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辈,出来一战,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此时千君上神站了出来,双目如电,直盯着李七夜,他双目中喷涌出冰冷的光芒,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李七夜的杀机。

    对于千君上神来说,今天他已经豁出去了,就像他跟齐临管律所说的那样,这无关于宗门利益,这只是他个人恩怨,他一定要为他死去的儿子报仇!

    此时千君上神赤裸裸的叫阵,让在场的大教老祖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上神要出手了,这必将是一击惊天,神威凌驾。

    李七夜坐于帝座之上,随意而自在,那怕是上神叫阵,他也是闲等视之,淡淡地说道:“既然你想与你儿子同赴黄泉,那我成全你,你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死法?”?“杀”千君上神狂吼一声,一吼碎日月,一提到他的儿子,他便暴走,一步一世界,一步踏出,便是斗转星移,乾坤颠倒,一步瞬间跨于李七夜面前,一拳崩出。

    “砰”的一声拳鸣,拳还未击中便已轰鸣不止,在一拳之下六道轮回,万域随行,一拳之威无与伦比。

    “轰”的一声巨响,一拳被挡下,一拳只是离李七夜咫尺而己,这一拳就在李七夜的头颅之上,差一点点就砸到了李七夜的头颅。要知道这一拳神威如万域轰下,可以崩碎一切,离李七夜的头颅只有咫尺之遥,让在场的人都看得心惊肉跳。

    就这么咫尺之遥,却再也无法跨越丝毫,宛如一只无形大手挡住了千君上神的这一拳,这只无形的大手乃是绵绵无边、浩瀚无穷,那怕千君上神的一拳威力再大当它击在这无形大手之上都被消散得无影无踪。

    “开”千君上神不信邪,狂吼一声,随着一声怒吼,神威爆发,所有的混沌之气一下子冲天而起。

    “轰、轰、轰……”随着千君上神的混沌之气疯狂地喷涌而出,或者喷涌这个词已经不足形容了,当混沌之气轰出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世界的混沌之气决堤一样,这像是灭世的洪水一样,瞬间冲毁了世间一切。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千君上神的身后浮现了三个图腾,每一个图腾就像是一个世界,每一个图腾都承载着一条无上大道,都承载着浩瀚无量的混沌之气。

    在刚才金蟒圣尊的一亿三千五百万斗的混沌之气已经足够吓人了,但是与千君上神的混沌之气相比起来,那是显得渺小多了。千君上神拥有三个图腾,这就好像是拥有了三个世界的混沌之气一样,这已经难于用斗来衡量了。

    “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看到千君上神的图腾,有大教老祖不由为之失神。

    大家都知道千君上神早就是一尊上神了,但具体是一尊怎么样的上神,大家都不是很清楚,当看到三个图腾的时候,也有不少人为之意外。

    “轰”在这刹那之间,神威虐肆,一拳璀璨,千君上神的一拳之威承着三世界的力量,一下子飙升加倍轰了出去。

    “砰、砰、砰……”的一阵阵碎裂声音响起,最终“砰”的一声响起,千君上神竟然崩碎了无形的防御,瞬间一拳轰在了李七夜头颅之上。

    “不好”看到一拳轰在了李七夜头颅之上,不知道多少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忍不住尖叫一声,他们并不是担心李七夜,而是这一幕太惊险了,太牵动人心了。

    “轰”的一声巨响,一拳落空,但是拳劲余威肆虐,“砰、砰、砰”一阵阵崩碎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广场的左右两边许多雕像崩碎,广场都被轰得岩石纷,一个深深的拳沟留在了广场之上。

    要知道齐临帝家的每一寸土地都经过一代又一代先贤的加持,也经过了仙王的加持,但上神的一拳依然是轰碎了广场的岩石雕像。

    一拳落空,李七夜消失了,在下一刻李七夜出现在了另一端虚空之中,此时他依然坐于帝座之上,依然是金龙盘伴。

    《念书》配上《空书》,那简直就是让李七夜为所欲为,可以通往任何一个坐标,随心所欲地出现在任何一个时空坐标之上,不会出现丝毫的差错!

