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李七夜独踞自酌,这让在场的许多强者都不爽,在场的修士强者,其中不乏一门之首、一国之君,平日里在他们自己的门派之中、在他们自己的疆国之内都是高高在上的。

    如果不是为了晋见齐临帝女,他们何需如此的降尊纡贵。现在倒好,齐临帝女还没有见到,却让一个凡人在自己面前摆起谱来了,而且是摆起了一个超大的谱,把他们这些在场的人都不当作一回事,这怎么能让他们心里面舒服呢。

    至于在李七夜身边待候着的沈晓珊他们不由战战兢兢,他们在平日里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哪里见过什么大场面,今天倒好,竟然在诸位的掌门君皇面前露了一个大脸,而且在诸位掌门君皇面前完全是无视了他们的存在。

    这让站在李七夜身边的沈晓珊他们都不由双腿发软,这特别对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既紧张,又兴奋。

    像他们这样的小人物,什么时候能如此的在诸位皇主掌门面前耍一次威风。在平日里,在这些皇主掌门面前不要说是耍威风了,见到这些皇主掌门,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只有哈腰点头的份了,甚至有可能连见上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倒好,他们跟随着李七夜之后,诸位皇主掌门也只能是乖乖站在一边的份,让他们不止是大大地露了一个脸,还有三分的威风。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场面,对于贺尘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既紧张,又刺激,但对于他来说,也值得了,如果有一天老去之后,他也可以在晚辈面前吹牛皮说,曾有那么一天,他曾经是在百皇万教面前傲世独立,这是一个多么让人为之自豪的谈资呀。

    在场的诸位皇主掌门被李七夜如此抢去风头,被一个凡人如此的邈视,这让他们心里面都不舒服。

    “哼,就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作靠山!”有皇主不由冷哼一声,盯着独踞案前的李七夜十分不满。

    “不管是哪个大人物作靠山,这小子迟早完蛋。”也有掌门晒然一笑,缓缓地说道:“杀了天凰太子,是没有好下场的,等着不收拾吧。”

    这位掌门这样的话,不少人都暗暗点头赞同,天凰国本就是帝统仙门,现在他们的传人被一个凡人杀死了,天凰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何况天凰太子乃是金戈的小舅子,金戈又焉会放过这样凡人!敢与将成为大帝的男人为敌,必死无疑。

    看到李七夜独坐悬崖旁,李天豪心里面也不满,不由低声对身边的沈金龙说道:“沈兄度量太好了,换作是我,焉容得这种小人耍野!就算他背后有大人物作靠山又如何,我李某不是怕事之人,沈兄也是无惧于任何人!”

    李天豪这话也并非是吹牛皮,他可是上神之孙,身份地位之高连很多皇主掌门见了他都要鞠身问候,更何况,他有他爷爷上神的庇护,他怕过谁了。

    而沈金龙地位也是一样很高,他们遮日门本就是很强大,更何况,他们遮日门背后还有齐临帝家作靠山,试问一下,他们遮日门怕过谁了。

    “何需急。”沈金龙只是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就算李兄现在斩了他,那又如何?那也只不过是发泄个人私愤而己。任何人都有他的作用之处,只是仅仅杀了敌人,并不见得是最好的收获。”

    “沈兄的意思?”李天豪不由愕了一下,一开始他还以为沈金龙有意做和事佬,想平息这一场干戈,现在听沈金龙这样一说,似乎有别的意思。

    “殿下即将驾临,焉容一个小辈在此放肆。不管他是何来历,不管他是有何神通,但与帝女一比,与齐临帝家一比,那也不足为道!若是谁人敢挑衅齐临帝家,谁人敢挑衅帝女权威,杀无赦!若是到时候李兄能维护齐临帝家的权威,维护帝女的神威,此乃是大功一件。”沈金龙徐徐地说道。

    当然这话也只有沈金龙和李天豪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

    “这个”听到沈金龙的话,李天豪顿时双目一下子亮了起来。

    试想一下,齐临帝女乃是齐临帝家的千金,高高在上,贵胄无双。当齐临帝女到来之时,焉容得一位小辈放肆猖狂,当齐临帝女到来之后,如果李七夜依然不知死活,冲撞了齐临帝女。

