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这个青年带着十多位齐临帝家的外姓弟子前来迎接李七夜,这让守在天桥之前的强者都意外。

    “殿下不来吗?”有守在天桥前的强者不由轻声问道。

    此时这位青年露出笑容,对李七夜笑着说道:“李道友,我们殿下有事务在身,百忙之中难得抽空前来相迎,故此在下特地前来热烈欢迎李道友的到来。”

    这位青年这话不止是回答了守在天桥前的强者,也是向李七夜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听到这位青年这样的话,守在天桥前的齐临帝家强者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张阳大师兄来了。”看到这位青年亲自来迎接李七夜,有人立即认出了他的来历,说道:“殿下没有来亲迎第一凶呀,看来是由张阳大师兄代表殿下了。”

    “哼,第一凶人这也在嚣张了,凭什么一定要殿下亲迎,就算他背后有上神撑腰,在齐临帝家也容不得他嚣张放肆。哼,张阳大师兄亲自相迎已经给足了第一凶人面子了,论道行,论地位,张阳大师兄不弱于任何一位大教疆国的传人。”

    原来眼前这位青年乃是齐临帝家年轻一辈的大师兄,不过他不属于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属于外姓弟子。

    尽管如此,眼前这位叫张阳的年轻人造化也很深,拜齐临帝家的长老为师,他在齐临帝家的外姓弟子的年轻一辈之中可以说是佼佼者。

    看了一眼前来迎接的张阳与同行的十多位齐临帝家的年轻一辈外姓弟子,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

    虽然说眼前的张阳是满脸笑容,而其他同行的外姓弟子明显对于李七夜抱有不满与仇意,他们多数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颇有来势不善的意思。

    看到张阳与十多位弟子的神态,铁树翁心里面不由一沉,铁树翁可是老油条,他的一双眼睛十分的毒辣,一看到这十多位外姓弟子的神态,铁树翁明白张阳他们对李七夜不利。

    难道说这是齐临帝家要给李七夜一个下马威?这让铁树翁不由担忧起来,毕竟与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任何人都会提心吊胆。

    “既然如此,那就进去吧。”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李道友,里面请,诸老都等待着了。”张阳满脸笑容,神态之间不失恭敬。

    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踏上天桥,欲登上齐临帝家,但是李七夜他们刚踏上天桥的时候,与张阳一同而来的另外一个青年立即拦住了李七夜他们,沉喝道:“慢着。”

    见这位青年拦住了去路,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了,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有其他的事吗?”

    “进入齐临帝家,为了安全起见,必须在此留下兵器,还有他们不允许进去。”此时这位青年沉声地说道:“齐临帝家乃是帝统仙门,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进去的。”说着他往铁树翁他们一指。

    被这位青年如此看轻,铁树翁也没有什么好愤怒的,毕竟他们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能踏上齐临帝家就已经是一种荣幸了。

    “呵,呵,李道友,莫误会,莫误会。”见到这情况,张阳立即打圆场,笑着说道:“这位是我师弟马胜,性子冲了一点,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按例行事而己。”

    张阳这话一出,连守在天桥的修士强者都直皱眉头,他们都不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殿下的意思?

    张阳说出这样的话,让天桥外不少看热闹的修士相视了一眼,这是摆明有意刁难李七夜,对于任何一位修士来说都不可能把自己的道兵交给外人,这种做法是有意羞辱。

    当然,也有不少齐临境内的修士,特别是年轻一辈的修士,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刁难,或者羞辱,他们觉得这是应该的。

    “哼,姓李的自认为有上神撑腰就了不起,这就应该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明白就算他背后有上神庇护着,齐临帝家也不是他能放肆的地方。”有年轻一辈见李七夜吃鳖,心里面不由暗爽。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如果我不呢?”这种小把戏难瞒得过他的双眼吗?

