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齐临帝女愕然之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齐临帝家的帝芽倒是仙茗,给我泡上一壶吧。”

    李七夜这样的吩咐,再次让齐临帝女惊愕了一下,李七夜这还真的是毫不客气呀,完全是把他当作婢女来使唤。

    就在齐临帝女惊愕的时候,一个老者如烟雾一般出现在齐临帝女的身旁,他把一个古香古色的茶盒递于齐临帝女的手中,然后又瞬间消失了。

    “齐临帝家的老头子,倒也算是识相。”李七夜看着瞬间消失的老者,平淡一笑地说道。

    事实上,从始至终都是有着高人指点着齐临帝女,这不愿意露脸的高人乃是他们齐临帝家地位极高的老祖。

    齐临帝女轻轻地叹息一声,亲自掌炉,为李七夜煮一壶仙茶。

    齐临帝女亲自掌壶煮茶,这样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这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都傻掉了,无法反应过来。

    过了片刻之后,沈晓珊反应过来,默默地为齐临帝女打下手,为齐临帝女捡柴摇火,她也不敢说什么,在这刹那之间她才明白李七夜一直都高高在上,只不过是她有眼不识泰山而己。

    看着这样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傻掉了,对于在场的多少修士强者来说,能被齐临帝女看上一眼,那都是一种荣幸,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那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甚至可以说是祖坟冒青烟。

    现在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神女仙子,只不过是给李七夜煮茶的婢女。看着齐临帝女亲自掌壶煮茶,这样的待遇举世之间谁能才有?

    像贺尘这样的年轻人那是完全是傻掉了,在他心里面齐临帝女是高不可攀,能看上齐临帝女一眼,就是他的无上荣幸。现在齐临帝女就在他的眼前,而且她亲自掌壶,为李七夜煮茶。

    在这一刻贺尘才明白自己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身在福中不知福。连他们的齐临帝女都需要待候李七夜,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呆在李七夜身边,那是错过了绝世机缘了。

    一壶仙茶煮好,齐临帝女亲手为李七夜捧上。

    美人在身侧,素手捧仙茶,这是多么让人向往的仙境呀,如此的待遇,对于无数修士强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齐临帝女亲手奉茶,是在场的所有人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但这样的事情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是再普通不过了,对于李七夜而言,齐临帝女那也只是普通的女子而己,连仙帝的儿女都曾经待候过她,何况是齐临帝女!

    “让人怀念的味道。”李七夜轻轻地啜了一口仙茶,不免感慨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一震,因为这一句话蕴藏着太多东西了,细细体味的时候,这才能让人发现这一句话的信息量是十分惊人的。

    李七夜浅尝仙茶,目光再一次投于天宇之中,再一次搜索扫描起了天宇深处的星辰,他再一次完成星空定位,推算狂神之尸出世的地点与时间。

    李七夜独踞案前,一次又一次搜索着星辰,时不时还尝浅一口仙茶,齐临帝女待候于身边,当茶水少之时,便为李七夜斟上,此时的齐临帝女并没有摆出任何架子,真的宛如婢女一般待候于李七夜身边。

    看着这样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不知道是震撼还是羡慕好,齐临帝女待候,这样的福份举世之间也没有谁能拥有了。

    齐临帝女陪于李七夜身边,当李七夜一次又一次搜索扫描天宇中的星辰之时,虽然齐临帝女未能参悟其中的玄机,但她看出一点端倪。

    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心里面动了一下,她一下子明白李七夜并非是只看夜空,他这是搜寻星空坐标,他这是把星空坐标映射到狂神凶地。

    这一刻齐临帝女明白,李七夜是为狂神凶地而来的,现在看来狂神凶地真的是有宝物出世,这并非是大家捕风捉影之事。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终于定下了坐标,锁定了狂神之尸出世的时间和地点,他收回了目光,缓缓地品着仙茶,让独一无二的滋味在舌尖回荡。

    “人多口杂,退下吧。”李七夜轻轻地对铁树翁师徒四人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说道。

    铁树翁师徒四人二话不敢说,默默地退下了,不敢打扰李七夜。

    此时齐临帝女也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在山峰上的所有修士强者都无声无息退下了,没有人敢吭一声,甚至大家不敢弄出声音来。

