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看了看浓如泼墨一样的黑雾,说道:“狂神之尸也快出世了,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天宇星空推算定位,可惜,当年狂神在这里吞噬天地,把这面星空全部吞噬,整个星空崩碎,现在唯有在狂神凶地之外来间接推算了。”

    “老祖宗一出马,那是手到擒来。”圣老六忙是大拍马屁地说道。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说道:“少来这一套,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呆着,我去凶地之外,借星空大势定位,若是狂神之尸一旦浮出水面,我就立即把方位传达给你,你把它挖出来……”

    “……等得狂神之尸后,我也不会亏待你,我只要狂神的这一套绝世无双的白套装,至于狂神的其他诸多宝物,都归你所有。”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吩咐。

    圣老六忙是说道:“为大人你老人家效劳乃是小的荣幸,能为老祖宗做点事情,那是小的应该去做的,报酬之事,小的不敢多想。”

    圣老六这话也并不违心,像这样的巨擘多少人想遇都遇不到,能为这样的巨擘鞍前马后跑跑腿,做做苦力,那就已经是一种无上的荣幸了,至于有没有酬劳,那已经不重要了。

    “少在这里贫嘴。”李七夜一巴掌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笑骂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是精如鬼吗?放心好了,给我做事的人,我从来不亏待他!”

    对于为自己效劳,对于自己身边的人,李七夜一直都是厚待,就算圣老六有心巴结自己,李七夜也是不介意,只要圣老六踏踏实实去做事,他一样会厚待于圣老六。

    “多谢老祖宗的提携,老祖宗的一句话,就让小的一辈子受益无穷。”圣老六忙是眉笑颜开,笑嘻嘻地说道。

    “知道了,他日遇到启功,必定会为你美言一二句。”对于圣老六这奸滑似鬼的模样,李七夜也只有笑着摇了摇头。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圣老六乃是喜滋滋的,对于他来说只要李七夜一句话,就顶得上所有的宝物。

    对于圣老六他们宗门来说,若是晚辈能入他们老祖宗的眼法,那是一生最大的造化,也是最大的荣幸,他们的老祖宗可是一尊无敌仙王。

    那怕圣老六这样的天赋,那怕圣老六这样强大的血统,都难于入他们老祖宗的法眼。现在若是有李七夜在他们老祖宗面前美言几句,那就是了不得的造化了。

    “你就守在这里吧,等我定下坐标便传达给你。”在圣老六喜滋滋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一定,一定。”圣老六立即打起精神,腰板挺得笔直,把胸膛拍得砰砰响,向李七夜保证地说道:“大人放一百个心,小的一定会办好,绝对不允许丝毫的差错。小的办事,请大人放心。”

    见圣老六自吹自擂的模样,李七夜都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离开了。

    进入狂神凶地的修士强者不少,来到这里的修士强者多数都是齐临境内的大教疆国的弟子,他们来到狂神凶地之后,都纷纷搜索狂神凶地,他们也想在这狂神凶地得到传说中的宝物,或者能得到一个了不起的机缘。

    只不过在狂神凶地之中,除了死寂依然是死寂,没有任何东西,更没有他们所想象中的宝物或奇缘。

    也有不少修士强者不甘心,他们想进入狂神凶地的更深处,但是在狂神凶地的更深处乃是黑雾如墨,干枯侵蚀的力量特别的强大,很多强者都承受不了,所以不少修士强者都只能是浅尝辄止,不敢再继续深处。

    当然也有强大的修士自负实力强大,冒险深处,他们终于在进入了狂神凶地的深处,在狂神凶地的深处他们也看到了那口泉眼,看到了冒出地面的黑血。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会消失的泉眼和黑血,这让冒着危险进入狂神凶地的修士强者都纷纷议论,他们都好奇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甚至有强者追逐着这口泉眼,但是,这口泉眼来去无踪,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追逐的,而且很多时候这口泉眼是出现在了狂神凶地的更深处,这更不是他们所能追逐了。

    能进入狂神凶地更深处的人乃是一位青年,这位青年身穿皇袍,袍上绣有金龙,他神态飞扬。当他进入狂神凶地深处之时,乃是混沌之气喷涌,大帝法则萦绕,宛如响起了大帝谒唱一般。

    这位青年凭借着自己强横的实力深处了狂神凶地的最深处,他也追逐着这口泉眼,但是,这口泉眼变幻莫测,出现的地点根本就无法意料,这位强大无匹的青年也无法定位这口泉眼的行踪。

    “遮日少主,果然强大呀,不愧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传人,未来必成大器呀。”看到这个青年独身进入狂神凶地,这让不少能看到这一幕的修士强者都为之惊叹。

