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狂神凶地的深处,黑雾如泼墨一样,站在这里甚至让人感觉自己宛如处身于墨水湖一样,到处都是浓到化不开的黑雾。

    在这里大地崩裂,在上空还悬着一颗残碎的星辰,这颗巨大的星辰可以遮挡住大半个天空。

    在地在上有一个湖泊,这个湖泊之中装满了粘稠的黑血,此时地下还扑嗵扑嗵地直冒着黑血,似乎地下有着无穷无尽的黑血要涌出来一样。

    在湖泊之中半漂泊着一具巨大无比的尸体,这具尸体看起来像是一座小山峰,而且整具体尸都岩化了,如果不是依然能看得清尸体的轮廓,还真的让人以为这是一座小山峰。

    此时圣老六吆喝着,把这具巨大无比的尸体半拖半拽地拖到了岸边,当他把这具尸体拖上岸边的时候,那真累得他直喘气。

    凭着圣老六的实力,那绝对是可以搬山移海,但搬动这具巨大无比的尸体之时却让他十分的吃力。

    那可千万别小看这具大小如一座小山峰的尸体,这可是狂神之尸,狂神生前乃是一尊拥有了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离古神只有一步之遥,试想一下,这样的一尊存在,他的体量是多么的恐怖,他在生前那可以达到重如天宇。

    虽然他已经死了很久了,但他的体重依然是十分惊人。

    “终于出世了,也省得我花费大量心血把他从地下挖出来。”看到这具被拖上岸边的狂神之尸,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

    “唉,真的是累死我了。”此时圣老六全身脏兮兮的,吁吁地喘着大气地说道。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你豁出真身,就算是一条银河你也可以把它拽下来,拖起这具死尸又有何难呢。”

    “嘿,嘿,嘿,老祖宗,你就别为难我的。”圣老六尴尬地干笑一声,说道:“如果让我师父他们知道我在这里鬼混,他们一定会打断我的双腿的。”

    圣老六可是偷偷地从宗门中逃出来的,他跑到齐临城鬼混,就是隐去真身,借此躲过他师门的追捕。

    如果现在他露出了真身,暴露了自己的力量,迟早会被他宗门的长辈追查到,到时候他绝对会被他师父打断双腿押回宗门。

    “你迟早会被打断双腿抓回去的。”李七夜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

    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让圣老六十分尴尬,不由干笑了一声,头皮发麻,他当然知道他迟早有一天会被抓回去的,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是躲过一天算一天了。

    此时圣老六把狂神之尸身上的黑血全部清理干净,在这个时候狂神露出了真面目,狂神身体巨大,面目粗犷,虽然他已经死去了很久了,依然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人不敢轻慢。

    在狂神的眉心处有着一个权杖的标志,那怕狂神已经死了很久,但是这个权杖的标志依然是金光闪闪,好像是用黄金打造出来的一样。

    狂神是出身于天族,所以他拥有着天族独一无二的标识,而且他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的天族权杖可以说是达到了最显贵的地步了,所以在漫长的时间里也无法磨灭这个独一无二的标志。

    “这可是一尊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之尸呀,如果神性依然还在,那是多么的珍贵呀,那简直就是一件无价之宝。”圣老六都不由十分感慨,说道:“神性依然还在的话,单是这个权杖就是一件无上神器,可以镇压诸天神魔!”

    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那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传言说十三洲的第一尊古神也就是无遮古神,他曾经是打败过幽天帝,挑战过混元天帝。

    至于混元天帝,那就不用多说了,他是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更是第二次终极征战发起人,他的强大无需多言。

    至于幽天帝,也是一尊恐怖的存在,他乃是青木神帝开创了大帝时代之后第一位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连混元天帝在年少的时候都曾经受到过他的照顾。

