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齐临帝女,这个面字在齐临境内那是有着绝世无双的魅力,这个名字不止是代表着高高在上的权势,更是代表着绝世的美貌。

    在齐临境内谁人不知道齐临帝女的?作为齐临帝家的千金,作为齐临帝家的传人,她在齐临境内有着无人能与之相比的光环和人气!

    齐临帝女,她出身于齐临帝家,她并非是那种只会含着金匙出生的花瓶。齐临帝女的天赋极高,实力极为强大,甚至有传言说齐临帝女的血统十分的强大,充满了神秘。

    虽然说比起金戈、秦百里这种已经问鼎天命的绝世天才来,齐临帝女出道相对晚一点,她出道之时金戈、秦百里他们已经是名扬天下了,当齐临帝女声名大噪之时,金戈、秦百里已经是问鼎天命了。

    但是,对于齐临帝家对于齐临帝女还是寄于厚望,认为齐临帝女在这一世依然有机会问鼎天命,所以齐临帝家可以说是对于齐临帝女是全力栽培。

    齐临帝女也没负齐临帝家的厚望,在这短短的十多年中,她声名大噪,道行是高歌猛进,难有人能匹敌,所以齐临帝女不仅是被很多人称之为青洲第一美女,也被大家称之为齐临境年轻一辈第一强者!

    齐临帝女是不是青洲第一美女,这还值得商榷,不过在齐临境内,论美貌,论天赋,论道行,年轻一辈只怕已经无人能与之匹敌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齐临境内,“齐临帝女”这个名字是充满了魅力,她不知道是多少年轻一辈男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她不知道是多少年轻一辈女孩子所向往的偶像。

    所以当沈金龙带来一个这样的消息之时,不要说是观神峰,就是狂神凶地一带都炸开了,很多人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为之欣喜无比。

    “帝女亲临,终于能见帝女一面了。”有一些从来没有见过齐临帝女的年轻一辈男子,一听到这消息之后,顿时是如痴如狂,一时之间不由为之心神摇拽。

    “帝女如仙,能再见一次,此生也无憾也。”有曾经见过齐临帝女的年轻一辈男子,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一样是狂喜无比,一时之间纷纷赶来观神峰。

    曾经见过齐临帝女的年轻一辈男子,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不能自拔,他们深深地被齐临帝女那绝世无双的风姿所迷住了,为之日夜神魂颠倒。

    听到齐临帝女要来,狂喜的何止是年轻一辈男子呢,连年轻一辈的女修士也为之狂喜,很多年轻一辈的女修士也都纷纷赶来观神峰。

    “齐临帝女要来了!”跟随师父站在不起眼角落的沈晓珊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由震撼了一下,一直以来齐临帝女是她心目中的偶像,今天能亲眼看能齐临帝女,这对于沈晓珊来说也是一个十分惊喜的消息。

    “齐临帝女要来吗?”贺尘也是兴奋无比,他也早就听过齐临帝女的美名了,关于齐临帝女的种各,他听说过很多很多。

    当然,贺尘也有自知之名,对于齐临帝女这样的存在不敢抱有丝毫的非份之想,但是,今天听到能见齐临帝女,那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十分值得兴奋的事情,那怕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在未来也能成为一种谈资。

    相比起沈晓珊、贺尘这样的年轻一辈的兴奋来,作为长辈的铁树翁则是有些忧心忡忡,若是平日里,铁树翁当然渴望能攀附上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但是今天他却忧心忡忡,各种心事纷沓而来,他心里面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直觉告诉他,今天要出事了,一定会出大事。

    “帝女亲临,我们要搞一场隆重的迎接仪式呀,就算是在这荒郊野岭,也应以最庄重的仪式来迎接帝女的到来。”有一位修士强者立即有了想法,欲在此时此刻好好表现一样。

    “说的甚是。”这位强者的建议立即得到了不少的修士强者附和赞同,想借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一下的又不止只有眼前这位强者而己。

    对于齐临境的许多大教疆国来说,能见到一次齐临帝女,那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大家都希望借这个机会给齐临帝女留下一个好印象,说不定未来能对他们宗门大有好处。