    当众人退下之后,整座观神峰也只有李七夜和齐临帝女两个人在,微风轻轻拂过,显得特别的舒服与惬意。

    在众人都退下之后,李七夜这个时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齐临帝女一番,此时他的目光是十分放肆,可以说是上上下下把齐临帝女看了一遍。

    齐临帝女神态也自然,任何李七夜打量,因为李七夜并没有丝毫轻薄之意。

    “你和齐临仙王还真有三分的神似,虽然你是女儿身,但那一双眼睛有着齐临仙王的神采。”打量了齐临帝女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齐临帝女说道。

    “公子可是见过我们老祖宗?”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齐临帝女充满了好奇,不由好奇地问道。

    对于齐临帝女这话,李七夜含笑不语,只是轻轻地啜了一口仙茶。过了片刻之后,李七夜轻轻地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齐临帝女坐下来。

    齐临帝女也不矫情,落落大方地坐在了李七夜身边,她也不由仔细端详着李七夜。

    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十分平凡,可以说是普罗大众。如果要从他身上寻找到不平凡的地方,那就是他的一双眼睛,他的一双眼睛深不可测,甚至任何人都无法窥视一眼。任何人想窥视他的一双眼睛,只怕会被一下子吞噬掉。

    眼睛是心灵之窗,,当看到这一双眼睛的时候,齐临帝女也明白李七夜的心灵不是他们所能窥视的!

    轻风吹拂,喝着仙茶,身边有美女相伴,这是多么惬然的事情。

    李七夜是享受着轻风的吹拂,轻轻地啜着仙茶,但过了片刻之后,他变得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李七夜一句话都不说,齐临帝女也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无声无息地陪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这个时候才眺望远处,他轻轻地说道:“你们的老祖宗夜临仙王可有消息?”?李七夜这一句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凛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李七夜开口便是这样的一句话。

    片刻,齐临帝女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无任何音讯,至少另外两位老祖宗未给我们这些后辈传回有关于夜临老祖宗的任何消息。”

    夜临仙王,是他们齐临帝家的第三位仙王,也是齐临帝家的唯一女仙王,同时更是齐临帝家最强大的仙王。

    十一命宫,十一天命,可以说夜临仙王足够强大了,她的实力远在于他们齐临帝家的第一代仙王齐临仙王之上,可以说拥有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夜临仙王离巅峰的大帝仙王只有一步之遥而己。

    对于他们齐临帝家来说,如果说齐临仙王创建了他们齐临帝家,那么夜临仙王就是奠定了他们齐临帝家不可撼动的地位。

    毕竟,十一命宫十一天命这样的仙王实在是太强大了,足可以傲视诸帝众神,也唯有像世帝这样的存在才能比她更强大了。

    作为强大无匹的仙王,也是世间为数不多的女仙王,在启真仙帝发动起了第六次终极征战之时,夜临仙王毫不犹豫地加入了。

    当踏上了终极征程之后,夜临仙王从此音讯全无,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结局是如何。

    听到齐临帝女这样的话,李七夜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明知道答案,他依然忍不住问上一句,因为他心里面还抱着一丝丝的侥幸,事实上他十分清楚,一旦踏上了终极征战,没有任何侥幸而言。

    “大道漫漫,谁与同行。”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大道苦难,又有谁能白首!”说到这里,他不由怅然叹息一声。

    经历了无数生死,经历了无数征战,他的一颗心已经麻木了,但是有时候依然会被触动。

    他明知道这是一场轮回,这是每一位仙帝的宿命,但在心里面依然不由抱着一点点的希望,或者在他们身上能出现一点点的奇迹。

    “成为大帝仙王,不容易。”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看了看齐临帝女,缓缓地说道:“但当每一位大帝仙王要去面对自己的宿命之时,面对自己的使命之时,那更不容易。在成为大帝仙王之前,或者这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无敌,但当成为大帝仙王之后,那就不是仅仅为了自己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一震,在这一刻她想到了很多东西,她想到了很多有关于大帝仙王的传说。

