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齐临帝女徐徐走来,万人瞩目,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有所希冀,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特别是年轻一辈,他们心里面多么渴望此时此刻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那怕是能得到齐临帝女多看一眼,那么此生也是无憾了。

    齐临帝女往前走来的时候,沈金龙不由挺直了腰杆,胸膛高高挺起,此是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在此时此刻,沈金龙展示出了他最优雅最从容的一面。

    此时尽管沈金龙展现出他最优雅最从容的一面,但在这一刻他心里面也有着前所未有的一种兴奋。此时齐临帝女是往他这里走来的,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已经让沈金龙的虚荣心能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大家看到齐临帝女往前走去,大家都以为齐临帝女是往沈金龙这边走去。

    看到沈金龙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呢。要知道在场的修修士强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其中不乏是一门之主、一国之君,齐临境内如此多的修士强者在场,不可能得到齐临帝女的一一招呼,齐临帝女也最多对众人点头说上一声而己。

    而现在沈金龙却能亲自招待迎接齐临帝女,能与齐临帝女的亲面交谈,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那是多么难得的机会,那是多么让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虽然说在场的很多修士强者羡慕,特别是年轻一辈的男子,更是羡慕嫉妒恨,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服气,论出身,论血统,论道行,论天赋,沈金龙都是在场所有人中最杰出最优秀的,在场的其他人都无法与之相比。

    试想一下,在场的多少人想得齐临帝女多看一眼都不能,而自己却能与齐临帝女亲面交谈,甚至是能伴于齐临帝女的左右,这是让多少人羡慕煞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风光的事情。

    所以就算此时此刻沈金龙心里面十分的兴奋,他的虚荣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但他都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副从容优雅的神态来,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神采,更能吸引齐临帝女的注意。

    当齐临帝女临近之时,沈金龙不由挺了挺胸膛,露出了自认为最潇洒最迷人最有风度的笑容,他优雅高贵地说道:“殿下亲临,乃是我们……”

    然而在沈金龙以最潇洒最迷人的姿态迎接的时候,齐临帝女却未停下脚步,而是如行云流水一般地从沈金龙身边走过。

    齐临帝女却未在自己面前停下脚步,而是行云流水地一走而过,这顿时让沈金龙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他本是满腹优雅的说辞,一时之间全部用不上了,刚开口就把所有的说辞吞了回去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

    齐临帝女越过了沈金龙,行走悬崖边,眨眼之前便来到了李七夜身旁。

    齐临帝女亲临,宛如天女仙子,这让铁树翁师徒四人纷纷跪拜于地,兢兢业业,低声呼道:“铁树门弟子拜见殿下。”

    在此时此刻,伏拜于地之时铁树翁师父四个都有着不一样的感想,对于铁树翁而言,在兢兢业业之中还有着几分的感慨,他们铁树门算得了什么,连蚁蝼都不如,像他这样的身份在以前连拜见齐临帝女的资格都没在,就算有资格拜见了,那只怕也要排在百里之外,跪拜在茫茫的人海之中。

    现在他们铁树门竟然能近在咫尺拜见齐临帝女,那都是因为李七夜。

    至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一辈,那是兴奋得不能自己,他看了齐临帝女一眼之后,就把头颅紧紧地低下了,他兴奋得双腿都在发抖。

    能近在咫尺拜见齐临帝女,在以前他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像齐临帝女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那是遥不可及的,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不能见上一面,现在却能一见齐临帝女的真容,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谈资了。

    在以后回到铁树门之后,他也可以跟同门吹牛皮地说,他也是见过齐临帝女的人。

    沈晓珊看到齐临帝女,也是不可思议,在她心里面齐临帝女不止是高高在上,而且还是第一美女,今天一见齐临帝女真容,她也不由黯然失色。

    虽然她自己长得也漂亮,但是与齐临帝女相比起来,那就宛如萤火之光之于当空皓月一般,是那么的不足为道。比起齐临帝女的绝世容颜、无双贵胄来,沈晓珊也不由自惭形秽,自己连一个小丫环都不如。

    此时齐临帝女行至李七夜身旁,鞠首,说道:“登临神峰,先生雅兴,不知梦莹该如何尊称先生?”

