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李天豪临走之时的话,这让铁树翁不由心惊肉跳,一时之间忧心忡忡,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最近齐临帝家要举行一场考核,在考核举行之日,整个齐临境将会戒严,将会有大人物亲自主持这一场大会。

    现在李七夜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与齐临帝家门下的那么多的大教传承为敌,万一南阳世家、遮日门他们在齐临帝家面前扇风点火,这不止是会为李七夜招来大敌,这也能让他们铁树门灰飞烟灭。

    正是因为如此,这让铁树翁心惊肉跳,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铁心追随李七夜这究竟是祝是福。此时铁树翁也没得选择,不管是祸是福,他们铁树门的一切都押在了李七夜身上了。

    “官爷,慢走,不送。”比起铁树翁的提心吊胆来说,圣老六倒是十分的轻松,在李天豪他们远去的时候,他依然大声打招呼。

    李天豪他们走了之后,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慢吞吞地看了圣老六一眼,淡淡地说道:“你怎么也跑狂神凶地来了?”

    “呵,呵,呵,先生,你千万莫误会,小的并非是跟随先生来的。”李七夜那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圣老六立即是心惊肉跳,他忙是说道:“呵,呵,呵,小的只是想来捡点便宜的。这不,传言说这里乃是狂神被射杀的地方,嘿,嘿,嘿,听说当年狂神的尸体下落不明,所以我今天就来撞撞大运,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先生。”

    “也罢,我也正缺一个苦力,你来了也好。”李七夜也不在意,轻轻地摆手说道。

    “只要先生用得上小的,先生吩咐便是。”听到李七夜有用自己之意,他顿时双目发亮,比看到金元宝还要明亮,立即搓了搓双手,兴奋地说道。

    圣老六他本身就是来历十分惊人,见识也十分广博,一般的强者,那怕是帝统仙门的传人,他都不放在心上,但李七夜就不一样了,只有圣老六心里面明白,李七夜这样的巨擘那是高不可攀的,如果能攀上这样的巨擘,一辈子受益无穷!

    虽然圣老六不明白为什么像李七夜这样的巨擘会以凡人的身份行走于凡世间,他也不敢去问,但圣老六明白,在未来的时代里必定会有惊天之事。

    这也是圣老六铁了心跟定李七夜的原因,直觉告诉他,跟着李七夜绝对是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他的直觉从来没有错过。

    “跟上吧。”对于圣老六那兴奋的模样,李七夜只是随意一笑,继续前行。

    李七夜带着圣老六一行人继续前行,李七夜仔细地勘探了一番狂神凶地,最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狂神凶地的深处。

    “你们先出去吧,在外面的观神峰等我。”李七夜看着狂神凶地的深处,对铁树翁他们吩咐地说道,他准备进入狂神凶地的深处。

    铁树翁他们不敢多说什么,深深地向李七夜鞠身,在离开之时,沈晓珊在李七夜身边轻轻地说道:“保重,你要小心一点。”然后才跟着铁树翁他们离开了。

    “走吧,进去瞧瞧,该出来的终会出来的,这片天地死寂了很久了,也该是枯木蓬生的时候了。”李七夜吩咐圣老六说道。

    圣老六二话不说,立即跟了上去,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兴奋。比起铁树翁他们来,圣老六对于狂神凶地了解更多,但从李七夜举止来看,圣老六明白李七夜比他懂得更多,他就没有必要在李七夜面前班门弄斧了。

    李七夜带着圣老六前行,时不时勘探一番狂神凶地,他对于这片大地勘探得很仔细。

    “先生为何而来呢?”跟着李七夜好一段路程之后,天不怕地不怕的圣老六此时也大着胆子,轻声问道。

    “你又是为何而来呢?”李七夜瞥了圣老六一眼,淡淡地说道。

    “呵,呵,呵,不敢瞒先生,小的是为宝物而来。”在李七夜面前,圣老六根本就不敢隐瞒,忙是说道:“呵,大人也应该知道的,当年第一箭仙帝遥隔亿万星空一箭射杀了狂神,后来狂神的尸体一直下落不明,从来没有人找到,所以小的大胆猜测,狂神的尸体一定还在这里。”