    此时此刻,齐临帝女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她也只好把话吞下去了。(未完待续。)

第1801章碾灭上神的意志    “吼”当高大无上的身影被无形巨拳狠狠砸在脸上的时候,巨大无比的身影也暴走狂怒了,一声巨吼,乃是吼碎天地,崩灭星辰,在这样的一声巨吼之下,天宇上的星辰都是簌簌发抖,要被吼落一样。

    试想一下,一位神灵怒吼,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神灵的愤怒,一吼之下是可以屠灭亿万生灵,这是让九天十地的修士都会为之颤抖。

    当这样的一声怒吼响起之时,在场的修士强者都脸色煞白,那怕是皇主掌门都是双腿直接哆嗦,站都站不稳。

    高大无上的身影巨吼之下,狂喷的上神力量飙升,“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天地摇晃,可怕的力量形成了风暴,冲上天空,要把天空中的星辰银河狠狠地拽下来。

    “在崩灭百万里吗?”看到上神的力量无限飙升的时候,在场的修士强者乃至是掌门皇主都有着逃走的冲动,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区区小神执念,也敢反抗我的意志!”坐于案前的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目光一聚,意念力一下子加强了很多。

    “轰”的一声巨响,霸道无敌的力量瞬间肆虐,就像是一位无上主宰亲自出手一样。

    “砰”的一声,无形的巨拳以无敌的姿态狠狠地砸下,狠狠地砸在了高大无上身影的脸庞之上,只听到“啪”的一声响起,这一拳狠狠砸在脸上的时候,顿时把这张脸庞砸得稀巴烂!

    “砰、砰、砰……”在高大无上的身影想反抗的时候,无形巨拳一次又一次狠狠砸下,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砸得高大无上的身影根本就无反抗之力,那怕这高大无上的身影是拥有了依然活于世间神灵的无上执念,但是在李七夜的绝对意志之下,它也只有挨打的份。

    “砰”最终一声巨响,接着听到崩碎的声音,只见这高大无上的身影一寸寸碎裂,整个身影崩碎,然后化作光芒消散于风中。

    远在亿万里之外的星空之中,突然有一位入定的神灵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一变,神态冰冷,依然有所失态,说道:“豪儿”

    这位神灵便是南阳上神,南阳世家的老祖宗,李天豪的爷爷。

    作为上神,南阳上神也只是见过自己小孙子一面而己,但对于自己小孙子他是十分的疼爱,赐下一枚神符护体,现在神符崩碎,执念被灭,南阳上神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时之间,南阳上神脸色十分难看,他作为上神,执念被灭,对于他这样的一位活着的上神来说是一种挑衅,这是有强大的敌人灭掉了他的意志,这是*裸地挑战他,并不把他放在眼中。

    在观神峰之上,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看了李天豪一眼,说道:“我要杀的人,不要说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都庇护不了。”

    “噗”的一声响起,绝望的李天豪还未来得及惨叫,就被无形巨手捏成了血雾。

    连上神的意志在李七夜面前都掀不起风浪,至于李天豪这样的角色在李七夜绝对的意志之下,那连蚁蝼都不如。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不管你是一方霸主,还是一国之君,又或者是一教之主,都被震撼得心房收缩,甚至有很多人双腿直打哆嗦,站都站不稳,只差是没跪倒在地上了。

    这可是上神的意志,却这样被活生生地砸得粉碎,任由上神的意志如何扎挣都无济于事。这是他们一辈子中第一次看到上神的意志是如此的无力,如此的绝望。

    看着上神的意志被人按在地上狠狠砸碎,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这种绝望,这种无力,重重地撼动着在场中的每一个人的心神,这样的一幕深深地烙印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面,只怕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忘记这样的一幕。

    就算是齐临帝女也一下子神态凝重起来,她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强大,当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她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特别是刚才李七夜一眼看来的时候,那个眼神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太震撼了,这是至高无上的眼神,这样的一个眼神可以主宰着九天十地的一切。

    至于铁树翁师徒四人,他们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们被震撼得久久反应不过来。李七夜的霸道嚣张他们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像李七夜的凶猛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把一尊上神的意志活生生地砸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生猛的事情。