    齐临帝女鞠首,向李七夜问好,这顿时惊吓了在场的所有人,此时此刻许多人都不由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不知道多少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齐临帝女,这可是齐临帝家的千金公主,乃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多少人想得到她多看一眼都不得,现在李七夜却能得到齐临帝女的亲自问候,这是多么让人吃惊的事情。

    本是整个人僵在那里的沈金龙看到这一幕之后,他顿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神态是十分的难堪,他的地位还不如一位来历不明的凡人。

    至于贺尘他们也是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们震撼得呆在了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李七夜的嚣张,李七夜的神秘,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能高到这样的地步,能得到齐临帝女的亲自问候,这样的事情若是在以前,他们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对于齐临帝女的问候,李七夜无动于衷,甚至李七夜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齐临帝女一眼,此时李七夜依然是目光锁定星空,他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扫描着天宇中的每一颗星辰。

    李七夜连理都懒得理会,这才是真正让在场所有人惊愕的时候,要知道,这样的举止是十分无礼的行为。

    齐临帝女,乃是何许人也,仙王的后人,齐临帝家的传人,这样的身份是何等的高贵,她的地位是何等的权威,今天却让一个凡人冷落。

    这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震撼得嘴巴张得大大的,在下一刻,甚至有不少人心里面是愤怒起来,齐临帝女可是他们齐临境至高权威的象征,现在李七夜这个凡人竟然敢如此的邈视他们齐临帝家的传人,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

    就是沈晓珊他们看到这样的一幕都傻了眼,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都不由替李七夜着急起来。

    特别是铁树翁,对于铁树翁而言,他心里面都着急万分,他在心里面都不由暗暗地祈祷,小祖宗,你好歹也说上一句话呀,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连齐临帝家都得罪了,那以后齐临境岂不是无立足之地。

    李七夜连理都不理一下,这让齐临帝女怔了一下,但是齐临帝女是何许人也,她在刹那之间也看出了端倪,因为她在这一刻也看出来李七夜并非是在摆谱,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他的目光是锁定在天宇之上,锁定于星空坐标。

    这顿时也让齐临帝女也不由为之好奇,她的目光也投于天宇之上,她也看着天宇中的星空,她也希望能从这里面看出一些端倪来。

    一时之间,李七夜独踞于案前,看都没看齐临帝女一眼,而齐临帝女只能是静静站在那里,一下子让整个场面变得寂静。

    在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修士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整个场面变得十分诡异。在场的不少掌门皇主都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好。

    此时许多的掌门皇主都误会了,以为李七夜不理会齐临帝女,让她是下不了台阶,一时之间让整个场面都在这一刻僵住了。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都不知道该如何去缓解这样的气氛,去打个圆场。

    整个气氛一下子僵住了,铁树翁有着一股哭的冲动,他都祈祷李七夜能说上一句话,再这样下去,那岂不是要与齐临帝女翻脸。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中时,沈金龙向李天豪使了一个眼色。

    李天豪一下子领会了沈金龙的意思,立即站了出来,对李七夜厉喝道:“无知小儿,见到我们公主殿下,还不速速下跪!”

    在这一刻李天豪突然站出来强出头,这一下子把破了僵住的气氛,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了李天豪的身上。

    被李天豪跳出来一喝,齐临帝女也从天宇中收回了目光,她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正欲开口,但是在这刹那之间她却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她只好一下子沉默了。

    此时得到齐临帝女的一个目光看来,这顿时让李天豪像打了鸡血一样,在这刹那之间他是兴奋起来,他是忘了所有,在这一刻他只想在齐临帝女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给齐临帝女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特别是此时齐临帝女不出声,这让李天豪误会以他这样的行为得到了齐临帝女的认同!(未完待续。)

第1798章齐临帝女    看到李七夜独踞自酌,这让在场的许多强者都不爽,在场的修士强者,其中不乏一门之首、一国之君,平日里在他们自己的门派之中、在他们自己的疆国之内都是高高在上的。

    如果不是为了晋见齐临帝女,他们何需如此的降尊纡贵。现在倒好,齐临帝女还没有见到,却让一个凡人在自己面前摆起谱来了,而且是摆起了一个超大的谱,把他们这些在场的人都不当作一回事,这怎么能让他们心里面舒服呢。

