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陀太子被卡住了脖子,整个人高高地被吊了起来,宛如是一只小鸡一样,随时都会被捏死一样。

    见到西陀太子王啸天被卡住了脖子,很多人都不由吃惊和意外,虽然说王啸天在年轻一辈中不算是天才,但也算是杰出,在人群之中也算是有实力的一位年轻修士,现在却被轻而易举地卡住了脖子,动弹不得,随时都会被捏死,这怎么不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呢。

    不少人看向李七夜,但经验丰富的修士都能一眼看出来李七夜也只不过是刚修道不久的凡人,而且道行十分之浅,那也只不过是道蚁境界的小人物而己,他所拥有的一二百斗的混沌之后,根本不入在场所有人的法眼。

    “不知何方高人在此?”见到西陀太子被卡住脖子之后,南阳少主李天豪双目一厉,张望了一下四周,欲查看是谁在暗中卡住了李天豪的脖子。

    李天豪这样一声沉喝,这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张望了一下,但都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出手,这让不少在场的强者纳闷,或者有了不得的高人躲在暗中。

    但这也不合情理,真正强大到一定程度的高人,他想要杀弱者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躲在暗中杀人,直接露面碾杀便可,何需藏头藏尾。

    “高人就在这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慢吞吞地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瞬间,西陀太子整个人都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在这一刻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掌把西陀太子王啸天压在地上一样。

    “你”李天豪并不是十分相信,不论怎么样看李七夜都是刚入道的凡人,这一点绝对瞒不过他的一双眼睛,李七夜那一二百斗的混沌之后,说句不好听的话,不要说是他,就是西陀太子轻轻地吹一口气都能把他灭掉了,但现在西陀太子在他的手中却如同蚁蝼一样。

    “三番四次来招惹我,还真以为我是泥人没火气不成?”李七夜冷冷地看着被镇压在地上的西陀太子,淡淡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一念起,西陀太子顿时全身骨头喀嚓喀嚓作响,好像有百座山峰压在他的身上,要把他压得粉碎一样。

    一念驭驾,此乃是《念书》的一道六念之一。

    作为九大天书之一,《念书》与其他的天书不一样,《念书》并不在于修练,而是在于道心。

    只要你道心有多强大,你的意念就有多强大,当你修练了《念书》之后,你可以驭驾万物,比如说就像现在轻而易举卡住西陀太子脖子的这种神通,就是《念书》一道六念之一的神通。

    而且这还是小小的神通而己,只要你道心足够强大,可以一念屠神,一念灭魔,甚至是一念万界白昼,一念十界天黑!

    可以说,只要你有着一颗足够强大的道心,那么世间万物的一切那只不过是在你的一念之间而己。

    如果道心不够强大,强行以自己的意念去驭驾的话,那会让你的道心爆炸,身死道消!

    论道心,举世之间还有何人能与李七夜匹敌?一念驭驾,所以李七夜一念之间要杀西陀太子,那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阁下是何人?”见西陀太子被压在了地上,沈金龙皱了一下眉头,徐徐地说道。

    沈金龙站在那里,皇气浩然,举止之间有着凌人之威,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他身上有着匹配于他地位的气势。当他声音一沉之时,给人一种威压之感,宛如皇者凌人。

    “李七夜。”李七夜没有多看沈金龙一眼,只是看了看西陀太子而己,此时他心一念,力量便随之而强大。

    “第一凶人!”听到李七夜这个名字之后,沈金龙也不由神态一凝,他也听说了有关于李七夜在石坊中杀死了天凰太子的事情。

    “喀嚓”一阵阵的骨碎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一念起,无形的大手压碎了西陀太子的骨头。

    “李少主,救我”这一刻西陀太子真的害怕了,生死在别人一念之间,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他不由尖叫一声。

    “噗”的一声响起,西陀太子刚尖叫求救,连惨叫都来不及,瞬间变成了血雾,这中无形大手一下子把西陀太子捏成了血雾,尸体不存。

    可以说,西陀太子完完全全是被李七夜的意念所捏死的,要知道凭李七夜的无敌道心,就算是屠神灭魔也不是什么难事,捏死西陀太子,那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杀人无形,这是《念书》最可怕的地方之一。

