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狂妄之徒,我李天豪从不背后杀人”此时李天豪胆气更壮,厉声地说道:“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立即站起来接受我的挑战!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扫描星辰的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才缓缓地转过头来,在这一刻他才看了齐临帝女一眼,然后看了看远处的天空,最后才看了看李天豪,笑着说道:“挑战?”?“没错!”李天豪此时神采飞扬,神气万分,冷笑地说道:“你敢对殿下大不敬,绝不可饶恕,现在你跪下向殿下磕头认错还来不及,否则让你万死莫赎!”

    此时李天豪心里面兴奋无比,今天他为齐临帝女争了一口气,这必将会让他在齐临帝女心里面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凭你”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也能让我万死莫赎?”

    当着众人的面,就在齐临帝女的面前,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无名小辈看轻,这让打了鸡血一样的李天豪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小畜生,我今日就是要让你尝尝厉害!”此时李天豪厉喝一声,瞬间“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李天豪血气外放,混沌之气喷涌而出,他那喷涌而出的混沌之气就像是天瀑一样逆冲上天穹。

    李天豪也毫不保留,所有的混沌之气狂轰而起,就像百道天瀑冲天一样,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如此惊涛骇浪的混沌之气下,整座观神峰都好像是摇晃起来,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

    “九百六十万斗的混沌之气。”见到李天豪放出自己的所有混沌之气的时候,有老皇主衡量了一下他的混沌之气,不由暗暗吃惊。

    毫无疑问,李天豪已经达到了道尊境界了,而且他的道尊境界已经很成熟了,用不了多久就能聚集足一千万斗的混沌之气,到了那个时候他就能突破道尊境界的瓶颈,踏入道贤境界。

    要知道李天豪还很年轻,出道尚浅,就已经有这样的实力了,这可以说是潜力无穷。可以说,李天豪也不仅仅是仗着他爷爷的威名,他本身也是实力雄厚,并非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

    “小畜生,受死!”就在这刹那之间,李天豪狂吼一声,大手在混沌之气萦绕之下向李七夜抓去,有着一掌捏死李七夜的杀伐。

    “是吗?”看到混沌之后萦绕的大手,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双目一凝,意念一动。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宛如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拍下,瞬间击散了李天豪那萦绕于大手之上的混沌之后,要扭断李天豪的这只大手。

    李天豪大惊,长啸一声,“铛”的一声响起,剑鸣不止,在这瞬间李天豪神剑出手,一剑寒光照九州,一剑荡扫八方,欲斩这只拍来的无形大手。

    李天豪一剑斩出,乃是神光烛照,宛如是一尊神灵出手一样,要知道李天豪手中的这把神剑乃是他爷爷亲手赐下,它是带着上神之威的,这是一把十分强大的道兵。

    “砰”的一声响起,一剑斩在无形大手之上,星火溅射,好像是斩在了世间最坚硬的东西之上一样,事实上李七夜的道心也是世间最坚硬的东西。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下一刻,李天豪手中的神剑竟然是被无形的大手活生生地折断了,在李七夜无匹的意志之下,区区上神的一把长剑算得了什么。

    “砰”的一声响起,李天豪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之时,他被这只巨大无比的无形大手重重地拍在了地面之上,瞬间宛如千百座的山峰压在他的身上一样,这压得他狂喷了一口鲜血。

    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从始至终李七夜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一下,他就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但却瞬间把李天豪打败了。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谁都怀疑,这绝对不是李七夜出手,一定在暗中有着强大无比的老一辈大人物在保护着李七夜,否则的话,凭着李七夜这样的道行根本做不到。

    就是齐临帝女也不由大吃一惊,以她今天的实力而言,完全可以看得出来李七夜并没有隐藏自己的道行,他的确是一位道蚁境界的新人,但却眨眼之间击败了李天豪,这太不可思议了。

    “喀嚓、喀嚓、喀嚓……”就在这一刻,一阵阵骨碎之声响起,在无形大手的碾压之下,李天豪全身骨头碎裂。

    一时之间李天豪的鲜血染红了大地,在这刹那之间,李天豪感觉死亡是离自己如此的近。

    见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正欲站出来,为李天豪说个情,打算救下李天豪,但是在暗中却有人阻止了她这样的做法,齐临帝女只好站着不动。