    “齐临帝家,乃是帝统仙门,容不得你放肆!”马胜立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说出此话,马胜也颇有傲气。

    虽然说马胜是外姓弟子,但他天赋高,而且他还是齐临帝家外舵长老的族侄,他不止是在齐临境内有着很高的地位,就算是在齐临帝家的年轻一辈之中也有不俗的地位,所以他有几分的傲气也是正常的。

    此时与马胜同行的张阳他们也带着笑容,不过笑容都是属于冷冷的笑容,明显是嘲笑,有几分幸灾乐祸。

    原来张阳他们这些外姓的弟子受到一些人的鼓动,如南阳上神、千君上神他们身边的人,在他们的鼓动之下,让张阳他们站在了南阳世家、遮日门这一边。

    事实上张阳他们这些外姓弟子会与南阳世家、遮日门同一个阵营也不让人意外,他们本来就是属于齐临帝家的外姓弟,他们多数是出身于齐临帝家管辖之下的大教疆国。

    更重要的是,他们把齐临境内的大教疆国视为自家人,而现在李七夜欺负南阳世家、遮日门了,这就是欺负了他们齐临帝家,这就让他们对李七夜抱有敌意了。

    更何况,在他们看来,现在有南阳上神、千君上神出面,又是在齐临帝家,不论李七夜背后有怎么样的靠山,李七夜都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可以说,在齐临帝家敢与他们齐临帝家为敌,那就是等于向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宣战,这是自寻死路!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阳和马胜他们这群年少气盛的外姓弟子趁齐临帝女去晋见老祖宗之后,他们就截下了前往通报的守卫,他们擅作主张来迎接李七夜,他们就是想借着这样的一个机会给李七夜一个下马威!

    “知道吗?”李七夜看着自傲的马胜,他不由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不管你是帝统仙门也好,还是大帝仙王也罢,我李七夜不找别人的麻烦,他应该谢天谢地才对。找我麻烦,那只能怪你不长眼睛,就算是帝统仙门,惹怒了我,那也是土鸡瓦狗而己!”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胜马、张阳这群外姓的弟子脸色大变,就是在场守着天桥的齐临帝家弟子也脸色一变。

    在天桥看看热闹的齐临境内的修真强者都脸色一变,一时之间许多人怒视李七夜。

    就在齐临帝家面前说帝统仙门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这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齐临帝家的脸上,这让齐临帝家的弟子都咽不下这口气,不论是本姓弟子还是外姓弟子,就算是在齐临帝家管辖之下的诸多大教疆国的修士强者都咽不下这口气,羞辱了齐临帝家,等于就是羞辱了他们齐临帝家门下的修士。

    “姓李的,好大的口气,敢不敢你我两个一对一地单打独斗一番!”听到李七夜如此的羞辱自己的宗门,马胜立即冲了出来,厉喝道。

    “单打独斗?就凭你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斜看了他一眼。

    被李七夜这样一个刚入道的小修士如此的邈视,这顿时让马胜怒气冲天,如果说被一位天才邈视,他也就忍了,现在一个只拥有几百斗混沌之气的小修士都敢邈视他,这让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轰”的一声响起,混沌之气瞬间如天瀑一样冲天而起,一股股的混沌之气垂落之时,宛如炽翼一样在马胜身后展开,听到“嗡”的一声,仙王法则浮现,瞬间让马胜仙威逼人。

    “好强”看到马胜瞬间爆发了强大的仙王法则,这让天桥之外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暗暗吃惊,有强者说道:“不愧是外姓弟子中的二师兄,实力只怕是与大师兄伯仲之间。”

    马胜和张阳虽然是外姓弟子,但他们的实力比起李天豪来那是只强不弱,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出身于大教疆国,他们在本家的门派之中本就是天之骄子,后来拜入齐临帝家,修练仙王之术,这让他们拥有着更强大的实力。

    “小子,出手吧,今日我要让你知道羞辱我们齐临帝家的下场!”马胜厉喝道,“铛”的一声响起,雪照天穹,他一把长剑在手。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算了,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免得说我没给你机会。”

    “好,我就成全你!”马胜大喝一声,长剑照天,“铛”剑鸣不绝,一剑斩下,如天瀑垂落,剑芒可以刺穿天地,一剑之威,有着荡平大地之势!

