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样的话,圣老六也不由沉默了一下,他本身就是出身于帝统仙门,他也知道当大帝仙王完整地留下自己的命宫是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大帝仙王他们自己要留下完整的命宫,这不止是付出无法估量的代价那么简单,这里面的苦难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

    试想一下,大帝仙王这样的付在不惜付出无法枯量的代价,承受着让人无法想象的苦难,只为了留下命宫庇护后人或者某一些人,大帝仙王这样做,爱的是多么的深沉。

    “找一找吧。”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吩咐圣老六说道:“除了那套白装,其他的宝物也好,奇珍也罢,全部都归你。”

    “嘿,嘿,嘿,既然老祖宗这样说,那小的就不客气了,多谢老祖宗的赏赐。”圣老六回过神来,立即兴奋无比,双目发亮,忙是对李七夜拜了拜。

    狂神一生,那是收藏了多少的奇珍异宝,就算除去那一套绝世无双的白装,狂神所拥有的宝物也是十分惊人,现在李七夜只要一套白装,其他的全部归他,这实在是让他发大财了。

    当然,如果李七夜不给他一件宝物,圣老六也不敢说什么,而现在李七夜却把所有的宝物赐给了他,那也是对他的赏识。

    圣老六张望了一番眼前这十二座高大的宫殿,有着一座座的宝藏就在眼前,心里面美滋滋的圣老六一时之间都不知道从哪一座宝藏开始。

    “就这个吧。”最后圣老六随便瞎选了一个,随手一指,就指定了这座宫殿开始,他忙往这住宫殿走去。

    “嘿,嘿,嘿,谁人敢在本座地盘放肆。”就在圣老六要靠近这一座宫殿的时候,突然天空上响起了一阵阴森森的声音。

    “狂神”一听到这个阴森森的声音,圣老六不由为之骇然,顿时脸色煞白。

    “没错,就是本座!“此时阴森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在天空上回荡,说道:“千百万年过去了,没有想到还有人记得本座,难得。”

    “我的妈呀!”这一下真的把圣老六脸色吓得发白,一下子躲到了李七夜的身后,说道:“老祖宗,救命呀,狂神还没有死透!”

    一下子圣老六躲在了李七夜身后,缩起了头颅,宛如是缩头乌龟一样,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就算天塌下来了,都交给李七夜去扛着了。

    这也没能怪圣老六贪生怕死,而是狂神的名头实在是太吓人了。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不论是放在哪一个时代,都是威慑十三洲的存在。

    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绝对不会比一般的大帝仙王弱,这样的上神那简直就是屠神灭魔的存在,甚至有能力斩杀一般的仙帝。

    试想一下,就是这么样的一尊上神摆在自己的面前,如果说是不害怕,那绝对是骗人的。

    圣老六虽然很强大,但他终究是晚辈,如果遇到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那就赶紧逃吧,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与一位上神为敌,那只有死路一条,除非是巅峰大帝仙王,否则的话,一般的大帝仙王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淡淡地一笑,说道:“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如果狂神还活着,就不用任由自己的躯壳腐朽了。”

    “嘿,嘿,嘿,小辈,你懂什么。”阴森森的声音继续在天空上回荡着,说道:“破而后立,死后重生,这焉是你这种小辈所能领悟的。”

    “是吗?”李七夜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是狂神,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我正好超度他,为了那死去的亿万生灵!一张口便吞亿万生灵,万死莫赎!”

    “超度?”阴森森的声音冷哼一声,说道:“小辈,且让我来度化你们,念你们无知的份上,本座把你们引向光明。”说一落下,天空上突然降下了无数的星光。

    本来这个内世界是一片灰暗,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机,现在突然降下了无数星光,宛如光明普照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宛如一个大千世界打开一下,此时此刻眼前的十二座宫殿消失了,出现在李七夜他们眼前的是浩瀚无袤的星光,只是星河流转,银河奔腾,日月星辰环绕,壮阔无双的天宇沉浮……

    此时李七夜他们就像是处身于一个浩瀚的世界之中一样,日月星辰是离他们那么的近,给人一种自己可以掌御日月星辰的感觉,在这一刻,似乎自己就是处于天宇的中心。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一条银河化作了一条长桥,从李七夜的脚下架于天宇深处,直探于最遥远的地方,在那天宇的深处,乃是仙气腾起,万法沉浮,隐隐之间可见仙人身影绰绰,神秘万分,让人一看便心生向往。