    “沈金龙已经迈入了道贤境界了,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有如此的造化,绝对是能称得上天才,虽然无法与金戈、秦百里这种绝世天才相比,但是在年少一辈也可以称得上是俊才杰出。”连老一辈见到这个青年的实力,也都不由赞叹地说道:“遮日门也是后继有人,不愧是齐临帝家客辖之下最强大的门派传承。”

    沈金龙,遮日门的传人,也是遮日门的少主,他在齐临境内可以说是威名赫赫之辈,甚至有人称他在年轻一辈,除了齐临帝女之外,就是要数他最强了。

    遮日门,乃是遮日神帝所创,虽然遮日神帝是出身于神族,但有传言说遮日神帝年少之时是齐临帝家的门徒。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遮日门虽然是帝统仙门,但他们依然是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只不过齐临帝家从来没有干涉过遮日门的任何事务。

    遮日门乃是一门一帝的帝统仙门,传言说遮日神帝是一位拥有六个命宫三条天命的大帝,可以说是在大帝仙王之中是比较垫底的大帝,但是遮日门经历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经营,它还是十分强大的。

    虽然说遮日门无法与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遮日神帝也比不上齐临仙王这种拥有十个命宫八条天命的仙王相比,遮日神帝也更无法与夜临仙王这种拥有了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巅峰仙王相比。

    但遮日神帝在称帝之时曾受过齐临帝家的仙王们照拂,这也是为什么遮日神帝创建了遮日门之后,依然愿意让遮日门归附于齐临帝家的原因了。

    同时也正是因为遮日神帝与齐临帝家的仙王们有着不浅的关系,这让在后世遮日门在齐临帝家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他们在齐临帝家所归附的门派传承之中,甚至是号称最强大的门派。

    看到沈金龙能跨入别人所不能跨入的最深处,这让不少修士强者都为之敬佩。

    狂神凶地最深处的黑雾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沈金龙也不能久呆,最后他无法定位那口泉眼的去向,他也只好从狂神凶地退出来,在外面待等。

    事实上从狂神凶地退出来的远不止只有沈金龙,许多修士强者无法承受狂神凶地的干枯力量之时,也都纷纷退出狂神凶地,在外面等待着时机。

    因为他们都明白,如果狂神凶地有宝物出世的话,必定有动静,必定有异象,他们待在狂神凶地外面守望就行了,所以不少修士都在狂神凶地之外纷纷找到最有利的地势来观望。

    铁树翁他们听从李七夜的话,他们登上了狂神凶地之外的观神峰等李七夜。

    观神峰是狂神凶地之外最高的一座山峰,站在这座高峰的峰顶之上观望整个狂神凶地,那是最好不过的位置了。

    铁树翁他们四个来到观神峰的时候还不多人,但是随着时间一刻又一刻过去,登上观神峰的修士强者是越来越多,大家都想找一个最好的位置来观望狂神凶地,对于很多限悉这一带地势的修士强者来说,观神峰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了。

    登上观神峰的修士强者都是出身于大教疆国,可以说在齐临境内算是赫赫有名之辈。

    铁树翁虽然是一门之首,但他们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己,铁树翁怕惹是生非,所以带着门下弟子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远远躲开人群,不敢与其他人争地方。

    在铁树翁他们躲在不起眼的角落等待着的时候,南阳世家的少主李天豪他们一行人也登上了观神峰,在他们一行人中西陀少主王啸天也随行。

    看到李天豪他们一行人到来,铁树翁一颗心不由高高悬起,不由担心起来,因为他们已经与南阳世家、西陀国结下了大仇,现在没有李七夜在身后做靠山,如果李天豪要灭了他们的话,他们只怕是在劫难逃。

    不过在这个时候李天豪也懒得去找铁树翁他们这种蚁蝼的麻烦,对于李天豪这样的人物来说,他想灭掉铁树翁他们,那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的事情。

    李天豪登上山峰之后,一一与在场的不少强者霸主招呼攀谈,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多看铁树翁他们一眼。

    至于西陀国太子王啸天,也是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欲交结上在场的诸多强者和大人物。

    “沈少主来了。”观神峰刚热闹起来,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只见一个穿着皇袍的青年踏空而来,这人正是遮日门的传人沈金龙。

    见到了沈金龙,许多人都纷纷上前相迎,十分热情,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与沈金龙套交情。

    沈金龙本就是人中龙凤,帝统仙门出身,让他更显得尊贵了,很多修士强者都愿意与他交结。

    “殿下将临,大家作好迎接的准备。”沈金龙跟众人寒暄了片刻之后,便缓缓地说道,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十分惊人的消息。

    “帝女亲临!”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不之心神一震。

    在齐临境内,敢称“帝女”的,能被沈金龙这样的人物称之为“殿下”的,也就只有一个人,那便是齐临帝家的传人齐临帝女!

    ps:活动今天结束,还没有把地址发给版主的请抓紧(未完待续。)

第1792章圣帝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道胚。”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圣老六这才回过神来,他不由瞪着一双眼睛说道:“这件终极的白套装真的存在!”

