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吼”龙吟不绝于耳,金龙盘旋于李七夜的左右,似乎在伴护着李七夜一样。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地下喷涌出来的金泉在这瞬间竟然是铸造成了一张霸气逼人的帝座,这张帝座弥漫着大帝的气息,宛如举世之间也唯有大帝才能坐在这里一样。

    “吼”金龙狂吼一声,可怕的龙息就像是毁灭的风暴冲击而来,可以摧毁日月,如此恐怖的龙息把坐于石阶左右的许多老祖吹飞,吓得他们都躲起来。如果灭世风暴一样的龙息喷涌而至,差点把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掀翻,他们神威镇压,这才安然无事。

    当李七夜落坐于帝座之上的时候金龙盘于帝座之上,一时之间让这张帝座看起来像是无上的真龙帝座,这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大帝才能坐在这上面。

    当李七夜坐在上面之时本是平凡的他在这刹那之间就像是主神九天十地的大帝,他是统御万族的大帝,诸天神灵都要伏拜于他的脚下。

    看着这样的一幕,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神态诡异,他们天眼大开,但都看不出这是真假,这究竟是幻象还是真实。

    虽然说修士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拥有神奇的神通,就比如说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他们真身驾临的时候可以地涌金泉、天坠仙花,大道铺陈……等等十分让人看了都敬畏的排场。

    但这样的神通必须达到很强大的程度,一般也就只有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才能拥有这样的排场。

    但眼前的李七夜不论怎么样看都不是一位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更诡异的是像金龙这样的存在,它不在神通之中。

    就算是上神都不可能出手就能召来一条金龙,因为金龙是龙族,大成金龙不会比一尊上神弱,上神又怎么可能随便就能召来一条金龙呢。

    上神可以通过自己的无上神通幻化出一条金龙来,这样的金龙看起来十分的逼真,甚至是龙息喷涌。但这种幻化出来的金龙在弱者眼中看来是那么的真实,但同样是上神的话,这种幻化的金龙一眼就能看出来,一眼就能看出这只不过是虚幻而己。

    但问题是现在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样的金龙,都分辨不出眼前的金龙是真是假。

    如果说是假的,那么李七夜这种幻化之术太邪门了,绝对是举世无双,竟然能瞒得过上神。如果是真的,那就更诡异了,一个小修士怎么可能召唤出一条金龙来呢,不要说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可能说随随便便就能召出一条金龙来,毕竟龙族在世间已经极为罕见了,大成金龙更不是说召唤就召唤的。

    最后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李七夜这是一种邪门无比的幻化之术,这种幻化之术甚至连上神都难分得出真假!

    “大地金浆”看着地涌金泉,当大地喷涌出的金泉化作了无上帝座、化作了威武的金龙,这让齐临管律不由喃喃地说道。

    齐临管律是齐临帝家的老祖,一看这金泉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因为他对这种东西再熟悉不过了。

    上神出行,能地涌金泉,这只不过是神通的一种而己。

    但现在李七夜的地涌金泉,这不是一种神通,这是真正的一种金泉,它是齐临帝家地下的一种宝矿,这种宝矿叫做“大地金浆”,这种金浆深埋于齐临帝家地下,这齐临帝家的资源,也是齐临帝家祖地神土的一种依托。

    现在地下喷涌出来的“大地金浆”却化作了帝座和金龙,这让齐临管律十分吃惊。

    齐临管律与南阳上神、千君上神不一样,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终究是外人,对齐临帝家的底蕴了解不多,而且他们的注意力是留在了李七夜的神通之上。

    而齐临管律却注意到了金泉这个细节,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并没有留意到这金泉不是一种神通,而是齐临帝家的“大地金浆”!

    齐临管律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后,他心里面剧震,要知道这片大地是他们齐临帝家的祖地,他们大地不止是齐临帝家的一位位先贤、一尊尊上神加持过,甚至连他们齐临帝家的三位仙王都镇压过这片大地。

    试想一下,别人想让他们齐临帝家大地之下的大地金浆喷涌而出,那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了。

    这一刻齐临管律也相信齐临帝女的猜测是对的,眼前这位道行只不过是道蚁境界的李七夜绝对是有可能是某一位大帝仙王或九界仙帝脱胎下凡,虽然他的道行还只是道蚁境界,但他依然有可能保留了大帝仙王的无上神通!

