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狂神之尸终于崩碎,疯狂无比的万物精华疯狂地喷涌而出,从内世界奔腾而来的万物精华就像是洪水一样肆虐于狂神凶地之中,它们疯狂地奔腾,有着摧毁拉朽之势。

    但就在万物精华疯狂奔腾的时候,被烙印在狂神凶地和天宇上的时光之轮缓缓地转动了一下,一条条经纬线和一个个星空坐标闪烁了一下微弱的光芒。

    “滋、滋、滋……”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本是被毁灭的大地和星空开始像海绵一样吸收着疯狂奔腾的万物精华,它就像是干渴无比的沙漠在吸收着充沛的雨水一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本是肆虐于狂神凶地的万物精华竟然被这片本是已经崩碎的大地和星空吸收了。

    当这片大地和星空吸收了所有的万物精华之后,所有的光芒又慢慢消散而去,这片大地和星空又暗淡下来。

    一开始还以为这片天地和星空没有多少变化,但是只要多看一眼,就会发现本是肆虐于狂神凶地的黑雾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扫而空了。

    虽然说狂神凶地和这面星空依然是一片死寂,似乎它依然没有生命一样。

    但事实并非是如此,如果你仔细留心去看,你会发现在这面星空深处开始闪动着微弱的星光,似乎这时有时无的微弱星光总有一天会点亮这一片星空一样。

    在狂神凶地之上,虽然还没有绿树发芽生枝,但是本是干燥无比的大地此时有不少地方开始湿润起来,这片大地开始慢慢有了它的力量和精华,总有一天会有种子随风飘落这里,会在这里扎根发芽。

    “归源大地,追溯过往,大帝仙王,也只不过如此而己。”看到这样的一幕,圣老六震撼得无与伦比,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态。

    虽然说大帝仙王也一样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拿天移动,也能做到改天换地、腾挪日月。

    但,李七夜所做的不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片大地,不去用无上的力量去改变这一面的星空,他只是去溯源而去,尘归尘,土归土,万物精华从何而来,便归何而去,万物皆归于自己的本位,这种手段已经不是力量了,这是一种溯源,这是一种秩序,天地本身就拥有的东西。

    当李七夜飘落下来之时,圣老六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景仰地看着李七夜,感慨地说道:“老祖宗这样的胸襟,难有人能与之匹敌,又有几个人愿意以岁月的轮回去更改这一片已经死亡的天地呢。”

    “岁月有岁月的秩序。”看着这片支离破碎的大地,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天地有天地的守望,我只是让它们归源而己,天地的造化,就交给天地了,未来这里究竟是化作一方乐土,还是化作一方的难地,那就是天地的事情。”

    圣老六只能是默默地点头,这已经是超越了他的见识和理解,只有这种站在无上巅峰的人才会以绝无伦比的角度去看待这样的事情。

    在李七夜进入狂神凶地之时,远在天边的齐临境内的一角,那里有一方乐土,一个世家扎根于此。

    当远眺这方乐土的时候,只见是古院起伏,琼楼高耸,异象纷呈,这是一个岁月久远的世家,在世家之内乃是芝草丛生,紫霞萦绕。

    这个世家就是齐临境内最强大的世家之一南阳世家。

    然而,就在这一天内,南阳世家突然腾起了神霞,一道道的光光照亮了天宇,“轰”的一声巨响,世家之内突然冲起了一条条神圣的法则,每一条神圣的法则交织成了一个法令,法令散发出了无上的神威。

    当这样的法令浮现之时,宛如一尊神灵驾临号令八方。

    南阳世家在外的无数弟子一看到这样的法令之时,不由脸色大变,立即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纷纷赶回南阳世家。

    “南阳上神出世”在短短的一天之内,一个消息像风暴一个席卷齐临境。

    在整个青洲来说,一位上神出世,不算是惊天的消息,但是对于齐临境来说,那也算是一个震撼的消息。

    “上神出世,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很多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十分奇怪。

    传播消息的修士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是南阳上神从混沌之中归来,坐镇南阳世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上神离开混沌,破例出事,这一定是发生大事吧。”很多人都不由奇怪,说道:“不然的话,遁世的上神不可能轻易离开混沌,破例出世。”

