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但,这终究是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的套装呀。”圣老六依然兴奋与吃惊地说道:“这样的套装对于我们这些小辈来说没有什么差距而言了。”

    试想一下,这样的一件白套装砸出来,那是怎么样的概念,只怕除了圣帝手中的那件终极套装之外,再也没有白套装能比得上这件套装了。

    拥有了这样的套装,碾压同一个境界的对手那是像喝白开水那么容易,甚至连超越境界去斩杀强敌都不是个事!

    如果的一件白套装,那绝对是让人为之疯狂,让人为之垂涎三尺。

    就是圣老六知道脚下的这片大地藏有这么一件套装,他也不由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对于圣老六的神态,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你想要这件套装,我是可以给你一个公平的竟争机会的。就算你与我为敌,念在启功的份上,我也可以饶你一命,饶你不死。”

    “先生,不,大爷,不,老祖宗,你就饶了小的吧。”本是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的圣老六顿时口干舌噪,立即苦着脸说道:“就算是给小的一万个胆,也不敢与你老人家争宝物。不说你老人家饶了小的一命……”

    “……若是回去被我师父知道小的敢胡作非为,他老人家也是第一个抽我的筋,扒我的皮。以后甚是我命大见到了我们的老祖宗,只怕他老人家会让我永不得超生的。”

    说到这里,圣老六不由苦着一张脸,一副苦兮兮的模样。

    这怎么不让圣老六心惊肉跳呢,因为李七夜口中的“启功”就是他们家的老祖宗,也是他们宗门的仙王!

    试想一下,他们的无敌仙王都被李七夜风轻云淡提起,而且直呼一声“启功”,这可是他们仙王的小名字,连他们宗门内都很少人知道。

    敢直呼他们仙王小名的人,那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而且李七夜这份气势也并非是装出来的。像这种真正巨擘一样的存在,这怎么不让圣老六敬畏呢,能抱上这样巨擘的大腿,那已经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继续前行深处,圣老六忙是跟了上去。

    但是当他们深处了一定程度之后,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他的身体也受不了狂神凶地的黑雾,他的肌肤也开始干枯起来。

    虽然说李七夜的道行很浅,但他的凡胎*并不是一般修士所能相比的,毕竟他可是曾经拥有四大仙体大成之人。

    此时李七夜打开了命宫,放出神魔十二之一的金刚神,听到“滋”的一声,李七夜整个人瞬间与金刚神融为了一体,一时之间李七夜整个人是金光闪闪,金刚不灭,狂神凶地的黑雾再也难伤得了李七夜丝毫。

    “这是”看到李七夜与金刚神融为一体之时,圣老六也不由为之暗暗吃惊。

    虽然说李七夜道行被毁,但是,神魔十二这可是兵器,它们威力依然还在,此时就算金刚神神威收敛了,圣老六也能看出它的可怕,这是一尊可以屠灭神魔的存在。

    李七夜的道行很浅,这是很多人都能看得出来的,而且经验丰富的人能看得出来李七夜也是刚刚修练“归凡诀”不久,像这样的一个刚入道的修士,甚至很多修士会称之为“凡人”。

    这样一个刚踏入修道没有多久的凡人却取出这样的一个可以屠神灭魔的东西来,若是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被吓得一大跳。

    对于圣老六来说,李七夜能拿出怎么样的宝物,他都不吃惊,毕竟他知道李七夜是深不可测的巨擘,但是当见到金刚神的时候,他依然是大吃一惊。

    “这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呀。”看到金刚神之后,圣老六也是十分震撼。

    “你的一双眼睛够毒的嘛,见识很广。”李七夜也点头赞了一声。

    李七夜的神魔十二当然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了,甚至可以说它是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的东西,这神魔十二乃是用万念壶的边角料所打造的,它当然是举世无双了。

    圣老六嘿嘿一笑,也没有自夸,跟在李七夜身边继续前行。

    李七夜与金刚神融合之后,不再受黑雾所影响,而圣老六道行很强大,这样的魔气也难于影响到他。

    但是当继续深入之后,黑雾越来越强大,甚至是黑如墨,这个时候圣老六不得不施出了神通了,在这个时候,圣老六全身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他全身的光泽带着几分玄色,看起来十分的神圣。

    当圣老六全身散发出光芒的时候,他身上浮现了淡淡的光斑,这样的光斑看起来像是一片片的龙鳞一样。

    “你这一身皮囊蛮好的嘛。”李七夜看了看圣老六身上浮现的光斑,赞了一声说道:“好好的真龙血统去跑去当地痞,如果启功知道了,一定会扒你的皮。”

