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死性不改,本性难移,看来留你不得。¥f,”李七夜看着这个小恶魔,徐徐地说道。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当李七夜话一落下的时候,小恶魔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它只不过是由狂神的怨气所生而己,在李七夜的真知之眼下,能可以把它毁灭得干干净净。

    当李七夜的真知之眼把它林烧的时候,小恶魔这个时候才开始害怕起来,它大叫一声说道:“我乃是狂神所生,我拥有狂神一生的所有功法,只要你放了我,我便给你所有功法!”

    “狂神一生的功法。”听到小恶魔的话,圣老六也不由双目亮了一下。

    要知道狂神乃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一生所拥有的功法那是多么具有诱惑力,只怕没有几个人能经得住如此的诱惑。

    “功法你的头。”李七夜一巴掌打在了圣老头的脑袋上,笑骂说道:“你宗门拥有仙王之术,比狂神的旁道不知道强上多少。”

    “说得也是。”圣老六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醒,他搔了搔头,干笑一声说道。

    “我知道第一箭仙帝的第一箭下落,你若得之,必能是一箭无敌,你放了我,我便把它告诉你!”见李七夜不受自己的诱惑,小恶魔立即换一个诱惑。

    “第一箭!”听到这话,圣老六也不由吃惊,第一箭仙帝乃是一箭射杀了狂神,这一箭的无敌可想而知了,这绝对称得上是万古第一箭,若是得此箭,那的确是一箭无敌。

    “不是第一箭仙帝本人,得此一箭,也不会无敌。”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不为所动。

    “你,你,你若杀了我,你永远得不到狂神的宝藏,只有我才能打开狂神的命宫……”见诱惑无效,小恶魔立即大声叫道。

    “不用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双眼光芒大炽,“啊”的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在眨眼之间小恶魔被李七夜烧得精光,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砰、砰、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座座宫殿崩裂,狂神的十二座命宫纷纷倒塌,接着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无数的宝物倾泻而下。

    玉如意、冷仙铁、齐云木、宴天珠……一件件宝物就像是满仓的谷子一样倾泻而下,一件件宝物吞吐着仙光神气,当如此多的宝物珍品倾泻而下的时候就好像是仙光在泄洪一场,这样的场面十分震撼人心,神光千条,异象纷呈。

    眨眼之间,在李七夜他们面前堆起了十二座宝物珍品的小山,无数的仙光冲天,让人看得口瞪目呆。

    在圣老六发呆的时候,李七夜已经从这堆积如山的宝物堆中找到了那一套绝世无双的白装了。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内世界天摇地晃,整个世界开始崩碎,“哗啦、哗啦”在这刹那之间,洪水滔天,要把整个崩碎的世界淹没一样。

    “我的妈呀。”当洪水滔天之时,眨眼间就把圣老六的半个身子淹没,他回过神来,看到淹没自己的洪水,感到不可思议,大叫地说道:“这,这,这是天地精华吗?”

    “准确说,万物精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狂神吞噬了这片天地,他还来不及炼化,就已经被射杀了。而这些万物精华被困锁在这内世界之中,当命宫崩灭之时,这浩瀚无量的万物精华终于要决堤,肆虐奔腾。”

    “这是无价之宝呀,如此海量的万物精华。”圣老六不由呆了一下。

    “再等一会儿,不要说是无价之宝,你就连一件破铜烂铁都得不到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的宝物”被李七夜一提醒,圣老六才发现堆积如山的宝物快要被洪水淹没了,他像是杀鸡一样,尖叫一声,立即连爬带滚,把所有的宝物塞入自己口袋中。

    最终圣老六把所有的宝物都一个不落地塞入了自己的口袋之中,在他们要离开的瞬间“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内世界崩裂,接着一阵“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万物精华如同洪荒时代的大洪水一样疯狂奔驰,疯狂咆哮,似乎要撕碎这世间的一切。

    此时李七夜和圣老六已经逃出了内世界,而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依然是不绝于耳,此时狂神那巨大的尸体是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轰、轰、轰”的一声声巨响,在裂缝之中,万物精华喷涌而出,咆哮奔腾,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要冲毁眼前这一切。