    至于在李七夜身边待候着的沈晓珊他们不由战战兢兢,他们在平日里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哪里见过什么大场面,今天倒好,竟然在诸位的掌门君皇面前露了一个大脸,而且在诸位掌门君皇面前完全是无视了他们的存在。

    这让站在李七夜身边的沈晓珊他们都不由双腿发软,这特别对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既紧张,又兴奋。

    像他们这样的小人物,什么时候能如此的在诸位皇主掌门面前耍一次威风。在平日里,在这些皇主掌门面前不要说是耍威风了,见到这些皇主掌门,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只有哈腰点头的份了,甚至有可能连见上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倒好,他们跟随着李七夜之后,诸位皇主掌门也只能是乖乖站在一边的份,让他们不止是大大地露了一个脸,还有三分的威风。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场面,对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既紧张,又刺激,但对于他来说,也值得了,如果有一天老去之后,他也可以在晚辈面前吹牛皮说,曾有那么一天,他曾经是在百皇万教面前傲世独立,这是一个多么让人为之自豪的谈资呀。

    在场的诸位皇主掌门被李七夜如此抢去风头,被一个凡人如此的邈视,这让他们心里面都不舒服。

    “哼,就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作靠山!”有皇主不由冷哼一声,盯着独踞案前的李七夜十分不满。

    “不管是哪个大人物作靠山,这小子迟早完蛋。”也有掌门晒然一笑,缓缓地说道:“杀了天凰太子,是没有好下场的,等着不收拾吧。”

    这位掌门这样的话,不少人都暗暗点头赞同,天凰国本就是帝统仙门,现在他们的传人被一个凡人杀死了,天凰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何况天凰太子乃是金戈的小舅子,金戈又焉会放过这样凡人!敢与将成为大帝的男人为敌,必死无疑。

    看到李七夜独坐悬崖旁,李天豪心里面也不满,不由低声对身边的沈金龙说道:“沈兄度量太好了,换作是我,焉容得这种小人耍野!就算他背后有大人物作靠山又如何,我李某不是怕事之人,沈兄也是无惧于任何人!”

    李天豪这话也并非是吹牛皮,他可是上神之孙,身份地位之高连很多皇主掌门见了他都要鞠身问候,更何况,他有他爷爷上神的庇护,他怕过谁了。

    而沈金龙地位也是一样很高,他们遮日门本就是很强大,更何况,他们遮日门背后还有齐临帝家作靠山,试问一下,他们遮日门怕过谁了。

    “何需急。”沈金龙只是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就算李兄现在斩了他,那又如何?那也只不过是发泄个人私愤而己。任何人都有他的作用之处,只是仅仅杀了敌人,并不见得是最好的收获。”

    “沈兄的意思?”李天豪不由愕了一下,一开始他还以为沈金龙有意做和事佬,想平息这一场干戈,现在听沈金龙这样一说,似乎有别的意思。

    “殿下即将驾临,焉容一个小辈在此放肆。不管他是何来历,不管他是有何神通,但与帝女一比,与齐临帝家一比,那也不足为道!若是谁人敢挑衅齐临帝家,谁人敢挑衅帝女权威,杀无赦!若是到时候李兄能维护齐临帝家的权威,维护帝女的神威,此乃是大功一件。”沈金龙徐徐地说道。

    当然这话也只有沈金龙和李天豪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

    “这个”听到沈金龙的话,李天豪顿时双目一下子亮了起来。

    试想一下,齐临帝女乃是齐临帝家的千金,高高在上,贵胄无双。当齐临帝女到来之时,焉容得一位小辈放肆猖狂,当齐临帝女到来之后,如果李七夜依然不知死活,冲撞了齐临帝女。

    如果他李天豪能出手斩了李七夜这种狂妄之徒,这不止是能赢得齐临帝女的好感,这也将会提高他在齐临境内的地位。

    “如此大功一件,当归沈兄。”李天豪打了一个激灵,明白为什么沈金龙要留下李七夜了,原来是想拿李七夜邀功。

    “不,应当归李兄。”沈金龙淡淡地笑着说道:“他日我遮日门与齐临帝家联姻,何需此等功劳呢。不过,李兄立得大功之后,可莫忘了今日。”