    “呵,呵,呵”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圣老六十分的尬尴,干笑一声,说道:“大人见笑了,我只是来红尘间砺练砺练而己。”

    他说话间特别强调了“砺练”这两个字,因为他的确是偷偷地从宗门中跑出来做坏事的,如果被他师父知道他做这些事,那一定会打断他的双腿。

    “呵,再说,小的这一点点稀薄的真龙血统,不入老祖宗的法眼,不入法眼。”圣老六干笑,给自己贪玩脱罪。

    “你们一脉血统一直很纯,就算你身上的真龙血统不浓,但也是血统的传承却很正纯,有机会返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拥有这样好的血统不好好修练,却跑出来坑蒙拐骗,你说被你们的老祖宗发现了,会不会扒掉你身上的一层皮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圣老六干笑一声,神态十分尴尬。

    要知道,圣老六出身很惊人,而且他的血统很强大,在他的血统之中甚至还蕴含有了真龙血统。

    真龙血统呀,试想一下,一个修士拥有真龙血统,那怕是再稀薄,那么这个宗门都会重点培养的,因为拥有了真龙血统未来有机会返祖,这就意味着前途无量。

    圣老六这不止是自身血统强大,而且血统中还蕴含有真龙血统。试想一下,这样的一个弟子搁在哪一个门派都会被重点栽培。

    圣老六却偷偷的从宗门中逃了出来,游戏人间,干起了坑蒙拐骗的事情了。虽然圣老六不敢向外人报上自己的门派出身,但如果让他的长辈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们家的老祖宗绝对会扒下他的一层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圣老六把自己的出身藏得很深,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脚根。

    当李七夜带着圣老六深入到了狂神凶地的最深处的时候,这里的黑雾已经如泼黑一样,让人看不清四周的情况,似乎这里的一切都被黑雾所遮蔽了,似乎任何存在都无法窥视眼前这里面的情况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突然停下了脚步,盯着身前不远处,“扑嗵、扑嗵、扑嗵”的声音响起,有东西从地下涌出来。

    圣老六忙是一看,只见前面不远处竟然冒出了一口小小的泉眼,这泉眼直冒泉水,但是冒出来的泉水不是清澈凉爽的泉水,而是十分浓稠的黑血。

    “扑嗵、扑嗵、扑嗵”的声音响起,泉眼不停地冒出了黑血,没有一会儿之后,这口泉眼又一下子不见了,本是流淌在地面上的黑血也随着泉眼消失而消失。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泉眼和黑血都消失之后,圣老六不由吃惊地说道。

    “死血。”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年第一箭仙帝不止是射杀了狂神,也是磨灭了他的神性,不绝狂神任何复活的机会!狂神的尸体被钉封入了地下深处,在漫长的岁月中被狂神不某的怨念和第一仙帝的杀气所浸泡着,最后成了死血。”

    “这么说来,狂神的尸体要出世了。”听到这话,圣老六不由双眼发亮,按捺不住心里面的兴奋说道。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漫长的时间过去了,时光也磨灭了第一箭仙帝的封杀,消失的狂神尸体也该要出现的时候了。”说着,他继续前行。

    李七夜换了一个地方之后,再一次遇到了这口泉眼,这口泉眼依然冒出了黑血,但没冒多久之后,泉眼再一次消失。

    李七夜追逐着这口泉眼,他一次又一次地更换方向,一次又一次去寻找泉眼出现的地方。

    “泉眼出现的地方就是狂神尸体要出现的地点吗?”看到李七夜追逐着泉眼,圣老六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由问道。

    “可以这样说。”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当年狂神在这里吞噬天地,把这里的大势地脉都破坏了,难于推算这已经被毁坏的地脉大势变化,这很难定位狂神尸体出现的准确位置。”

    “那该怎么办?”听到这样的话,圣老六都不由着急起来,这不止是狂神的尸体,这里还有一件举世无双的白套装!(未完待续。)

第1794章沈金龙    李七夜看了看浓如泼墨一样的黑雾,说道:“狂神之尸也快出世了,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天宇星空推算定位,可惜,当年狂神在这里吞噬天地,把这面星空全部吞噬,整个星空崩碎,现在唯有在狂神凶地之外来间接推算了。”

    “老祖宗一出马,那是手到擒来。”圣老六忙是大拍马屁地说道。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说道:“少来这一套,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呆着,我去凶地之外,借星空大势定位,若是狂神之尸一旦浮出水面,我就立即把方位传达给你,你把它挖出来……”