    当然,《念书》虽然很可怕,很强大,但它也是需要强大无匹的道心来支撑,如果道心不足够强大,会让自己的道心撑爆。

    虽然都是与意念有关,但是《念书》和万念壶却有着很大的区别,万念壶是可以让你无限地强大,可以为你无限地聚拢意念、信仰,而《念书》必须你本身强大了,才能发挥它无限的威力,两者的前因后果是刚好是相反的。

    “你”李天豪连出手相救都来不及,西陀太子活生生地被捏死血雾了,这让李天豪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西陀太子惨死。

    这让李天豪脸上无光,西陀太子临死之前向他求救,但他却未能救下西陀太子,这是等于李七夜在挑战他的权威!

    “姓李的,你太狂了,在此竟然敢滥杀无辜!”李天豪瞬间是混沌之气喷涌,气势滔天,他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意。

    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挑衅权威,这对于李天豪来说是难于忍受的事情,更何况,他可是上神之孙,他有上神庇护,他怕过谁了!

    “又如何?”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模样,懒洋洋地说道。

    本就是满腔怒火的李天豪被李七夜如此一挑衅,顿时怒火冲天,杀意大炽,欲对李七夜出手,但在这一刻却被沈金龙拦住了。

    沈金龙拦住了要发飙的李天豪,他双目深邃,盯着李七夜片刻,徐徐地说道:“李兄稍安毋躁。”

    此时沈金龙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今日难得盛会,不论是何人到来,大家都欢迎。但,帝女亲临,乃是一大盛事,希望诸位能节制,莫节个生枝。”

    在此刻沈金龙显得克制,这不止是因为此时此刻他有些摸不透眼前的李七夜,同时他好不容易组织了这一次的迎接齐临帝女的仪式,他可不想还没有开始就搞砸了。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现在能斩杀眼前的李七夜,那也没有多大的意义,那也只不过是发泄私愤而己,说不定眼前这个凡人还有更大的用处呢。

    此时沈金龙都发话了,李天豪也不好砸他的招牌,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搁下狠话,冷声地说道:“小子,你可小心点了!”

    李七夜不理会沈金龙他们,吩咐身边的沈晓珊他们说道:“去,把桌子搬到悬崖旁。”说着他独自走到悬崖旁,看着天空。

    一时之间,铁树翁他们师徒四个人是面面相觑,他们无可奈何,最终是硬着头皮,从前面搬来了一张桌子和椅子。

    在这峰顶上,本就已经摆好了迎接齐临帝女的场面,在峰顶上摆放着不少的桌椅,但这些都是属于沈金龙他们这些大人物的物件。

    现在李七夜强行让沈晓珊他们搬走一张桌椅,独自享用,这是何等霸道的事情。

    搬来一张桌椅之后,也没有人来阻拦沈晓珊他们,一张桌椅而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不过让在场所有强者感觉到诡异的是,眼前这个凡人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说眼前这个凡人是扮猪吃老虎,大家觉得又不像,他的一身道行的的确确是道蚁境界,而且入道的时间并不久。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凡人,在刚才却活生生的捏死了西陀太子这样的年轻一辈高手。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眼前这个凡人在前不久还杀死了天凰太子,这样的一个凡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吧。

    此时都有一些大人物心里面暗暗猜测,或者眼前这位凡人是一个大门派的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子,他背后有人暗中保护着他,所以这也才会让他如此的嚣张,如此的跋扈。

    很多人想来想去,也觉得只有这种猜测是最合理,最靠谱的。

    当搬来了桌椅之后,李七夜独踞案前,他一声吩咐之下,沈晓珊掌壶,贺尘烧炉,铁树翁师兄弟两人打下手,当着众人的面煮起了香茗来。

    片刻之后,茶雾袅袅,沈晓珊为李七夜奉上了一杯香茗。

    李七夜静坐于悬崖边,他的目光锁住天空,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香茗,他观星辰,量天宇,以之推算狂神凶地的大势。

    诸多修士强者在场,李七夜却独踞案前,傲视群雄,独饮香茗,好像整座观神峰只有他一个人在场一样,这让在场的所有强者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觑。

