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陀太子王啸天不由咬牙切齿,庞脸扭曲,神态有些狰狞,因为上一次他被圣老六打昏了之后,圣老六不止是把他的一身宝物席卷而空,更可恨的是圣老六竟然是把他们主仆众人的全身衣服剥得精光,把他们全部赤条条地挂在了齐临城的大树上。

    试想一下,天亮的时候,众多的修士和凡人看到了西陀太子一众人赤条条地被挂在了大树上,这是一件多么轰动的事情,可以说这件事情成了齐临城的一大笑料,这让西陀太子王啸天颜脸丢尽,他们的西陀国也是颜脸丢尽。

    对于这一件事情,西陀太子不止是对圣老头他们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同时西陀太子连李七夜、铁树门的所有早都恨上了。

    如果换作是以前,西陀太子早就挥兵灭了铁树门了,对于他们西陀国来说,区区铁树门算得了什么,想灭掉铁树门那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最近几天来西陀国哪里有精力去对付铁树门,他们西陀国突然被一群莫明其妙的人追债,说是他西陀郡王打碎了他们店铺的宝瓶,欠下了天大的债务。

    按道理来说,西陀郡王梁恒义欠下了天大的债务,那也不关他们西陀国什么事情,也轮不到由他们西陀国的皇室来偿还。

    但是这群讨债的人根本就不跟他们西陀国讲道理,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们西陀国是一卷而空,甚至是挖地三尺,他们西陀国许多值钱的东西都被这群讨债的人抢走了,甚至连他们的父皇都被他们这一群讨债的人从皇座上拖了下来,这群人直接把他们西陀国家传的王朝宝座扛走了。

    被这一群讨债鬼刮地三尺之后,这让西陀国陷入了困境,根本就无心思理会铁树门这等小事情。不过幸好的是留在齐临城的西陀太子王啸天交结上了南阳少主李天豪,这也算是抱上了大腿,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西陀国发生灾难,西陀国的皇主依然让西陀太子留在齐临城,希望他能攀附上更多的权贵。

    西陀太子他们被赤条条地挂在了大树上,让无数的修士和凡人嘲笑,这一切起因都是因为眼前的李七夜和沈晓珊他们,现在仇人相见,那是分外眼红。

    “李少主,就是这个凡人。”此时西陀太子王啸天指着李七夜说道:“就是他掇上铁树门的一群乌合之众,扬言要横扫齐临境,扬言要拳打南阳,脚踢遮日!”

    西陀太子王啸天也的确是有能耐,他留在齐临帝城交结了不少朋友,其中包括了有权有势的南阳少主李天豪!

    西陀太子王啸天如此煽风点火、无中生有,这顿时让铁树翁他们师徒脸色大变,因为人们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李少主,莫误会,我们从未说过此话。”西陀太子把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这把铁树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忙是作揖,把姿态放在很低很低,只差就没有低头认错了。

    南阳世家,遮日门,这两大门派传承都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是属于齐临帝家管辖最强大的门派传承之一。

    南阳世家有上神在世,至于遮日门,那就更不用说了,它是帝统仙门,乃是由遮日神帝所创。

    现在西陀太子把南阳世家和遮日门两大巨头都往他们铁树门身上推,那是用心险恶,这是要屠灭他们铁树门的节奏。

    “你紧张什么”李天豪只是冷冷地看了铁树翁一眼,对于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少主来说,铁树翁这样的角色,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没有说,本少主会诬谄你不成?”

    李天豪这话一出,让铁树翁脸色大变,他一下子明白,像李天豪和他们南阳世家这样的存在,对于他们而言,是非曲直并不重要,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才是重点。

    对于李天豪来说,对于南阳世家来说,就算西陀太子无中生有了,那又怎么样,灭掉他们铁树门,那也只不过是踩死一只蚁蝼。

    一只蚁蝼和一条走狗,选择哪一个?答案是十分明显的,南阳世家肯定会帮着西陀太子。

    在这刹那之间铁树翁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顿时整个人是冷汗涔涔,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在西陀国眼中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在更强大的南阳世家眼中,那就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如果你没说,这话是谁说的呢?”李天豪目光越过了铁树翁,落在了风轻云淡的李七夜身上,冷冷地说道:“是你说的吗?”?虽然说李天豪与李七夜无怨无仇,但是一开始他的情绪就站在了与李七夜的对立面了,原因很简单,李天豪曾经与天凰太子有着一面之交,而李七夜只不过是素不相识的凡人而己。

    天凰太子被杀的消息他也听到了,所以初见李七夜,李天豪就对李七夜抱有成见,对李七夜有着不满。

    “拳打南阳,脚踢遮日?”对于李天豪的问话,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慢悠悠地转过头来,随意地看了李天豪一眼,说道:“这是什么东西?也需要我来拳打脚踢,我只手灭了便是。”

