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与圣老六离开了狂神凶地,他再次登上观神峰的时候,齐临帝女已经在那里恭候了。

    见到李七夜,齐临帝女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恭声说道:“梦莹替齐临帝家谢过公子,也替未来的黎民谢过公子,公子乃是造福一方,福泽万世。”

    李七夜在狂神凶地之中改天换地,在未来这将会让他们齐临帝家受益,也将会让一方黎民受益,齐临帝女向李七夜道谢,也是出身于肺腑之言。

    李七夜坦然地受了齐临帝女的大礼,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圣老六跟随李七夜登上观神峰,齐临帝女看到圣老六,也颇为惊讶,细细地看了一番圣老六,随之抱了抱拳,说道:“原来道兄是遁隐于我们齐临境呀,神龙山的诸老都在寻找道兄,还曾来我帝家作客。”

    齐临帝女就是齐临帝女,别人是看不出圣老六的出身来历,但却被她看出来了。

    被齐临帝女看出了脚根,圣老六有些尴尬,干笑一声说道:“帝女莫揭穿我,若是被老祖们抓到了,那我岂不是被打断双腿。嘻,嘻,嘻,我向帝女保证,在齐临境内一定会安份守纪,绝对不会让帝女难做。”

    “你会安份守纪那才叫怪事。”李七夜笑着揭穿他,笑着说道:“你们神龙山没有几个是安份的主儿。”

    被李七夜一下子揭穿,让圣老六尴尬地干笑起来。

    齐临帝女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圣老六的顽皮她早也有耳闻,他是好好的根基,让人羡慕无比的出身,却不爱呆在宗门之内,常常从宗门之中逃出来偷鸡摸狗。

    要知道,神龙山乃是一门双仙王的传承,他们神龙山拥有一部分的真龙血统,可以说是很高贵的传承,他们神龙山在青洲也是呼风唤雨的帝统仙门。

    就像圣老六,他血统极为强大,天赋也极高,出身于神龙山的他,如果说他留在宗门之内努力修行的话,他想要怎么样的宝物没有?想要怎么样的功法没有?

    但是圣老六就是不安份守纪地呆在神龙山,在宗门的看守之下偷偷的从神龙山逃了出来,逃入了红尘,干一些坑蒙拐骗、偷鸡摸狗的事情。

    本来像他这种贵不可言的出身,应该在宗门里面享受着应有的待遇和地位,但他偏偏却喜欢这种在红尘中自由自在的生活,喜欢嬉戏红尘。

    在李七夜坐定之后,见齐临帝女有事要说,圣老六也默默地退下了。

    看着大马金刀坐下的李七夜,齐临帝女张口欲言,但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择词好。

    “说吧。”李七夜看了欲言又止的齐临帝女一眼,说道:“有什么话尽管可以说,赦你无罪。”

    得到李七夜的允许,齐临帝女轻轻叹息一声,然后轻缓地说道:“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想要一个交待,他们都向我们帝家提出了申诉。”

    毫无疑问,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这是在向齐临帝家施压,虽然说南阳世家和遮日门都不敢说对齐临帝家不满,但是现在他们的传人被一个外人杀死了,而他们南阳世家和遮日门都是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齐临帝家总得表个态吧。

    这让齐临帝家也有些头痛,李七夜的来历他们还未能摸清楚,而对于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的申诉齐临帝家也不能不理会,毕竟南阳世家和遮日门都是依附在齐临帝家之下,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家必须表个态,不然会冷了齐临帝家管辖之下的几百个大疆国、大教世家的心。

    如果说仅仅是因为南阳世家和遮日门向齐临帝家申诉,齐临帝家可以不理,毕竟南阳世家、遮日门的一般强者那怕是掌门都不一定有权力向齐临帝家申诉。

    但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就不一样了,他们可是上神,不止是他们本身强大无匹,可以笑傲天下,同时他们地位也是极为尊贵,与齐临帝家的不少老祖宗平起平坐。

    “哦”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反应十分平淡,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他们有怎么样的要求。”

    “让帝家交出公子。”齐临帝女只好说道:“当然了,他们要见公子,公子杀死沈金龙和李天豪,他们需要一个交待。”