    当然,不论是齐临管律还是南阳上神或者千君上神,他们都没看出这里面的神通。

    一念造物,这是《念书》一道六念之一。一念造物,它可以随着李七夜的意念造出任何东西,甚至可以直接造化出一种生灵来参加战斗,就像眼前这条金龙一样,就是由李七夜一念所创造出来的。

    当然这种东西不能凭空创造,不能说你什么基础都没有,仅仅凭着你的想象和意念就能创造的。

    一念造物,它是有基础的,首先它需要物质的基础,任何人都不可能凭空创造一种东西来,除非是苍天了。

    所以李七夜要造出帝座,造出金龙,他的物质基础就是大地金浆,这地下的大地金浆它就是拥有磅礴的力量,在李七夜的意念之下,把它创造出来。

    再者就是需要强大无匹的意念和广博无比的见识,如果你从来没有见过大帝的座椅,没有感受过大帝的神威,如果你没有见过金龙,对于金龙的力量一无所知,那也创造不出来的。

    那怕你有造物的物质基础了,但你没有见过帝座,没有见过金龙,这是不可能创造出帝座和金龙来的,有可能是只能创造出一个普通的黄金座椅和一条金色的蛟蛇来。

    除了这两点之后,最后就是需要强大无匹的意念来支撑了,没有强大无匹的意念和道心就算你真的能创造出帝座和金龙来,它们的力量都可以撑爆你的道心。

    一念造物,它可以让人在一念之间造出万物,但想真正造出万物,这又谈何容易呢。

    也唯有李七夜这种见识广博无匹、道心无双的人才真正能达到随心所欲地造物!

    在一念之间造出了金龙和帝座,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还以为是一种幻术,这也不足为奇,这并不是他们见识浅薄,因为这种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到可以忽略。

    试想一下,一位拥有绝世无双道心的存在,一位拥有磅礴无止境见识的人,最终还修练了《念书》,这种情况万古以来又能出几个人呢?

    也只有一位而己,所以在此时此刻,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看走了眼,这也不足为奇的事情。

    “好了,你们两个不是要找我的麻烦吗?”李七夜此时坐于帝座之上,帝威浩荡,宛如一位大帝仙王在此。

    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脸色大变,特别是坐于石阶左右的大教老祖,他们脸色发白,因为这样的事情太诡异了,一个几百斗混沌之气的人竟然能创造出了这种无上的大帝气场,这太恐怖了,就算这只是一种幻象,但这种幻象也太逼真了,能让人迷失在这幻象之中。

    “既然你们要找我麻烦,那我也不好客气,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我奉陪到底,屠上神,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坐于帝座之上,李七夜十分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在场的所有大教老祖为之骇然,他们都脸色发白。

    出口便是屠神,这话太霸道了,举世之间除了上神他们本身之外,也唯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敢说“屠神”这两个字了。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并不是能轻易动怒的人,毕竟他们是上神,经历了无数风浪,但是当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他们双目一炽,爆发了无穷的杀意,就像是一颗颗太阳炸开一样,让人看了都心惊胆颤。

    “咳”在这个时候,齐临管律咳嗽一声,说道:“三位,呵,呵,呵,这里面或者有些误会,大家都是世外高人,在当世可以说是举足轻重,若是有什么事大家可以细细谈一下,说不定能化干戈为玉帛。”

    齐临管律当然不希望双方在齐临帝家中打起来了,一方是一位来历不明的无上存在,另一方则是两位上神,如果双双打起来,那绝对是天崩地裂的事情,不论是谁胜谁负,这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杀人者,以命偿命。”千君上神徐徐说道,他开口便是真言,掷地有声,没有回旋余地。

    “此事难于饶恕!”南阳上神也开口,他的口气虽然没有千君上神那么斩钉截铁,但是也是气势汹汹。

    这就是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不一样的地方,南阳上神是要讨回一个面子,而千君上神不一样,他是要报仇。(未完待续。)

第1813章人头落地    看到马胜被卡着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地吊了起来,张阳他们这些外姓的弟子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小子,你,你快放下他,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就是与我们齐临帝家为敌,不管有哪一位上神庇护你,都没有好下场的。”此时张阳对李七夜厉叫地说道。

    他们这些外姓弟子自小一同修练,感情十分好,现在看到马胜被卡住了脖子,张阳也立即着急起来。

    “与齐临帝家为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是吗?我会在乎与谁为敌吗?”

