祖宗出面保齐临帝家,只怕他们这些晚辈也够呛的。

    至于在场的大教老祖更是久久难于回过神来,当李七夜他们远去甚久之后,他们这才缓过神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大家心里面都十分震撼,就算他们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就算他们无法猜到李七夜的脚根,但是从惊动齐临仙王和南阳上神恭敬的态度,他们也就明白李七夜的来历惊天,那绝对是巨头级别的,只有这种级别的存在才能惊动仙王,否则的话一般上神都不能惊动齐临仙王。

    “诸位,慎言呀。”回过神来之后,齐临管律对在场的大教老祖都徐徐地说道:“今日之事,希望大家慎言,切莫轻易议论,我相信诸位也不想招来灭门之灾吧?”

    齐临管律这话并非是威胁在场的大教老祖,他说的是实情,一位无上巨头步入红尘,没有人能知道这具体是什么原因,在这背后绝对有着惊天之事,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们所能揣测的。

    不论是这件事背后是什么原因,一位无上巨头步入红尘这样惊天之事,不是他们所能轻易讨论的,这背甚至有可能涉及百族的,甚至有可能涉及神、魔、天三族,更有可能涉及诸多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所以,一位无上巨头涉足红尘,不可轻易去议论,万一一不小心得罪了某人,只怕随随便便都能灭掉一个大教传承,灭掉一个疆国王朝!

    “管律兄的话,我们一定会牢记于心中。”有大教老祖神态一凛,立即神态庄重地说道。

    先莫说李七夜是何来头,单是齐临仙王下了帝旨,大家都不敢轻易去议论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稍不小心就会捅破天,到时候不需要齐临仙王这样的存在出手,只怕齐临帝家就会第一个出手灭了他们。

    其他大教老祖也都纷纷出声附和,也都不敢轻言议论此事。

    “诸位能慎言就是甚好。”齐临管律也不由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

    事实上齐临管律也不敢轻言,他也不知道这背后究竟是怎么样的内幕,毕竟让一位巨头涉足红尘太震撼人心了。

    要知道,不管是哪一位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想行走于红尘,那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随时都会招来天诛,但现在一位巨头却不顾天诛,甚至有可能削去自己的道行涉足于红尘,这背后绝对有着惊天之事!

    过了许久之后,齐临帝家的铁幕才散才,这让齐临帝家的老祖们都松了一口气。

    发生了如此多的惊天之事,齐临帝家的许多弟子强者都不由十分好奇,他们也很想知道内幕,但是看到宗门内的长辈都神态凝重,没有谁敢去再追问。

    就算是有晚辈追问此事,长辈也只是训斥他们一番,不会轻易告诉他们内幕。

    在齐临帝家深处,风景无比优美,在这里仙光吞吐,紫气腾腾,有凤鸟飞翔,麋鹿休憩,有芝草丛生,有神木疏横……

    这样的一个仙境可不是一般人能居住的,就算是齐临帝家的老祖都没资格居住于此。这样的地方乃是为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宗所留,比如说他们齐临帝家的仙王,比如说他们齐临帝家的上神。

    不过,不论是他们齐临帝家的仙王还是上神,都没有隐居于齐临帝家,齐临帝家子孙留下这样的地方只是渴望他们的仙王和上神回来之时有这样的仙境可以小住几日。

    不过,他们齐临帝家的仙王自从隐居之后,都没有回齐临帝家小住过,只有偶尔会有上神回来小住几日。

    今日李七夜便住于这仙境之中,看着这仙境之中那熟悉的一草一木,他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虽然草木依在,但是人事已非,今天的齐临帝家已经不是当年的齐临帝家,虽然说今天的齐临帝家依然是兴盛,但当再一次住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毕竟能让他留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在了,在这里已经没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过了许久,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的声音,李七夜随意地说道:“进来吧。”

    片刻之后,齐临帝女走了进来,她双手捧着一只很大的木箱,她把森箱放在李七夜面前之后,打开,从里面取出一物,说道:“此物便是天外飞来之物,宗门内的上神老祖都说此物与我们夜临仙王有关,今日请公子过目。”

    说完,齐临帝女把此物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李七夜面前。(未完待续。)

第1822章夜临仙王    夜临仙王,这是一个让十三洲都为之惊悚的名字,拥有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她曾经横扫十三洲,曾经挑战过众神诸帝,她曾经笑傲十三洲!