    在这刹那之间,这一条由银河所化的长桥之上站着一个伟岸无双的身影,这个身影十分的蒙胧,让人看不真切,但是他却散发出了神圣的光芒,似乎他是仙界的接引使者,他能接引任何人通往仙界一样。

    “年轻人,虽然你是大言不惭,但在此与我相见,便是有缘,且让我引渡你通往仙界的国度吧。”此是这个伟岸无上的身影开口,响起了和蔼无比的声音,当他声音响起之时,大道鸣和,给人一种绝无伦比的感觉。

    “真的有这样的国度吗?”此时躲在李七夜身后的圣老六不由探出头颅来,张望了一下天宇深处的仙光腾腾的国度。

    “少做白日梦。”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了圣老六的脑袋上,笑骂地说道:“这只是普通的蛊惑,以你的道行能瞒得过你的天眼吗?你这是被吓傻了吧。”

    一骂完圣老六之后,李七夜笑着说道:“这等小把戏,只能是街边耍杂的级别,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话一落下,他的一双眼睛瞬间明亮起来。

    “啵、啵、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不需要任何功力,在他的一双真知之眼下,任何虚妄都会瞬间崩裂,这种蛊惑人心的虚幻怎么可能挡得住李七夜一双眼睛的无上真知呢?

    瞬间所有的星辰、银河以及长桥、伟岸无上的身影,全部都一下子像泡沫一样破碎,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此刻,天空依然是那么的灰暗,大地依然的那么死寂,哪里有什么日月星辰,哪里有什么仙界国度,那全部都只不过是虚幻而己。

    “小辈,竟然敢破我的神术,我会永远成为你们的附骨之蛆”自己的虚幻被李七夜一眼破掉之后,阴森森的声音十分的愤怒。

    “呼”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阴风大作,天空上一下子垂落下了如同泼墨的雾气,这如同泼墨的雾气就好像是有生命一样,竟然往李七夜和圣老六的身体里面钻去,似乎它是要钻入李七夜和圣老六的体内来夺取他们的身体一样。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见到这些黑雾往自己体内钻去,这把圣老六吓了一跳,立即封闭身体。

    “魅魑魍魉,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双目光芒一炽。

    “轰”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双目之中喷涌出了滔滔不绝的光芒,这两柱滔滔不绝的光芒喷涌而出的时候,宛如跨越亘古,穿梭千百万年。

    这两股光芒瞬间把黑雾锁住,瞬间把它冲击到了天空之上,“轰”的一声响起,随着两柱光芒喷涌交织的时候,牢牢地控制住了黑雾,把它捏成了一团。

    “岁月的光芒。”看到李七夜双目中喷涌出来的两柱目光,这让圣老六看得无比羡慕,这样的东西不是他们这种晚辈所能拥有的,必需要经历了无数岁月轮回之后,才能拥有这种岁月光芒,这种岁月光芒可见真知,可识奥妙,可溯本源,这样的岁月光芒乃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那是一种漫长的磨砺。

    在李七夜的双目光芒困锁之下,黑雾被逼得露出了真身,那只不过如拳头大小的黑雾而己,这一团黑雾看起来是一个生灵,生有尖尖的獠牙,背生有刺翼,看起来面目狰狞,似乎是一个小恶魔一样。

    “你,你,你是什么人,快放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饶恕你的。”这个小小的生灵被李七夜锁住之后,依然是十分凶狠地对李七夜大叫。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如小恶一样的生灵被锁住了,依然十分凶狠,圣老六不由奇怪地打量了一番。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是狂神临死之前的怨气,他临死时怨气太重,体内的怨气竟然生灵了。齐临帝家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狂神怨气太大了,终会有点后患。”

    “小辈,你速速放了我,否则,总有一天本座让你们生不如死!”疲李七夜锁定,根本就动弹不得,这只小恶魔厉叫道,此时它也不害怕了,反而是更凶狠。

    ps:t恤定制正在与店家协商,大约在10号左右能定做好,大家15号左右能收到吧,不要着急哟^_^(~^~)