    当然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的要求不仅仅是此,作为上神他们有实力有资格强势,他们可是向齐临帝家要求斩杀李七夜,只不过对于这些要求齐临帝女不方便说出来而己。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就算齐临帝女不说,他也知道,他随意地说道:“那就见吧,告诉他们,我就在齐临帝家等着他们。如果他们有什么话要说,有什么意见要求,我是十分欢迎他们当面提出来的,我这个人是一个十分乐于听到别人意见的人。”

    李七夜这样一说,齐临帝女就明白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善终了,此时她并不为李七夜担心,她担心的是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同时她也不由为自己的齐临帝家担忧。

    在外人看来,上神,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存在,那是可以只手横扫八方的存在。在举世之中,提到上神,很多人都会噤若寒蝉,都会忌惮无比。

    可以说在世人的眼中上神如同无帮一般的存在,甚至可以说上神一出手,可以屠灭一个宗门,可以毁灭一个种族。

    然而齐临帝女却不这样看,千君上神、南阳上神虽然是强悍无匹,但是李七夜将会更加恐怖,他比上神更加可怕,更加深不可测。齐临帝女甚至担心李七夜一怒,连他们齐临帝家都会被殃及。

    “公子的话,梦莹一定会转告千君上神和南阳上神,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齐临帝女也只好如此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己,化不化干戈为玉帛他是无所谓了。他随意地说道:“回去告诉你们齐临帝家的老头子们,我要看到那件东西。你们齐临帝家的老头子们也不要藏着掖着,闹得不愉快,到时莫说我没给齐临仙王他们面子。”

    李七夜这样一说,齐临帝女心里面轻轻叹息一声,明白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放在心中,他唯一在意的是他们齐临帝家的那件东西。

    “我一定会转告诸位老祖的。”齐临帝女深深地鞠身说道。

    “去吧。”李七夜吩咐说道:“我会登门拜访你们齐临帝家的,我也不希望闹个不愉快。”

    看在夜临仙王的情份上,李七夜也并不想闹一闹齐临帝家,当然如果有人不长眼睛执意阻拦的话,他会毫不客气的。

    最后齐临帝女拜了拜,随之离开了。

    齐临帝女离开之后,李七夜召来了圣老六,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有什么打算。”

    李七夜这样一问,圣老六立即来精神了,立马笑嘻嘻地说道:“小的愿意追随于老祖宗的鞍前马后,为老祖宗效犬马之劳。嘻,嘻,嘻,如果老祖宗愿意收留我这个孤魂野鬼的话,小的立即解散地痞帮,留在老祖宗身边跑腿。”

    对于圣老六来说如果能留在李七夜身边跑腿做苦力,那绝对是人生的一大幸运,这绝对是让他不会后悔的选择。

    “孤魂野鬼你的头!”李七夜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笑骂地说道:“你是神龙山的天之骄子,身上流淌着一小部分的真龙血统,你是个屁的孤魂野鬼。”

    “但,但,我现在就只有一个人,就是孤魂野鬼。”圣老六干笑地说道。

    “回去吧。”李七夜吩咐地说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你出身于神龙山,好好的一个苗子,如果是整天游戏红尘,那是浪费了你的一身道行,也是辜负了宗门对你的栽培。就算你自己不在乎于道行的高低,但神龙山也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传承……”

    “……你们神龙山能兴盛到现在,能一直传承下去,并不仅仅是靠祖上的庇护,也不仅仅是靠仙王的余荫,这也是每一代人的努力,既然你作为神龙山的天才,你认自己是不是应该肩负起一份属于你自己的责任。”

    李七夜少有如此苦口婆心地教导指点晚辈,这一次也的确是圣老六投他的胃口,他才会指拔一二。

    对于李七夜的话,圣老六不由沉默了一会儿,过了片刻之后,他只好轻轻地说道:“我也不希望辜负于宗门,只是我也向往于自由,放浪形骸于红尘。”

    “会有机会的,当你登临巅峰之日,你也可以作出选择,或者是混迹于红尘,还是探索于大道,到了那天,是走怎么样的道路,就看你自己的本心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圣老六苦笑了一下,说道:“待到我真有一日登临巅峰之时,或者已经是由不得我了,强者越强之时,责任就越大。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走着走着,他们也身不如己,他们肩上所肩负的不再仅仅是自己。”

    圣老六出身于神龙山,见得多,明白的也多,无敌虽然是无限风光,但漫长岁月也是一种煎熬。(未完待续。)