    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高调的人,眼前这个凡人太不把在场的人放在眼中了!(未完待续。)

第1796章登观神峰    事实上沈金龙本人也巴不得这事能成真,自从很久以前他第一次见到齐临帝女的时候就为之神魂颠倒了。

    现在齐临帝女将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将不会外嫁,这对于沈金龙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讯。

    在还没有什么风声传出的时候,他们遮日门的老祖早就有这样的心思了,所以遮日门的老祖曾经向齐临帝家的老祖们旁敲侧击地提到过这件事。

    对于这样的事情,齐临帝家的老祖们也没有怎么表态,因为遮日门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沈金龙也是一条不错的苗子。

    但是齐临帝女则是一口拒绝了这样的一场联婚,她有心问鼎天命,并没有考虑这种儿女私情。

    被齐临帝女拒绝之后,沈金龙并不灰心,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而己,只要他好好表现,总有一天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的,因为在这齐临境内没有谁比他沈金龙更优秀了,也没有谁能像他沈金龙一样能配得上齐临帝女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齐临帝女的亲临,沈金龙特别卖力,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一定要让齐临帝女满意,给齐临帝女留下一个深刻无比的印象,说不定能就此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

    “不知道沈兄何日入帝家提亲呢?”在大家都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李天豪半开玩笑地说道。

    沈金龙当然不会提被齐临帝女拒绝的事情了,他挺起胸膛,气势逼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淡淡地说道:“等水到渠成之日,便会告知李兄。”

    “若是两家联婚,那是我们齐临境天大的喜事,也是我们齐临境众生的福祉。”此时不少修士强者也纷纷向沈金龙示好。

    虽然也有不少人心里面不舒服,但平心而论,在齐临境内也的确是唯有沈金龙最有机会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

    被众人一捧,这也小小地满足了一下沈金龙的虚荣心了,虽然他表面上淡淡一笑,但是在心里面却决定,这一次见到齐临帝女,在鞍前马后他一定要好好表现一番,给齐临帝女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说不定能借着这个机会抱得美人归。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观神峰已经是布置得好好的了,整座观神峰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仙山一样。此时对于众多修士强者来说万事皆备,就等着齐临帝女降临了。

    铁树翁知道西陀太子王啸天要找他们的麻烦,但他们又不敢离开观神峰,以免得不能与李七夜汇合,所以他带着沈晓珊他们远远离开王啸天的视线,只要王啸天看不到他们,就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当然贺尘他们还是想留在峰顶看一看,欲亲眼一见齐临帝女的容颜。

    在铁树翁师徒四人的等待之下,终于等来了李七夜,当他们远远看到李七夜的身影之时,铁树翁师徒他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给他们一种拔云见日的感觉。

    没有李七夜在他们身边,他们感觉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一下子失去了靠山,只要李七夜在,那怕李七夜连一根手指都不动一下,都给了他们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看到李七夜之后,铁树翁他们急忙迎了上去。

    “我走错地方了吗?”李七夜刚到观神峰山脚下,看着一座座楼宇长桥的观神峰,他者十分意外,眼前这座观视树乃是吞霞吐雾,混沌之气萦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观神峰已经成为了一个宗门的主峰了。

    “不,先生并没有走错,这里就是观神峰,只不过齐临帝女亲临,所以齐临境的诸位豪雄把观神峰妆扮一番。”见到李七夜之后,铁树翁松了一口气,忙是对李七夜说道。

    “没走错就好,我们上去吧。”李七夜点了点头,对于什么齐临帝女驾临,他是一点都不关心,他来观神峰乃是要观星空,为狂神凶地定位,锁定狂神尸体出世的位置。

    “只怕南阳少主、金龙太子他们不会让我们上去。”沈晓珊此时有所担忧地说道:“刚才我就看到南阳少主他们这些雄主开始清场了,把一些小门小派的修士赶下山。”

    李天豪、沈金龙他们要清场这也不足为奇,他们可是想好好迎接齐临帝女的到来,他们可是不想让一些杂鱼混进来,更何况对于齐临境内的不少大教疆国的掌门皇主来说,见上齐临帝女一次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谁都不会愿意被抢了风头,正是因为如此,就算李天豪、沈金龙他们没有这样的打算,这些大教疆国的强者也会把观神峰上的小门小派修士逐下山。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说道:“我想去的地方,还有谁能拦得住我。”

    李七夜这话一出,这顿时把铁树翁吓了一大跳,他早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他知道为什么地有这样的预感了。

    “先生,要不我们等一会儿再上去吧,待盛会散了再上去也不迟,这样我们也正好图个清静。”铁树翁忙是打圆场地说道。

    铁树翁也不希望眼前这个小祖宗把天捅破,万一与齐临帝家结仇了,那么他们铁树门还用得着混吗?