    圣老六出身极为惊人,在以前他也曾经听过一些有关于终极白套装的传说,只不过这些传说都是十分的飘渺,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甚至可以说是捕风捉影。

    正是因为如此就算是听说过这样的传说,圣老头对于终极白套装的存在也是一直抱于怀疑的态度。

    圣老六回过神来说道:“这件终极白套装在何人手中?难道真的是像传说中那样,唯有最了不起的大帝仙王才能拥有它吗?”?“也算是吧,这件白套装可以说是到目前为止是最终极的套装之一,这件套装得到没有那么容易,曾经是十分考验一个人的毅志和道心,当年能得到这件白套装的人也的确是十分了不起,在当年那种情况下,或者也唯有他这种圣贤的大帝才能得到这件白套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真的是被圣帝得到了这件白套装!”听到李七夜这样肯定的话,圣老六不由跳了起来,说道:“飘缈的传说竟然是真的!真的是圣帝拥有终极套装!”

    一时之间,圣老六也被这个证实所吓了一大跳,当年的确是有过这样的传说,但是这样的传说却飘缈虚无,没有任何事实可以证实这件事情,所以圣老六也对这件事情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

    “圣帝,他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李七夜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是呀,圣帝是一位让后世敬仰的大帝。”圣老六也不由为之肃然起敬地说道:“多少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对于圣帝都是敬佩三分呢。”

    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不论是哪一个,只要真正沾上一个“帝”字那就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在“帝”字之前再加上一个“圣”字,那是何等的了不得,何等的举世无双。

    提起“圣帝”这个称号,在十三洲之中唯有一个人,那就是圣帝!也唯有他才能承受得起这个帝号,也唯有他这样的一个帝号能得到许多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所认同的。

    圣帝,并非是他有多强大,也并非是他拥有几条天命,相反,圣帝拥有的天命在诸帝之中是最少的一位仙帝之一,但尽管圣帝拥有的天命很少,他依然值得诸位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去尊敬。

    圣帝年轻的时候他资质很差,甚至可以说他十分的愚钝,甚至称他为笨蛋都不为过。

    圣帝自小就开始修练,但是直到一百岁的时候才突破了道尘境界。足足花了一百年才突破了道尘境界,试想一下这是怎么样的程度。

    要知道,道尘境界乃是整个十三洲修练境界中最低级的境界,天才只用二三天就能突破道尘境界,资质差、天赋劣的修士也只不过是用一二年也一定能突破道尘境界。

    那怕是被称为笨到不能再笨的凡人了,如果给他二三十年的时间去修练,这样的一个凡人都能突破道尘境界。

    然而圣帝自小就开始修练,而且他是出身于大门派的人,但却足足修练了一百年才突破了道尘境界,这是多么无法想象的事情。

    所以在圣帝年少之时他的长辈都对于他绝望了,都觉得他是朽木不可雕了。

    但是,圣帝还是坚持下来了,他一步步走来,独自蹉跎前行。

    如果说圣帝一百年才突破了道尘境界在大帝仙王之中创造了一个奇迹,那么圣帝的另外一个奇迹就是再也没有哪位大帝仙王打破过了。

    圣帝一生中只开辟了三个命宫!这是所有大帝仙王之中拥有命宫最少的大帝仙王!

    举世之间的修士都明白一个道理,命宫越多,就意味着越强大,一个命宫就能承载一条天命,大帝仙王拥有十二命宫乃是极限。

    虽然说不是每一位大帝仙王都拥有十二命宫,也并非是说拥有了十二个命宫才能成为大帝仙王,事实上也有不少拥有十二命宫的天才修士最终穷其一生都未能成为大帝仙王。

    不管怎么说,绝大多数的大帝仙王,他们能承载天命,成为无敌,他们之中多数是拥有六个或六个以上的命宫,不少大帝仙王还是拥有了九个或十个的命宫。

    可以说,万古以来拥有三个命宫却又成为大帝的人也就只有圣帝一个人而己。

    十三洲的修士只要一路走下去,当你能突破道尊境界的时候,你一生有三次机会开辟命宫,也就是说,只要你的道行在道尊境界之上,那至少是拥有三个以上的命宫。

    而圣师一生只开劈了三个命宫,这也就意味着他每一次开辟命宫都是十分的艰难,尽管是如此,最终还是让他开辟成功。

    这也是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圣师在年轻之时的确是资质驽钝,不适合修行。

    事实上这也不需要去证实,圣师年幼出身不差,他曾经拜过强者为师,在他经历的长辈之中,很多人都认为圣师并不适合修练。

    也有圣师的长辈曾经好心劝圣师放弃修练,快快乐乐地做一个富足的凡人。

    但是,那怕是资质再差,依然是挡不住圣师对于大道的向往,一路走来,蹉跎前行,最终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是让他坚持到了最后,在漫长的修练岁月中,最终让圣师通往了大道的巅峰,最终让他承载了天命,成为了一代无双的神帝!