    “说得有道理。”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

    圣老六干笑一声,说道:“既然狂神的尸体还在这里,那宝物依然还在。莫说是狂神一身的宝物,呵,呵,就是当年第一箭仙帝那支射杀狂神的箭矢,那也是举世无双的凶器,若是能得到,也是一大收获。”

    “只为此而来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小的真的没其他意思。”被李七夜瞥了一眼,这让圣老六有些心惊肉跳,忙是证明自己的清白。

    “以你的出身,我倒不相信你没听过一些传言。”李七夜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

    李七夜这话让圣老六呆了一下,他不由说道:“先生,这传言是真的吗?这,这以前我并不是十分相信。”

    “真亦假时假亦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难道当年狂神真的是得到了一件极为逆天的宝物?甚至是可以直追苍天兵书,或者是超越苍天兵书?”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圣老六大吃一惊,急忙说道:“难道这是真仙套装!”

    “真仙套装?”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想得太多了,真仙套装,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如果是真仙套装,只怕十三洲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早就坐不住了,还轮到你来捡宝?万古以来,真仙套装也只不过是出现五套而己。”

    “先生说得也是,我是糊涂了。”圣老六觉得这话也是道理,说道:“如果狂神当年真的有真仙套装,他也不可能惨死在第一箭仙帝的一箭之下!”

    真仙套装,万古以来也唯有五件而己,这是连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为之追逐的东西,当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

    “虽然这并不是真仙套装,不过狂神当年的确是得到了一件套装,它意义十分重大,否则的话,狂神也不会急着冲击第十二个图腾,他也想成为古神之后,好好祭炼这件套装,创造出奇迹来,他想凭借着这件套装成为举世之间最强大的神祇!”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什么套装?”圣老六双目都不由为之一亮,他也听过一些传说,但那也仅仅止于传说,没有人知道狂神当年具体是得到了什么东西。

    “白套装。”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白套装?”听到李七夜这话,圣老六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对于很多人来说,白套装也是很不错的套装,当然对于他圣老六来说算不了什么了。

    “不会是破万的白套装吧!”回过神来,圣老六想到了一个传奇,不由为之骇然,失声大叫道。

    白套装,是所有套装中最低级的套装,但是白套装有着其他套装所没有的优势,白套装的道胚数目会远远超过其他的套装,所以比起其他套装来,白套装是最低级的,但当白套装的数目突破了一定极限之后,那是十分的惊天。

    对于白套装来说,六百个道胚是极限,突破了六百个道胚所组成的套装,那么这样的白套装就有了质的飞跃。

    事实上在世间拥有六百个道胚的白套装很少见,是很稀有,至于破千的白套装就是凤毛鳞角了。

    还有一种传说,白套装可以破万,但这只是传说,世间的俗人根本就没有见过破万的白套装,他们更加无法想象破万的白套装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

    “世间真的是有破万的白套装吗?”圣老六都不由有点失神,说道:“在十三洲完全被证实被公布的白套装最多的是七千七百七十七个道胚所组成的白套装,号称是世间最强的白套装,由一位上神所拥有。”

    关于白套装的传说,圣老六知道很多,他也听过破万的白套装传说,但是这只是传说而己,从来没有被证实过,世间也没听说过有谁亲眼看到过破万的白套装出现。

    “七千七百七十七个的道胚所形成的白套装也能称最强白套装?”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你让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道胚组成的白套装置于何地?”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听到这个数目,圣老六抽了一口冷气,呆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儿,他跳了起来,吃惊地说道:“这,这,这个传说是真的!传说中的终极套装真的存在!”

    “没错,的确是存在,它也是目前最强大也是道胚最多的白套装。”李七夜点头说道。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白套装呀。”圣老六一时之间失神,喃喃地说道:“虽然说这样的白套装是无法与真仙套装相比,但只怕可以与苍天兵书一决高下呀!”