第1807章上神出世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狂神之尸终于崩碎,疯狂无比的万物精华疯狂地喷涌而出,从内世界奔腾而来的万物精华就像是洪水一样肆虐于狂神凶地之中,它们疯狂地奔腾,有着摧毁拉朽之势。

    但就在万物精华疯狂奔腾的时候,被烙印在狂神凶地和天宇上的时光之轮缓缓地转动了一下,一条条经纬线和一个个星空坐标闪烁了一下微弱的光芒。

    “滋、滋、滋……”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本是被毁灭的大地和星空开始像海绵一样吸收着疯狂奔腾的万物精华,它就像是干渴无比的沙漠在吸收着充沛的雨水一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本是肆虐于狂神凶地的万物精华竟然被这片本是已经崩碎的大地和星空吸收了。

    当这片大地和星空吸收了所有的万物精华之后,所有的光芒又慢慢消散而去,这片大地和星空又暗淡下来。

    一开始还以为这片天地和星空没有多少变化,但是只要多看一眼,就会发现本是肆虐于狂神凶地的黑雾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扫而空了。

    虽然说狂神凶地和这面星空依然是一片死寂,似乎它依然没有生命一样。

    但事实并非是如此,如果你仔细留心去看,你会发现在这面星空深处开始闪动着微弱的星光,似乎这时有时无的微弱星光总有一天会点亮这一片星空一样。

    在狂神凶地之上,虽然还没有绿树发芽生枝,但是本是干燥无比的大地此时有不少地方开始湿润起来,这片大地开始慢慢有了它的力量和精华,总有一天会有种子随风飘落这里,会在这里扎根发芽。

    “归源大地,追溯过往,大帝仙王,也只不过如此而己。”看到这样的一幕,圣老六震撼得无与伦比,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态。

    虽然说大帝仙王也一样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拿天移动,也能做到改天换地、腾挪日月。

    但,李七夜所做的不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片大地,不去用无上的力量去改变这一面的星空,他只是去溯源而去,尘归尘,土归土,万物精华从何而来,便归何而去,万物皆归于自己的本位,这种手段已经不是力量了,这是一种溯源,这是一种秩序,天地本身就拥有的东西。

    当李七夜飘落下来之时,圣老六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景仰地看着李七夜,感慨地说道:“老祖宗这样的胸襟,难有人能与之匹敌,又有几个人愿意以岁月的轮回去更改这一片已经死亡的天地呢。”

    “岁月有岁月的秩序。”看着这片支离破碎的大地,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天地有天地的守望,我只是让它们归源而己,天地的造化,就交给天地了,未来这里究竟是化作一方乐土,还是化作一方的难地,那就是天地的事情。”

    圣老六只能是默默地点头,这已经是超越了他的见识和理解,只有这种站在无上巅峰的人才会以绝无伦比的角度去看待这样的事情。

    在李七夜进入狂神凶地之时,远在天边的齐临境内的一角,那里有一方乐土,一个世家扎根于此。

    当远眺这方乐土的时候,只见是古院起伏,琼楼高耸,异象纷呈,这是一个岁月久远的世家,在世家之内乃是芝草丛生,紫霞萦绕。

    这个世家就是齐临境内最强大的世家之一南阳世家。

    然而,就在这一天内,南阳世家突然腾起了神霞,一道道的光光照亮了天宇,“轰”的一声巨响,世家之内突然冲起了一条条神圣的法则,每一条神圣的法则交织成了一个法令,法令散发出了无上的神威。

    当这样的法令浮现之时,宛如一尊神灵驾临号令八方。

    南阳世家在外的无数弟子一看到这样的法令之时,不由脸色大变,立即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纷纷赶回南阳世家。

    “南阳上神出世”在短短的一天之内,一个消息像风暴一个席卷齐临境。

    在整个青洲来说,一位上神出世,不算是惊天的消息,但是对于齐临境来说,那也算是一个震撼的消息。

    “上神出世,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很多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十分奇怪。

    传播消息的修士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是南阳上神从混沌之中归来,坐镇南阳世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上神离开混沌,破例出事,这一定是发生大事吧。”很多人都不由奇怪,说道:“不然的话,遁世的上神不可能轻易离开混沌,破例出世。”

