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李七夜走进来之后,坐于石阶左右两边的老祖都看着眼前这位看起来平凡的小子,事实上在这一刻看着眼前这位小子的时候,不少老祖心里面都发飙。

    因为他们已经听说过眼前这位小子把南阳上神的意志碾碎了,不管这是眼前这位小子做的,还是他背后的某位大人物做的。

    敢当着众人的面把南阳上神的意志碾碎,这就是不把南阳上神放在眼中。如果说南阳上神已经死了,那还好,偏偏南阳上神是活着的,现在他的意志被人碾碎,那就意味着这是向南阳上神宣战,这种行为可是挑衅南阳上神的神威。

    大家都搞不明白眼前这个平凡的小子究竟是何来历,竟然敢向上神宣战。就算再狂妄无敌的人,都不敢去向上神宣战,现在他去向上神宣战了,这就意味着要么是他强大得一塌糊涂,要么是他背后的人强大得一塌糊涂。

    当李七夜进来之后,坐于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旁边的那个昏昏入睡的老者终于睁开了双目。

    看到李七夜之后,老者露出和蔼的笑容,他笑呵呵地说道:“李公子驾临,让我齐临帝家蓬荜生辉。小老齐临管津,今日在此作东,欲化解诸多纷扰。”

    齐临管津,如果外面有人听到这个名字,也一样会大吃一惊。齐临管津是齐临帝家的老祖,虽然不是最强大的老祖,但他威名在外,他年轻之时曾经快意恩仇,曾经闯荡天下,立下了不小的威名。

    早就传言说他登临道天境界很久了,而拥有了三亿斗的混沌之气!

    三亿斗的混沌之气,这是多么吓人的数量级,这可以说用浩瀚无穷来形容,这已经是要迈入了上神门槛了。

    甚至也有传言说,齐临管津早就把自己的大道和命宫融合了,已经是一位上神了。

    不管齐临管津是不是上神,作为齐临帝家的老祖,作为曾经笑傲天下的风云人物,他坐在一旁陪衬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一点问题都没有。

    此时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一下子目光锁定了李七夜,当他们目光一炽的瞬间,宛如万法崩灭,斗转星移,在他们的无上神威之下,让许多强者乃至是老祖都有跪拜于地的冲动。

    作为上神,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是恐怖的存在,覆手为云,翻手为雨,他们都可以一念焚天,一念煮海。

    所以当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盯着李七夜的时候,他们都不怒而威,在他们镇压的神威之下,不知道在场有多少老祖心里面颤了一下,他们都明白,与上神相比起来,他们面前都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此时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的目光都从李七夜身上移开,他们顿时间扫荡天地,识察八方,但一无所获,这才收回目光。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有所疑惑,因为他们都没有在李七夜身上发现无敌的力量,李七夜的道行是十分明显的,他一看就知道是刚入道的修士,几百斗的混沌之气不值得一提。

    要知道,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是无敌之辈,作为上神的他们都是法眼如炬,如果说李七夜有逆天的道行想瞒过他们,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从道行上来看,李七夜只不过是道蚁境界的小修士而己,这样境界的小修士在青洲多如牛毛,数都数不过来。

    按道理说,像这种小修士根本就不可能碾灭南阳上神的意志,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出手碾灭了南阳上神的意志。

    “小子,你背后的上神让他出来一见吧!”此时南阳上神俯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此时的他神威无量,一怒可焚天地。

    这也不怪南阳上神没有好脸色给李七夜看,他的意志被人碾碎了,如果他不在人世间,那也就罢了,偏偏他还在人世间,这是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作为一尊上神,就算有再好的涵养,就算再有风度,但被人抽了一个耳光,他们都是难于咽下这一口气的。

    对于上神而言,一个子孙被杀,并不是什么好惊奇的事情,哪一位上神不是子孙成千上万的?但如果上神自己被人抽了一个耳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就一个而己,何来上神。”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们是活了一大把年纪,一把年纪是白活了,那也只不过是老糊涂而己。”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老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们都傻了眼,因为李七夜这话太嚣张,太霸道了,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指着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的鼻子大骂。

