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马胜被卡着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地吊了起来,张阳他们这些外姓的弟子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小子,你,你快放下他,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就是与我们齐临帝家为敌,不管有哪一位上神庇护你,都没有好下场的。”此时张阳对李七夜厉叫地说道。

    他们这些外姓弟子自小一同修练,感情十分好,现在看到马胜被卡住了脖子,张阳也立即着急起来。

    “与齐临帝家为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是吗?我会在乎与谁为敌吗?”

    “喀嚓”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话刚落下的时候,无形大手一下子扭断了马胜的脖子,马胜这样的强者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杀死了。

    一时之间马胜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死都不瞑目,因为他们不敢相信就在他们齐临帝家的门口被人扭断了脖子,就这样被人杀害了。

    试问一下,在举世之间有谁敢在齐临帝家门口杀害齐临帝家的弟子,这根本就是不给齐临帝家情面,这简直就是不把齐临帝家放在眼中!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都寂静下来,在齐临帝家门前,齐临帝家的弟子被杀害了,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当张阳他们这些外姓弟子回过神来的时候,顿时脸色铁青,无比的愤怒,他们这些外姓弟子情如手足,现在马胜被杀,让他们又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小畜生,纳命来!”张阳愤怒得狂吼一声,在这瞬间张阳与十几个弟子狂吼一声,全部如狂风暴雨一样冲杀向李七夜,他们要为死去的马胜报仇!

    看到张阳十几个弟子冲杀而来,铁树翁他们四个人都脸色大变,这样的狂风暴雨可以瞬间把他们摧毁!

    “砰、砰、砰”的一声响起,就在张阳他们如狂风暴雨地轰杀向李七夜的时候,在眨眼之间就被人打得趴下了。

    张阳他们道行可不低呀,仅仅就在这眨眼之间就被人打得趴下了,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神一震。

    大家还以为出手的是李七夜或者是他背后的上神呢,但大家张目望去,这才发现场中已经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师父”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被打得趴下的张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叫一声。

    “啪”的一声,白发苍苍的老人一巴掌抽在张阳的脸上,他出手好不留情,一巴掌就把张阳的牙齿都打碎了。

    “逆畜,为师的颜脸都被你丢尽了,敢擅作主张,假下命令,冒充殿下迎接贵宾,罪不可赦!”此时老人厉喝道。

    “长老,冒假令者,这是死罪!”此时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一个女子缓缓而来,皇胄无双。

    “殿下”看到缓缓而来的女子,不论是在场的齐临帝家的弟子,还是要天桥外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纷纷跪拜于地。

    来者正是齐临帝女,她本是晋见齐临帝家遁世的老祖宗,因为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们也想知道李七夜究竟是哪一位无上存在临世!

    没有想到,张阳他们这些年轻的外姓弟子竟然会趁着这个时机冒充齐临帝女的意思,前来迎接李七夜。

    “殿下”此时齐临帝女发话了,长老也不由跪拜于地上。

    “长老,不要怪我不能网开一面。”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冒假令者,死罪!帝家有帝家的法规,绝不容愈越!长老是要我审判,还是由诸老来审判呢!”?“是我导致无方!”此时长老脸色发白,就算他舍不得自己的弟子,但在这样的大罪之下,谁求情都难逃一劫,这是死罪!此时齐临帝女不追究他这位作师父的责任,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要知道,像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谁都可以假传齐临帝女的旨意,谁都可以假传命令的话,齐临帝家既不是就乱套了,齐临帝家皆不是要崩溃!

    听到这样的话,张阳他们也是脸色煞白,一开始他们自认为李七夜与齐临帝家为敌,他们这样与李七夜为敌,那也是维护齐临帝家,年少气盛的他们在别人的鼓动之下没有想太多,就前来刁难李七夜,现在这件事情闹到了齐临帝女的面前,死罪不可能赦免!

    “拖下去砍了!”最终那怕是身为师父的长老也铁了心,吩咐说道。

    假传命令,这样的死罪谁都救不了张阳他们,此时作为长老的他也只能给张阳他们一个痛快!