    “……等得狂神之尸后,我也不会亏待你,我只要狂神的这一套绝世无双的白套装,至于狂神的其他诸多宝物,都归你所有。”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吩咐。

    圣老六忙是说道:“为大人你老人家效劳乃是小的荣幸,能为老祖宗做点事情,那是小的应该去做的,报酬之事,小的不敢多想。”

    圣老六这话也并不违心,像这样的巨擘多少人想遇都遇不到,能为这样的巨擘鞍前马后跑跑腿,做做苦力,那就已经是一种无上的荣幸了,至于有没有酬劳,那已经不重要了。

    “少在这里贫嘴。”李七夜一巴掌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笑骂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是精如鬼吗?放心好了,给我做事的人,我从来不亏待他!”

    对于为自己效劳,对于自己身边的人,李七夜一直都是厚待,就算圣老六有心巴结自己,李七夜也是不介意,只要圣老六踏踏实实去做事,他一样会厚待于圣老六。

    “多谢老祖宗的提携,老祖宗的一句话,就让小的一辈子受益无穷。”圣老六忙是眉笑颜开,笑嘻嘻地说道。

    “知道了,他日遇到启功,必定会为你美言一二句。”对于圣老六这奸滑似鬼的模样,李七夜也只有笑着摇了摇头。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圣老六乃是喜滋滋的,对于他来说只要李七夜一句话,就顶得上所有的宝物。

    对于圣老六他们宗门来说,若是晚辈能入他们老祖宗的眼法,那是一生最大的造化,也是最大的荣幸,他们的老祖宗可是一尊无敌仙王。

    那怕圣老六这样的天赋,那怕圣老六这样强大的血统,都难于入他们老祖宗的法眼。现在若是有李七夜在他们老祖宗面前美言几句,那就是了不得的造化了。

    “你就守在这里吧,等我定下坐标便传达给你。”在圣老六喜滋滋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一定,一定。”圣老六立即打起精神,腰板挺得笔直,把胸膛拍得砰砰响,向李七夜保证地说道:“大人放一百个心,小的一定会办好,绝对不允许丝毫的差错。小的办事,请大人放心。”

    见圣老六自吹自擂的模样,李七夜都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离开了。

    进入狂神凶地的修士强者不少,来到这里的修士强者多数都是齐临境内的大教疆国的弟子,他们来到狂神凶地之后,都纷纷搜索狂神凶地,他们也想在这狂神凶地得到传说中的宝物,或者能得到一个了不起的机缘。

    只不过在狂神凶地之中,除了死寂依然是死寂,没有任何东西,更没有他们所想象中的宝物或奇缘。

    也有不少修士强者不甘心,他们想进入狂神凶地的更深处,但是在狂神凶地的更深处乃是黑雾如墨,干枯侵蚀的力量特别的强大,很多强者都承受不了,所以不少修士强者都只能是浅尝辄止,不敢再继续深处。

    当然也有强大的修士自负实力强大,冒险深处,他们终于在进入了狂神凶地的深处,在狂神凶地的深处他们也看到了那口泉眼,看到了冒出地面的黑血。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会消失的泉眼和黑血,这让冒着危险进入狂神凶地的修士强者都纷纷议论,他们都好奇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甚至有强者追逐着这口泉眼,但是,这口泉眼来去无踪,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追逐的,而且很多时候这口泉眼是出现在了狂神凶地的更深处,这更不是他们所能追逐了。

    能进入狂神凶地更深处的人乃是一位青年,这位青年身穿皇袍,袍上绣有金龙,他神态飞扬。当他进入狂神凶地深处之时,乃是混沌之气喷涌,大帝法则萦绕,宛如响起了大帝谒唱一般。

    这位青年凭借着自己强横的实力深处了狂神凶地的最深处,他也追逐着这口泉眼,但是,这口泉眼变幻莫测,出现的地点根本就无法意料,这位强大无匹的青年也无法定位这口泉眼的行踪。

    “遮日少主,果然强大呀,不愧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传人,未来必成大器呀。”看到这个青年独身进入狂神凶地,这让不少能看到这一幕的修士强者都为之惊叹。

    “沈金龙已经迈入了道贤境界了,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有如此的造化,绝对是能称得上天才,虽然无法与金戈、秦百里这种绝世天才相比,但是在年少一辈也可以称得上是俊才杰出。”连老一辈见到这个青年的实力,也都不由赞叹地说道:“遮日门也是后继有人,不愧是齐临帝家客辖之下最强大的门派传承。”