    此时在场的所有大教老祖都跪拜在地上,就是齐临帝家的弟子强者也都纷纷伏拜于地,齐临帝家的诸位老祖也是十分震惊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他们都不知道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究竟是什么让他们的仙王显圣呢。▲∴▲∴,

    齐临仙王,当然眼前的夜临仙王并不是真正的齐临仙王,如果说真正的齐临仙王驾临,那还了得。

    眼前的齐临仙王乃是由李七夜一手所造成,一开始李七夜只不过是用“一念造万物”造出了齐临仙王的影子。

    在这个时候,这个影子所施展的力量那都是李七夜的意志,当千君上神用上了大帝紫兵套装之后,李七夜直接把自己无上的意志和绝世无双的道心烙印在了这个影子身上,这瞬间让这个影子的力量疯狂飙升,在李七夜这绝对不容任何存在抗拒的意志之下,这个影子就一下子活了过来。

    就在李七夜绝对不可抗衡的力量爆发的时候,一下子沟通了夜临仙王的意志和执念,一下子召唤了这个影子,这让这个影子瞬间拥有了夜临仙王的意志和执念。

    要知道,夜临仙王乃是齐临帝家的仙王,这里是生她、养她的地方,也是她修练、成长的家,在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夜临仙王的足迹,这里的每一寸空间都曾经被夜临仙王加持过。

    可以说在齐临帝家之中处处都留有夜临仙王的意志,处处都留有夜临仙王的执念,在这样的地方夜临仙王的泽迹无处不在。

    当夜临仙王的意志和执念被唤醒瞬间,她留于齐临帝家的所有力量瞬间加持在了影子的身上,齐临仙王无敌的力量就化作了十一条天命,高高悬于影子的头顶之上。

    在这一刻,这就宛如是夜临仙王亲临一样,举止之间万世无敌,双目张合之间更是日月昼夜!在她的力量之下,就算是上神都显得渺小!

    南阳上神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也是十分的震撼,他是曾经亲眼见过夜临仙王的,今日再一次见到夜临仙王,她的绝世风华依然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夜临仙王双目一凝,宛如璀璨星辰,照亮万世,此时她纤纤素手一展,一个个星空出现在她的手掌之间,在这一刻夜幕不仅仅是笼罩着这个时空而己,此时当夜幕降下这时笼罩了亿万时空,笼罩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整条时间长河都被她的夜幕所笼罩着。

    千层万叠的夜幕笼罩了世间的一切,笼罩了三千世界,千层万叠的夜幕出现之时变得无比厚重,无量可以衡量,当这样的夜幕降下之时诸天神魔都被磨灭得灰飞烟灭。

    “不”见到夜临仙王出手,千君上神狂吼一声,在这一刻他甚至是燃烧了自己的寿血、燃烧了自己的混沌之气。

    但这都无济于事,试想一下夜临仙王的加持力量再加上李七夜的绝对不容人抗衡的意志,这是绝对的力量,可以碾灭世间的一切,这种力量的恐怖那是巅峰大帝仙王级别的,这绝对不是一个小小连真我都没有的上神所能抗衡的。

    “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千君上神身上的大帝紫兵套装竟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

    此时千君上神全身渗出鲜血,他的身体也一样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被打碎的陶瓷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就算是大帝紫兵套装也撑不住了,一下子崩碎。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当大帝紫兵套装崩碎的时候,千君上神就算拥有再了不得的神通也无济于耳,在眨眼之间被镇压成了血雾,最终血雾慢慢飘散,尸骨不存。

    堂堂的上神,就这样惨死陨落,甚至连尸骨都不存于世间。

    看到这样的一幕,在场的大教老祖都全部打了一个哆嗦,一下子把他们吓得魂飞魄散。

    这可是大帝紫兵套装呀,竟然被硬生生地碾压得崩碎,一个强大无比的三图腾上神,也被镇压成了血雾,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幕,只怕他们一生都难于忘记今天的这一幕,这将会给他们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

