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前往齐临帝家之后,齐临境内就立即传播着各种消息。

    “那个叫第一凶人的小子,必定要以头颅来祭南阳世家和遮日门的少主在天之灵。”不知道是谁在暗中煽风点火,说道:“否则的话让任何一个无名小辈在齐临境内肆意杀害齐临境的修士弟子,这让我们齐临境内的宗门世家如何立足于青洲,让我们齐临境的修士如何扬威于青洲!”

    “没错,一定要以第一凶人的鲜血来祭遮日少主他们,否则这将会让天下人笑话我们齐临境的修士软弱。”当有人传出这样的说法之后,立即有人附和地说道。

    “我们齐临帝家,乃是一门三仙王,笑傲青洲。第一凶人目中无人,邈视齐临帝家的权威,在齐临帝家管辖的疆土之内为所欲为,滥杀无辜,这是挑战齐临帝家的无上帝威,这种人该杀。”一时之间,不少人都在叫嚣张要以李七夜的鲜血和首颅来祭李天豪他们。

    不少大教疆国的掌门老祖听到了这些叫嚣之后,都不由暗暗相视,经历过大风浪的人都明白这里面有人推波助澜,这样的话不止是说给齐临帝家听,也是说给齐临帝家的所有修士强者听。

    “看来南上神他们取第一凶人性命的决心很大,只怕他们绝不善罢甘休。”有皇主喃喃地说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将会亲驾临齐临帝家,号称是无惧任何人。”就在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被迎入齐临帝家不久,立即有着这样的消息传出。

    “无惧任何人?去了齐临帝家他敢说这样的话吗?若是如此,那就太嚣张了,太霸道了,这不止是无视南阳上神他们,这甚至是不把齐临帝家放在眼中,这小子是何来历?”有人恨不得天下大乱,到处煽风点火。

    “哼,这个姓李的小子如果敢在我们齐临帝家放肆,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我们齐临帝家的帝威焉是他能挑衅的,就算他背后有上神庇护,都容不得他放肆!”有一些齐临帝家的年轻一辈弟子听到了种种叫嚣和说法之后,也有些沉不住气,有一些年轻一辈的弟子忍不住忿忿不平地说道。

    一时之间,齐临境内乃是群情涌动,风云迭起,暗波汹涌,有一些门派借机攀附上南阳世家和遮日门,也有一些门派明哲保身,远离是非。

    就在齐临境内暗波涌动的时候,齐临帝家突然发现了名贴,邀请了齐临境内每一个大教世家中有份量的大人物或老祖前往齐临帝家作客。

    齐临帝家突然邀请了齐临境内的大教疆国老祖们作客,这样的举动让不少大教世家的老祖在心里面暗暗猜测起来。

    “难道说这一次齐临帝家是要杀鸡儆猴,这真的是要拿这个叫李七夜的人动刀?”齐临帝家突然如此的举动,让大教疆国的老祖都在心里面暗暗猜测齐临帝家此举是何意。

    “有这个可能,第一凶人敢在齐临境内随意杀人,一口气就杀了两大传承的传人,这也的确是没把齐临帝家放在眼中,毕竟南阳世家和遮日门都是依附在齐临帝家的门下呀,俗话说得好,打狗也要看主人呀。”有大教的掌门也没由说道。

    不管齐临帝家些此举是有何深意,接到了齐临帝家邀请的大教老祖都纷纷启程前往齐临帝家,也有一此晚辈想长长见识,也跟着去了齐临帝家。

    就在齐临境内沸沸扬扬的时候,留在观神峰修道的李七夜终于启程前往去齐临帝家了。

    “走吧,我们去齐临帝家。”李七夜吩咐待候在身边的沈晓珊他们说道。

    “去齐临帝家!”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铁树翁的双腿不争气地哆嗦了一下,一下子发软。

    如果是在以前说是去齐临帝家,铁树翁会兴奋得不得了,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小门小派来说根本就没有资格去齐临帝家。

    在以前对于他们这种小门小派的修士来说,能站在齐临帝家门外远远看一眼齐临帝家那都是一种荣幸,那也算是长见识了,至于踏入齐临帝家,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他们跟随着李七夜进入齐临帝家,那可以说是一种恩赐,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兴奋才对。但是当李七夜说要去齐临帝家的时候铁树翁心里面就有着一种不祥的预兆,他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绝对会发生天崩地裂的事情,他的直觉一直都很准。