    上神与大帝仙王一样,他们强大到一定程度也会招来天诛,不过与大帝仙王不一样的是,上神能招来天诛的机率比起大帝仙王来是小了很多,所以上神比大帝仙王出世的机率更大一些。

    “南阳少主被杀,南阳上神震怒出世。”有消息灵通之辈很快知道一些内幕,把消息传出去。

    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多人愕然,有些难于相信,说道:“这太离谱了吧,这不可能的事情。一尊上神是活了多久的岁月了,他们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子孙出世呢,对于上神来说,已经是子孙满堂了,如果死上一个子孙,他就要出世,那岂不是要累死上神。”

    “这不一样,李天豪得南阳上神的宠爱,这不是重点。”有曾经去过观神峰的掌门摇头说道:“最重要的是,在所有人的面前,南阳上神的意志被人一拳又一拳地狠砸脸蛋,最后南阳上神的意志被李七夜身后的大人物打得支离破碎……”

    “……这是让南阳上神咽不下这口气,当被大家的面被打脸就算了,最后还把他的意志碾灭,这何止是不给南阳上神面子,那简直就是向南阳上神下达战书!”

    “这个第一凶人李七夜是什么来头,背后竟然有这么强大的人庇护,他是谁的后人呀。”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很多人都为之猜测。

    当然很多人都不相信这是李七夜这样一个刚入道的修士能把南阳上神的意志碾灭,很多人在暗暗猜测,这很有可能是李七夜背后有某一位上神为他护航。

    “这是要上神对决上神吗?”如果李七夜背后真的有上神护航的话,有人不由暗暗地有些期待。

    就在南阳上神归来惊动齐临境内的许多大教疆国、无数修士强者的时候,齐临境内的另一个强大无比的门派发话了。

    “李七夜必须给一个交待!”遮日门发布了正式的官方警告:“不管哪一位上神出手,遮日门的传人,都不能无缘无故惨死!”

    “遮日门也发声了。”在南阳上神归来之后,遮日门紧接着发出了警告,这让齐临境内的很多人大吃一惊。

    “不,这不止是遮日门的声音,这也是千君上神的声音。”有一位皇主得到了最新消息,提醒身边的人说道。

    “千君上神,沈千君,传说是遮日门了不起的上神,这,这怎么可能,他也离开混沌归来,坐镇遮日门?”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多人难于相信。

    就算是有大教的老祖都不敢相信,说道:“这太离谱了吧,千君上神已经是沉寂了很久的上神了,年纪也十分苍老了,不到万不得己,他不可能出世的,怎么现在死了一个传人就跑出世了,这怎么可能。”

    虽然说沈金龙在遮日门地位很高,他也是继承遮日门大统的人,但他也只不过是晚辈而己,在遮日门像沈金龙这样的晚辈不在于少数,一尊上神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一个晚辈而出世。

    “嘿,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有一位份量重的老祖有点怪笑地说道:“沈金龙不止是遮日门的传人,嘿,嘿,嘿,在遮日门私下有传言说,沈金龙应该是千君上神的亲生儿子,他表面的身份只是一种掩饰。至于为什么遮日门不去这事,外界不得而知。有可能是因为沈千君晚年得子,与自己的儿子相处不是十分融洽吧,具体是什么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沈金龙是千君上神的儿子?”听到这样的说法,连掌门人都瞠目结舌,因为从来没有人提过沈金龙是上神的儿子,沈金龙也从来没有向外人提过自己的出身,大家只知道他是遮日门的传人而己。

    “或者千君上神是老来得子,不愿多谈,又或者他们父子感情并不好吧。”知道这件事的大人物也只能如此说道。

    至于更多的猜想,更多的说法,大家都不愿意多去提,毕竟这是涉及到了一尊上神的隐秘,万一惹毛了千君上神或者遮日门,说不定会招来灭门之灾。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向齐临帝家提出了要求,在齐临境内杀害门下弟子,不管第一凶人是什么来历,都必须给一个交待。”在短短的一天之内,传出了另外一个更有份量的消息。

    “这是两尊上神向齐临帝家施压,齐临帝家只怕是不能坐视不理了。如此一来,这是南阳世家、遮日门、齐临帝家共同站在一条船上呀。”听到这样的消息,有掌门立即明白这里面的深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