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沉默着,看着遥远的星空,大道漫漫,一个又一个人离去,这将是怎么样的感受或者这种滋味也只有站在巅峰上存在的人才能体会。●⌒,.

    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遁世之后就再也很少过问红尘,更是少入世,对于子孙后代更是少有过问,这也算是一种斩去红尘。

    毕竟,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历练过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红尘之后,送走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之后,只怕再坚定的道心都会被打磨掉,岁月无情,时光更无情。

    历练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红尘,一代又一代的经历,只怕会让人疯掉,不是神圣入圣,便是疯狂成魔

    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过去,李七夜不止是一次又一次送走自己身边的人,不止是埋葬自己所爱的人、爱自己的人。

    在这漫长的岁月长河之中,他也曾送一位位仙帝踏上征程,在曾看着一位位仙帝远去,在终极征途之中明知道没有结果,明知道有去无回,每一位仙帝,每一代仙王,都是义无返顾地勇往前行。

    李七夜他明知道这样的征战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他也无能为力,他无法力挽狂澜,他无法改变这一条道路的宿命,他所能做的只是一个又一个时代轮回,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努力,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积累,最终只为了一个目标世界尽头的一战。

    在那里,他只想需要一个答案,或者历代大帝仙王也想要一个答案,就像浅素云一样,她也是需要一个答案,只不过每一个人所需要的答案都是不一样的。

    同样是远征世界尽头,同样的目的,他与浅素云的答案也是明显不一样。

    看着沉默的李七夜,看着远眺天宇深处的李七夜,齐临帝女突然间芳心颤了一下,好像是触摸到了什么一样,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触动到了她芳心最深处的柔软一样。

    此时的李七夜,依然是那么的平凡,但是却给人一种绝无伦伦的感受,似乎他是跨越了亘古,他身上沾满了时间长河的因果,似乎他带来了古远的苍桑。在他那一双深邃无比的眼睛之中似乎是包含了世间的一切,恩爱情仇,圣魔贤达三千世界的红尘都似乎在他这一双眼睛之中一一表达出来。

    在这刹那之间,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似乎是经历了千万次的轮回,在时间长河之中他似乎是亘古不变,那颗不可撼动的初心依然在跳动着,宛如是世界之心一样脉动着一样。

    沧海桑田,万物变换,不变的是他那颗初心,不变的是他那执着的追求,不变的是他那坚定前行的脚步

    似乎无情的时光可以打磨掉世间的一切,但却无法磨掉他的那颗初心,无法磨平他永恒不变的追求,无法阻挡下他坚定前行的脚步。

    在这刹那之间,齐临帝女一点都不觉得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是归于平凡,眼前的男子是那么的不平凡,是有着让人无法抵挡的魅力,这种魅力不是英俊的皮囊,也不是迷人的气质,这种魅力是岁月的馈赠,是漫长无比的时间长河的沉淀,是三千世界无尽轮回的磨励,这种魅力是无穷的,是独一无二的。

    一时之间,齐临帝女的一颗芳心都遐飞了很远很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回过神来,不由苦笑了一下,甩了甩螓首,她这都是想些什么呢。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心神,看了看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第六次终极征战之后,你们齐临帝家得到了一件东西,这是一件从上面飞下来的东西,这件东西应该是直飞你们的齐临帝家。”说着他指了指天空。

    “你怎么知道”齐临帝女脱口而出,但回过神来又觉得并不奇怪了,眼前的李七夜觉不可测,这种事情并不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齐临帝女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点头说道:“不瞒公子,我们齐临帝家的确是得到了一件东西。”

    他们齐临帝家得到这一件东西有一些年头了,但却一直无法解开这件东西的奥妙,正是因为如此他们齐临帝家才有意招揽一些精通古符文的修士或凡人。

    “你们家的两位仙王怎么说。”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齐临帝女轻轻地摇头,说道:“听家族的老祖宗说,两位仙王祖宗并不愿接这件东西,只是说这东西贵不可言,只等有缘之人。”

    “这就对了。”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他们都不愿意去沾这里面的因果,他们遁于不现,不愿意接也是能理解的。天诛悬于头上,的确是让人不安。”