    “三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不成部,想挑战我,差得太远了。”李七夜依然坐于帝座之上,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在场的大教老祖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连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都不足于挑战他,这样的口气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霸道。

    上神,把自己的大道、命宫、混沌之气融为一体,化作了图腾,拥有了图腾,这就让上神真正跳脱了道天境界的范畴,让他们拥有了挑战大帝仙王的资本。

    十二个图腾称之为古神,古神可以说是封神层次中最巅峰的存在,而大帝仙王最巅峰的存在也是拥有十二条天命。

    同样是十二,但是上神是无法与大帝仙王相比的。就像三个图腾的上神和三个条天命的大帝仙王相比,那么三个图腾的上神该如何挑战三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呢。

    答案很简单,图腾成部!图腾成部,这就意味着三个图腾能相互契合,而且三个图腾能成为完整的一部!

    当然,三个图腾成部,那只是最基础的成部,也可以四个或六个、九个图腾成部!

    为什么只有图腾成部的上神才有资格去挑战大帝仙王呢,这里面有着种种的传言,只有达到那境界的上神才明白这其中的区别。

    传言说,当上神的图腾成部之时,才能真正了解命宫四象的奥妙,当真正能掌握命宫四象的奥妙之时,才能真正的掌握命宫四象的力量。

    命宫四象的力量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而且每一个人也是独一无二的,这种命宫四象的力量被称之为真我!

    一般的修士一辈子都无法去掌握这种力量,就算是大帝仙王一开始也不知道这种力量,当拥有了三条天命之后,大帝仙王才能掌握命宫四象的力量,才能真正的掌握真我。

    而上神想掌握真我,最基本的要求是拥有三个图腾,而且三个图腾都成部,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掌握真我。

    只有掌握了真我,上神才拥有真正挑战大帝仙王的资本,否则的话,同样数目的上神与大帝仙王对决,那绝对不是对手。

    “就算有真我,也定当斩你!”虽然被李七夜说得不值得一提,但千君上神斩钉载铁地说道,他要斩李七夜的决心谁都不能动摇,不是他死便是李七夜亡。

    “两位,要打就请上古战台。”此时见李七夜和千君上神对峙着,齐临管律大叫地说道。

    虽然齐临帝家经历了一代代先贤加持,又有三代仙王加持,但这等级别的对决,破坏力太强大了。

    千君上神登上古战台,直指李七夜,说道:“上来一战,有你无我,不死不休!”

    “我成全你。”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他没有再多看千君上神一眼,双目远眺,目光变得迷离起来。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一个徐徐走来,从齐临帝家之内走了出来,一步踏入了古战台。

    当这样的一个人走来之时,所有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走来的这个人只是一道身影而己,身影十分蒙胧,让人无法看清真容,只能从袅娜的身影看来,这是一个女子。

    当看到这样的一个袅娜的身影从齐临帝家走出来,走入古战台之时,这让齐临管律心里面跳了一下,这一刻让他心里面有着一种不安的想法。

    “这是”看到这样的一个袅娜身影走上古战台,这让南阳上神也目光跳动一下。

    论年纪,南阳上神比千君上神要大,而且大很多,南阳上神曾经历经过一个又一个时代,虽然说在上神之中南阳上神谈不上巅峰,但是他经历了很多的时代,甚至可以说他见过齐临帝家的三代仙王。

    “哼”看到这只是一个袅娜身影,千君上神不由冷哼一声,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你不敢真身上来一战吗?”

    千君上神他是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他当然是想要与李七夜的真身一战了,只有斩了李七夜的真身,那才算是为他儿子报仇。

    “与你一战?”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他那迷离的目光又变得清澈起来,他淡淡地说道:“我一念足矣,何需真身。如果你真有本事,斩了我一念,我真身便与你一战!”