    但就是这样一尊无敌的大帝,最终却败在了无遮古神的手中,这完全是可以去想象古神是多么的恐怖。

    当然,也有人说无遮古神是万古以来最强大最无敌的古神。不管如何说,狂神拥有十一个图腾,这足够证明他的强大。

    这样的一尊上神,就算他死去之后,如果他的尸体依然保留下神性的话,这样的一具尸体是多么的珍贵,就像圣老六所说的那样,那是无价之宝。

    “第一箭仙帝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当时第一箭仙帝乃是相隔亿万星空,但是第一箭仙帝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一箭把狂神射杀的。第一箭仙帝的那一箭也是他终极的一箭,这一箭包含了第一箭仙帝的毕生之力,他的箭道终极奥义也在这一箭之下,否则他也不会射完了这一箭之后便降下天诛……”

    “……在这一箭之下,狂神不灰飞烟灭都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还能留下尸体,这已经说明他的强大了,至于他的神性,早在这一箭之下崩灭了,所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神性,早在时间长河之中磨灭了。”

    当年狂神与第一箭仙帝之间可以说是一招决胜负,一招定生死!一箭之下,让十三洲的多少人惊心,狂神难逃一死,他最终能留下全尸,这已经说明他强大到让人忌惮了。

    “现在该如何进去?”此时圣老六只好看着李七夜了,说道:“若是让小的去破狂神的内世界只怕需要几十年吧。”

    李七夜看了看狂神的尸体,然后伸手去按住头额之前的那只权杖,在这一刻他的手掌乃是混沌之气萦绕,久久不散。

    “嗡”的一声响起,不久之后,狂神头颅之前的那只权杖竟然发出了仙光,本是如同黄金铸造的权杖标志更是光芒夺目,好像是一下子有了生命一样。

    “跟上吧。”李七夜吩咐说道,接着“喀嚓”的一声响起,狂神那巨大的头颅打开,眉心处竟然裂开了一道裂缝,这样的一道裂缝看起来像是一条狭谷一样,李七夜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这一道裂缝之中。

    看到李七夜进去了,圣老六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也跟着一下子消失了,进入了内世界。

    当进入了狂神的内世界之时,只见这是一个灰暗的世界,这里没有任何生机,在这里面一片的死寂,抬头望的时候,只见天空一片灰暗,没有任何星光,甚至可以说在这里没有任何光芒。

    站在这世界之中,张眼望去,只见有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就在眼前,眼前这十二座巨大的宫殿高耸入天,让人有一种无法攀爬之感。

    只不过,这十二座巨大无比的宫殿已经黯淡无光,每一座宫殿都已经老旧斑驳了,甚至有些宫殿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似乎这样的一座座宫殿随时都会崩碎倒塌一样。

    “十二命宫呀,十一个图腾的十二命宫,虽然身死道消,图腾己灭,但十二命宫依然还在,这是多么坚硬的东西呀。”看到眼前这十二座屹立的宫殿,圣老六也为之震撼地说道。

    眼前这十二个宫殿就是狂神的十二个命宫,当年狂神被第一箭仙帝一箭射杀,他是身死道消,承载着他一切的十一个图腾也因此而灰飞烟灭。

    但是在如此毁灭性的力量之下,十二个命宫依然硕存下来,这可想而知这十二个命宫是何等的坚硬了。

    “这终究是千锤百炼的东西,对于修士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命宫就代表了一切,没有了命宫,就没有了一切。”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虽然第一箭仙帝一箭没有毁灭狂神的命宫,但这十二个命宫也成了残砖断瓦了。”

    “如果这样的十二个命宫能完整保存下来那是多好的事情呀,那比什么宝物都要珍贵。”圣老六不由直流口水说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论是对于上神,还是对于大帝仙王,如果他们不受到重创,哪里有那么容易死去,若是惨死了,那必定是身死道消,想完整留下自己的命宫,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听人说,曾经有一位大帝把自己的命宫完整地留了下来,以庇护后人。”圣老六不由沉吟一声,带着好奇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的确是有一位大帝把自己命宫完整地留了下来,以作庇护后人。在这世间,没有什么比大帝仙王留下自己的命宫更能庇护自己的后人了。大帝仙王虽然是可以活着庇护后人,但是,他们只要活着,天诛总会有一天降下,天诛降下,若留在自己后人身边,那就是一种灾难……”

    “……但,如果说留下命宫庇护后人,这将会成为世间最安全的保垒,这将是世间最大的福泽,能让后人世代无忧。但完整留下自己的命宫,这是一件多么苦难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黯然地叹息一声。(未完待续。)

第1803章岁月谁留痕    李七夜沉默着,看着遥远的星空,大道漫漫,一个又一个人离去,这将是怎么样的感受或者这种滋味也只有站在巅峰上存在的人才能体会。●⌒,.