    上神与大帝仙王一样,他们强大到一定程度也会招来天诛,不过与大帝仙王不一样的是,上神能招来天诛的机率比起大帝仙王来是小了很多,所以上神比大帝仙王出世的机率更大一些。

    “南阳少主被杀,南阳上神震怒出世。”有消息灵通之辈很快知道一些内幕,把消息传出去。

    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多人愕然,有些难于相信,说道:“这太离谱了吧,这不可能的事情。一尊上神是活了多久的岁月了,他们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子孙出世呢,对于上神来说,已经是子孙满堂了,如果死上一个子孙,他就要出世,那岂不是要累死上神。”

    “这不一样,李天豪得南阳上神的宠爱,这不是重点。”有曾经去过观神峰的掌门摇头说道:“最重要的是,在所有人的面前,南阳上神的意志被人一拳又一拳地狠砸脸蛋,最后南阳上神的意志被李七夜身后的大人物打得支离破碎……”

    “……这是让南阳上神咽不下这口气,当被大家的面被打脸就算了,最后还把他的意志碾灭,这何止是不给南阳上神面子,那简直就是向南阳上神下达战书!”

    “这个第一凶人李七夜是什么来头,背后竟然有这么强大的人庇护,他是谁的后人呀。”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很多人都为之猜测。

    当然很多人都不相信这是李七夜这样一个刚入道的修士能把南阳上神的意志碾灭,很多人在暗暗猜测,这很有可能是李七夜背后有某一位上神为他护航。

    “这是要上神对决上神吗?”如果李七夜背后真的有上神护航的话,有人不由暗暗地有些期待。

    就在南阳上神归来惊动齐临境内的许多大教疆国、无数修士强者的时候,齐临境内的另一个强大无比的门派发话了。

    “李七夜必须给一个交待!”遮日门发布了正式的官方警告:“不管哪一位上神出手,遮日门的传人,都不能无缘无故惨死!”

    “遮日门也发声了。”在南阳上神归来之后,遮日门紧接着发出了警告,这让齐临境内的很多人大吃一惊。

    “不,这不止是遮日门的声音,这也是千君上神的声音。”有一位皇主得到了最新消息,提醒身边的人说道。

    “千君上神,沈千君,传说是遮日门了不起的上神,这,这怎么可能,他也离开混沌归来,坐镇遮日门?”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多人难于相信。

    就算是有大教的老祖都不敢相信,说道:“这太离谱了吧,千君上神已经是沉寂了很久的上神了,年纪也十分苍老了,不到万不得己,他不可能出世的,怎么现在死了一个传人就跑出世了,这怎么可能。”

    虽然说沈金龙在遮日门地位很高,他也是继承遮日门大统的人,但他也只不过是晚辈而己,在遮日门像沈金龙这样的晚辈不在于少数,一尊上神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一个晚辈而出世。

    “嘿,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有一位份量重的老祖有点怪笑地说道:“沈金龙不止是遮日门的传人,嘿,嘿,嘿,在遮日门私下有传言说,沈金龙应该是千君上神的亲生儿子,他表面的身份只是一种掩饰。至于为什么遮日门不去这事,外界不得而知。有可能是因为沈千君晚年得子,与自己的儿子相处不是十分融洽吧,具体是什么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沈金龙是千君上神的儿子?”听到这样的说法,连掌门人都瞠目结舌,因为从来没有人提过沈金龙是上神的儿子,沈金龙也从来没有向外人提过自己的出身,大家只知道他是遮日门的传人而己。

    “或者千君上神是老来得子,不愿多谈,又或者他们父子感情并不好吧。”知道这件事的大人物也只能如此说道。

    至于更多的猜想,更多的说法,大家都不愿意多去提,毕竟这是涉及到了一尊上神的隐秘,万一惹毛了千君上神或者遮日门,说不定会招来灭门之灾。

    “南阳上神和千君上神都向齐临帝家提出了要求,在齐临境内杀害门下弟子,不管第一凶人是什么来历,都必须给一个交待。”在短短的一天之内,传出了另外一个更有份量的消息。

    “这是两尊上神向齐临帝家施压,齐临帝家只怕是不能坐视不理了。如此一来,这是南阳世家、遮日门、齐临帝家共同站在一条船上呀。”听到这样的消息,有掌门立即明白这里面的深意。(未完待续。)

第1806章内世界崩灭    “死性不改,本性难移,看来留你不得。¥f,”李七夜看着这个小恶魔,徐徐地说道。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当李七夜话一落下的时候,小恶魔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它只不过是由狂神的怨气所生而己,在李七夜的真知之眼下,能可以把它毁灭得干干净净。

    当李七夜的真知之眼把它林烧的时候,小恶魔这个时候才开始害怕起来,它大叫一声说道:“我乃是狂神所生,我拥有狂神一生的所有功法,只要你放了我,我便给你所有功法!”