    “放肆”当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千君上神一声沉喝。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千浪拍天,无敌的神威像恐怖无匹的风暴冲击而来,这冲击而来的神威挟着摧威拉朽之势,可以瞬间把诸多老祖瞬间冲毁。

    可以说道贤、道圣这样的大人物在这样的神威冲击之下那绝对会瞬间灰飞烟灭,根本就挡不住这恐怖的神威。

    就算是道天境界的老祖面对这样的神威之时,都会神态骇然,都难于抵挡如此无与匹敌的神威。

    这可是一尊上神,当他一怒之时,可焚天煮海,像他们这样手可摘星辰的存在,举止间都是崩天裂地。

    “轰轰轰”一阵又一阵的冲击之声响起,那怕这可以直拍天穹、可以把天宇中星辰拍落的神威再强大,但是依然止步于李七夜身前,难于愈越半步!更别谈能冲击李七夜了,再强大的神威都依然伤不了李七夜丝毫。

    一念驭驾,《念书》的一道六念之一,李七夜有着足够强大的意念挡住千君上神的神威,这根本就无法伤及他。

    看到这样的一幕,在这一刻千君上神和南阳上神都神识荡扫天地,他们没有发现暗中有任何无敌之辈出手,并没有任何人替李七夜挡下千君上神的神威。

    这就让千君上神和南阳上神觉得奇怪,一个只有几百斗混沌之气的小辈,究竟是凭着什么挡住千君上神的神威的?难道他身上有绝世神器不成?

    如果说能让一个只有几百斗混沌之气的小辈能挡住千君上神的神威,那也唯有传说中的真仙套装才有可能了。

    但是,万古以来,真仙套装只出现过五件而己,一个无名小辈又怎么可能拥有真仙套装!

    “哼”见到李七夜挡住了神威,就是南阳上神也冷哼一声。

    在这一刻虽然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没有出手,但是他们身上已经散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他们两个人瞬间爆发了荡扫万域的无上神威,他们就是神灵,他们就是可以主宰亿万生灵的无上存在。

    在这一刻,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两个人高高在上,凌驾九天,他们周身垂落天瀑一般的神灵法则,在这刹那之间,他们浮现了神灵才能拥有的烙印,虽然他们的图腾还没有出现,但是在这刹那之间他们就好像驾御了天地万法一样,掌执了世间的一切太初之力。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一下子爆发了他们的神威,掌执大道,这让坐在石阶左右两侧的所有老祖都不由为之骇然失色,因为在这一刻他们都清楚无比地感受到他们的大道瞬间被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压制,他们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一下子被镇压了。

    在这样的神威镇压之下,他们难于提起丝毫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这就意味着他们在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面前根本就无力反抗,在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面前他们都是任由宰割。

    虽然说在场的大教老祖多数都是道天境界的强者,甚至会被门下弟子称之为至尊,但当他们与真正的神灵相比起来,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他们与上神之前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这里面的距离是难于弥补的。

    “的确是有些神通。”此时南阳上神高高在上,俯视李七夜,他的双目深邃无比,宛如是万道深渊一样,慑人心魂。

    此时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还没有出手,便已经是慑人心魂,撼其道心,以上神之威压制李七夜。

    事实上,这一套精神攻击根本就对李七夜没用,论道心,论神识,论意念,举世之间还有谁能比他更强?

    “雕虫小技而己。”对于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的摄人心魂,李七夜毫不受影响,只是随意笑了一下。

    “轰、轰、轰……”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阵轰鸣,随着李七夜意念一动,地面缓缓伸起了黄金神液。

    刹那之间,地涌金泉,喷涌而出的金泉缓缓地把李七夜托了起来,把李七夜托于高空之上。

    “呜”巨龙咆哮,龙吟响彻天地,在这一刻喷涌出的金泉之中冲出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金龙。

    这冲出来的巨大金龙并不是一种虚影,它是实实在在的金龙,它浑身如同黄金铸造一样,“轰”的一声巨响,它全身喷薄了龙息,洪荒远古的龙息诏示着它乃是洪荒远古皇者!(未完待续。)