    沈金龙,遮日门的传人,也是遮日门的少主,他在齐临境内可以说是威名赫赫之辈,甚至有人称他在年轻一辈,除了齐临帝女之外,就是要数他最强了。

    遮日门,乃是遮日神帝所创,虽然遮日神帝是出身于神族,但有传言说遮日神帝年少之时是齐临帝家的门徒。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遮日门虽然是帝统仙门,但他们依然是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只不过齐临帝家从来没有干涉过遮日门的任何事务。

    遮日门乃是一门一帝的帝统仙门,传言说遮日神帝是一位拥有六个命宫三条天命的大帝,可以说是在大帝仙王之中是比较垫底的大帝,但是遮日门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经营,它还是十分强大的。

    虽然说遮日门无法与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遮日神帝也比不上齐临仙王这种拥有十个命宫八条天命的仙王相比,遮日神帝也更无法与夜临仙王这种拥有了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巅峰仙王相比。

    但遮日神帝在称帝之时曾受过齐临帝家的仙王们照拂,这也是为什么遮日神帝创建了遮日门之后,依然愿意让遮日门归附于齐临帝家的原因了。

    同时也正是因为遮日神帝与齐临帝家的仙王们有着不浅的关系,这让在后世遮日门在齐临帝家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他们在齐临帝家所归附的门派传承之中,甚至是号称最强大的门派。

    看到沈金龙能跨入别人所不能跨入的最深处,这让不少修士强者都为之敬佩。

    狂神凶地最深处的黑雾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沈金龙也不能久呆,最后他无法定位那口泉眼的去向,他也只好从狂神凶地退出来,在外面待等。

    事实上从狂神凶地退出来的远不止只有沈金龙,许多修士强者无法承受狂神凶地的干枯力量之时,也都纷纷退出狂神凶地,在外面等待着时机。

    因为他们都明白,如果狂神凶地有宝物出世的话,必定有动静,必定有异象,他们待在狂神凶地外面守望就行了,所以不少修士都在狂神凶地之外纷纷找到最有利的地势来观望。

    铁树翁他们听从李七夜的话,他们登上了狂神凶地之外的观神峰等李七夜。

    观神峰是狂神凶地之外最高的一座山峰,站在这座高峰的峰顶之上观望整个狂神凶地,那是最好不过的位置了。

    铁树翁他们四个来到观神峰的时候还不多人,但是随着时间一刻又一刻过去,登上观神峰的修士强者是越来越多,大家都想找一个最好的位置来观望狂神凶地,对于很多限悉这一带地势的修士强者来说,观神峰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了。

    登上观神峰的修士强者都是出身于大教疆国,可以说在齐临境内算是赫赫有名之辈。

    铁树翁虽然是一门之首,但他们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铁树翁怕惹是生非,所以带着门下弟子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远远躲开人群,不敢与其他人争地方。

    在铁树翁他们躲在不起眼的角落等待着的时候,南阳世家的少主李天豪他们一行人也登上了观神峰,在他们一行人中西陀少主王啸天也随行。

    看到李天豪他们一行人到来,铁树翁一颗心不由高高悬起,不由担心起来,因为他们已经与南阳世家、西陀国结下了大仇,现在没有李七夜在身后做靠山,如果李天豪要灭了他们的话,他们只怕是在劫难逃。

    不过在这个时候李天豪也懒得去找铁树翁他们这种蚁蝼的麻烦,对于李天豪这样的人物来说,他想灭掉铁树翁他们,那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的事情。

    李天豪登上山峰之后,一一与在场的不少强者霸主招呼攀谈,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多看铁树翁他们一眼。

    至于西陀国太子王啸天,也是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欲交结上在场的诸多强者和大人物。

    “沈少主来了。”观神峰刚热闹起来,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只见一个穿着皇袍的青年踏空而来,这人正是遮日门的传人沈金龙。

    见到了沈金龙,许多人都纷纷上前相迎,十分热情,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与沈金龙套交情。

    沈金龙本就是人中龙凤,帝统仙门出身,让他更显得尊贵了,很多修士强者都愿意与他交结。

    “殿下将临,大家作好迎接的准备。”沈金龙跟众人寒暄了片刻之后,便缓缓地说道,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十分惊人的消息。

    “帝女亲临!”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不之心神一震。

    在齐临境内,敢称“帝女”的,能被沈金龙这样的人物称之为“殿下”的,也就只有一个人,那便是齐临帝家的传人齐临帝女!

    ps:活动今天结束,还没有把地址发给版主的请抓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