    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念战上神,如果真的是这样,举世之间也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

    或者也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才有可能一念打败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了。

    “好,既然是如此,我斩先斩她!”千君上神沉喝一声。

    “只怕你没这个机会。”李七夜淡淡一笑,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的一双眼睛变得炽热无比,一双眼睛就像是两轮太阳一样,璀璨的光芒让人睁不开双眼。

    在这一刹那之间,李七夜的道心已经爆发了坚不可摧的意念,可以说此时他的意念有多强大,这个袅娜的身影就有多强大!(未完待续。)

第1818章仇恨    眨眼之间,金蟒圣尊便灰飞烟灭,尸骨不存,整个场面变得寂静,千君上神此时更是神态冷冰如霜。

    先是他儿子沈金龙惨死在了李七夜手中,现在他的爱徒也难逃一劫,此时沈千君想不愤怒都难,这仇可谓是不共戴天。

    至于在场的其他大教老祖,都不敢多说什么,也唯有沉默,最多也就是看着李七夜而己。

    从始至终,李七夜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一下,他依然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而己,而金蟒圣尊却被烧得灰飞烟灭。

    “此是何神通?”最终连南阳上神都忍不住问道,他本是要找李七夜的茬,他本是要打败李七夜,扳回颜脸。

    但现在看到这样的神通,这让南阳上神在心里面充满了疑惑,同时也是充满了好奇。

    在此之前,南阳上神认为这一切那只不过是李七夜的一种幻化神通而己,让一切变得那么逼真而己,最终还是虚幻。

    当金蟒圣尊被烧得灰飞烟灭之时,这让南阳上神明白,这不止是幻化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了一种无上神通,而且这种无上神通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神通。

    要知道,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他们登临上神,可以说是见识广博,他们甚至曾经见过大帝仙王,与大帝仙王交往过,可以说举世之间他们没有见过的功法、神通并不多。

    就算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虽然见识极广,但他们也的确是没有见过《念书》的神通,他们看不出玄奥也不足为奇。

    在举世之间,除了现在的李七夜之外,也唯有青木神帝修练了《念书》,但是万古以来在十三洲之中真正见过青木神帝的人是寥寥无几,传言说真正见过青木神帝的人不会超过五人,至于有谁见过青木神帝施展《念书》的神通,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世间除了现在李七夜施展之外,在此之前只怕没有任何人见过青木神帝施展《念书》的神通了吧。

    “一念生万法,一念造万物,一念掌乾坤。”对于南阳上神的疑惑,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着说道。

    “一念生万法,一念造万物,一念掌乾坤!”听到李七夜的话,南阳上神不由细细地体味,仔细去揣摩这里面的玄奥。

    至于石阶上的大教老祖,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念生万法,一念造万物,一念掌乾坤,他们都觉得这话说得太嚣张了,要知道在世间能真正做到“一念生万法、一念造万物、一念掌乾坤”的人,那是根本不存在,除了一个存在苍天!

    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也不可能做到一念生万法、一念造万物、一念掌乾坤。

    “妖言惑众,就凭你也敢口出狂言,一念万法又焉是你能做到的。”千君上神冷冷一哼,森然地说道。

    李七夜也不管千君上神信不信,随意地说道:“是与不是,你上前来领教一二不也就知道了。”

    “哼”面对李七夜的挑衅,千君上神冷哼一声,目光一厉,顿时杀机吞吐,每一缕的目光就像是世间最凶残的凶剑光芒一样,可以把任何人千刀万剐一样,千君上神还没有出手,在场的人都已经感觉自己的肌肤隐隐作痛了,他的目光就像利刀一样一刀一刀地剐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各位”此时齐临管律站了起来,忙是打圆场说道:“诸位不如各自退一步如何?”?齐临管律站出来打圆场,南阳上神这一次不说话了,他此次来找李七夜的麻烦,主要是为了找回自己的颜脸,现在看到李七夜的神通,这让他不得不再一次谨慎起来。

    此时南阳上神心里面是犹豫了一下,上一次被李七夜碾灭了意志,他的确是想教训李七夜一番,让他知道他这位上神是容不得他人挑衅的。

    现在他心里面的这个决心有所动摇了,因为他也不敢肯定自己能找回场面,扳回颜脸,如果一旦没能教训成李七夜,把自己搭进去,那就是弄巧成拙了。

    见南阳上神不说话,齐临管律也看出一些端倪,他也忙是说道:“大道漫漫,恩怨仇杀,每日都在上演,年轻一辈的彼此较量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在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上就是以无数枯骨铺成,每一天总会有年轻一辈的天才陨落……”