    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遁世之后就再也很少过问红尘,更是少入世,对于子孙后代更是少有过问,这也算是一种斩去红尘。

    毕竟,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历练过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红尘之后,送走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之后,只怕再坚定的道心都会被打磨掉,岁月无情,时光更无情。

    历练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红尘,一代又一代的经历,只怕会让人疯掉,不是神圣入圣,便是疯狂成魔

    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过去,李七夜不止是一次又一次送走自己身边的人,不止是埋葬自己所爱的人、爱自己的人。

    在这漫长的岁月长河之中,他也曾送一位位仙帝踏上征程,在曾看着一位位仙帝远去,在终极征途之中明知道没有结果,明知道有去无回,每一位仙帝,每一代仙王,都是义无返顾地勇往前行。

    李七夜他明知道这样的征战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他也无能为力,他无法力挽狂澜,他无法改变这一条道路的宿命,他所能做的只是一个又一个时代轮回,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努力,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积累,最终只为了一个目标世界尽头的一战。

    在那里,他只想需要一个答案,或者历代大帝仙王也想要一个答案,就像浅素云一样,她也是需要一个答案,只不过每一个人所需要的答案都是不一样的。

    同样是远征世界尽头,同样的目的,他与浅素云的答案也是明显不一样。

    看着沉默的李七夜,看着远眺天宇深处的李七夜,齐临帝女突然间芳心颤了一下,好像是触摸到了什么一样,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触动到了她芳心最深处的柔软一样。

    此时的李七夜,依然是那么的平凡,但是却给人一种绝无伦伦的感受,似乎他是跨越了亘古,他身上沾满了时间长河的因果,似乎他带来了古远的苍桑。在他那一双深邃无比的眼睛之中似乎是包含了世间的一切,恩爱情仇,圣魔贤达三千世界的红尘都似乎在他这一双眼睛之中一一表达出来。

    在这刹那之间,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似乎是经历了千万次的轮回,在时间长河之中他似乎是亘古不变,那颗不可撼动的初心依然在跳动着,宛如是世界之心一样脉动着一样。

    沧海桑田,万物变换,不变的是他那颗初心,不变的是他那执着的追求,不变的是他那坚定前行的脚步

    似乎无情的时光可以打磨掉世间的一切,但却无法磨掉他的那颗初心,无法磨平他永恒不变的追求,无法阻挡下他坚定前行的脚步。

    在这刹那之间,齐临帝女一点都不觉得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是归于平凡,眼前的男子是那么的不平凡,是有着让人无法抵挡的魅力,这种魅力不是英俊的皮囊,也不是迷人的气质,这种魅力是岁月的馈赠,是漫长无比的时间长河的沉淀,是三千世界无尽轮回的磨励,这种魅力是无穷的,是独一无二的。

    一时之间,齐临帝女的一颗芳心都遐飞了很远很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回过神来,不由苦笑了一下,甩了甩螓首,她这都是想些什么呢。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心神,看了看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第六次终极征战之后,你们齐临帝家得到了一件东西,这是一件从上面飞下来的东西,这件东西应该是直飞你们的齐临帝家。”说着他指了指天空。

    “你怎么知道”齐临帝女脱口而出,但回过神来又觉得并不奇怪了,眼前的李七夜觉不可测,这种事情并不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齐临帝女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点头说道:“不瞒公子,我们齐临帝家的确是得到了一件东西。”

    他们齐临帝家得到这一件东西有一些年头了,但却一直无法解开这件东西的奥妙,正是因为如此他们齐临帝家才有意招揽一些精通古符文的修士或凡人。

    “你们家的两位仙王怎么说。”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齐临帝女轻轻地摇头,说道:“听家族的老祖宗说,两位仙王祖宗并不愿接这件东西,只是说这东西贵不可言,只等有缘之人。”