    如果他李天豪能出手斩了李七夜这种狂妄之徒,这不止是能赢得齐临帝女的好感,这也将会提高他在齐临境内的地位。

    “如此大功一件,当归沈兄。”李天豪打了一个激灵,明白为什么沈金龙要留下李七夜了,原来是想拿李七夜邀功。

    “不,应当归李兄。”沈金龙淡淡地笑着说道:“他日我遮日门与齐临帝家联姻,何需此等功劳呢。不过,李兄立得大功之后,可莫忘了今日。”

    李天豪没有想到沈金龙会如此的大方,立即抱拳说道:“李兄放心,他日沈兄有用得上我南阳世家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只要我李天豪力所能及,在所不辞。”

    “有李兄这句话,比什么都值得。”沈金龙含笑地说道。

    就在沈金龙与李天豪私语密谋的时候,在场的诸多掌门皇主都纷纷对李七夜不满。

    至于李七夜根本就没有在乎于在场的人是怎么样想的,他的目光投于星空之上,一遍又一遍地搜索着星辰坐标,投射于狂神凶地,他要锁地狂神之尸出世的地点。

    比起兴奋又紧张的贺尘这样的晚辈来,铁树翁则是忧心忡忡,他在待候着李七夜的时候也留意了在场的诸位皇主掌门,现在越来越多的掌门皇主对李七夜不满,他都有些担心李七夜与众人为敌!

    “嗡”的一声,就在诸多皇主掌门低声议论,对李七夜嚣张狂妄不满之时,突然间突间波动了一下。

    在这刹那之间,天空洒下了金粉,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宛如有金色的精灵散落于人间一样,一时之间帝威如云卷云舒一般,天空上垂落了一道道的大帝法则,帝威浩荡。

    帝威浩荡于天地之间,宛如大帝出巡一样,整个天地都变得肃静起来,在这样的帝威之下,让人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帝女来了!”当帝威浩荡席卷而至之时,在场的修士强者都是心里面一震,不知道谁叫了一声说道。

    此时大道铺陈,一个女子踏步而来,平步青云,在刚才她还远在天边,但在下一刻就踏上了观神峰,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石火电光之间,齐临帝女已经登上了观神峰,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看清楚齐临帝女是怎么样从天际间瞬间登上观神峰的,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连天眼都跟不上她的速度。

    此时一个女子登上了观神峰,当这个女子出现之时帝威落地便是满地金光,好像是地面铺上了皇家帝毯一样,神威无所不在,无处不有。

    眼前这个女子穿着凤衣,头戴高冠,博古而绝美,难于用笔墨来形容她,在她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贵胄无双的气势,但是血统的高贵也遮掩不了她那绝世容颜,她不仅仅是出身高贵而己,她的美丽、她的风姿绝对可以媲美于她的家世!

    帝女,看到眼前这个女子,大家也只能用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她了,齐临帝家的千金公主,贵胄无双,美貌绝世。

    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三见绝世间!看到眼前的齐临帝女,这也就能让人能想象为什么那么多年轻男子见过她之后会如此的神魂颠倒,如此的茶饭不思了。

    这样的一个绝世女子,只怕很多男子见到之后,都会不能自拔地爱上她!

    齐临帝女驾临,当看到齐临帝女的绝世容颜之时,一时之间如痴如醉,就算是曾经见过齐临帝女的人,再一次见到齐临帝女的时候也一样是神魂颠倒,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殿下。”在这个时候,不少修士强者纷纷地跪倒于地上,就算不是因为她身高贵,在如此浩荡的帝威之下,道行浅的人早就跪倒在地上,臣伏于帝威之下了。

    “拜见殿下。”诸多晚辈都跪倒于地上,恭迎齐临帝女的到来,只有少数的皇主掌门免于大礼,但他们依然是弯腰鞠身。

    在场之中也只有沈金龙这样的地位不需要拜倒于地,见到齐临帝女之后,他也是鞠了鞠身,看着齐临帝女那绝世容颜,那是心里面狂喜,目光中难于遮掩住那股狂热。

    自从第一次见到齐临帝女之后,沈金龙就深深地爱上了她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让遮日门的老祖宗去齐临帝家提亲的。

    “诸位平身。”齐临帝女开口,声音十分的悦耳,悦耳之中又透露着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权威。