    “如此说来,公子是知道此物了”见到李七夜如此说,齐临帝女不由问道:“不知道公子能否告知,此是何物”

    事实上这件东西到了他们齐临帝家之后,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宗就一直在琢磨,但是却难于琢磨中其中的玄机来。

    他们齐临帝家可是藏龙卧虎之地,就算两尊仙王遁世不出,也有上神在世,像他们齐临帝家这样的传承,什么样的宝物没有但这件东西他们齐临帝家的老祖宗们就是琢磨不透,这就更让齐临帝家的老祖宗门更加感兴趣了。

    更何况,他们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都曾说过,此物是贵不可言,那就意味着这件东西的确是惊世无双了,也正是因为两位仙王这样的话,齐临帝家一直都想解开这件东西的奥妙。

    “是何物,待我见了便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跟你们家的老头子说一声,我要亲眼看一看这东西。”

    听到李七夜此话,齐临帝女怔了一下,此物可以算得是他们齐临帝家最高机密之一,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他们齐临帝家的弟子也不可能见到此物,她作为能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了,也只是见过一次而己。

    尽管是如此,齐临帝女并不拒绝,点头轻缓地说道:“公子要看,我与老祖宗他们说一声,希望老祖宗能通融一二。”

    齐临帝女虽然答应,不过她也作不了主,她也不敢十分肯定地答应李七夜。

    李七夜只是随意一笑,继续看着天空,他要看这东西,那由不得齐临帝家愿不愿意,他能提前说上一声,那已经是念在旧情份之上了。

    “公子可是为狂神凶地而来”过了片刻之后,齐临帝女问道。

    李七夜依然看着星空,点头说道:“没错,狂神死了这么久,他那失踪的尸体也该现世了,如果它不现世,我就把它挖出来”李七夜就是想得到狂神的那件白套装,不管狂神的尸体出不出世,他都必须拿到,如果狂神尸体不出世,他就亲手把它挖出来

    “狂神被第一箭仙帝射杀于此,尸体下落不明,传言狂神的一生宝藏也随之埋葬。”齐临帝女说道。

    别人不知道这一段轶闻,而她作为能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对于这段轶闻却是很清楚。

    “你们齐临帝家并不缺宝物,狂神的宝物虽然不错,也无法比得上你们齐临帝家的仙王宝库。”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难道你会为狂神的宝物而来”

    “宝物只是随缘而己。”齐临帝女露出笑容,当她一笑之时,可谓是倾国倾城,只怕是让任何年轻男子看了都会神魂颠倒。

    齐临帝女说道:“此次狂神凶地异象,我们帝家怕有邪物出世,所以特地让我前来看一看,以免为害黎明百姓。”

    齐临帝家所担忧并非是没有道理,毕竟狂神凶地与齐临境毗邻,万一出了什么邪物,他们齐临帝家就是首当其冲。齐临帝家可不希望再次发生当年像狂神那样吞噬天地的事情。

    “狂神凶地虽然险恶了一点,那也只不过是绝望的怨念和仙帝的杀气。”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块废地还能有什么邪物,狂神当年虽然强大,但是第一箭仙帝的终极一箭也是饱含了他箭道的最终极奥义,一箭之下,狂神完全是死透了,就算他有再逆天的手段都活不了”

    “在这一箭之下,不要说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如果是扛不住这一箭,那就只有一个结果死亡”说到这里,李七夜也不免有所感慨,虽然说在九界仙帝中,第一箭仙帝不是最惊才绝艳的仙帝,也不是最强大的仙帝,但是如果说是在箭道上的造诣,只怕没有任何仙帝能与之相提并论了,更别说是超越他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第一箭仙帝的后人,箭无双未来想超越第一箭仙帝,她有着很漫长的道路要走,她的大道十分艰巨。

    此时,李七夜目光突然锁定星空,对齐临帝女说道:“先跟你们齐临家的老头子说一声吧,我处理完了这里的事,就立即去你们齐临帝家。”说完他飘然而去。

    目送着李七夜远去,齐临帝女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她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便把消息传递下去了。未完待续。