    “喀嚓”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话刚落下的时候,无形大手一下子扭断了马胜的脖子,马胜这样的强者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杀死了。

    一时之间马胜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死都不瞑目,因为他们不敢相信就在他们齐临帝家的门口被人扭断了脖子,就这样被人杀害了。

    试问一下,在举世之间有谁敢在齐临帝家门口杀害齐临帝家的弟子,这根本就是不给齐临帝家情面,这简直就是不把齐临帝家放在眼中!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都寂静下来,在齐临帝家门前,齐临帝家的弟子被杀害了,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当张阳他们这些外姓弟子回过神来的时候,顿时脸色铁青,无比的愤怒,他们这些外姓弟子情如手足,现在马胜被杀,让他们又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小畜生,纳命来!”张阳愤怒得狂吼一声,在这瞬间张阳与十几个弟子狂吼一声,全部如狂风暴雨一样冲杀向李七夜,他们要为死去的马胜报仇!

    看到张阳十几个弟子冲杀而来,铁树翁他们四个人都脸色大变,这样的狂风暴雨可以瞬间把他们摧毁!

    “砰、砰、砰”的一声响起,就在张阳他们如狂风暴雨地轰杀向李七夜的时候,在眨眼之间就被人打得趴下了。

    张阳他们道行可不低呀,仅仅就在这眨眼之间就被人打得趴下了,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神一震。

    大家还以为出手的是李七夜或者是他背后的上神呢,但大家张目望去,这才发现场中已经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师父”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被打得趴下的张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叫一声。

    “啪”的一声,白发苍苍的老人一巴掌抽在张阳的脸上,他出手好不留情,一巴掌就把张阳的牙齿都打碎了。

    “逆畜,为师的颜脸都被你丢尽了,敢擅作主张,假下命令,冒充殿下迎接贵宾,罪不可赦!”此时老人厉喝道。

    “长老,冒假令者,这是死罪!”此时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一个女子缓缓而来,皇胄无双。

    “殿下”看到缓缓而来的女子,不论是在场的齐临帝家的弟子,还是要天桥外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纷纷跪拜于地。

    来者正是齐临帝女,她本是晋见齐临帝家遁世的老祖宗,因为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们也想知道李七夜究竟是哪一位无上存在临世!

    没有想到,张阳他们这些年轻的外姓弟子竟然会趁着这个时机冒充齐临帝女的意思,前来迎接李七夜。

    “殿下”此时齐临帝女发话了,长老也不由跪拜于地上。

    “长老,不要怪我不能网开一面。”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冒假令者,死罪!帝家有帝家的法规,绝不容愈越!长老是要我审判,还是由诸老来审判呢!”?“是我导致无方!”此时长老脸色发白,就算他舍不得自己的弟子,但在这样的大罪之下,谁求情都难逃一劫,这是死罪!此时齐临帝女不追究他这位作师父的责任,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要知道,像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谁都可以假传齐临帝女的旨意,谁都可以假传命令的话,齐临帝家既不是就乱套了,齐临帝家皆不是要崩溃!

    听到这样的话,张阳他们也是脸色煞白,一开始他们自认为李七夜与齐临帝家为敌,他们这样与李七夜为敌,那也是维护齐临帝家,年少气盛的他们在别人的鼓动之下没有想太多,就前来刁难李七夜,现在这件事情闹到了齐临帝女的面前,死罪不可能赦免!

    “拖下去砍了!”最终那怕是身为师父的长老也铁了心,吩咐说道。

    假传命令,这样的死罪谁都救不了张阳他们,此时作为长老的他也只能给张阳他们一个痛快!