    当很多人站起来之后,都不由仰视着眼前的齐临帝女。

    齐临帝女缓缓走了过来,她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是那么的高贵,让人百看不厌,她就是世间的神女,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心神摇曳。(未完待续。)

第1797章杀人无形    西陀太子被卡住了脖子,整个人高高地被吊了起来,宛如是一只小鸡一样,随时都会被捏死一样。

    见到西陀太子王啸天被卡住了脖子,很多人都不由吃惊和意外,虽然说王啸天在年轻一辈中不算是天才,但也算是杰出,在人群之中也算是有实力的一位年轻修士,现在却被轻而易举地卡住了脖子,动弹不得,随时都会被捏死,这怎么不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呢。

    不少人看向李七夜,但经验丰富的修士都能一眼看出来李七夜也只不过是刚修道不久的凡人,而且道行十分之浅,那也只不过是道蚁境界的小人物而己,他所拥有的一二百斗的混沌之后,根本不入在场所有人的法眼。

    “不知何方高人在此?”见到西陀太子被卡住脖子之后,南阳少主李天豪双目一厉,张望了一下四周,欲查看是谁在暗中卡住了李天豪的脖子。

    李天豪这样一声沉喝,这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张望了一下,但都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出手,这让不少在场的强者纳闷,或者有了不得的高人躲在暗中。

    但这也不合情理,真正强大到一定程度的高人,他想要杀弱者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躲在暗中杀人,直接露面碾杀便可,何需藏头藏尾。

    “高人就在这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慢吞吞地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瞬间,西陀太子整个人都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在这一刻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掌把西陀太子王啸天压在地上一样。

    “你”李天豪并不是十分相信,不论怎么样看李七夜都是刚入道的凡人,这一点绝对瞒不过他的一双眼睛,李七夜那一二百斗的混沌之后,说句不好听的话,不要说是他,就是西陀太子轻轻地吹一口气都能把他灭掉了,但现在西陀太子在他的手中却如同蚁蝼一样。

    “三番四次来招惹我,还真以为我是泥人没火气不成?”李七夜冷冷地看着被镇压在地上的西陀太子,淡淡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一念起,西陀太子顿时全身骨头喀嚓喀嚓作响,好像有百座山峰压在他的身上,要把他压得粉碎一样。

    一念驭驾,此乃是《念书》的一道六念之一。

    作为九大天书之一,《念书》与其他的天书不一样,《念书》并不在于修练,而是在于道心。

    只要你道心有多强大,你的意念就有多强大,当你修练了《念书》之后,你可以驭驾万物,比如说就像现在轻而易举卡住西陀太子脖子的这种神通,就是《念书》一道六念之一的神通。

    而且这还是小小的神通而己,只要你道心足够强大,可以一念屠神,一念灭魔,甚至是一念万界白昼,一念十界天黑!

    可以说,只要你有着一颗足够强大的道心,那么世间万物的一切那只不过是在你的一念之间而己。

    如果道心不够强大,强行以自己的意念去驭驾的话,那会让你的道心爆炸,身死道消!

    论道心,举世之间还有何人能与李七夜匹敌?一念驭驾,所以李七夜一念之间要杀西陀太子,那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阁下是何人?”见西陀太子被压在了地上,沈金龙皱了一下眉头,徐徐地说道。

    沈金龙站在那里,皇气浩然,举止之间有着凌人之威,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他身上有着匹配于他地位的气势。当他声音一沉之时,给人一种威压之感,宛如皇者凌人。

    “李七夜。”李七夜没有多看沈金龙一眼,只是看了看西陀太子而己,此时他心一念,力量便随之而强大。

    “第一凶人!”听到李七夜这个名字之后,沈金龙也不由神态一凝,他也听说了有关于李七夜在石坊中杀死了天凰太子的事情。

    “喀嚓”一阵阵的骨碎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一念起,无形的大手压碎了西陀太子的骨头。

    “李少主,救我”这一刻西陀太子真的害怕了,生死在别人一念之间,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他不由尖叫一声。

    “噗”的一声响起,西陀太子刚尖叫求救,连惨叫都来不及,瞬间变成了血雾,这中无形大手一下子把西陀太子捏成了血雾,尸体不存。

    可以说,西陀太子完完全全是被李七夜的意念所捏死的,要知道凭李七夜的无敌道心,就算是屠神灭魔也不是什么难事,捏死西陀太子,那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杀人无形,这是《念书》最可怕的地方之一。