    “轰”的一声响起,在生死关头,突然一股神威肆虐,李天豪体内冒出了一颗符文,这颗符文一出现之时宛如一尊神灵亲临一样。

    可怕无匹的神威瞬间碾压八方,让很多强者都不由颤抖了一下,他们一下子明白这是上神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是李天豪的爷爷为了保护他,在他的体内种下了一颗符文,在危险之时能救他一命。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天摇地晃,整个观神峰都摇晃起来,在这一刻宛如一尊神灵托起了镇压在李天豪身上的那只无形大手一样。

    “南阳上神!”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都明白这是李天豪的爷爷留下了庇护他的手段。

    感受到上神的力量,不少掌门皇主都为之敬畏,这可是上神的力量呀,那怕上神没有亲临,但是作为存活于世间的上神,他留下来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碾灭他们这些掌门皇主!

    “躲在暗中算什么本事,速速现身。”见到上神的力量对抗无形的力量之时,沈金龙认为机会来了,长啸一声,瞬间出手。

    在这刹那之间沈金龙乃是帝威冲天,作为道贤境界的他毫不保留自己的力量,“铛”的一声枪吟,银枪如雪,他一枪直取李七夜,直刺向李七夜的喉咙。

    沈金龙一枪,乃是大帝之术,枪走龙腾,雪亮无双,帝威撕裂一切防御,枪劲击穿一切阻挡,一枪快如闪电,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李七夜的喉咙之前。

    “砰”的一声响起,沈金龙的长枪还没有刺到李七夜的喉咙,就瞬间被挡住了,依然没有任何人出手,依然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挡住了沈金龙的一枪。

    “偷袭”李七夜目光一寒,意念一动,“铛”的一声响起,沈金龙的长枪一下子被折断。

    “呃”沈金龙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脖子就已经被死死地卡住了,整个身体被吊了起来。

    沈金龙还以为自己一枪偷袭能杀死李七夜,没有想到根本就不起作用,现在他被卡住了脖子,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随时都会被捏死。

    “殿下,救我”就在生死关头,沈金龙不由喘气大叫一声,向齐临帝女求救。

    齐临帝女此时也不能坐视不理,毕竟李天豪和沈金龙都是属于齐临帝家门下附属的弟子,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但是在齐临帝女想相救的时候,李七夜只是一个淡淡的眼神看来。

    就是这样的一个淡淡的眼神,齐临帝女芳心颤了一下,这个淡淡的眼神代表着至高无上,这个眼神代表着绝对的审判!

    齐临帝女可是见过真正无敌之辈的人,当她一见到这个眼神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她顿时全身冒寒气,整个人宛如掉入了冰窖之中一样,这种眼神只有至高无上的存在才能拥有的!

    “喀嚓”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沈金龙的脖子被捏断,一命鸣呼,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捏死了!

    “还有点本事嘛”此时看到上神的力量挡住自己的意念,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意念再加强了一点。

    “轰、轰、轰”一阵轰鸣声更加响亮,当李七夜的意志再次加强的时候,这颗符文有些承受不住李七夜的意念力量了。

    一念驭驾,《念书》的一道六念之一,凭着李七夜绝世无双的道心,他可以一念遮天,可以一念动日月,至于屠神灭魔,那绝对不在于话下!