    “砰”的一声响起,大家还没有明白怎么一回事,马胜长剑断裂,听到“呃”的一声响起,马胜就一下子被人卡住了脖子,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

    “上神”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就想到了传言,传言说李七夜背后有上神庇护!

    ps:t恤已经定做,这两天发货,大家等着收货吧。(未完待续。)

第1811章登临    夜临仙王,十一命宫,十一天命,虽然说她离巅峰仙王只有一步之遥,但在十三洲而言,对于许多世人而言,十一命宫、十一天命这样的成就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巅峰仙王了。

    比起青木神帝、混元天帝、世帝……等等他们这些十二命宫、十二天命的真正巅峰仙帝来,夜临仙帝的确是差了一点。

    但是,要知道,万古以来,真正拥有过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也只不过是九人而己,而能活到现在的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只不过是只有四位而己。

    而且这四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他们基本上是不再出世,世人再也见不到他们。因为这四位拥有十二条天命依然还活着的大帝仙王,他们已经无法规避天诛了,他们真身一旦出世,他们招来天诛的机率是大到无限大。

    所以,十二命宫、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不出世,在某种意义上说拥有十一天命宫的大帝仙王是能行走于世间最强大的大帝仙王。

    也正是因为如此,夜临仙王这位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大帝仙王让齐临帝家的地位在青洲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

    要知道,青洲最强的帝统仙门也就是战王世家,而战王世家的始祖战王天帝他也只不过时拥有十一命宫十条天命而己。

    试想一下,夜临仙王拥有了十一命宫十一天命,她比战王天帝还要强大。

    作为十一命宫十条天命的战王天帝他可是曾经战功赫赫,威慑九天十地,甚至曾有一段岁月号令天下。

    十一命宫十条天命的战王天帝尚是如此,拥有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夜临仙王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毫不夸张地说,在十三洲的历史长河之中,除了巅峰的十二命宫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之外,夜临仙王诸帝众神之中都是排得上名号的存在。

    在夜临仙王掌执齐临帝家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在青洲之中,不论是一门五帝的战王世家还是一门四仙王、一门四帝的索天教、龙城都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

    作为青洲最强大的帝统仙门,不管战王世家、索天教又或者龙城他们还有几位大帝仙王活着,但在夜临仙王的时代,是龙都必须给她盘着,是虎也都必须给她趴着!

    毫不夸张地说,在夜临仙王横扫十三洲之时,除了巅峰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举世之间,再也难有大帝仙王能与之抗衡了。

    虽然夜临仙王已经是音讯全无,但是她的余威依然笼罩着齐临帝家,她的余韵依然回荡于齐临帝家之中。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抵达之时,远眺齐临帝家,看着那弥漫不散的仙王帝威,他不由轻轻昵暔地说道:“夜临仙王”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太多的往事不堪去回首,第六次终极征战,就算李七夜没有去经历,没有去为她们送行,李七夜都不愿意去多回首,这样的一次终战让他心里面沉甸甸的,在这一次征战之中有着一张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在这一次征战中有着太多他放不下的人了。

    “齐临帝家”当远远看到齐临帝家的时候,贺尘不由兴奋无比,他做梦都想有一天能进入齐临帝家,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是做梦而己。

    今天齐临帝家就近在咫尺,这能不让贺尘兴奋吗?

    齐临帝家,它的确是建在了齐临城之内,但它又脱离了齐临城,因为整个齐临帝家是高耸入天。

    齐临城是十分的广袤,就在齐临城的中央,有一个平原突地而起,万丈之高,直入天宇,就像是神峰一样。

    试想一下,一个千里之广的平原拔地而起,笔直地插入云霄,这是多么壮观、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整个齐临帝家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峰一样直插入了云霄,而且笔直陡峭,整个齐临帝家就好像是一个平原被人以无上的手段从地面上拔起来一样,再加上鬼斧神工,把它的四面八方削得整整齐齐。

    所以远远望去,整个齐临帝家是笼罩在烟雨云雾之中,高耸入云的它就好像是天上国度一样,让人看了都不由肃然起敬。

    因为整个齐临帝家是拔地而起,有万丈之高,所以齐临帝家的四面绝壁之上有布瀑奔腾而下,如同化作真龙一样,十分的震撼人心,也是十分的壮观。

    如果想上齐临帝家,要么是飞上去,要么是攀上天桥。在天上的齐临帝家四面八方都垂下了一条条的天桥,每一条天桥都直架于天空之上,当人踏上天桥通往齐临帝家的时候,行走在云雾之中,给人一种是通往天上国度的错觉。

    在齐临帝家的每一条天桥之前,都有齐临帝家的强者把守,可以说没有得到齐临帝家的邀请,任何修士强者都不能轻易登临齐临帝家。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出现的时候,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齐临境内,以李七夜今天的名气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钉杀天凰太子、捏死李天豪、沈金龙,这让第一凶人这个称号是声名大噪,一口气与三个强大的传承为敌,这样的人也的确是够凶悍,够凶猛的,这样的人难怪会自称为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李七夜来了。”看到李七夜出现在齐临帝家之外的时候,有人大叫了一声说道。