第1802章帝女煮茶    在齐临帝女愕然之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齐临帝家的帝芽倒是仙茗,给我泡上一壶吧。”

    李七夜这样的吩咐,再次让齐临帝女惊愕了一下,李七夜这还真的是毫不客气呀,完全是把他当作婢女来使唤。

    就在齐临帝女惊愕的时候,一个老者如烟雾一般出现在齐临帝女的身旁,他把一个古香古色的茶盒递于齐临帝女的手中,然后又瞬间消失了。

    “齐临帝家的老头子,倒也算是识相。”李七夜看着瞬间消失的老者,平淡一笑地说道。

    事实上,从始至终都是有着高人指点着齐临帝女,这不愿意露脸的高人乃是他们齐临帝家地位极高的老祖。

    齐临帝女轻轻地叹息一声,亲自掌炉,为李七夜煮一壶仙茶。

    齐临帝女亲自掌壶煮茶,这样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这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都傻掉了,无法反应过来。

    过了片刻之后,沈晓珊反应过来,默默地为齐临帝女打下手,为齐临帝女捡柴摇火,她也不敢说什么,在这刹那之间她才明白李七夜一直都高高在上,只不过是她有眼不识泰山而己。

    看着这样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傻掉了,对于在场的多少修士强者来说,能被齐临帝女看上一眼,那都是一种荣幸,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那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甚至可以说是祖坟冒青烟。

    现在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神女仙子,只不过是给李七夜煮茶的婢女。看着齐临帝女亲自掌壶煮茶,这样的待遇举世之间谁能才有?

    像贺尘这样的年轻人那是完全是傻掉了,在他心里面齐临帝女是高不可攀,能看上齐临帝女一眼,就是他的无上荣幸。现在齐临帝女就在他的眼前,而且她亲自掌壶,为李七夜煮茶。

    在这一刻贺尘才明白自己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身在福中不知福。连他们的齐临帝女都需要待候李七夜,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呆在李七夜身边,那是错过了绝世机缘了。

    一壶仙茶煮好,齐临帝女亲手为李七夜捧上。

    美人在身侧,素手捧仙茶,这是多么让人向往的仙境呀,如此的待遇,对于无数修士强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齐临帝女亲手奉茶,是在场的所有人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但这样的事情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是再普通不过了,对于李七夜而言,齐临帝女那也只是普通的女子而己,连仙帝的儿女都曾经待候过她,何况是齐临帝女!

    “让人怀念的味道。”李七夜轻轻地啜了一口仙茶,不免感慨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一震,因为这一句话蕴藏着太多东西了,细细体味的时候,这才能让人发现这一句话的信息量是十分惊人的。

    李七夜浅尝仙茶,目光再一次投于天宇之中,再一次搜索扫描起了天宇深处的星辰,他再一次完成星空定位,推算狂神之尸出世的地点与时间。

    李七夜独踞案前,一次又一次搜索着星辰,时不时还尝浅一口仙茶,齐临帝女待候于身边,当茶水少之时,便为李七夜斟上,此时的齐临帝女并没有摆出任何架子,真的宛如婢女一般待候于李七夜身边。

    看着这样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不知道是震撼还是羡慕好,齐临帝女待候,这样的福份举世之间也没有谁能拥有了。

    齐临帝女陪于李七夜身边,当李七夜一次又一次搜索扫描天宇中的星辰之时,虽然齐临帝女未能参悟其中的玄机,但她看出一点端倪。

    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心里面动了一下,她一下子明白李七夜并非是只看夜空,他这是搜寻星空坐标,他这是把星空坐标映射到狂神凶地。

    这一刻齐临帝女明白,李七夜是为狂神凶地而来的,现在看来狂神凶地真的是有宝物出世,这并非是大家捕风捉影之事。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终于定下了坐标,锁定了狂神之尸出世的时间和地点,他收回了目光,缓缓地品着仙茶,让独一无二的滋味在舌尖回荡。

    “人多口杂,退下吧。”李七夜轻轻地对铁树翁师徒四人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说道。

    铁树翁师徒四人二话不敢说,默默地退下了,不敢打扰李七夜。

    此时齐临帝女也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在山峰上的所有修士强者都无声无息退下了,没有人敢吭一声,甚至大家不敢弄出声音来。