    “当世之中唯一出现的终极白套装,它也的确是拥有着它的独一无二的魅力。”李七夜也不得不点头说道。

    一时之间圣老六都无尽的遐想,终极套装,这是怎么样的套装呢,这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道胚所形成的套装,威力之强大,这实在是让人难于想象!

    ps:中奖的同学直接发私信给繁华版主,他能收得到的,不要问在不在,因为人数不少,他一个一个回复的话太折腾了。(未完待续。)

第1790章神出鬼没的圣老六    西陀太子王啸天不由咬牙切齿,庞脸扭曲,神态有些狰狞,因为上一次他被圣老六打昏了之后,圣老六不止是把他的一身宝物席卷而空,更可恨的是圣老六竟然是把他们主仆众人的全身衣服剥得精光,把他们全部赤条条地挂在了齐临城的大树上。

    试想一下,天亮的时候,众多的修士和凡人看到了西陀太子一众人赤条条地被挂在了大树上,这是一件多么轰动的事情,可以说这件事情成了齐临城的一大笑料,这让西陀太子王啸天颜脸丢尽,他们的西陀国也是颜脸丢尽。

    对于这一件事情,西陀太子不止是对圣老头他们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同时西陀太子连李七夜、铁树门的所有早都恨上了。

    如果换作是以前,西陀太子早就挥兵灭了铁树门了,对于他们西陀国来说,区区铁树门算得了什么,想灭掉铁树门那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最近几天来西陀国哪里有精力去对付铁树门,他们西陀国突然被一群莫明其妙的人追债,说是他西陀郡王打碎了他们店铺的宝瓶,欠下了天大的债务。

    按道理来说,西陀郡王梁恒义欠下了天大的债务,那也不关他们西陀国什么事情,也轮不到由他们西陀国的皇室来偿还。

    但是这群讨债的人根本就不跟他们西陀国讲道理,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们西陀国是一卷而空,甚至是挖地三尺,他们西陀国许多值钱的东西都被这群讨债的人抢走了,甚至连他们的父皇都被他们这一群讨债的人从皇座上拖了下来,这群人直接把他们西陀国家传的王朝宝座扛走了。

    被这一群讨债鬼刮地三尺之后,这让西陀国陷入了困境,根本就无心思理会铁树门这等小事情。不过幸好的是留在齐临城的西陀太子王啸天交结上了南阳少主李天豪,这也算是抱上了大腿,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西陀国发生灾难,西陀国的皇主依然让西陀太子留在齐临城,希望他能攀附上更多的权贵。

    西陀太子他们被赤条条地挂在了大树上,让无数的修士和凡人嘲笑,这一切起因都是因为眼前的李七夜和沈晓珊他们,现在仇人相见,那是分外眼红。

    “李少主,就是这个凡人。”此时西陀太子王啸天指着李七夜说道:“就是他掇上铁树门的一群乌合之众,扬言要横扫齐临境,扬言要拳打南阳,脚踢遮日!”

    西陀太子王啸天也的确是有能耐,他留在齐临帝城交结了不少朋友,其中包括了有权有势的南阳少主李天豪!

    西陀太子王啸天如此煽风点火、无中生有,这顿时让铁树翁他们师徒脸色大变,因为人们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李少主,莫误会,我们从未说过此话。”西陀太子把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这把铁树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忙是作揖,把姿态放在很低很低,只差就没有低头认错了。

    南阳世家,遮日门,这两大门派传承都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是属于齐临帝家管辖最强大的门派传承之一。

    南阳世家有上神在世,至于遮日门,那就更不用说了,它是帝统仙门,乃是由遮日神帝所创。

    现在西陀太子把南阳世家和遮日门两大巨头都往他们铁树门身上推,那是用心险恶,这是要屠灭他们铁树门的节奏。

    “你紧张什么”李天豪只是冷冷地看了铁树翁一眼,对于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少主来说,铁树翁这样的角色,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没有说,本少主会诬谄你不成?”