    “今日我们齐临境的诸位豪雄都来狂神凶坟了,既是如此,那我们就相聚一堂,一同迎接殿下的到来。”最后由身份地位最高贵的沈金龙作决定。

    “好,那我们就给帝女一个隆重的仪式吧。”立即有修士强者第一个响应,立即动起手来。

    一时之间,整个观神峰都热闹起来,诸多修士强者都纷纷忙碌起来,把观神峰好好地粉饰装扮一番。

    “你们几个,下去把每一片枯叶、每一条枯枝都捡得干干净净,每一个脚印都给我抹得平整无痕!”就在观神峰的许多修士强者都忙碌起来的时候,西陀太子王啸天双目一寒,作威作福,对躲在一个角落的铁树翁他们四个人斥喝道。

    西陀太子王啸天那也只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己,有意借机会斩了铁树翁他们,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不好出师无名,如果能借题发挥斩了铁树翁他们,这不止是能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也能在诸多大教疆国的皇主霸主面前一展他风雷厉行的手段。

    听到西陀太子王啸天这样的话,贺尘这样的年轻人都不由怒视西陀太子,在这样的盛会之下,让他们这样的小门小派去做些苦力,那也是能理解的,谁让他们是出身小门小派,没有地位呢。

    但是,现在西陀太子王啸天却让他们去捡树叶,抹脚印,那简直就是无中生有、鸡蛋里挑骨头嘛,哪里有这样的事情,王啸天摆明是有意羞辱他们嘛。

    “你”贺尘比较冲动,立即站了起来,怒视王啸天,但却一下子被铁树翁拦下了。

    “怎么?想造反吗?”西陀太子王啸天阴阴一笑,目光森然,说道:“帝女即将驾临,谁若是在此找茬,杀无赦!”

    此时王啸天颇有扬威耀武之意,他就是有意借这个机会斩了铁树翁他们师徒四人,给在场的不少大人物留下一个深的印象!

    “殿下说笑了,小徒无知而己,老朽一定会管教好他们,老朽现在立即就带他们去,一定会把殿下的吩咐做好的。”铁树翁是一个圆滑的人,他明白在这个时候顶撞西陀太子,那是死路一条!立即低头认错,带着自己的徒弟去捡树叶、扫山路。

    铁树翁见机行事,西陀太子也只好是冷冷哼了一声,他本来也就是借题发挥而己,现在铁树翁是低眉顺眼,他若是再处处刁难、处处咄咄逼人的话,在众人面前就有损他的形象了。

    许多修士强者都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一下,所以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观神峰这座平日里没有什么人来光顾的山峰竟然被装扮得有模有样。

    此时观神峰不止是张灯结彩,绿树盎然,在这里更是有一座座的楼宇屋舍拔地而起,一座座桥梁相架于观神峰之上。

    在这里更有强者大展神通,拢聚混沌之气,一时之间让整座观神峰乃是混沌之气萦绕,云霞喷薄,远远看起来整座观神峰就像是一座仙山一样。

    在观神峰的峰顶,诸多位士强者更是用心地装扮了一番,移挪来古殿神楼,一张张桌椅摆开,在桌上更是摆上满了仙果奇花,大家都欲在此迎接齐临帝女,借这个机会好好地拜见齐临帝女。

    在摆弄过程之中,一位有心的修士还特地在齐临帝女所坐的皇椅旁边为沈金龙摆上了一个位置。

    “在帝女旁边,也唯有少主才能相衬。”有修士不免巴结沈金龙说道。

    这修士有意的巴结,让在场的不少强者和大人物暗暗相视了一眼。虽然此举的确是有意巴结沈金龙,但也不过份。

    毕竟在场的所有人中要以沈金龙的地位最高,他有着足够的资格坐在齐临帝女的一旁。

    还有一件事是大家看好沈金龙的原因,那就是遮日门有可能与齐临帝家联婚,齐临帝女有可能下嫁给沈金龙。

    这件事虽然各方都没有表态,但也并非是无风起浪,因为早就有传言说齐临帝女将会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

    既然齐临帝女将会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那就意味着齐临帝女不会出嫁,这就让很多人在猜测,未来齐临帝女会在齐临帝家的旁支或者是齐临帝家管辖之下的门派中找一个青年才俊作为道侣。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猜测,这也让各方跃跃欲试,试想一下,如果谁娶了齐临帝女,这何止是光宗耀祖,这更是鱼跃龙门,从此平步青云。

    当然大家都知道,一般的修士强者根本就难入齐临帝女的法眼,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但依然有很多年轻俊杰不死心。