    “该怎么办?”看到万物精华疯狂地咆哮奔腾,圣老六都有些束手无策,因为这所有的万物精华都是当年狂神一口吞噬掉的万物精华。

    要知道,当年这里乃是一片广袤无比的大地,乃是一面广袤无垠的星空,这里的所有一切力量和生命都被狂神一口吞噬下去了,这可以想象当年狂神是吞噬了多少的力量,多少的生灵,想一想这一幕,都让人为之毛骨悚然。

    “开”此时李七夜漂浮于黑暗的天空之上,他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在刹那之间,他的一双眼睛璀璨无比,“轰”的一声巨响,两柱晶莹剔的光柱瞬间从李七夜的双眼中射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瞬间,碎石纷飞,李七夜双眼所射出来的两柱粗大的光芒瞬间打入了大地的深处,在这一刻他的两柱光芒好像是打大地打穿一样。

    “喀嚓、喀嚓、喀嚓……”此时大地响起了一阵阵的碎裂之声,似乎此时这片本已经支离破碎的大地完全崩碎了一样。

    但事实并非是如此,当一阵阵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之时,只见这片已经是没有任何生机的死地竟然大地下冒出了一道道的光芒,这一道道的光芒纵横交错,好像是交织成了一幅巨大无比的篇章一样。

    但是当所有光芒交织完成之时,这才让圣老六发现这不是无上篇章,这是时光之轮,这片大地之上被描绘上了时光之轮,被打下了时光之轮的烙印。

    “这是时光的奥妙,大帝仙王才有资格去涉足的领域!”看到大地上被烙印上了时光之轮之时,圣老六心里面为之震撼,这种手段只怕是一般的上神都无法拥有的。

    “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的光芒完整地交织成了时光之轮的时候,这片本已经是死地的大地乏起了光芒,这样的光芒照亮了大地,远远看去蒙胧一片。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李七夜一个转身,他双目喷涌出来的两柱光芒瞬间轰入了这一面完全陷入于黑暗的天宇。

    这片天宇被狂神吞噬,一条条的银河崩灭,一颗颗星辰崩碎,在这一刻,在李七夜双目的光柱推动之下,一阵阵“轰、轰、轰”的声音响起,只见还没有毁灭的星辰缓缓地被推入了它们自己的轨道,一条长被拖拽过来的银河被推回了属于它们星空坐标的位置。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当一颗颗还没有被毁灭的星辰被推回了原位之后,李七夜的双目喷涌出来的光柱瞬间化作了千万条细如线的光芒,这样一条条细线一般的光芒穿梭于每一颗星辰之中、贯穿于一条条的银河之中。

    最终“嗡”的一声响起,整个星宇浮现了时光之轮,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岁月的光芒,岁月的积累,不在力量的范畴。”看到这样的一幕,圣老六十分的震撼,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李七夜双目喷涌了来的光柱并不属于力量,甚至可以说就算李七夜在这里改天换地,别人都发现不了,因为这里面没有力量的波动,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

    李七夜双目喷涌出来的光柱是岁月,这是一种守秩,这是一种溯源,这种东西甚至可以说是万古流淌的根本,只有一世又一世轮回、一代又一代历练于红尘的存在才能沉淀下岁月的积累,否则其他人不论多么强大都无法拥有这种属于岁月的积累,这是一种亘古的沉淀,这东西不在于修练范畴。

    这样的东西圣老六也只是听说而己,而且这种东西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今日一见,他震撼无比。

    在观神峰之上,齐临帝女一直都注意着狂神凶地的丝毫变化,一开始她都没有发现异象,因为岁月的积累这样的东西不在力量范围,当狂神凶地出现了一缕缕光芒之时,她才有所发现,她此时天眼大开,仔细勘探狂神凶地。

    当她真正看到李七夜双目喷涌光芒、改天换地这一幕的时候,她才是真正的震撼,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不是大帝仙王,却胜大帝仙王,这,这,这究竟是何来历?”