    齐临帝家的强者立即把张阳他们拖了下去,眨眼之间十几个头颅落地,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一刻才让没有进入过齐临帝家的修士们明白齐临帝家的铁律是何等森严!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刚刚张阳他们还仗着齐临帝家的声威气势凌人,没有想到眨眼之间便因为犯了齐临帝家的法规一声令下,他们便是头颅落地。

    看着张阳他们十几个滚落于地上的头颅,天桥之外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敢吭一声,在这一刻他们总算领会到齐临帝家那严森的铁律了,一旦犯了铁律,就算是天才弟子也难逃一死。

    “梦莹有失远迎,门下弟子不知天高地厚,冒犯公子,还请公子降罪。”此时齐临帝女快速移步于李七夜面前,向李七夜深深鞠身一拜,请罪地说道。

    看到齐临帝女向李七夜鞠身一拜,向李七夜请罪,这样的一幕震撼着天桥之外许多看热闹的修士强者。

    特别是没有过观神峰的普通修士,他们更是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了。齐临帝女,那可是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乃是齐临仙王的后人。

    而且齐临帝女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道行之强,早就有传言他已经达到了道天境界了。可以说不论身份还是地位又或者是她本身的道行,齐临帝女在许多修士心目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特别是在齐临境内的修士强者心目中,齐临帝女是尊贵无双、高不可攀。

    但在今天,他们却亲眼看到齐临帝女对李七夜是如此的恭敬,甚至还是向李七夜请罪,这样的一幕又怎么不让许多人嘴巴张得大大的,甚至是嘴巴掉在地上。

    “罢了,小辈而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是伸出一只手来而己。

    齐临帝女亲自扶着李七夜的右手,伴随于李七夜身边,登上天桥,走入了齐临帝家。

    齐临帝女亲扶李七夜,恭敬地伴随于李七夜身边,让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修士强者为之震撼,那怕是他们高高在上的齐临帝女,在李七夜看来那只不过身边随从级别的仆人而己。

    想到这一点,让诸多修士强者心里面为之一震,这个李七夜竟然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的高高在上,竟然如此的睥睨八方,竟然如此的傲视众生。

    齐临帝家,广舍千万,其中有一个大殿是高耸云端,此乃是齐临帝家常常用来断决诸事的大堂。

    这座大殿磅礴大气,高大无匹,大殿之前有千级石阶,千级石阶之前有可容纳万众的广场。

    广场左右竖有一尊尊威武神圣的雕像,这一尊尊的雕像有飞搏青云的神鹰、有腾云吐雾的巨龙,也有翔飞九天的仙凤……

    此时此刻,在这大殿之前左右石阶之上坐着一个个强者,这些强者个个都白发苍苍、或者气势慑人,眼前坐于石阶左右两旁的强者都是齐临境内各大教疆国的老祖,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

    在大殿之中坐着两尊上神,他们分别是南阳上神、千君上神。当这样的两尊上神齐坐于大殿之中的时候整个大殿都是神威弥漫,他们两个人所散发出来的神威就宛如是汪洋大海一样,无穷无尽,可以淹没九天十地。

    南阳上神端坐于左侧,他身上散发金光,背后宛如一轮赤金的太阳升起,他似乎是神话时代的太阳神一般,手握三昧真火,点燃九界烈焰,似乎在他的一念之间可以焚烧万域,又可以救亿万生灵于水火之中。

    千君上神端坐于右侧,他星辰环绕,演化万法,他明明是坐在那里,却又似乎是坐在了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他在那里一只只手臂升起,每一只手臂都有银河星空环绕,他就像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一样。

    两位上神同在,这让坐于大殿之前左右石阶之上的各大教老祖都不敢吭一声,甚至连大声喘一下气都不敢。

    虽然说在场的诸位老祖之中不乏有道天一般的存在,但是那怕是拥有上亿混沌之气的道天境界老祖,比起上神来还是有着很大的距离。

    在南阳上神千君上神旁边有一个老祖相陪,这位老祖不止是白发苍苍,而且昏昏入睡,那怕他是在上神的身边,依然是在打瞌睡,好像是昨晚没有睡好一样。

    当齐临帝女陪着李七夜进入广场之时,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都盯着李七夜看。(未完待续。)