    圣帝在所有大帝仙王之中,他并非有多么强大,但一直以来他受诸多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所尊敬,因为圣帝有着一颗对大道孜孜不倦的道心,不论如何,单凭着这一点就值得诸位的大帝仙王去尊敬。

    在十三洲漫长的岁月里,曾经出过惊艳绝世的大帝仙王,拥有出过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但是没有哪个大帝仙王能让诸位大帝仙王由衷地称之一声圣贤。

    甚至连拥有十二条天命的终南神帝和世帝这样绝世无双的大帝都曾经尊称圣帝一声“圣贤”!

    可以说圣帝也是所有大帝仙王之中唯一一位能真正让诸位大帝仙王尊称上一声“圣贤”的人。

    得知了圣帝拥有了终极套装之时,圣老六也不由呆了一下,他回过神来,不由好奇地说道:“这样的终极套装乃是举世唯一呀,圣帝拥有了这样的终极套装,他是多么的强大呢?有了这样的终极套装之后,他究竟能与怎么样的大帝仙王争锋呢。”

    虽然说圣帝只是拥有三条天命,但是他可是拥有终极套装的大帝,拥有了这样的终极套装,这毫无疑问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圣帝的实力。

    “你错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圣师了不起的地方并非是他拥有了这样的一件终极套装,也并非是他有多强大,他最了不起的地方是拥有着一颗坚定不移的道心。”

    说到这里,李七夜指了指心脏,说道:“圣帝的存在就是告诉世人,大道多艰,拥有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比什么都重要,就算你是笨蛋一个,只要你道心不动,有一天你也有机会成为大帝仙王!”

    如果平时有人说出这样的话,圣老六或者会嗤之以鼻,但是当李七夜这样的存在说出这样的话,而且圣帝就是最好的例子,这让圣老六也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在圣老六发呆之时,李七夜已经继续前行,往狂神凶地深处走去。

    圣老六回过神来,忙是追了上去,他打起了精神,双眼发亮,嘿嘿地笑着说道:“先生,这么说来狂神当年是得到了一件举世无双的套装了,难道是可以与圣师的终极套道相媲美?”

    “怎么,想要吗?”李七夜瞥了圣老六一眼,风轻云淡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轻飘飘的一眼瞥来,这顿时让圣老六心惊肉跳,他立即举起双手发誓地说道:“不,不,不,小的绝对不敢与先生争宝物,先生看上这里的宝物,那么这里的所有宝物都是先生的,谁敢跟先生抢宝物,就是与我圣老六过不去,我圣老六第一个不会让过他。”

    对于圣老六这样的一席话,李七夜也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想跟我争,你也争不过我。”

    “那是,那是,先生一出手,万域皆惊,我这样的萤火之光,又焉能与先生这样的皓月争辉。”圣老六忙是说道。

    圣老六这话也不完全是巴结李七夜,也不全是为了拍李七夜的马匹,像李七夜这种巨擘出世,如果他真的是想争某一件东西,举世之间还有谁能挡得住他的步伐?除非是有大帝仙王出世了,大帝仙王出世,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不是捅破天,一般的大帝仙王根本就不会出世。

    所以,在圣老六看来,谁跟李七夜抢东西,那就是自寻死路。

    对于圣老六的话,李七夜也只是淡淡一笑而己,说道:“当年狂神的确是得到了一个举世无双的造化,他巧缘之下,得到了一个举世罕见的道材,从这道材之中切出了一套白套装,这个白套装一共有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

    “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道胚的白套装!”听到这样的话,圣老六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话可以说是震撼住了他了。

    这可不是传说,这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而且这样的一件举世无双的套装就在这狂神凶地,这能让他不为之震撼吗?

    如果说这个消息传出去,那绝对是震撼整个十三洲,那绝对是能让无数修士强者为之疯狂,绝对会有上神坐不住,甚至是有可能惊动大帝仙王!

    “这,这,这是终极套装呀。”回过神来,圣老六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虽然他一生中见过许多宝物,但如果说这样的终极套装,他还真的没见过。

    “比起圣帝手中的那件终极套装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毕竟是相差了一万多的道胚,这种距离在没成为大帝之前或者不明显,但是一旦成为大帝仙王,这种距离就变得十分悬殊了。”

    ?(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