第1804章狂神之尸    在狂神凶地的深处,黑雾如泼墨一样,站在这里甚至让人感觉自己宛如处身于墨水湖一样,到处都是浓到化不开的黑雾。

    在这里大地崩裂,在上空还悬着一颗残碎的星辰,这颗巨大的星辰可以遮挡住大半个天空。

    在地在上有一个湖泊,这个湖泊之中装满了粘稠的黑血,此时地下还扑嗵扑嗵地直冒着黑血,似乎地下有着无穷无尽的黑血要涌出来一样。

    在湖泊之中半漂泊着一具巨大无比的尸体,这具尸体看起来像是一座小山峰,而且整具体尸都岩化了,如果不是依然能看得清尸体的轮廓,还真的让人以为这是一座小山峰。

    此时圣老六吆喝着,把这具巨大无比的尸体半拖半拽地拖到了岸边,当他把这具尸体拖上岸边的时候,那真累得他直喘气。

    凭着圣老六的实力,那绝对是可以搬山移海,但搬动这具巨大无比的尸体之时却让他十分的吃力。

    那可千万别小看这具大小如一座小山峰的尸体,这可是狂神之尸,狂神生前乃是一尊拥有了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离古神只有一步之遥,试想一下,这样的一尊存在,他的体量是多么的恐怖,他在生前那可以达到重如天宇。

    虽然他已经死了很久了,但他的体重依然是十分惊人。

    “终于出世了,也省得我花费大量心血把他从地下挖出来。”看到这具被拖上岸边的狂神之尸,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

    “唉,真的是累死我了。”此时圣老六全身脏兮兮的,吁吁地喘着大气地说道。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你豁出真身,就算是一条银河你也可以把它拽下来,拖起这具死尸又有何难呢。”

    “嘿,嘿,嘿,老祖宗,你就别为难我的。”圣老六尴尬地干笑一声,说道:“如果让我师父他们知道我在这里鬼混,他们一定会打断我的双腿的。”

    圣老六可是偷偷地从宗门中逃出来的,他跑到齐临城鬼混,就是隐去真身,借此躲过他师门的追捕。

    如果现在他露出了真身,暴露了自己的力量,迟早会被他宗门的长辈追查到,到时候他绝对会被他师父打断双腿押回宗门。

    “你迟早会被打断双腿抓回去的。”李七夜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

    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让圣老六十分尴尬,不由干笑了一声,头皮发麻,他当然知道他迟早有一天会被抓回去的,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是躲过一天算一天了。

    此时圣老六把狂神之尸身上的黑血全部清理干净,在这个时候狂神露出了真面目,狂神身体巨大,面目粗犷,虽然他已经死去了很久了,依然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人不敢轻慢。

    在狂神的眉心处有着一个权杖的标志,那怕狂神已经死了很久,但是这个权杖的标志依然是金光闪闪,好像是用黄金打造出来的一样。

    狂神是出身于天族,所以他拥有着天族独一无二的标识,而且他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的天族权杖可以说是达到了最显贵的地步了,所以在漫长的时间里也无法磨灭这个独一无二的标志。

    “这可是一尊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之尸呀,如果神性依然还在,那是多么的珍贵呀,那简直就是一件无价之宝。”圣老六都不由十分感慨,说道:“神性依然还在的话,单是这个权杖就是一件无上神器,可以镇压诸天神魔!”

    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那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传言说十三洲的第一尊古神也就是无遮古神,他曾经是打败过幽天帝,挑战过混元天帝。

    至于混元天帝,那就不用多说了,他是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更是第二次终极征战发起人,他的强大无需多言。

    至于幽天帝,也是一尊恐怖的存在,他乃是青木神帝开创了大帝时代之后第一位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连混元天帝在年少的时候都曾经受到过他的照顾。