    当然,《念书》虽然很可怕,很强大,但它也是需要强大无匹的道心来支撑,如果道心不足够强大,会让自己的道心撑爆。

    虽然都是与意念有关,但是《念书》和万念壶却有着很大的区别,万念壶是可以让你无限地强大,可以为你无限地聚拢意念、信仰,而《念书》必须你本身强大了,才能发挥它无限的威力,两者的前因后果是刚好是相反的。

    “你”李天豪连出手相救都来不及,西陀太子活生生地被捏死血雾了,这让李天豪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西陀太子惨死。

    这让李天豪脸上无光,西陀太子临死之前向他求救,但他却未能救下西陀太子,这是等于李七夜在挑战他的权威!

    “姓李的,你太狂了,在此竟然敢滥杀无辜!”李天豪瞬间是混沌之气喷涌,气势滔天,他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意。

    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挑衅权威,这对于李天豪来说是难于忍受的事情,更何况,他可是上神之孙,他有上神庇护,他怕过谁了!

    “又如何?”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模样,懒洋洋地说道。

    本就是满腔怒火的李天豪被李七夜如此一挑衅,顿时怒火冲天,杀意大炽,欲对李七夜出手,但在这一刻却被沈金龙拦住了。

    沈金龙拦住了要发飙的李天豪,他双目深邃,盯着李七夜片刻,徐徐地说道:“李兄稍安毋躁。”

    此时沈金龙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今日难得盛会,不论是何人到来,大家都欢迎。但,帝女亲临,乃是一大盛事,希望诸位能节制,莫节个生枝。”

    在此刻沈金龙显得克制,这不止是因为此时此刻他有些摸不透眼前的李七夜,同时他好不容易组织了这一次的迎接齐临帝女的仪式,他可不想还没有开始就搞砸了。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现在能斩杀眼前的李七夜,那也没有多大的意义,那也只不过是发泄私愤而己,说不定眼前这个凡人还有更大的用处呢。

    此时沈金龙都发话了,李天豪也不好砸他的招牌,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搁下狠话,冷声地说道:“小子,你可小心点了!”

    李七夜不理会沈金龙他们,吩咐身边的沈晓珊他们说道:“去,把桌子搬到悬崖旁。”说着他独自走到悬崖旁,看着天空。

    一时之间,铁树翁他们师徒四个人是面面相觑,他们无可奈何,最终是硬着头皮,从前面搬来了一张桌子和椅子。

    在这峰顶上,本就已经摆好了迎接齐临帝女的场面,在峰顶上摆放着不少的桌椅,但这些都是属于沈金龙他们这些大人物的物件。

    现在李七夜强行让沈晓珊他们搬走一张桌椅,独自享用,这是何等霸道的事情。

    搬来一张桌椅之后,也没有人来阻拦沈晓珊他们,一张桌椅而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不过让在场所有强者感觉到诡异的是,眼前这个凡人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说眼前这个凡人是扮猪吃老虎,大家觉得又不像,他的一身道行的的确确是道蚁境界,而且入道的时间并不久。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凡人,在刚才却活生生的捏死了西陀太子这样的年轻一辈高手。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眼前这个凡人在前不久还杀死了天凰太子,这样的一个凡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吧。

    此时都有一些大人物心里面暗暗猜测,或者眼前这位凡人是一个大门派的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子,他背后有人暗中保护着他,所以这也才会让他如此的嚣张,如此的跋扈。

    很多人想来想去,也觉得只有这种猜测是最合理,最靠谱的。

    当搬来了桌椅之后,李七夜独踞案前,他一声吩咐之下,沈晓珊掌壶,贺尘烧炉,铁树翁师兄弟两人打下手,当着众人的面煮起了香茗来。

    片刻之后,茶雾袅袅,沈晓珊为李七夜奉上了一杯香茗。

    李七夜静坐于悬崖边,他的目光锁住天空,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香茗,他观星辰,量天宇,以之推算狂神凶地的大势。

    诸多修士强者在场,李七夜却独踞案前,傲视群雄,独饮香茗,好像整座观神峰只有他一个人在场一样,这让在场的所有强者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觑。

    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高调的人,眼前这个凡人太不把在场的人放在眼中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