    “狂神一生的功法。”听到小恶魔的话,圣老六也不由双目亮了一下。

    要知道狂神乃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一生所拥有的功法那是多么具有诱惑力,只怕没有几个人能经得住如此的诱惑。

    “功法你的头。”李七夜一巴掌打在了圣老头的脑袋上,笑骂说道:“你宗门拥有仙王之术,比狂神的旁道不知道强上多少。”

    “说得也是。”圣老六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醒,他搔了搔头,干笑一声说道。

    “我知道第一箭仙帝的第一箭下落,你若得之,必能是一箭无敌,你放了我,我便把它告诉你!”见李七夜不受自己的诱惑,小恶魔立即换一个诱惑。

    “第一箭!”听到这话,圣老六也不由吃惊,第一箭仙帝乃是一箭射杀了狂神,这一箭的无敌可想而知了,这绝对称得上是万古第一箭,若是得此箭,那的确是一箭无敌。

    “不是第一箭仙帝本人,得此一箭,也不会无敌。”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不为所动。

    “你,你,你若杀了我,你永远得不到狂神的宝藏,只有我才能打开狂神的命宫……”见诱惑无效,小恶魔立即大声叫道。

    “不用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双眼光芒大炽,“啊”的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在眨眼之间小恶魔被李七夜烧得精光,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砰、砰、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座座宫殿崩裂,狂神的十二座命宫纷纷倒塌,接着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无数的宝物倾泻而下。

    玉如意、冷仙铁、齐云木、宴天珠……一件件宝物就像是满仓的谷子一样倾泻而下,一件件宝物吞吐着仙光神气,当如此多的宝物珍品倾泻而下的时候就好像是仙光在泄洪一场,这样的场面十分震撼人心,神光千条,异象纷呈。

    眨眼之间,在李七夜他们面前堆起了十二座宝物珍品的小山,无数的仙光冲天,让人看得口瞪目呆。

    在圣老六发呆的时候,李七夜已经从这堆积如山的宝物堆中找到了那一套绝世无双的白装了。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内世界天摇地晃,整个世界开始崩碎,“哗啦、哗啦”在这刹那之间,洪水滔天,要把整个崩碎的世界淹没一样。

    “我的妈呀。”当洪水滔天之时,眨眼间就把圣老六的半个身子淹没,他回过神来,看到淹没自己的洪水,感到不可思议,大叫地说道:“这,这,这是天地精华吗?”

    “准确说,万物精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狂神吞噬了这片天地,他还来不及炼化,就已经被射杀了。而这些万物精华被困锁在这内世界之中,当命宫崩灭之时,这浩瀚无量的万物精华终于要决堤,肆虐奔腾。”

    “这是无价之宝呀,如此海量的万物精华。”圣老六不由呆了一下。

    “再等一会儿,不要说是无价之宝,你就连一件破铜烂铁都得不到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的宝物”被李七夜一提醒,圣老六才发现堆积如山的宝物快要被洪水淹没了,他像是杀鸡一样,尖叫一声,立即连爬带滚,把所有的宝物塞入自己口袋中。

    最终圣老六把所有的宝物都一个不落地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之中,在他们要离开的瞬间“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内世界崩裂,接着一阵“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万物精华如同洪荒时代的大洪水一样疯狂奔驰,疯狂咆哮,似乎要撕碎这世间的一切。

    此时李七夜和圣老六已经逃出了内世界,而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依然是不绝于耳,此时狂神那巨大的尸体是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轰、轰、轰”的一声声巨响,在裂缝之中,万物精华喷涌而出,咆哮奔腾,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要冲毁眼前这一切。