    “去齐临帝家!”相比起师父的担忧来,作为晚辈的贺尘那就显得兴奋了,他一听到李七夜这话,顿时双目发亮。

    对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能去齐临帝家那绝对是值得兴奋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就要实现了。

    所以一时之间贺尘不由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抵达齐临帝家。

    至于沈晓珊她就无所谓了,李七夜走到哪里,她都愿意跟到哪里,那怕是赴汤蹈火她愿意,只要跟随李七夜身边,不管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所以当李七夜说去齐临帝家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所谓了,只要在李七夜身边就行了。

    “先生,听,听,听说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去了齐临帝家。”虽然这些日子他们都留在了观视峰,但是铁树翁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铁树翁当然不敢直接跟李七夜说这两位上神要取他的头颅,在这个节骨眼上最好不要去齐临帝家了,他只是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李七夜。

    “那又如何。”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上神又怎么样,我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早应该谢天谢地了,他们应该感谢他们祖上余荫庇护,如果他们不长眼睛来找我麻烦,只能是他们自寻灭亡。”

    铁树翁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心惊肉跳,这可是上神呀。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来说,不要说去见神,更别说是去与上神为敌,只要提起上神的威名,他都会被吓得心惊肉跳。

    但这样的事情,似乎对于李七夜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上神放在眼中。

    就算铁树翁心惊肉跳,双腿发软,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跟着李七夜去齐临帝家,对于他来说,既然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咬着牙也要走下去,更何况李七夜这样的贵人是他们铁树门唯一的机会。

    齐临帝家,一门三仙王,在青洲威名赫赫的帝统仙门。

    在九界来说,帝统仙门不少,一门三帝的帝统仙门也一样是有。但是第十界和九界的帝统仙门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九界的帝统仙门那只是仙帝门留下的传承而己,第十界的帝统仙门也同样是大帝仙王或九界仙帝所留下的门派传承,但是这些帝统仙门的不少大帝仙王或者九界仙帝都依然活着。

    就在这一点上,九界的帝统仙门是远远比不上第十界的帝统仙门的。

    在九界的帝统仙门,衰落的机率很大,而且就算是没有衰落,有一些大教疆国的实力也有机会超越帝统仙门,因为后代不孝,帝统仙门的底蕴总有一天会耗完的。

    而在第十界的帝统仙门就不一样了,在第十界作为帝统仙门,只要他们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活着,他们的门派传承就永远拥有希望。

    就算其他的大教世家再强大,他们拥有再强大的底蕴,他们有一样东西永远都比不上帝统仙门的,那就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

    所以在第十界不论是谁,不论是多么强大的传承,只要这个帝统仙门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还活着,没有谁敢说去灭掉一个帝统仙门,那怕是十分强大的上神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毕竟,要灭掉一个帝统仙门,那就意味着与大帝仙王为敌,与九界仙帝宣战。

    就算再强大的上神,如果让他们去向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宣战,他们都必须谨慎去面对。

    这就像南阳神上、千君上神一样,他们已经足够强大了,但是当他们真正踏入齐临帝家的时候,他们也会保持克制和谨慎。

    齐临帝家曾出过三位仙王,不过现在在世的仙王只有两位,而另一位仙王夜临仙王则已经踏入了终极征战,音讯全无,但齐临帝家的威名也并未因此而被动摇。

    虽然说夜临仙王已经音讯全无了,但是她的影响力依然还是很强大,她的余威依然是回荡于青洲之间。

    甚至可以说齐临帝家有着今天的地位,夜临仙王有着很大的功劳,正是因为有了她这样的仙王,这才让齐临帝家真正成为庞然大物的帝家。

    在夜临仙王之前,虽然说齐临帝家已经拥有了两位仙王,但跟战王世家、龙城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起来,依然是有着诸多的不足,在这样的庞然大物之下,齐临帝家依然显得弱小了不少。

    直到后来夜临仙王横空出世,成为了一代无敌仙王,拥有了十一命宫,十一天命,那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齐临帝家也从此也声名大噪!(未完待续。)