    但就是这样一尊无敌的大帝,最终却败在了无遮古神的手中,这完全是可以去想象古神是多么的恐怖。

    当然,也有人说无遮古神是万古以来最强大最无敌的古神。不管如何说,狂神拥有十一个图腾,这足够证明他的强大。

    这样的一尊上神,就算他死去之后,如果他的尸体依然保留下神性的话,这样的一具尸体是多么的珍贵,就像圣老六所说的那样,那是无价之宝。

    “第一箭仙帝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当时第一箭仙帝乃是相隔亿万星空,但是第一箭仙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一箭把狂神射杀的。第一箭仙帝的那一箭也是他终极的一箭,这一箭包含了第一箭仙帝的毕生之力,他的箭道终极奥义也在这一箭之下,否则他也不会射完了这一箭之后便降下天诛……”

    “……在这一箭之下,狂神不灰飞烟灭都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还能留下尸体,这已经说明他的强大了,至于他的神性,早在这一箭之下崩灭了,所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神性,早在时间长河之中磨灭了。”

    当年狂神与第一箭仙帝之间可以说是一招决胜负,一招定生死!一箭之下,让十三洲的多少人惊心,狂神难逃一死,他最终能留下全尸,这已经说明他强大到让人忌惮了。

    “现在该如何进去?”此时圣老六只好看着李七夜了,说道:“若是让小的去破狂神的内世界只怕需要几十年吧。”

    李七夜看了看狂神的尸体,然后伸手去按住头额之前的那只权杖,在这一刻他的手掌乃是混沌之气萦绕,久久不散。

    “嗡”的一声响起,不久之后,狂神头颅之前的那只权杖竟然发出了仙光,本是如同黄金铸造的权杖标志更是光芒夺目,好像是一下子有了生命一样。

    “跟上吧。”李七夜吩咐说道,接着“喀嚓”的一声响起,狂神那巨大的头颅打开,眉心处竟然裂开了一道裂缝,这样的一道裂缝看起来像是一条狭谷一样,李七夜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这一道裂缝之中。

    看到李七夜进去了,圣老六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也跟着一下子消失了,进入了内世界。

    当进入了狂神的内世界之时,只见这是一个灰暗的世界,这里没有任何生机,在这里面一片的死寂,抬头望的时候,只见天空一片灰暗,没有任何星光,甚至可以说在这里没有任何光芒。

    站在这世界之中,张眼望去,只见有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就在眼前,眼前这十二座巨大的宫殿高耸入天,让人有一种无法攀爬之感。

    只不过,这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已经黯淡无光,每一座宫殿都已经老旧斑驳了,甚至有些宫殿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似乎这样的一座座宫殿随时都会崩碎倒塌一样。

    “十二命宫呀,十一个图腾的十二命宫,虽然身死道消,图腾己灭,但十二命宫依然还在,这是多么坚硬的东西呀。”看到眼前这十二座屹立的宫殿,圣老六也为之震撼地说道。

    眼前这十二个宫殿就是狂神的十二个命宫,当年狂神被第一箭仙帝一箭射杀,他是身死道消,承载着他一切的十一个图腾也因此而灰飞烟灭。

    但是在如此毁灭性的力量之下,十二个命宫依然硕存下来,这可想而知这十二个命宫是何等的坚硬了。

    “这终究是千锤百炼的东西,对于修士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命宫就代表了一切,没有了命宫,就没有了一切。”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虽然第一箭仙帝一箭没有毁灭狂神的命宫,但这十二个命宫也成了残砖断瓦了。”

    “如果这样的十二个命宫能完整保存下来那是多好的事情呀,那比什么宝物都要珍贵。”圣老六不由直流口水说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论是对于上神,还是对于大帝仙王,如果他们不受到重创,哪里有那么容易死去,若是惨死了,那必定是身死道消,想完整留下自己的命宫,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听人说,曾经有一位大帝把自己的命宫完整地留了下来,以庇护后人。”圣老六不由沉吟一声,带着好奇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的确是有一位大帝把自己命宫完整地留了下来,以作庇护后人。在这世间,没有什么比大帝仙王留下自己的命宫更能庇护自己的后人了。大帝仙王虽然是可以活着庇护后人,但是,他们只要活着,天诛总会有一天降下,天诛降下,若留在自己后人身边,那就是一种灾难……”

    “……但,如果说留下命宫庇护后人,这将会成为世间最安全的保垒,这将是世间最大的福泽,能让后人世代无忧。但完整留下自己的命宫,这是一件多么苦难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黯然地叹息一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