    李天豪这话一出,让铁树翁脸色大变,他一下子明白,像李天豪和他们南阳世家这样的存在,对于他们而言,是非曲直并不重要,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才是重点。

    对于李天豪来说,对于南阳世家来说,就算西陀太子无中生有了,那又怎么样,灭掉他们铁树门,那也只不过是踩死一只蚁蝼。

    一只蚁蝼和一条走狗,选择哪一个?答案是十分明显的,南阳世家肯定会帮着西陀太子。

    在这刹那之间铁树翁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顿时整个人是冷汗涔涔,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在西陀国眼中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在更强大的南阳世家眼中,那就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如果你没说,这话是谁说的呢?”李天豪目光越过了铁树翁,落在了风轻云淡的李七夜身上,冷冷地说道:“是你说的吗?”?虽然说李天豪与李七夜无怨无仇,但是一开始他的情绪就站在了与李七夜的对立面了,原因很简单,李天豪曾经与天凰太子有着一面之交,而李七夜只不过是素不相识的凡人而己。

    天凰太子被杀的消息他也听到了,所以初见李七夜,李天豪就对李七夜抱有成见,对李七夜有着不满。

    “拳打南阳,脚踢遮日?”对于李天豪的问话,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慢悠悠地转过头来,随意地看了李天豪一眼,说道:“这是什么东西?也需要我来拳打脚踢,我只手灭了便是。”

    “我的小祖宗,你少说两句行不?”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把铁树翁他们脸色吓得煞白。李天豪就在面前,李七夜这句话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李天豪的脸上。

    一句话就与南阳世家、遮日门结上生死大仇,这样拉仇恨的手法那已经是举世无双了,这把铁树翁他们吓得魂都飞起来。

    “好大的口气”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李天豪脸色十分难看。不管眼前这个凡人是何来历,但是他当着自己的面就说只手要灭掉他们南阳世家,这怎么让他这位南阳少主咽得下这口气。

    “实话实说而己。”李七夜对李天豪没兴趣,摆手说道:“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打扰我,识相的滚一边凉快去,我还有正事。”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铁树翁的整张老脸都垮下了,这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南阳世家的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他们铁树门已经是与南阳世家为敌了,这是不是他的本意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铁树翁心里面都不由哀求,希望李七夜这个小祖宗能少说两句。

    李天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作为上神之孙,他身上可以流淌着神祇血统的人,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挥斥过?

    “小辈,这里可不是齐临城,这里也不是石坊,这里可是没有规则可以庇护你!”李天豪目光森然,露出了杀机。

    李天豪这话一出,这铁树翁他们不由吓了一大跳,这里是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如果李天豪真的是突然发飙杀害他们所有人的话,那还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嘿,嘿,嘿,没有规则的地方更好。”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个人突然从泥土中冒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没有规则,那就可以自由发挥了,做人干、炼恶尸什么的完美了。”

    突然间冒出了一个人,这还真的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唯有李七夜十分平静。

    “李少主,就是他,就是这个人!”一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西陀太子也是惊慌失措,吓了一大跳,急声地说道:“就是这个人暗算我们的!”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圣老六。

    圣老六看了一眼西陀太子,笑嘻嘻地说道:“听说这位官爷脱光衣服在齐临城裸奔,这实在是好雅兴。”

    哪一壶都不提偏偏要提这一壶,这顿时让西陀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被圣老六暗算了一次之后,西陀太子不敢去招惹他。

    “你是何方神圣?”李天豪盯着圣老六,片刻之后,徐徐地说道。他也听说过天凰太子被放倒的事情,天凰太子的实力他清楚,能放倒天凰太子的人,绝对不简单。

    “一个做小买卖的生意人而己。”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今天小的是跟这位爷混了,因为这位爷身上有着金光闪闪的金元宝。”

    圣老六说着笑嘻嘻地蹭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角,一副贪财要抱大腿的模样。

    “齐临境内之事,尊驾最好莫招惹,齐临帝家可不容得任何人放肆,我南阳世家也不容任何人诋毁!”李天豪冷冷地说道。

    虽然说李天豪对于这位来历不明而且还有能力放倒天凰太子的圣老六心里面有着戒意,但他并不怕圣老六,他们南阳世家也不是好惹的。

    李天豪说出这样的话,那也的确是底气十足,谁让他爷爷是一位上神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如果这位官爷有什么不满,那就去对金光闪闪的金元宝去说吧。”

    见圣老六一点都不怕自己的恫吓,他冷哼一声,然后冷冷地看了一眼李七夜和铁树翁他们一眼,森然地说道:“齐临帝家就要召开大会了,任何跳梁小丑都必将惨死!”说完拂衣而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