    齐临帝家的强者立即把张阳他们拖了下去,眨眼之间十几个头颅落地,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一刻才让没有进入过齐临帝家的修士们明白齐临帝家的铁律是何等森严!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刚刚张阳他们还仗着齐临帝家的声威气势凌人,没有想到眨眼之间便因为犯了齐临帝家的法规一声令下,他们便是头颅落地。

    看着张阳他们十几个滚落于地上的头颅,天桥之外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敢吭一声,在这一刻他们总算领会到齐临帝家那严森的铁律了,一旦犯了铁律,就算是天才弟子也难逃一死。

    “梦莹有失远迎,门下弟子不知天高地厚,冒犯公子,还请公子降罪。”此时齐临帝女快速移步于李七夜面前,向李七夜深深鞠身一拜,请罪地说道。

    看到齐临帝女向李七夜鞠身一拜,向李七夜请罪,这样的一幕震撼着天桥之外许多看热闹的修士强者。

    特别是没有过观神峰的普通修士,他们更是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了。齐临帝女,那可是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乃是齐临仙王的后人。

    而且齐临帝女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道行之强,早就有传言他已经达到了道天境界了。可以说不论身份还是地位又或者是她本身的道行,齐临帝女在许多修士心目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特别是在齐临境内的修士强者心目中,齐临帝女是尊贵无双、高不可攀。

    但在今天,他们却亲眼看到齐临帝女对李七夜是如此的恭敬,甚至还是向李七夜请罪,这样的一幕又怎么不让许多人嘴巴张得大大的,甚至是嘴巴掉在地上。

    “罢了,小辈而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是伸出一只手来而己。

    齐临帝女亲自扶着李七夜的右手,伴随于李七夜身边,登上天桥,走入了齐临帝家。

    齐临帝女亲扶李七夜,恭敬地伴随于李七夜身边,让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修士强者为之震撼,那怕是他们高高在上的齐临帝女,在李七夜看来那只不过身边随从级别的仆人而己。

    想到这一点,让诸多修士强者心里面为之一震,这个李七夜竟然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的高高在上,竟然如此的睥睨八方,竟然如此的傲视众生。

    齐临帝家,广舍千万,其中有一个大殿是高耸云端,此乃是齐临帝家常常用来断决诸事的大堂。

    这座大殿磅礴大气,高大无匹,大殿之前有千级石阶,千级石阶之前有可容纳万众的广场。

    广场左右竖有一尊尊威武神圣的雕像,这一尊尊的雕像有飞搏青云的神鹰、有腾云吐雾的巨龙,也有翔飞九天的仙凤……

    此时此刻,在这大殿之前左右石阶之上坐着一个个强者,这些强者个个都白发苍苍、或者气势慑人,眼前坐于石阶左右两旁的强者都是齐临境内各大教疆国的老祖,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

    在大殿之中坐着两尊上神,他们分别是南阳上神、千君上神。当这样的两尊上神齐坐于大殿之中的时候整个大殿都是神威弥漫,他们两个人所散发出来的神威就宛如是汪洋大海一样,无穷无尽,可以淹没九天十地。

    南阳上神端坐于左侧,他身上散发金光,背后宛如一轮赤金的太阳升起,他似乎是神话时代的太阳神一般,手握三昧真火,点燃九界烈焰,似乎在他的一念之间可以焚烧万域,又可以救亿万生灵于水火之中。

    千君上神端坐于右侧,他星辰环绕,演化万法,他明明是坐在那里,却又似乎是坐在了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他在那里一只只手臂升起,每一只手臂都有银河星空环绕,他就像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一样。

    两位上神同在,这让坐于大殿之前左右石阶之上的各大教老祖都不敢吭一声,甚至连大声喘一下气都不敢。

    虽然说在场的诸位老祖之中不乏有道天一般的存在,但是那怕是拥有上亿混沌之气的道天境界老祖,比起上神来还是有着很大的距离。

    在南阳上神千君上神旁边有一个老祖相陪,这位老祖不止是白发苍苍,而且昏昏入睡,那怕他是在上神的身边,依然是在打瞌睡,好像是昨晚没有睡好一样。

    当齐临帝女陪着李七夜进入广场之时,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都盯着李七夜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