    此时此刻,齐临帝女完全无法揣摩李七夜,如果说李七夜是一位大帝仙王转世,这又不像,如果说李七夜那只是仅仅刚开始修道的凡人,那也根本上不可能,既然都不如,那么眼前这个看起来如凡人一样的男人,竟究是何来历呢。

    月初,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谢谢大家。

    飞扬仙帝的番外已更新,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第1805章小恶魔    听到这样的话,圣老六也不由沉默了一下,他本身就是出身于帝统仙门,他也知道当大帝仙王完整地留下自己的命宫是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大帝仙王他们自己要留下完整的命宫,这不止是付出无法估量的代价那么简单,这里面的苦难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

    试想一下,大帝仙王这样的付在不惜付出无法枯量的代价,承受着让人无法想象的苦难,只为了留下命宫庇护后人或者某一些人,大帝仙王这样做,爱的是多么的深沉。

    “找一找吧。”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吩咐圣老六说道:“除了那套白装,其他的宝物也好,奇珍也罢,全部都归你。”

    “嘿,嘿,嘿,既然老祖宗这样说,那小的就不客气了,多谢老祖宗的赏赐。”圣老六回过神来,立即兴奋无比,双目发亮,忙是对李七夜拜了拜。

    狂神一生,那是收藏了多少的奇珍异宝,就算除去那一套绝世无双的白装,狂神所拥有的宝物也是十分惊人,现在李七夜只要一套白装,其他的全部归他,这实在是让他发大财了。

    当然,如果李七夜不给他一件宝物,圣老六也不敢说什么,而现在李七夜却把所有的宝物赐给了他,那也是对他的赏识。

    圣老六张望了一番眼前这十二座高大的宫殿,有着一座座的宝藏就在眼前,心里面美滋滋的圣老六一时之间都不知道从哪一座宝藏开始。

    “就这个吧。”最后圣老六随便瞎选了一个,随手一指,就指定了这座宫殿开始,他忙往这住宫殿走去。

    “嘿,嘿,嘿,谁人敢在本座地盘放肆。”就在圣老六要靠近这一座宫殿的时候,突然天空上响起了一阵阴森森的声音。

    “狂神”一听到这个阴森森的声音,圣老六不由为之骇然,顿时脸色煞白。

    “没错,就是本座!“此时阴森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在天空上回荡,说道:“千百万年过去了,没有想到还有人记得本座,难得。”

    “我的妈呀!”这一下真的把圣老六脸色吓得发白,一下子躲到了李七夜的身后,说道:“老祖宗,救命呀,狂神还没有死透!”

    一下子圣老六躲在了李七夜身后,缩起了头颅,宛如是缩头乌龟一样,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就算天塌下来了,都交给李七夜去扛着了。

    这也没能怪圣老六贪生怕死,而是狂神的名头实在是太吓人了。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不论是放在哪一个时代,都是威慑十三洲的存在。

    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绝对不会比一般的大帝仙王弱,这样的上神那简直就是屠神灭魔的存在,甚至有能力斩杀一般的仙帝。

    试想一下,就是这么样的一尊上神摆在自己的面前,如果说是不害怕,那绝对是骗人的。

    圣老六虽然很强大,但他终究是晚辈,如果遇到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那就赶紧逃吧,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与一位上神为敌,那只有死路一条,除非是巅峰大帝仙王,否则的话,一般的大帝仙王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淡淡地一笑,说道:“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如果狂神还活着,就不用任由自己的躯壳腐朽了。”

    “嘿,嘿,嘿,小辈,你懂什么。”阴森森的声音继续在天空上回荡着,说道:“破而后立,死后重生,这焉是你这种小辈所能领悟的。”

    “是吗?”李七夜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是狂神,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我正好超度他,为了那死去的亿万生灵!一张口便吞亿万生灵,万死莫赎!”

    “超度?”阴森森的声音冷哼一声,说道:“小辈,且让我来度化你们,念你们无知的份上,本座把你们引向光明。”说一落下,天空上突然降下了无数的星光。

    本来这个内世界是一片灰暗,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机,现在突然降下了无数星光,宛如光明普照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宛如一个大千世界打开一下,此时此刻眼前的十二座宫殿消失了,出现在李七夜他们眼前的是浩瀚无袤的星光,只是星河流转,银河奔腾,日月星辰环绕,壮阔无双的天宇沉浮……

    此时李七夜他们就像是处身于一个浩瀚的世界之中一样,日月星辰是离他们那么的近,给人一种自己可以掌御日月星辰的感觉,在这一刻,似乎自己就是处于天宇的中心。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一条银河化作了一条长桥,从李七夜的脚下架于天宇深处,直探于最遥远的地方,在那天宇的深处,乃是仙气腾起,万法沉浮,隐隐之间可见仙人身影绰绰,神秘万分,让人一看便心生向往。