    当众人退下之后,整座观神峰也只有李七夜和齐临帝女两个人在,微风轻轻拂过,显得特别的舒服与惬意。

    在众人都退下之后,李七夜这个时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齐临帝女一番,此时他的目光是十分放肆,可以说是上上下下把齐临帝女看了一遍。

    齐临帝女神态也自然,任何李七夜打量,因为李七夜并没有丝毫轻薄之意。

    “你和齐临仙王还真有三分的神似,虽然你是女儿身,但那一双眼睛有着齐临仙王的神采。”打量了齐临帝女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齐临帝女说道。

    “公子可是见过我们老祖宗?”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齐临帝女充满了好奇,不由好奇地问道。

    对于齐临帝女这话,李七夜含笑不语,只是轻轻地啜了一口仙茶。过了片刻之后,李七夜轻轻地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齐临帝女坐下来。

    齐临帝女也不矫情,落落大方地坐在了李七夜身边,她也不由仔细端详着李七夜。

    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十分平凡,可以说是普罗大众。如果要从他身上寻找到不平凡的地方,那就是他的一双眼睛,他的一双眼睛深不可测,甚至任何人都无法窥视一眼。任何人想窥视他的一双眼睛,只怕会被一下子吞噬掉。

    眼睛是心灵之窗,,当看到这一双眼睛的时候,齐临帝女也明白李七夜的心灵不是他们所能窥视的!

    轻风吹拂,喝着仙茶,身边有美女相伴,这是多么惬然的事情。

    李七夜是享受着轻风的吹拂,轻轻地啜着仙茶,但过了片刻之后,他变得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李七夜一句话都不说,齐临帝女也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无声无息地陪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这个时候才眺望远处,他轻轻地说道:“你们的老祖宗夜临仙王可有消息?”?李七夜这一句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凛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李七夜开口便是这样的一句话。

    片刻,齐临帝女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无任何音讯,至少另外两位老祖宗未给我们这些后辈传回有关于夜临老祖宗的任何消息。”

    夜临仙王,是他们齐临帝家的第三位仙王,也是齐临帝家的唯一女仙王,同时更是齐临帝家最强大的仙王。

    十一命宫,十一天命,可以说夜临仙王足够强大了,她的实力远在于他们齐临帝家的第一代仙王齐临仙王之上,可以说拥有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夜临仙王离巅峰的大帝仙王只有一步之遥而己。

    对于他们齐临帝家来说,如果说齐临仙王创建了他们齐临帝家,那么夜临仙王就是奠定了他们齐临帝家不可撼动的地位。

    毕竟,十一命宫十一天命这样的仙王实在是太强大了,足可以傲视诸帝众神,也唯有像世帝这样的存在才能比她更强大了。

    作为强大无匹的仙王,也是世间为数不多的女仙王,在启真仙帝发动起了第六次终极征战之时,夜临仙王毫不犹豫地加入了。

    当踏上了终极征程之后,夜临仙王从此音讯全无,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结局是如何。

    听到齐临帝女这样的话,李七夜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明知道答案,他依然忍不住问上一句,因为他心里面还抱着一丝丝的侥幸,事实上他十分清楚,一旦踏上了终极征战,没有任何侥幸而言。

    “大道漫漫,谁与同行。”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大道苦难,又有谁能白首!”说到这里,他不由怅然叹息一声。

    经历了无数生死,经历了无数征战,他的一颗心已经麻木了,但是有时候依然会被触动。

    他明知道这是一场轮回,这是每一位仙帝的宿命,但在心里面依然不由抱着一点点的希望,或者在他们身上能出现一点点的奇迹。

    “成为大帝仙王,不容易。”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看了看齐临帝女,缓缓地说道:“但当每一位大帝仙王要去面对自己的宿命之时,面对自己的使命之时,那更不容易。在成为大帝仙王之前,或者这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无敌,但当成为大帝仙王之后,那就不是仅仅为了自己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一震,在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东西,她想到了很多有关于大帝仙王的传说。

    此时此刻,齐临帝女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她也只好把话吞下去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