    “该怎么办?”看到万物精华疯狂地咆哮奔腾,圣老六都有些束手无策,因为这所有的万物精华都是当年狂神一口吞噬掉的万物精华。

    要知道,当年这里乃是一片广袤无比的大地,乃是一面广袤无垠的星空,这里的所有一切力量和生命都被狂神一口吞噬下去了,这可以想象当年狂神是吞噬了多少的力量,多少的生灵,想一想这一幕,都让人为之毛骨悚然。

    “开”此时李七夜漂浮于黑暗的天空之上,他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在刹那之间,他的一双眼睛璀璨无比,“轰”的一声巨响,两柱晶莹剔的光柱瞬间从李七夜的双眼中射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瞬间,碎石纷飞,李七夜双眼所射出来的两柱粗大的光芒瞬间打入了大地的深处,在这一刻他的两柱光芒好像是打大地打穿一样。

    “喀嚓、喀嚓、喀嚓……”此时大地响起了一阵阵的碎裂之声,似乎此时这片本已经支离破碎的大地完全崩碎了一样。

    但事实并非是如此,当一阵阵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之时,只见这片已经是没有任何生机的死地竟然大地下冒出了一道道的光芒,这一道道的光芒纵横交错,好像是交织成了一幅巨大无比的篇章一样。

    但是当所有光芒交织完成之时,这才让圣老六发现这不是无上篇章,这是时光之轮,这片大地之上被描绘上了时光之轮,被打下了时光之轮的烙印。

    “这是时光的奥妙,大帝仙王才有资格去涉足的领域!”看到大地上被烙印上了时光之轮之时,圣老六心里面为之震撼,这种手段只怕是一般的上神都无法拥有的。

    “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的光芒完整地交织成了时光之轮的时候,这片本已经是死地的大地乏起了光芒,这样的光芒照亮了大地,远远看去蒙胧一片。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李七夜一个转身,他双目喷涌出来的两柱光芒瞬间轰入了这一面完全陷入于黑暗的天宇。

    这片天宇被狂神吞噬,一条条的银河崩灭,一颗颗星辰崩碎,在这一刻,在李七夜双目的光柱推动之下,一阵阵“轰、轰、轰”的声音响起,只见还没有毁灭的星辰缓缓地被推入了它们自己的轨道,一条长被拖拽过来的银河被推回了属于它们星空坐标的位置。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当一颗颗还没有被毁灭的星辰被推回了原位之后,李七夜的双目喷涌出来的光柱瞬间化作了千万条细如线的光芒,这样一条条细线一般的光芒穿梭于每一颗星辰之中、贯穿于一条条的银河之中。

    最终“嗡”的一声响起,整个星宇浮现了时光之轮,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岁月的光芒,岁月的积累,不在力量的范畴。”看到这样的一幕,圣老六十分的震撼,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李七夜双目喷涌了来的光柱并不属于力量,甚至可以说就算李七夜在这里改天换地,别人都发现不了,因为这里面没有力量的波动,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

    李七夜双目喷涌出来的光柱是岁月,这是一种守秩,这是一种溯源,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说是万古流淌的根本,只有一世又一世轮回、一代又一代历练于红尘的存在才能沉淀下岁月的积累,否则其他人不论多么强大都无法拥有这种属于岁月的积累,这是一种亘古的沉淀,这东西不在于修练范畴。

    这样的东西圣老六也只是听说而己,而且这种东西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今日一见,他震撼无比。

    在观神峰之上,齐临帝女一直都注意着狂神凶地的丝毫变化,一开始她都没有发现异象,因为岁月的积累这样的东西不在力量范围,当狂神凶地出现了一缕缕光芒之时,她才有所发现,她此时天眼大开,仔细勘探狂神凶地。

    当她真正看到李七夜双目喷涌光芒、改天换地这一幕的时候,她才是真正的震撼,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不是大帝仙王,却胜大帝仙王,这,这,这究竟是何来历?”

    此时此刻,齐临帝女完全无法揣摩李七夜,如果说李七夜是一位大帝仙王转世,这又不像,如果说李七夜那只是仅仅刚开始修道的凡人,那也根本上不可能,既然都不如,那么眼前这个看起来如凡人一样的男人,竟究是何来历呢。

    月初,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谢谢大家。

    飞扬仙帝的番外已更新,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