    “啪”的一声,在此时这颗符文碎裂,碎裂的符文散发出光芒,光芒之中浮现了一个高大无上的身影,当这个高大无比的身影浮现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无敌的神威疯狂涌喷,像汪洋大海一样淹没大地。

    “砰”的一声响起,这个浮现的高大身影托住了李七夜强大的意念。

    “南阳上神!”见到这个高大无上的身影,有人尖叫一声,全身颤抖,虽然南阳上神没有亲临,但是这样的力量已经恐怖到无法形容了。

    “小神而己,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目光一厉。

    “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意念再次加强,宛如一只无形的巨拳狠狠砸下一样,瞬间把这只高大无比的身影砸倒。

    “砰、砰、砰”在眨眼之间,无形巨拳狠狠地一拳又一拳砸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高大无上身影的脸上!(未完待续。)

第1799章傲视苍穹    齐临帝女徐徐走来,万人瞩目,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有所希冀,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特别是年轻一辈,他们心里面多么渴望此时此刻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那怕是能得到齐临帝女多看一眼,那么此生也是无憾了。

    齐临帝女往前走来的时候,沈金龙不由挺直了腰杆,胸膛高高挺起,此是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在此时此刻,沈金龙展示出了他最优雅最从容的一面。

    此时尽管沈金龙展现出他最优雅最从容的一面,但在这一刻他心里面也有着前所未有的一种兴奋。此时齐临帝女是往他这里走来的,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已经让沈金龙的虚荣心能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大家看到齐临帝女往前走去,大家都以为齐临帝女是往沈金龙这边走去。

    看到沈金龙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呢。要知道在场的修修士强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其中不乏是一门之主、一国之君,齐临境内如此多的修士强者在场,不可能得到齐临帝女的一一招呼,齐临帝女也最多对众人点头说上一声而己。

    而现在沈金龙却能亲自招待迎接齐临帝女,能与齐临帝女的亲面交谈,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那是多么难得的机会,那是多么让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虽然说在场的很多修士强者羡慕,特别是年轻一辈的男子,更是羡慕嫉妒恨,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服气,论出身,论血统,论道行,论天赋,沈金龙都是在场所有人中最杰出最优秀的,在场的其他人都无法与之相比。

    试想一下,在场的多少人想得齐临帝女多看一眼都不能,而自己却能与齐临帝女亲面交谈,甚至是能伴于齐临帝女的左右,这是让多少人羡慕煞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风光的事情。

    所以就算此时此刻沈金龙心里面十分的兴奋,他的虚荣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但他都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副从容优雅的神态来,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神采,更能吸引齐临帝女的注意。

    当齐临帝女临近之时,沈金龙不由挺了挺胸膛,露出了自认为最潇洒最迷人最有风度的笑容,他优雅高贵地说道:“殿下亲临,乃是我们……”

    然而在沈金龙以最潇洒最迷人的姿态迎接的时候,齐临帝女却未停下脚步,而是如行云流水一般地从沈金龙身边走过。

    齐临帝女却未在自己面前停下脚步,而是行云流水地一走而过,这顿时让沈金龙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他本是满腹优雅的说辞,一时之间全部用不上了,刚开口就把所有的说辞吞了回去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

    齐临帝女越过了沈金龙,行走悬崖边,眨眼之前便来到了李七夜身旁。

    齐临帝女亲临,宛如天女仙子,这让铁树翁师徒四人纷纷跪拜于地,兢兢业业,低声呼道:“铁树门弟子拜见殿下。”

    在此时此刻,伏拜于地之时铁树翁师父四个都有着不一样的感想,对于铁树翁而言,在兢兢业业之中还有着几分的感慨,他们铁树门算得了什么,连蚁蝼都不如,像他这样的身份在以前连拜见齐临帝女的资格都没在,就算有资格拜见了,那只怕也要排在百里之外,跪拜在茫茫的人海之中。

    现在他们铁树门竟然能近在咫尺拜见齐临帝女,那都是因为李七夜。

    至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一辈,那是兴奋得不能自己,他看了齐临帝女一眼之后,就把头颅紧紧地低下了,他兴奋得双腿都在发抖。

    能近在咫尺拜见齐临帝女,在以前他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像齐临帝女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那是遥不可及的,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不能见上一面,现在却能一见齐临帝女的真容,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谈资了。

    在以后回到铁树门之后,他也可以跟同门吹牛皮地说,他也是见过齐临帝女的人。

    沈晓珊看到齐临帝女,也是不可思议,在她心里面齐临帝女不止是高高在上,而且还是第一美女,今天一见齐临帝女真容,她也不由黯然失色。

    虽然她自己长得也漂亮,但是与齐临帝女相比起来,那就宛如萤火之光之于当空皓月一般,是那么的不足为道。比起齐临帝女的绝世容颜、无双贵胄来,沈晓珊也不由自惭形秽,自己连一个小丫环都不如。

    此时齐临帝女行至李七夜身旁,鞠首,说道:“登临神峰,先生雅兴,不知梦莹该如何尊称先生?”