    在这刹那之间,这一条由银河所化的长桥之上站着一个伟岸无双的身影,这个身影十分的蒙胧,让人看不真切,但是他却散发出了神圣的光芒,似乎他是仙界的接引使者,他能接引任何人通往仙界一样。

    “年轻人,虽然你是大言不惭,但在此与我相见,便是有缘,且让我引渡你通往仙界的国度吧。”此是这个伟岸无上的身影开口,响起了和蔼无比的声音,当他声音响起之时,大道鸣和,给人一种绝无伦比的感觉。

    “真的有这样的国度吗?”此时躲在李七夜身后的圣老六不由探出头颅来,张望了一下天宇深处的仙光腾腾的国度。

    “少做白日梦。”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了圣老六的脑袋上,笑骂地说道:“这只是普通的蛊惑,以你的道行能瞒得过你的天眼吗?你这是被吓傻了吧。”

    一骂完圣老六之后,李七夜笑着说道:“这等小把戏,只能是街边耍杂的级别,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话一落下,他的一双眼睛瞬间明亮起来。

    “啵、啵、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不需要任何功力,在他的一双真知之眼下,任何虚妄都会瞬间崩裂,这种蛊惑人心的虚幻怎么可能挡得住李七夜一双眼睛的无上真知呢?

    瞬间所有的星辰、银河以及长桥、伟岸无上的身影,全部都一下子像泡沫一样破碎,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此刻,天空依然是那么的灰暗,大地依然的那么死寂,哪里有什么日月星辰,哪里有什么仙界国度,那全部都只不过是虚幻而己。

    “小辈,竟然敢破我的神术,我会永远成为你们的附骨之蛆”自己的虚幻被李七夜一眼破掉之后,阴森森的声音十分的愤怒。

    “呼”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阴风大作,天空上一下子垂落下了如同泼墨的雾气,这如同泼墨的雾气就好像是有生命一样,竟然往李七夜和圣老六的身体里面钻去,似乎它是要钻入李七夜和圣老六的体内来夺取他们的身体一样。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见到这些黑雾往自己体内钻去,这把圣老六吓了一跳,立即封闭身体。

    “魅魑魍魉,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双目光芒一炽。

    “轰”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双目之中喷涌出了滔滔不绝的光芒,这两柱滔滔不绝的光芒喷涌而出的时候,宛如跨越亘古,穿梭千百万年。

    这两股光芒瞬间把黑雾锁住,瞬间把它冲击到了天空之上,“轰”的一声响起,随着两柱光芒喷涌交织的时候,牢牢地控制住了黑雾,把它捏成了一团。

    “岁月的光芒。”看到李七夜双目中喷涌出来的两柱目光,这让圣老六看得无比羡慕,这样的东西不是他们这种晚辈所能拥有的,必需要经历了无数岁月轮回之后,才能拥有这种岁月光芒,这种岁月光芒可见真知,可识奥妙,可溯本源,这样的岁月光芒乃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那是一种漫长的磨砺。

    在李七夜的双目光芒困锁之下,黑雾被逼得露出了真身,那只不过如拳头大小的黑雾而己,这一团黑雾看起来是一个生灵,生有尖尖的獠牙,背生有刺翼,看起来面目狰狞,似乎是一个小恶魔一样。

    “你,你,你是什么人,快放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饶恕你的。”这个小小的生灵被李七夜锁住之后,依然是十分凶狠地对李七夜大叫。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如小恶一样的生灵被锁住了,依然十分凶狠,圣老六不由奇怪地打量了一番。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是狂神临死之前的怨气,他临死时怨气太重,体内的怨气竟然生灵了。齐临帝家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狂神怨气太大了,终会有点后患。”

    “小辈,你速速放了我,否则,总有一天本座让你们生不如死!”疲李七夜锁定,根本就动弹不得,这只小恶魔厉叫道,此时它也不害怕了,反而是更凶狠。

    ps:t恤定制正在与店家协商,大约在10号左右能定做好,大家15号左右能收到吧,不要着急哟^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