第1812章下马威    看到这个青年带着十多位齐临帝家的外姓弟子前来迎接李七夜,这让守在天桥之前的强者都意外。

    “殿下不来吗?”有守在天桥前的强者不由轻声问道。

    此时这位青年露出笑容,对李七夜笑着说道:“李道友,我们殿下有事务在身,百忙之中难得抽空前来相迎,故此在下特地前来热烈欢迎李道友的到来。”

    这位青年这话不止是回答了守在天桥前的强者,也是向李七夜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听到这位青年这样的话,守在天桥前的齐临帝家强者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张阳大师兄来了。”看到这位青年亲自来迎接李七夜,有人立即认出了他的来历,说道:“殿下没有来亲迎第一凶呀,看来是由张阳大师兄代表殿下了。”

    “哼,第一凶人这也在嚣张了,凭什么一定要殿下亲迎,就算他背后有上神撑腰,在齐临帝家也容不得他嚣张放肆。哼,张阳大师兄亲自相迎已经给足了第一凶人面子了,论道行,论地位,张阳大师兄不弱于任何一位大教疆国的传人。”

    原来眼前这位青年乃是齐临帝家年轻一辈的大师兄,不过他不属于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属于外姓弟子。

    尽管如此,眼前这位叫张阳的年轻人造化也很深,拜齐临帝家的长老为师,他在齐临帝家的外姓弟子的年轻一辈之中可以说是佼佼者。

    看了一眼前来迎接的张阳与同行的十多位齐临帝家的年轻一辈外姓弟子,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

    虽然说眼前的张阳是满脸笑容,而其他同行的外姓弟子明显对于李七夜抱有不满与仇意,他们多数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颇有来势不善的意思。

    看到张阳与十多位弟子的神态,铁树翁心里面不由一沉,铁树翁可是老油条,他的一双眼睛十分的毒辣,一看到这十多位外姓弟子的神态,铁树翁明白张阳他们对李七夜不利。

    难道说这是齐临帝家要给李七夜一个下马威?这让铁树翁不由担忧起来,毕竟与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任何人都会提心吊胆。

    “既然如此,那就进去吧。”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李道友,里面请,诸老都等待着了。”张阳满脸笑容,神态之间不失恭敬。

    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踏上天桥,欲登上齐临帝家,但是李七夜他们刚踏上天桥的时候,与张阳一同而来的另外一个青年立即拦住了李七夜他们,沉喝道:“慢着。”

    见这位青年拦住了去路,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了,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有其他的事吗?”

    “进入齐临帝家,为了安全起见,必须在此留下兵器,还有他们不允许进去。”此时这位青年沉声地说道:“齐临帝家乃是帝统仙门,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进去的。”说着他往铁树翁他们一指。

    被这位青年如此看轻,铁树翁也没有什么好愤怒的,毕竟他们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能踏上齐临帝家就已经是一种荣幸了。

    “呵,呵,李道友,莫误会,莫误会。”见到这情况,张阳立即打圆场,笑着说道:“这位是我师弟马胜,性子冲了一点,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按例行事而己。”

    张阳这话一出,连守在天桥的修士强者都直皱眉头,他们都不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殿下的意思?

    张阳说出这样的话,让天桥外不少看热闹的修士相视了一眼,这是摆明有意刁难李七夜,对于任何一位修士来说都不可能把自己的道兵交给外人,这种做法是有意羞辱。

    当然,也有不少齐临境内的修士,特别是年轻一辈的修士,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刁难,或者羞辱,他们觉得这是应该的。

    “哼,姓李的自认为有上神撑腰就了不起,这就应该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明白就算他背后有上神庇护着,齐临帝家也不是他能放肆的地方。”有年轻一辈见李七夜吃鳖,心里面不由暗爽。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如果我不呢?”这种小把戏难瞒得过他的双眼吗?