第1815章一念造物    “吼”龙吟不绝于耳,金龙盘旋于李七夜的左右,似乎在伴护着李七夜一样。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地下喷涌出来的金泉在这瞬间竟然是铸造成了一张霸气逼人的帝座,这张帝座弥漫着大帝的气息,宛如举世之间也唯有大帝才能坐在这里一样。

    “吼”金龙狂吼一声,可怕的龙息就像是毁灭的风暴冲击而来,可以摧毁日月,如此恐怖的龙息把坐于石阶左右的许多老祖吹飞,吓得他们都躲起来。如果灭世风暴一样的龙息喷涌而至,差点把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掀翻,他们神威镇压,这才安然无事。

    当李七夜落坐于帝座之上的时候金龙盘于帝座之上,一时之间让这张帝座看起来像是无上的真龙帝座,这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大帝才能坐在这上面。

    当李七夜坐在上面之时本是平凡的他在这刹那之间就像是主神九天十地的大帝,他是统御万族的大帝,诸天神灵都要伏拜于他的脚下。

    看着这样的一幕,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神态诡异,他们天眼大开,但都看不出这是真假,这究竟是幻象还是真实。

    虽然说修士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拥有神奇的神通,就比如说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他们真身驾临的时候可以地涌金泉、天坠仙花,大道铺陈……等等十分让人看了都敬畏的排场。

    但这样的神通必须达到很强大的程度,一般也就只有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才能拥有这样的排场。

    但眼前的李七夜不论怎么样看都不是一位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更诡异的是像金龙这样的存在,它不在神通之中。

    就算是上神都不可能出手就能召来一条金龙,因为金龙是龙族,大成金龙不会比一尊上神弱,上神又怎么可能随便就能召来一条金龙呢。

    上神可以通过自己的无上神通幻化出一条金龙来,这样的金龙看起来十分的逼真,甚至是龙息喷涌。但这种幻化出来的金龙在弱者眼中看来是那么的真实,但同样是上神的话,这种幻化的金龙一眼就能看出来,一眼就能看出这只不过是虚幻而己。

    但问题是现在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样的金龙,都分辨不出眼前的金龙是真是假。

    如果说是假的,那么李七夜这种幻化之术太邪门了,绝对是举世无双,竟然能瞒得过上神。如果是真的,那就更诡异了,一个小修士怎么可能召唤出一条金龙来呢,不要说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可能说随随便便就能召出一条金龙来,毕竟龙族在世间已经极为罕见了,大成金龙更不是说召唤就召唤的。

    最后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李七夜这是一种邪门无比的幻化之术,这种幻化之术甚至连上神都难分得出真假!

    “大地金浆”看着地涌金泉,当大地喷涌出的金泉化作了无上帝座、化作了威武的金龙,这让齐临管律不由喃喃地说道。

    齐临管律是齐临帝家的老祖,一看这金泉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因为他对这种东西再熟悉不过了。

    上神出行,能地涌金泉,这只不过是神通的一种而己。

    但现在李七夜的地涌金泉,这不是一种神通,这是真正的一种金泉,它是齐临帝家地下的一种宝矿,这种宝矿叫做“大地金浆”,这种金浆深埋于齐临帝家地下,这齐临帝家的资源,也是齐临帝家祖地神土的一种依托。

    现在地下喷涌出来的“大地金浆”却化作了帝座和金龙,这让齐临管律十分吃惊。

    齐临管律与南阳上神、千君上神不一样,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终究是外人,对齐临帝家的底蕴了解不多,而且他们的注意力是留在了李七夜的神通之上。

    而齐临管律却注意到了金泉这个细节,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并没有留意到这金泉不是一种神通,而是齐临帝家的“大地金浆”!

    齐临管律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后,他心里面剧震,要知道这片大地是他们齐临帝家的祖地,他们大地不止是齐临帝家的一位位先贤、一尊尊上神加持过,甚至连他们齐临帝家的三位仙王都镇压过这片大地。

    试想一下,别人想让他们齐临帝家大地之下的大地金浆喷涌而出,那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了。

    这一刻齐临管律也相信齐临帝女的猜测是对的,眼前这位道行只不过是道蚁境界的李七夜绝对是有可能是某一位大帝仙王或九界仙帝脱胎下凡,虽然他的道行还只是道蚁境界,但他依然有可能保留了大帝仙王的无上神通!