    试想一下,李七夜要毁掉他们铁树门,那只是举止之劳而己,想到这一点,铁树翁是冷汗涔涔,他和他的铁树门曾经是生死于一念之间。

    “这,这,这究竟是什么来历?他背后是有上神庇护他吗?”过了许久之后,在场的许多皇主掌门回过神来了,有掌门不由低声地说道。

    对于眼前这位平凡无奇的李七夜,他们心里面都不由发怵,在他们看来李七夜必定是有惊天的来历,背后有着强大无匹的存在在护庇他。

    因为从始至终李七夜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一下,而且的道行是一目了然的,并没有任何隐藏,这就意味着在刚才背后有着更强大的存在出手,灭掉了上神的执念。

    能灭掉上神的执念,这只怕是某一位上神亲临于此,试想一下,有着一位上神的庇护,这样的身份是何等的高贵,这绝对是帝统仙门的出身。

    这就让很多人心里面想不明白,为何这样一位出身如此高贵的人,竟然修行会如此的低弱,难道说是他的天赋太差了?

    在场之中只有齐临帝女这样的真正强者看出了一些端倪,她明白这并非是背后有人庇护李七夜,虽然说李七夜并没有动手,但他是以绝对的意志镇杀了上神的执念。

    以绝对的意志镇杀了上神的执念,这是多么恐怖的意志,这是多么恐怖的道心,能拥有这样道心的人,只怕也唯有大帝仙王了吧。

    灭了沈金龙和李天豪之后,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慢悠悠地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齐临帝女,说道:“你叫什么?”?当李七夜如此问话之时,不止是沈晓珊他们,就是在场的修士强者、掌门皇主,他们都不由心里面窒息了一下,他们的帝女可是高高在上,但李七夜却是如此高傲,如此的居高临下,这太霸道了。

    “小女子齐临梦莹。”齐临帝女犹豫了一下,都不知道该如何去称呼眼前的这个青年好,眼前的青年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让人无法去揣摩。

    “齐临仙王的后人,血统不错。”李七夜随意地评价了一句话。

    李七夜这样随意地评价了一句话,顿时让铁树翁他们在场的人无语,他们的帝女乃是天赋无双,道行深不可测,现在竟然被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血统不错”,这都不知道是赞美还是贬低。

    “不知如何尊称阁下?”齐临帝女沉吟了一下,轻缓地问道。

    齐临帝女都有些拿捏不住,她都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真身是谁,他究竟是有惊天的来历,还是或者某位大帝仙王下凡,不论是哪一种,她都有些捉摸不透。

    “你齐临帝家与我也是有缘,算了,念在你们齐临帝家的份上,我也不收你为婢女了,就叫我一声公子吧。”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随意地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在场不知道有多少人差点是下巴掉在地上了。

    这,这,这是什么话!很多人都无法从这样的一句话中回过神来。他们齐临帝家的帝女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乃是神女仙子,到了李七夜口中,那也只不过婢女一般的存在,似乎能成为他的婢女,那还是一种荣幸。

    这,这,这简直就是太离谱了,这简直就是太让人无法相信了。

    沈晓珊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在以前她待候李七夜都不愿意,对于她来说去给李七夜当婢女是羞辱她,至少在以前她是这样想的。

    但是在今天,那怕是面对齐临帝女,李七夜也一样是把她视为婢女般的存在。

    这可是齐临帝女呀,在沈晓珊的心目中,齐临帝女是高高在上的帝女,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在李七夜看来那也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而己,这,这,这样的事情连沈晓珊都傻了眼。

    在这一刻沈晓珊才真正明白李七夜以前说过的话,以前李七夜曾经说过能待候他是她的荣幸,在当时她是不以为然。

    直到今天,她才真正的明白,能留在李七夜身上待候,这的确是他的荣幸,这样的一个机缘,这样的一份福气,别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在这一刻,沈晓珊才真正明白留在李七夜身边,自己是多么的幸运,那简直就是祖荫的庇佑。

    李七夜如此托大的话,让齐临帝女都愕了一下,并非是说齐临帝女自视甚高,她毕竟是要继承齐临帝家大统的人,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敢口出狂言说收她做婢女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