    看着李七夜闲庭信步到来,在周围的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给李七夜投去目光。

    那怕是无数人投来目光,李七夜也依然是从容不迫,闲庭信步,倒是铁树翁他们心里面发毛,特别是铁树翁可以说是战战兢兢,心里面暗暗祈祷,希望千万别发生什么大事。

    “他真的敢来齐临帝家呀,南阳世家和遮日门都扬言要取他的狗命,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亲自驾临齐临帝家,他竟然敢来赴会,单凭这样的魄力胆识都已经远超于年轻一辈的无数人。”看到李七夜真的来齐临帝家了,就算是见过无数风浪的老一辈掌门、皇主都不由吃惊,同时也是佩服。

    换作其他的年轻一辈修士,要他们去同时面对齐临帝家、南阳上神、千君上神这样的无敌存在,只怕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早就是逃之夭夭了。现在第一凶人李七夜却敢赴会,这的确是胆识无双。

    “一个刚入道的修士,也只有几百斗的混沌之气而己,竟然敢与遮日门、南阳世家为敌,敢面对南阳上神、千君上神,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有第一次见到李七夜的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的情况,感觉不可思议。

    一开始有人听到第一凶人敢与遮日门、南阳世家为敌,他们还以为是哪一位大教疆国刚出道的绝世天才,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刚刚修练的小修士而己。

    他们再看李七夜身边的人,在他们看来像铁树翁他们这样的道行在大教疆国之内都是不入流的角色。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又敢叫嚣南阳上神、千君上神呢,这让不明白里面玄机的修士强者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嘿,你就不知道了,虽然他是道行浅,但背后的靠山只怕是吓死人,听说他背后有上神庇护,所以他才是有持无恐,所以说这年头修练强弱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好的出身,只要你有一个好出身,那就足可以让你张扬跋扈。”有修士不由阴阳怪气地说道,说出这样的话可以说是酸味十足。

    “原来是这样,上神庇护,这来头够大的。”第一次见到李七夜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话之时,也顿时明白过来。

    当李七夜带着沈珊晓他们来到齐临帝家之外的天桥之前的时候,把守在天桥之前的修士强者立即神态凝重起来。

    看着齐临帝家近在眼前,贺尘兴奋得脸颊都发红,他都有些难于相信齐临帝家就离自己如此的近,至于铁树翁他双腿都发软,他知道一旦踏入齐临帝家,他们有可能不能活着离开,但铁树翁还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既然都来了,那就咬牙都要走下去。

    “不知尊驾有何贵干?”在天桥之前,齐临帝家的修士强者沉声地问道。

    “李七夜,让你们的帝女来相迎吧。”李七夜平淡地吩咐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守在天桥之前的齐临帝家弟子都不由愕了一下,这话够嚣张,够霸道的,一开口就要他们的帝女亲自相迎,这架子足够大。

    尽管齐临帝家的弟子愕了一下,但他们也不敢怠慢,立即派弟子前往通报。

    “让齐临帝女相迎,这架子够大吧。”没有去过观神峰的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话,都有些不服气,因为他们都是齐临境的修士强者,在他们看来,齐临帝女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她在许多年轻一辈的修士心目中是神女一般的存在。

    现在听到李七夜要让他们心目中的神女亲自相迎,这立即就让不少年轻的修士强者不服气了。

    “哼,太嚣张了,完全不把我们齐临帝家放在眼中,他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竟然敢口出狂言,要让帝女迎接,他算什么东西!”有齐临境的年轻修士心里面不服气,一下子对李七夜没有了好感,不爽地说道。?“就是嘛,就算他背后有上神庇护又怎么样,齐临帝家还有仙王庇护呢,有了上神庇护就真的把自己当作是天之骄子了吗?”对于李七夜不爽的远不止一二个年轻修士,有年轻修士一下子就为齐临帝女打抱不平了。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之间,齐临帝家立即有十几个年轻人从天而降,眨眼之间就落入于天桥之前。

    眨眼而至的十几个青年为首的是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他气宇轩昂,给人一种贵气凌人的感觉。

    “这位一定是李道友吧”这位青年一见到李七夜,立即露出笑容,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