第1809章上神驾临    李七夜不由望着远处,过了片刻,缓缓地说道:“大道漫漫,走到一定程度,都会作出一个选择,至于怎么样的一个选择,那就看每个人的本心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为什么有大帝仙王要踏上最终征战,为什么有大帝仙王既然遁世不出?这就是每一个人的选择。至于遁世不出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有着各种的选择,也有各种的原因。而踏上终极征战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作出这个选择的时候,难道说他们就真的认为他们自己会活着回来吗……”

    “……不,事实上,每个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甚至是他们心里面很清楚这是去送死。但为什么他们会作出如此的选择呢?为了自己的子孙,为了自己的种族,为了九天十界的生灵,也是为了自己。不管如何,他们最终作出了选择,他们也是坦然去面对自己的选择!”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圣老六也不由沉默起来,的确,当修士强大之后,不止是高处不胜寒,而且背负的东西就更多。

    “回去吧,这是你最好的岁月,错过了最好的修行岁月,未来你想修行就已经迟了。”李七夜说道:“等你站在巅峰的时候,你可以再来一次,不一定说你站在巅峰之上就不能游戏红尘。”

    “我现在回去,师父他们肯定会打断我的双腿。”圣老六不由苦着脸说道。

    事实上,这不是圣老六第一次逃出来,不过这一次他是逃出来玩得最久的一次,也是玩得最大的一次,如果被他师父逮到了,一定会狠狠削他的顿,说不定会剥他的皮!

    李七夜笑了笑,取出了笔墨,挥笔而己,最后缓缓折好,递给圣老六,说道:“拿给你们的老祖宗,我曾答应你向启功美言几句。你拿我的亲笔去,必能见到他,至于能不能得到他的栽培,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圣老六呆了一下,然后恭恭敬敬地收下了李七夜的亲笔信。

    收入亲笔信之后,圣老六双目一转,厚着脸皮嘿嘿地说道:“要不,老祖宗你收我作记名弟子吧,小的跟你混了。”

    “少给我耍花花肠子。”李七夜笑骂地一个巴掌抽在他的脑袋上,笑骂地说道:“难道你们家的仙王会辱没你不成?”

    “不,不,不,绝对不会,小的没这个意思。”圣老六忙是说道。

    “去吧,有缘自会再见。”李七夜向圣老六轻轻地摆手说道。

    圣老六明白李七夜已经赐于他机缘了,他们之间的缘份也该到此了,他伏拜于地,恭恭敬敬地向李七夜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小的希望他日能再见到老祖宗的无上风采。”

    李七夜坦然受了圣老六的大礼,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圣老六站起来之后,看李七夜已经入定了,就再一次鞠身,随之飘然而去。

    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一时之间,他已经是神游太虚,参悟大道奥妙。

    李七夜并没有立即离开观神峰,他留在观神峰吞日云霞,吸纳混沌之气,参悟大道,更多的时候,他在琢磨着那一件白套装,把它炼化己有。

    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的白套装,这可以说是举世仅有,这一件白套装虽然比不上圣帝手中的那件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终极套装,但在世间已经为人所知而且已经为人拥有的套装之中再也没有哪件白套装能比得上它了。

    李七夜并不指望说他这一件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的白套装能天下无敌,也并没有指望他这一件白套装能比得上传说中的真仙套装。

    但是,套装是一门深奥的学问,特别是能不能把自己的套装炼好,能不能让自己的套装发挥最大的潜力,这是十分考验一个修士强者的事情。

    像这一件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的白套道,对于李七夜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一件无法挑剔的练手套装,这将会让他更深地了解套装,能让他更熟娴地掌握套装的奥妙。

    李七夜留在观神峰潜修的时候,沈晓珊留在李七夜身边待候着。此时此刻对于铁树翁他们来说,能留在李七夜身边待候,那是天大的恩赐,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求都求不到。

    在李七夜停留于观神峰潜修的时候,齐临境可以说是热闹起来,热闹万分。

    在这一天,“嗡”的一声响起,千万条神辉如炽天使的光翼张开,神威浩荡于天地之间,整个齐临境的生灵都被这样的神威所惊动了。

    只见南阳世家抬出了一张古轿,古轿陈旧无比,但就这样样陈旧无比的古轿却是日月星辰流转,银河萦绕。似乎这古轿之中孕养着天地一样,天宇世界都由这古轿中的生命所诞生一样。