    一时之间,在场的大教老祖全部都伏拜在地上,五体投地,瘫软在那里,连再抬起头来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就算是南阳上神都不由脸色发白,千君上神的实力他很清楚,再加上身上穿有大帝紫兵套装,可以说就算千君上神不是拥有真我的上神,他也依然十分强大,但现在却被镇压成了血雾,连大帝紫兵都被碾压得崩碎!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这就好像是一尊真正十一条天命的仙王复活临世一样。

    一时整个天地宛如是陷了入寂静一样,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都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但是很多人偷偷看了一眼之后又立即低下了头颅,就算是齐临帝家的老祖都不例外。

    李七夜坐于帝座之上,他看着绝世风华的夜临仙王,昔日的一幕幕都浮现于心头,过往的一颦一笑都宛如在昨日一样。

    但是这一切又变得那么遥远,从此天隔一方,再也无法相见,不论手段无双的他,还是无敌的夜临仙王,都改变不了这一切!

    夜临仙王的影子此时也望着李七夜,当他们双双对望之时,宛如时空停滞了一样,这一望就是千万年,一切都停了下来,微风不敢打扰他们,停止了吹拂,时光不敢打扰他们,停止了流淌。

    整个齐临帝家也临入了寂静,没有任何人敢吭一声,甚至连喘一口气都不敢,在此时此刻没有谁敢打破这一份亘古永恒的宁静。

    最终夜临仙王的影子收回了目光,转过身徐徐而行,迤逦而行,消失于齐临帝家之中,归于天地,消匿无痕,她终究不是夜临仙王,她只是夜临仙王留于齐临帝家的意志和执念而己。

    看着夜临仙王消失于齐临帝家之中,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世间有些事情是那么的让人无奈,有些人有些事连一声别离都来不及说,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当夜临仙王消失于齐临帝家之中时许多人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十一条天命的仙王之威弥漫于齐临帝家的每一寸空间的时候,让大家都喘不过气来,这是直接镇压得大家都跪拜于地上。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时空宛如被击破一样,在这刹那之间齐临帝家之内垂落下了仙王法则,磅礴无尽的仙王帝威弥漫于齐临帝家之中,而且这股磅礴无敌的仙王帝威是充满了生机,有血有肉,就像仙王亲临一样。

    虽然齐临帝家的所有人都没有见到有仙王出现,在所有人都感觉得到,此时此刻就有一位仙王在齐临帝家之中。

    “老祖宗”当感受到这磅礴充满生机的仙王帝威之时,齐临帝家的老祖不由骇然大叫一声。

    “始祖”一时之间齐临帝家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强者被震撼了,都纷纷跪拜在地上。

    “齐临仙王”此时在石阶左右两边的大教老祖不由为之骇然,这把他们都吓傻了,刚刚送走了夜临仙王,现在又迎来了一位齐临仙王。

    齐临仙王,齐临帝家的始祖,十命宫八天命的仙王,他就算不是巅峰仙王,但在仙王之中也算是佼佼者。自从创建齐临帝家到现在,他依然活于世间,只是遁世不出而己,传言是归隐于探索之地,一时遁隐不涉足红尘。

    今天齐临仙王突然出现,这不止是吓住了在场的大教老祖,就是连齐临帝家的老祖都被吓住了。一天之内他们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露脸,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这样的事情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南阳接旨!”天空垂落了无上威严的声音,齐临仙王并没有出世,但他却在遥远的星空中关注着齐临帝家,降下了无上仙王帝旨!

    听到这无上威严的声音,南阳上神打了一个激灵,连滚带爬,快步走下大殿,在广场中伏拜于地,恭敬无比地托起双手,说道:“不肖弟子南阳聆听师尊旨训!”

    听到南阳上神这样的话,在场的大教老祖都不由为之愕然,南阳上神是一尊上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他竟然是齐临仙王的徒弟,这件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听南阳上神提过,也没有听任何人提到过。

    事实上南阳上神只能算是齐临仙王的半个弟子,齐临仙王并没有收南阳上神为徒,也没有同意把他收入门墙,只不过南阳上神在年轻之时曾经拜见过隐世的齐临仙王,得到过齐临仙王的指点。

    所以南阳上神也不敢对外人说自己是齐临仙王的徒弟,这也是避免有损齐临仙王的一声英名。在南阳上神心里面是奉齐临仙王为师,毕竟齐临仙王指点过他修行,他们的确是有着师徒之实。

    ps:店家已经发货了,有同学收到t恤没有。(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