    “不用了,现在就上去。”李七夜平静地说道,说完便往观神峰走去。

    铁树翁和石叟没有办法,只好跟了上去,反而贺尘倒有几分的兴奋,因为上了观神峰,他就能看到齐临帝女了。

    在观神峰之下,早就有修士强者把守,不要说是小门小派的修士,就是一般的修士,若是没有声名和地位,都不允许登上观神峰,都会被拦下。

    说来也诡异,在李七夜登上观神峰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守在观神峰的修士一眼,这些守在路口的修士竟然好像是没有看到李七夜他们一样,竟然任由他们登上观神峰。

    如此畅通无阻地登上观神峰,这对于这样的事情沈晓珊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守在山路口的修士强者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他们一样,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又没有隐身,这些修士怎么可能没看到他们呢。

    这就是《念书》可怕的地方之一,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看了这些守在路口的修士一眼,就能瞬间掌控他们的心神,动摇他们的道心。

    当然这些修士道行浅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不然的话,也不一定能一个眼神就能控制住了他们的心神。

    今天对于王啸天来说是一个很快乐的一天,虽然说最近以来诸事不顺,但今天对于他来说是收获丰富的一天,因为他在这观神峰结认了不少大教疆国的传人或长老。

    能与攀交上这些大人物,这也将会成为他王啸天的一大资本,在未来他王啸天总能在齐临境内大展身手。

    王啸天本是喜上眉梢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这正是铁树翁他们四个人。

    “这里也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王啸天立即过去,冷喝地说道:“立即滚下山去,乖乖地跪在那里,否则家法待候!”

    王啸天这颇有扬威之意,虽然在场有一些修士强者侧目,但也懒得过问,毕竟铁树门也是西陀国管辖下的小门小派而己。

    “我身边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大呼小叫了。”就在铁树翁他们不敢说话之时,李七夜悠然的声音响起。

    此时李七夜走了上来,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四周而己。

    “又是你”看到李七夜,西陀太子不由咬牙切齿,最近种种不顺心的事情,都是眼前这个凡人所引起的。

    “好狗不挡路,滚一边去。”李七夜都懒得看西陀太子一眼,此时他目光落在峰顶悬崖边,那里是观望狂神凶地的最好方位。

    “不知死活的东西,今日风云汇聚,群雄齐集,此处焉是你放肆之地!”西陀太子狂怒,几次在李七夜面前吃鳖,现在李七夜又当着众人之面直接羞辱他,这怎么能让西陀太子忍受得了。

    西陀太子一只大手向李七夜抓去,一出手就是雷声轰鸣,他就是不信邪,他就不相信眼前这个道行浅到可以忽略的凡人能在这里翻出什么浪花来,所以他一出手就想捏死李七夜。

    “呃”的一声响起,西陀太子并没有能一下子捏死李七夜,反而他一下子被卡住了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吊了起来,西陀太子的喉咙一下子被紧紧地捏住,双眼翻白,一时之间喘不过气来。

    突然发生这样的异变,顿时引来了不少的目光,在山峰上的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往这边看来。

    看到这样诡异的一莫,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此时西陀太子明明是被卡住了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吊了起来,但是没有人看到任何人出手,因为此时没有谁的手是卡住西陀太子的脖子的。

    此时此刻就好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地卡住西陀太子的脖子,这一只无形的大手好像是随时都可以捏死西陀太子一样。

    看到西陀太子被卡住了脖子,很多人都纷纷张望,他们都以为哪一位高人暗中出手。

    事实上沈晓珊他们看到西陀太子被无形的手卡住脖子,整个身体被高高吊起,他们都不由大吃一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