    “齐临帝家,乃是帝统仙门,容不得你放肆!”马胜立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说出此话,马胜也颇有傲气。

    虽然说马胜是外姓弟子,但他天赋高,而且他还是齐临帝家外舵长老的族侄,他不止是在齐临境内有着很高的地位,就算是在齐临帝家的年轻一辈之中也有不俗的地位,所以他有几分的傲气也是正常的。

    此时与马胜同行的张阳他们也带着笑容,不过笑容都是属于冷冷的笑容,明显是嘲笑,有几分幸灾乐祸。

    原来张阳他们这些外姓的弟子受到一些人的鼓动,如南阳上神、千君上神他们身边的人,在他们的鼓动之下,让张阳他们站在了南阳世家、遮日门这一边。

    事实上张阳他们这些外姓弟子会与南阳世家、遮日门同一个阵营也不让人意外,他们本来就是属于齐临帝家的外姓弟,他们多数是出身于齐临帝家管辖之下的大教疆国。

    更重要的是,他们把齐临境内的大教疆国视为自家人,而现在李七夜欺负南阳世家、遮日门了,这就是欺负了他们齐临帝家,这就让他们对李七夜抱有敌意了。

    更何况,在他们看来,现在有南阳上神、千君上神出面,又是在齐临帝家,不论李七夜背后有怎么样的靠山,李七夜都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可以说,在齐临帝家敢与他们齐临帝家为敌,那就是等于向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宣战,这是自寻死路!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阳和马胜他们这群年少气盛的外姓弟子趁齐临帝女去晋见老祖宗之后,他们就截下了前往通报的守卫,他们擅作主张来迎接李七夜,他们就是想借着这样的一个机会给李七夜一个下马威!

    “知道吗?”李七夜看着自傲的马胜,他不由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不管你是帝统仙门也好,还是大帝仙王也罢,我李七夜不找别人的麻烦,他应该谢天谢地才对。找我麻烦,那只能怪你不长眼睛,就算是帝统仙门,惹怒了我,那也是土鸡瓦狗而己!”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胜马、张阳这群外姓的弟子脸色大变,就是在场守着天桥的齐临帝家弟子也脸色一变。

    在天桥看看热闹的齐临境内的修真强者都脸色一变,一时之间许多人怒视李七夜。

    就在齐临帝家面前说帝统仙门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这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齐临帝家的脸上,这让齐临帝家的弟子都咽不下这口气,不论是本姓弟子还是外姓弟子,就算是在齐临帝家管辖之下的诸多大教疆国的修士强者都咽不下这口气,羞辱了齐临帝家,等于就是羞辱了他们齐临帝家门下的修士。

    “姓李的,好大的口气,敢不敢你我两个一对一地单打独斗一番!”听到李七夜如此的羞辱自己的宗门,马胜立即冲了出来,厉喝道。

    “单打独斗?就凭你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斜看了他一眼。

    被李七夜这样一个刚入道的小修士如此的邈视,这顿时让马胜怒气冲天,如果说被一位天才邈视,他也就忍了,现在一个只拥有几百斗混沌之气的小修士都敢邈视他,这让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轰”的一声响起,混沌之气瞬间如天瀑一样冲天而起,一股股的混沌之气垂落之时,宛如炽翼一样在马胜身后展开,听到“嗡”的一声,仙王法则浮现,瞬间让马胜仙威逼人。

    “好强”看到马胜瞬间爆发了强大的仙王法则,这让天桥之外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暗暗吃惊,有强者说道:“不愧是外姓弟子中的二师兄,实力只怕是与大师兄伯仲之间。”

    马胜和张阳虽然是外姓弟子,但他们的实力比起李天豪来那是只强不弱,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出身于大教疆国,他们在本家的门派之中本就是天之骄子,后来拜入齐临帝家,修练仙王之术,这让他们拥有着更强大的实力。

    “小子,出手吧,今日我要让你知道羞辱我们齐临帝家的下场!”马胜厉喝道,“铛”的一声响起,雪照天穹,他一把长剑在手。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算了,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免得说我没给你机会。”

    “好,我就成全你!”马胜大喝一声,长剑照天,“铛”剑鸣不绝,一剑斩下,如天瀑垂落,剑芒可以刺穿天地,一剑之威,有着荡平大地之势!

    “砰”的一声响起,大家还没有明白怎么一回事,马胜长剑断裂,听到“呃”的一声响起,马胜就一下子被人卡住了脖子,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

    “上神”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就想到了传言,传言说李七夜背后有上神庇护!

    ps:t恤已经定做,这两天发货,大家等着收货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