    古轿被抬出来,神威浩荡,如磅礴无尽的汪洋瀚海一样席卷整个齐临境,浩然的神威就像是巨浪一样拍打着每一个人的心神。

    当这样的神威磅礴于天地间之时,齐临境无数的生灵强者都被惊动了,弱者在这样的神威之下更是难于喘过起来,当古轿所过之处,不少弱者被神威镇压得纷纷跪倒于地。

    “南阳上神呀。”看着古轿直往齐临帝家而去,很多人都为之震撼,就算大家没有见过南阳上神,但也知道这古轿中坐的是何许人物,也只有上神出行才有这样的惊人的声势。

    就在南阳上神上路之后没有多久,“嗡”的一声响起,在遮日门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世界,这的的确是是一个世界出现在了遮日门上空。

    在那里有天地万物,有日月星辰,更是有天地万法,当这样的一个世界出现在遮空门的上空之时,庄严无上的神威弥漫于天地之间,宛如是万物訇伏,天地乾坤都在其中。

    一声谒唱,在这刹那之间,这个世界之中浮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万丈,他头顶日月,脚踏星辰,天地万法伴随其左右。

    在这个世界中他掌执乾坤,御驾万法,他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无上中心,他不止是掌执了整个世界,也是他创造了世界,似乎他就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

    “道法自然”无法神唱回荡于天地之间,当听到这神唱之时,神思无量,让人神心摇晃,让人为由自主地膜拜于地。

    当神唱响起那一瞬间这个世界的万丈身影浮现了一只又一只的手臂,每一只手臂都有千百条星河环萦,似乎它是宇宙的中心,当他的千只手臂张开之时就好像是他托起了三千世界一样。

    “千君上神”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齐临境内不知道有多少生灵为之骇然大叫一声,知道这个大千世界中的无上身影是谁。

    沈千君!有人暗暗地叫着这个名字,遮日门最强大的上神!

    “多少年过去了,沈千君终是成了上神了。”看到这个大千世界的万丈身影,有古稀无比的老祖也不胜吁嘘,十分感慨地说道。

    当年曾有老祖与沈千君同时出道,而时至今日,沈千君已经成为了一尊无敌的上神了,这怎么不让人吁嘘呢。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同时露脸,大家都知道风雨欲来,特别是两尊上神都同时前往齐临帝家的时候,大家也明白这一次齐临境内必定风雨满城。

    “太震撼了,同时两尊上神出世,这有点大题小作了吧。”看到两位上神同时前往齐临帝家,有些大人物也忍不住说道。

    “这是扬威呀,也是抬升他们两大传承地身份地位。”有智者看出端倪,说道:“南阳世家和遮日门的传人都被杀了,而且还是上神后代,如果不讨回一个公道,这会冲击他们在齐临境内的地位,而且如果是两大传承的掌门向齐临帝家提出要求,只怕齐临帝家不会理会,只有上神这样的存在出名,齐临帝家才会真正的重视。”

    遮日门和南阳世家两大传承号称是齐临帝家境内两个最强大的传承,现在他们的传人被无名之辈杀死了,他们不讨回公道,这也的确是冲动着他们在齐临帝家的地位。

    当南阳上神抵达齐临帝家的时候,“嗡”的一声响起,只见齐临帝家一条金色的神毯铺开,天空坠落仙花,地涌金泉,精灵歌唱,一时之间金光荡漾,整个齐临帝家都在仙王的光辉的笼罩之下,无上的帝威乃是神圣不可侵犯。

    齐临帝家虽然没有惊天动举止,但是当齐临帝家乃是仙王的光芒弥漫的时候,无上帝威笼罩之时,那就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这也足够说明了齐临帝家的强大了。

    在齐临帝家之内,有大人物出来相迎南阳上神他们的到来。

    就算是南阳上神亲自了,到了齐临帝家之后也一样是保持了克制,他也是下轿踏入了齐临帝家。

    虽然说上神是号称无敌,南阳世家和遮日门也很强大,但在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之前,那怕是上神也要保持克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