    李天豪没有想到沈金龙会如此的大方,立即抱拳说道:“李兄放心,他日沈兄有用得上我南阳世家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只要我李天豪力所能及,在所不辞。”

    “有李兄这句话,比什么都值得。”沈金龙含笑地说道。

    就在沈金龙与李天豪私语密谋的时候,在场的诸多掌门皇主都纷纷对李七夜不满。

    至于李七夜根本就没有在乎于在场的人是怎么样想的,他的目光投于星空之上,一遍又一遍地搜索着星辰坐标,投射于狂神凶地,他要锁地狂神之尸出世的地点。

    比起兴奋又紧张的贺尘这样的晚辈来,铁树翁则是忧心忡忡,他在待候着李七夜的时候也留意了在场的诸位皇主掌门,现在越来越多的掌门皇主对李七夜不满,他都有些担心李七夜与众人为敌!

    “嗡”的一声,就在诸多皇主掌门低声议论,对李七夜嚣张狂妄不满之时,突然间突间波动了一下。

    在这刹那之间,天空洒下了金粉,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宛如有金色的精灵散落于人间一样,一时之间帝威如云卷云舒一般,天空上垂落了一道道的大帝法则,帝威浩荡。

    帝威浩荡于天地之间,宛如大帝出巡一样,整个天地都变得肃静起来,在这样的帝威之下,让人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帝女来了!”当帝威浩荡席卷而至之时,在场的修士强者都是心里面一震,不知道谁叫了一声说道。

    此时大道铺陈,一个女子踏步而来,平步青云,在刚才她还远在天边,但在下一刻就踏上了观神峰,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石火电光之间,齐临帝女已经登上了观神峰,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看清楚齐临帝女是怎么样从天际间瞬间登上观神峰的,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连天眼都跟不上她的速度。

    此时一个女子登上了观神峰,当这个女子出现之时帝威落地便是满地金光,好像是地面铺上了皇家帝毯一样,神威无所不在,无处不有。

    眼前这个女子穿着凤衣,头戴高冠,博古而绝美,难于用笔墨来形容她,在她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贵胄无双的气势,但是血统的高贵也遮掩不了她那绝世容颜,她不仅仅是出身高贵而己,她的美丽、她的风姿绝对可以媲美于她的家世!

    帝女,看到眼前这个女子,大家也只能用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她了,齐临帝家的千金公主,贵胄无双,美貌绝世。

    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三见绝世间!看到眼前的齐临帝女,这也就能让人能想象为什么那么多年轻男子见过她之后会如此的神魂颠倒,如此的茶饭不思了。

    这样的一个绝世女子,只怕很多男子见到之后,都会不能自拔地爱上她!

    齐临帝女驾临,当看到齐临帝女的绝世容颜之时,一时之间如痴如醉,就算是曾经见过齐临帝女的人,再一次见到齐临帝女的时候也一样是神魂颠倒,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殿下。”在这个时候,不少修士强者纷纷地跪倒于地上,就算不是因为她身高贵,在如此浩荡的帝威之下,道行浅的人早就跪倒在地上,臣伏于帝威之下了。

    “拜见殿下。”诸多晚辈都跪倒于地上,恭迎齐临帝女的到来,只有少数的皇主掌门免于大礼,但他们依然是弯腰鞠身。

    在场之中也只有沈金龙这样的地位不需要拜倒于地,见到齐临帝女之后,他也是鞠了鞠身,看着齐临帝女那绝世容颜,那是心里面狂喜,目光中难于遮掩住那股狂热。

    自从第一次见到齐临帝女之后,沈金龙就深深地爱上了她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让遮日门的老祖宗去齐临帝家提亲的。

    “诸位平身。”齐临帝女开口,声音十分的悦耳,悦耳之中又透露着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权威。

    当很多人站起来之后,都不由仰视着眼前的齐临帝女。

    齐临帝女缓缓走了过来,她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是那么的高贵,让人百看不厌,她就是世间的神女,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心神摇曳。(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