    “……两位上神欲以为晚辈出头,这也不一定适妥,若是上神愿意,我们齐临帝家愿意为彼此牵个线,大家又何不化干戈为玉帛。”此时齐临管律苦口婆心劝说,他这话主要说给千君上神听的,因为他已经看得出来南阳上神心里面已经动摇了。

    此时只要能劝得了千君上神,那么这一场恩怨也是化干戈为玉帛。至于李七夜,齐临管律已经不抱希望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这就如齐临帝女所说的那样,李七夜是某一位无上存在降入凡尘,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无上存在降入凡尘,那只不过是一场历练而己。

    虽然说上神是很强大,有些上神甚至可以比肩于大帝仙王,但千君上神绝对不属于巅峰级别的上神,所以李七夜绝对不会怕千君上神,甚至是有可能根本不把千君上神放在眼中!

    现在齐临管律唯一能做的就是劝下千君上神,只要千君上神服软了,南阳上神也就好解决。

    “生死大仇,不共戴天,没有什么好回旋余地!”千君上神冷冷地说道。

    此时千君上神根本就没有谈和的意思,他的独子被杀,现在爱徒又被杀,他根本就咽不下这口气。不管李七夜是不是真的神通无敌,他都必须为死去的独子和爱徒报仇,他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和爱徒白死!

    齐临管律见千君上神不愿让半步,他不由徐徐地说道:“上神,为晚辈报仇,不论爱子深切还是爱徒深切,这都值得人去称道。但,大世莫测,上神乃是站于巅峰上的智者,应知万事不易。齐临帝家也不愿意见到管辖之内的弟子被杀害,同时也不愿意多见杀伐战争,两者之间也是有所取舍。”

    齐临管律说出这样的一席话的时候,他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齐临帝家并不支持千君上神报仇,这已经很明显地愿意为他们与李七夜之间斡旋了。

    虽然齐临管律没有千君上神强大,但是当齐临管律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就算是千君上神也不得不谨慎面对,毕竟齐临管律代表着的是齐临帝家,齐临帝家拥有的不止是仙王,而且还一样能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上神!

    当齐临管律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在场的大教老祖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大家心里面为之一凛,此时齐临帝家的态度已经足够明显了。

    作为齐临帝家,当然是偏袒自己管辖之下的大教疆国了,但现在齐临帝家愿意站出来为双方斡旋,那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敌人太强大!

    一时之间,在场的大教老祖都沉默起来,刚才金蟒圣尊的下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眼前这个李七夜究竟是有多强大呢?这让在场的人都没有底。

    一个只有几百斗混沌之气的修士,却深不可测,这太诡异了。此时大家都不敢肯定千君上神亲自出手,能不能战胜李七夜。

    如果换作平时,一尊上神对决一个晚辈,任何人都会看好千君上神,但在现在大家都不敢肯定了。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此时千君上神冷冷地说道:“杀人偿命,不是我死便是他亡!”

    千君上神说出此话之时,他的态度是坚定无比,可以说是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当他的独子沈金龙被李七夜杀害之后,他就已经抱着必为自己儿子报仇的决心,他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被杀死!

    “上神”齐临管律张口欲言,事实上他并不是袒护李七夜,相反他如此苦口婆心是为了千君上神。千君上神执意要报仇的话,他必死无疑,虽然千君上神实力很强大,但当遇到了李七夜这种降入凡尘的无上存在,上神也一样无济于事。

    “齐老,此乃是我个人恩怨,与宗门无关。”千君上神打断齐临管律的话,徐徐地说道:“就算我是我战败身亡,告知遮日门便可,无需为我报仇。”

    “保重,小心了。”千君上神说出这样的话,齐临管律还能说什么?只能是给他提醒一下了。

    南阳上神张口欲言,但最终他也只是化作一声轻轻的叹息。

    同样为上神,他也不想去劝千君上神了,因为他们两个人完全不一样,千君上神一定会为他儿子报仇的,这是他的独子,就算他儿子沈千君不认他这个父亲,千君上神都依然愿意为自己的儿子做任何事情。

    南阳上神子孙众多,孙儿几百个,他是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儿孙跟人拼命,如果每一个儿孙在漫长的修道路上被人打败杀死,只怕他有十个分身都忙不过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