    如果说在齐临境内有谁能得到齐临帝女的青睐,沈金龙毫无疑问其中的一个,因为在齐临境内的各大门派传人中已经很难找得出比沈金龙更优秀的俊彦了。(未完待续。)

第1793章入凶地深处    “但,这终究是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的套装呀。”圣老六依然兴奋与吃惊地说道:“这样的套装对于我们这些小辈来说没有什么差距而言了。”

    试想一下,这样的一件白套装砸出来,那是怎么样的概念,只怕除了圣帝手中的那件终极套装之外,再也没有白套装能比得上这件套装了。

    拥有了这样的套装,碾压同一个境界的对手那是像喝白开水那么容易,甚至连超越境界去斩杀强敌都不是个事!

    如果的一件白套装,那绝对是让人为之疯狂,让人为之垂涎三尺。

    就是圣老六知道脚下的这片大地藏有这么一件套装,他也不由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对于圣老六的神态,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你想要这件套装,我是可以给你一个公平的竟争机会的。就算你与我为敌,念在启功的份上,我也可以饶你一命,饶你不死。”

    “先生,不,大爷,不,老祖宗,你就饶了小的吧。”本是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的圣老六顿时口干舌噪,立即苦着脸说道:“就算是给小的一万个胆,也不敢与你老人家争宝物。不说你老人家饶了小的一命……”

    “……若是回去被我师父知道小的敢胡作非为,他老人家也是第一个抽我的筋,扒我的皮。以后甚是我命大见到了我们的老祖宗,只怕他老人家会让我永不得超生的。”

    说到这里,圣老六不由苦着一张脸,一副苦兮兮的模样。

    这怎么不让圣老六心惊肉跳呢,因为李七夜口中的“启功”就是他们家的老祖宗,也是他们宗门的仙王!

    试想一下,他们的无敌仙王都被李七夜风轻云淡提起,而且直呼一声“启功”,这可是他们仙王的小名字,连他们宗门内都很少人知道。

    敢直呼他们仙王小名的人,那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而且李七夜这份气势也并非是装出来的。像这种真正巨擘一样的存在,这怎么不让圣老六敬畏呢,能抱上这样巨擘的大腿,那已经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继续前行深处,圣老六忙是跟了上去。

    但是当他们深处了一定程度之后,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他的身体也受不了狂神凶地的黑雾,他的肌肤也开始干枯起来。

    虽然说李七夜的道行很浅,但他的凡胎*并不是一般修士所能相比的,毕竟他可是曾经拥有四大仙体大成之人。

    此时李七夜打开了命宫,放出神魔十二之一的金刚神,听到“滋”的一声,李七夜整个人瞬间与金刚神融为了一体,一时之间李七夜整个人是金光闪闪,金刚不灭,狂神凶地的黑雾再也难伤得了李七夜丝毫。

    “这是”看到李七夜与金刚神融为一体之时,圣老六也不由为之暗暗吃惊。

    虽然说李七夜道行被毁,但是,神魔十二这可是兵器,它们威力依然还在,此时就算金刚神神威收敛了,圣老六也能看出它的可怕,这是一尊可以屠灭神魔的存在。

    李七夜的道行很浅,这是很多人都能看得出来的,而且经验丰富的人能看得出来李七夜也是刚刚修练“归凡诀”不久,像这样的一个刚入道的修士,甚至很多修士会称之为“凡人”。

    这样一个刚踏入修道没有多久的凡人却取出这样的一个可以屠神灭魔的东西来,若是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被吓得一大跳。

    对于圣老六来说,李七夜能拿出怎么样的宝物,他都不吃惊,毕竟他知道李七夜是深不可测的巨擘,但是当见到金刚神的时候,他依然是大吃一惊。

    “这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呀。”看到金刚神之后,圣老六也是十分震撼。

    “你的一双眼睛够毒的嘛,见识很广。”李七夜也点头赞了一声。

    李七夜的神魔十二当然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了,甚至可以说它是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的东西,这神魔十二乃是用万念壶的边角料所打造的,它当然是举世无双了。

    圣老六嘿嘿一笑,也没有自夸,跟在李七夜身边继续前行。

    李七夜与金刚神融合之后,不再受黑雾所影响,而圣老六道行很强大,这样的魔气也难于影响到他。

    但是当继续深入之后,黑雾越来越强大,甚至是黑如墨,这个时候圣老六不得不施出了神通了,在这个时候,圣老六全身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他全身的光泽带着几分玄色,看起来十分的神圣。