    齐临帝女鞠首,向李七夜问好,这顿时惊吓了在场的所有人,此时此刻许多人都不由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不知道多少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齐临帝女,这可是齐临帝家的千金公主,乃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多少人想得到她多看一眼都不得,现在李七夜却能得到齐临帝女的亲自问候,这是多么让人吃惊的事情。

    本是整个人僵在那里的沈金龙看到这一幕之后,他顿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神态是十分的难堪,他的地位还不如一位来历不明的凡人。

    至于贺尘他们也是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们震撼得呆在了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李七夜的嚣张,李七夜的神秘,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能高到这样的地步,能得到齐临帝女的亲自问候,这样的事情若是在以前,他们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对于齐临帝女的问候,李七夜无动于衷,甚至李七夜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齐临帝女一眼,此时李七夜依然是目光锁定星空,他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扫描着天宇中的每一颗星辰。

    李七夜连理都懒得理会,这才是真正让在场所有人惊愕的时候,要知道,这样的举止是十分无礼的行为。

    齐临帝女,乃是何许人也,仙王的后人,齐临帝家的传人,这样的身份是何等的高贵,她的地位是何等的权威,今天却让一个凡人冷落。

    这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震撼得嘴巴张得大大的,在下一刻,甚至有不少人心里面是愤怒起来,齐临帝女可是他们齐临境至高权威的象征,现在李七夜这个凡人竟然敢如此的邈视他们齐临帝家的传人,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

    就是沈晓珊他们看到这样的一幕都傻了眼,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都不由替李七夜着急起来。

    特别是铁树翁,对于铁树翁而言,他心里面都着急万分,他在心里面都不由暗暗地祈祷,小祖宗,你好歹也说上一句话呀,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连齐临帝家都得罪了,那以后齐临境岂不是无立足之地。

    李七夜连理都不理一下,这让齐临帝女怔了一下,但是齐临帝女是何许人也,她在刹那之间也看出了端倪,因为她在这一刻也看出来李七夜并非是在摆谱,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他的目光是锁定在天宇之上,锁定于星空坐标。

    这顿时也让齐临帝女也不由为之好奇,她的目光也投于天宇之上,她也看着天宇中的星空,她也希望能从这里面看出一些端倪来。

    一时之间,李七夜独踞于案前,看都没看齐临帝女一眼,而齐临帝女只能是静静站在那里,一下子让整个场面变得寂静。

    在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修士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整个场面变得十分诡异。在场的不少掌门皇主都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好。

    此时许多的掌门皇主都误会了,以为李七夜不理会齐临帝女,让她是下不了台阶,一时之间让整个场面都在这一刻僵住了。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都不知道该如何去缓解这样的气氛,去打个圆场。

    整个气氛一下子僵住了,铁树翁有着一股哭的冲动,他都祈祷李七夜能说上一句话,再这样下去,那岂不是要与齐临帝女翻脸。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中时,沈金龙向李天豪使了一个眼色。

    李天豪一下子领会了沈金龙的意思,立即站了出来,对李七夜厉喝道:“无知小儿,见到我们公主殿下,还不速速下跪!”

    在这一刻李天豪突然站出来强出头,这一下子把破了僵住的气氛,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了李天豪的身上。

    被李天豪跳出来一喝,齐临帝女也从天宇中收回了目光,她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正欲开口,但是在这刹那之间她却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她只好一下子沉默了。

    此时得到齐临帝女的一个目光看来,这顿时让李天豪像打了鸡血一样,在这刹那之间他是兴奋起来,他是忘了所有,在这一刻他只想在齐临帝女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给齐临帝女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特别是此时齐临帝女不出声,这让李天豪误会以他这样的行为得到了齐临帝女的认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