    当然,不论是齐临管律还是南阳上神或者千君上神,他们都没看出这里面的神通。

    一念造物,这是《念书》一道六念之一。一念造物,它可以随着李七夜的意念造出任何东西,甚至可以直接造化出一种生灵来参加战斗,就像眼前这条金龙一样,就是由李七夜一念所创造出来的。

    当然这种东西不能凭空创造,不能说你什么基础都没有,仅仅凭着你的想象和意念就能创造的。

    一念造物,它是有基础的,首先它需要物质的基础,任何人都不可能凭空创造一种东西来,除非是苍天了。

    所以李七夜要造出帝座,造出金龙,他的物质基础就是大地金浆,这地下的大地金浆它就是拥有磅礴的力量,在李七夜的意念之下,把它创造出来。

    再者就是需要强大无匹的意念和广博无比的见识,如果你从来没有见过大帝的座椅,没有感受过大帝的神威,如果你没有见过金龙,对于金龙的力量一无所知,那也创造不出来的。

    那怕你有造物的物质基础了,但你没有见过帝座,没有见过金龙,这是不可能创造出帝座和金龙来的,有可能是只能创造出一个普通的黄金座椅和一条金色的蛟蛇来。

    除了这两点之后,最后就是需要强大无匹的意念来支撑了,没有强大无匹的意念和道心就算你真的能创造出帝座和金龙来,它们的力量都可以撑爆你的道心。

    一念造物,它可以让人在一念之间造出万物,但想真正造出万物,这又谈何容易呢。

    也唯有李七夜这种见识广博无匹、道心无双的人才真正能达到随心所欲地造物!

    在一念之间造出了金龙和帝座,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还以为是一种幻术,这也不足为奇,这并不是他们见识浅薄,因为这种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到可以忽略。

    试想一下,一位拥有绝世无双道心的存在,一位拥有磅礴无止境见识的人,最终还修练了《念书》,这种情况万古以来又能出几个人呢?

    也只有一位而己,所以在此时此刻,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看走了眼,这也不足为奇的事情。

    “好了,你们两个不是要找我的麻烦吗?”李七夜此时坐于帝座之上,帝威浩荡,宛如一位大帝仙王在此。

    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脸色大变,特别是坐于石阶左右的大教老祖,他们脸色发白,因为这样的事情太诡异了,一个几百斗混沌之气的人竟然能创造出了这种无上的大帝气场,这太恐怖了,就算这只是一种幻象,但这种幻象也太逼真了,能让人迷失在这幻象之中。

    “既然你们要找我麻烦,那我也不好客气,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我奉陪到底,屠上神,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坐于帝座之上,李七夜十分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在场的所有大教老祖为之骇然,他们都脸色发白。

    出口便是屠神,这话太霸道了,举世之间除了上神他们本身之外,也唯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敢说“屠神”这两个字了。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并不是能轻易动怒的人,毕竟他们是上神,经历了无数风浪,但是当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他们双目一炽,爆发了无穷的杀意,就像是一颗颗太阳炸开一样,让人看了都心惊胆颤。

    “咳”在这个时候,齐临管律咳嗽一声,说道:“三位,呵,呵,呵,这里面或者有些误会,大家都是世外高人,在当世可以说是举足轻重,若是有什么事大家可以细细谈一下,说不定能化干戈为玉帛。”

    齐临管律当然不希望双方在齐临帝家中打起来了,一方是一位来历不明的无上存在,另一方则是两位上神,如果双双打起来,那绝对是天崩地裂的事情,不论是谁胜谁负,这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杀人者,以命偿命。”千君上神徐徐说道,他开口便是真言,掷地有声,没有回旋余地。

    “此事难于饶恕!”南阳上神也开口,他的口气虽然没有千君上神那么斩钉截铁,但是也是气势汹汹。

    这就是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不一样的地方,南阳上神是要讨回一个面子,而千君上神不一样,他是要报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