    当圣老六全身散发出光芒的时候,他身上浮现了淡淡的光斑,这样的光斑看起来像是一片片的龙鳞一样。

    “你这一身皮囊蛮好的嘛。”李七夜看了看圣老六身上浮现的光斑,赞了一声说道:“好好的真龙血统去跑去当地痞,如果启功知道了,一定会扒你的皮。”

    “呵,呵,呵”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圣老六十分的尬尴,干笑一声,说道:“大人见笑了,我只是来红尘间砺练砺练而己。”

    他说话间特别强调了“砺练”这两个字,因为他的确是偷偷地从宗门中跑出来做坏事的,如果被他师父知道他做这些事,那一定会打断他的双腿。

    “呵,再说,小的这一点点稀薄的真龙血统,不入老祖宗的法眼,不入法眼。”圣老六干笑,给自己贪玩脱罪。

    “你们一脉血统一直很纯,就算你身上的真龙血统不浓,但也是血统的传承却很正纯,有机会返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拥有这样好的血统不好好修练,却跑出来坑蒙拐骗,你说被你们的老祖宗发现了,会不会扒掉你身上的一层皮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圣老六干笑一声,神态十分尴尬。

    要知道,圣老六出身很惊人,而且他的血统很强大,在他的血统之中甚至还蕴含有了真龙血统。

    真龙血统呀,试想一下,一个修士拥有真龙血统,那怕是再稀薄,那么这个宗门都会重点培养的,因为拥有了真龙血统未来有机会返祖,这就意味着前途无量。

    圣老六这不止是自身血统强大,而且血统中还蕴含有真龙血统。试想一下,这样的一个弟子搁在哪一个门派都会被重点栽培。

    圣老六却偷偷的从宗门中逃了出来,游戏人间,干起了坑蒙拐骗的事情了。虽然圣老六不敢向外人报上自己的门派出身,但如果让他的长辈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们家的老祖宗绝对会扒下他的一层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圣老六把自己的出身藏得很深,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脚根。

    当李七夜带着圣老六深入到了狂神凶地的最深处的时候,这里的黑雾已经如泼黑一样,让人看不清四周的情况,似乎这里的一切都被黑雾所遮蔽了,似乎任何存在都无法窥视眼前这里面的情况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突然停下了脚步,盯着身前不远处,“扑嗵、扑嗵、扑嗵”的声音响起,有东西从地下涌出来。

    圣老六忙是一看,只见前面不远处竟然冒出了一口小小的泉眼,这泉眼直冒泉水,但是冒出来的泉水不是清澈凉爽的泉水,而是十分浓稠的黑血。

    “扑嗵、扑嗵、扑嗵”的声音响起,泉眼不停地冒出了黑血,没有一会儿之后,这口泉眼又一下子不见了,本是流淌在地面上的黑血也随着泉眼消失而消失。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泉眼和黑血都消失之后,圣老六不由吃惊地说道。

    “死血。”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年第一箭仙帝不止是射杀了狂神,也是磨灭了他的神性,不绝狂神任何复活的机会!狂神的尸体被钉封入了地下深处,在漫长的岁月中被狂神不某的怨念和第一仙帝的杀气所浸泡着,最后成了死血。”

    “这么说来,狂神的尸体要出世了。”听到这话,圣老六不由双眼发亮,按捺不住心里面的兴奋说道。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漫长的时间过去了,时光也磨灭了第一箭仙帝的封杀,消失的狂神尸体也该要出现的时候了。”说着,他继续前行。

    李七夜换了一个地方之后,再一次遇到了这口泉眼,这口泉眼依然冒出了黑血,但没冒多久之后,泉眼再一次消失。

    李七夜追逐着这口泉眼,他一次又一次地更换方向,一次又一次去寻找泉眼出现的地方。

    “泉眼出现的地方就是狂神尸体要出现的地点吗?”看到李七夜追逐着泉眼,圣老六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由问道。

    “可以这样说。”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当年狂神在这里吞噬天地,把这里的大势地脉都破坏了,难于推算这已经被毁坏的地脉大势变化,这很难定位狂神尸体出现的准确位置。”

    “那该怎么办?”听到这样的话,圣老六都不由着急起来,这不止是狂神的尸体,这里还有一件举世无双的白套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