    “这就对了。”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他们都不愿意去沾这里面的因果,他们遁于不现,不愿意接也是能理解的。天诛悬于头上,的确是让人不安。”

    “如此说来,公子是知道此物了”见到李七夜如此说,齐临帝女不由问道:“不知道公子能否告知,此是何物”

    事实上这件东西到了他们齐临帝家之后,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宗就一直在琢磨,但是却难于琢磨中其中的玄机来。

    他们齐临帝家可是藏龙卧虎之地,就算两尊仙王遁世不出,也有上神在世,像他们齐临帝家这样的传承,什么样的宝物没有但这件东西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宗们就是琢磨不透,这就更让齐临帝家的老祖宗门更加感兴趣了。

    更何况,他们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都曾说过,此物是贵不可言,那就意味着这件东西的确是惊世无双了,也正是因为两位仙王这样的话,齐临帝家一直都想解开这件东西的奥妙。

    “是何物,待我见了便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跟你们家的老头子说一声,我要亲眼看一看这东西。”

    听到李七夜此话,齐临帝女怔了一下,此物可以算得是他们齐临帝家最高机密之一,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他们齐临帝家的弟子也不可能见到此物,她作为能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了,也只是见过一次而己。

    尽管是如此,齐临帝女并不拒绝,点头轻缓地说道:“公子要看,我与老祖宗他们说一声,希望老祖宗能通融一二。”

    齐临帝女虽然答应,不过她也作不了主,她也不敢十分肯定地答应李七夜。

    李七夜只是随意一笑,继续看着天空,他要看这东西,那由不得齐临帝家愿不愿意,他能提前说上一声,那已经是念在旧情份之上了。

    “公子可是为狂神凶地而来”过了片刻之后,齐临帝女问道。

    李七夜依然看着星空,点头说道:“没错,狂神死了这么久,他那失踪的尸体也该现世了,如果它不现世,我就把它挖出来”李七夜就是想得到狂神的那件白套装,不管狂神的尸体出不出世,他都必须拿到,如果狂神尸体不出世,他就亲手把它挖出来

    “狂神被第一箭仙帝射杀于此,尸体下落不明,传言狂神的一生宝藏也随之埋葬。”齐临帝女说道。

    别人不知道这一段轶闻,而她作为能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对于这段轶闻却是很清楚。

    “你们齐临帝家并不缺宝物,狂神的宝物虽然不错,也无法比得上你们齐临帝家的仙王宝库。”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难道你会为狂神的宝物而来”

    “宝物只是随缘而己。”齐临帝女露出笑容,当她一笑之时,可谓是倾国倾城,只怕是让任何年轻男子看了都会神魂颠倒。

    齐临帝女说道:“此次狂神凶地异象,我们帝家怕有邪物出世,所以特地让我前来看一看,以免为害黎明百姓。”

    齐临帝家所担忧并非是没有道理,毕竟狂神凶地与齐临境毗邻,万一出了什么邪物,他们齐临帝家就是首当其冲。齐临帝家可不希望再次发生当年像狂神那样吞噬天地的事情。

    “狂神凶地虽然险恶了一点,那也只不过是绝望的怨念和仙帝的杀气。”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块废地还能有什么邪物,狂神当年虽然强大,但是第一箭仙帝的终极一箭也是饱含了他箭道的最终极奥义,一箭之下,狂神完全是死透了,就算他有再逆天的手段都活不了”

    “在这一箭之下,不要说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如果是扛不住这一箭,那就只有一个结果死亡”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免有所感慨,虽然说在九界仙帝中,第一箭仙帝不是最惊才绝艳的仙帝,也不是最强大的仙帝,但是如果说是在箭道上的造诣,只怕没有任何仙帝能与之相提并论了,更别说是超越他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第一箭仙帝的后人,箭无双未来想超越第一箭仙帝,她有着很漫长的道路要走,她的大道十分艰巨。

    此时,李七夜目光突然锁定星空,对齐临帝女说道:“先跟你们齐临家的老头子说一声吧,我处理完了这里的事,就立即去你们齐临帝家。”说完他飘然而去。

    目送着李七夜远去,齐临帝女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她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便把消息传递下去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