    “我的小祖宗,你少说两句行不?”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把铁树翁他们脸色吓得煞白。李天豪就在面前,李七夜这句话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李天豪的脸上。

    一句话就与南阳世家、遮日门结上生死大仇,这样拉仇恨的手法那已经是举世无双了,这把铁树翁他们吓得魂都飞起来。

    “好大的口气”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李天豪脸色十分难看。不管眼前这个凡人是何来历,但是他当着自己的面就说只手要灭掉他们南阳世家,这怎么让他这位南阳少主咽得下这口气。

    “实话实说而己。”李七夜对李天豪没兴趣,摆手说道:“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打扰我,识相的滚一边凉快去,我还有正事。”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铁树翁的整张老脸都垮下了,这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南阳世家的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他们铁树门已经是与南阳世家为敌了,这是不是他的本意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铁树翁心里面都不由哀求,希望李七夜这个小祖宗能少说两句。

    李天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作为上神之孙,他身上可以流淌着神祇血统的人,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挥斥过?

    “小辈,这里可不是齐临城,这里也不是石坊,这里可是没有规则可以庇护你!”李天豪目光森然,露出了杀机。

    李天豪这话一出,这铁树翁他们不由吓了一大跳,这里是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如果李天豪真的是突然发飙杀害他们所有人的话,那还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嘿,嘿,嘿,没有规则的地方更好。”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个人突然从泥土中冒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没有规则,那就可以自由发挥了,做人干、炼恶尸什么的完美了。”

    突然间冒出了一个人,这还真的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唯有李七夜十分平静。

    “李少主,就是他,就是这个人!”一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西陀太子也是惊慌失措,吓了一大跳,急声地说道:“就是这个人暗算我们的!”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圣老六。

    圣老六看了一眼西陀太子,笑嘻嘻地说道:“听说这位官爷脱光衣服在齐临城裸奔,这实在是好雅兴。”

    哪一壶都不提偏偏要提这一壶,这顿时让西陀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被圣老六暗算了一次之后,西陀太子不敢去招惹他。

    “你是何方神圣?”李天豪盯着圣老六,片刻之后,徐徐地说道。他也听说过天凰太子被放倒的事情,天凰太子的实力他清楚,能放倒天凰太子的人,绝对不简单。

    “一个做小买卖的生意人而己。”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今天小的是跟这位爷混了,因为这位爷身上有着金光闪闪的金元宝。”

    圣老六说着笑嘻嘻地蹭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角,一副贪财要抱大腿的模样。

    “齐临境内之事,尊驾最好莫招惹,齐临帝家可不容得任何人放肆,我南阳世家也不容任何人诋毁!”李天豪冷冷地说道。

    虽然说李天豪对于这位来历不明而且还有能力放倒天凰太子的圣老六心里面有着戒意,但他并不怕圣老六,他们南阳世家也不是好惹的。

    李天豪说出这样的话,那也的确是底气十足,谁让他爷爷是一位上神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如果这位官爷有什么不满,那就去对金光闪闪的金元宝去说吧。”

    见圣老六一点都不怕自己的恫吓,他冷哼一声,然后冷冷地看了一眼李七夜和铁树翁他们一眼,森然地说道:“齐临帝家就要召开大会了,任何跳梁小丑都必将惨死!”说完拂衣而去。(未完待续。)

第1789章一箭杀一神    第一箭仙帝登上了第十界之后,他又重捡了箭道,因为他深爱着箭道,对于他来说箭道一直都是他心里面的追求。

    只不过在成为仙帝之时因为种种原因让他放弃了以箭道承载天命而己。

    在第十界的时候,第一箭仙帝重修了箭道,他苦修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最终让他的箭道登临巅峰。

    当他在相隔遥远无比的亿万星空之外以一箭射杀了狂神之时,他不愧于第一箭仙帝的称号,他的确是在箭道上绝世无双的存在,在箭道上他是一位让人无法跨越的高峰。

    虽然第一箭仙帝是以一箭射杀了狂神,但是他横空出世也招来了天诛,那怕第一箭仙帝他的箭道再无敌,但是在天诛之下他也是依然撑不住,最终他也是惨死在天诛之下。

    第一箭仙帝惨死在天诛之下,狂神被射杀,而眼前这片天地从此之后死成了一片死寂之地,成了一片死亡之地。

    听到了李七夜娓娓道来的故事,沈晓珊他们都震撼无比,一位仙帝相隔亿万星空,一箭把一尊上神射杀,这是何等震撼的事情。

    虽然他们无法亲眼看到这一幕震惊万古的战斗,但是他们可以发挥想象,可以想象在当时这一幕是多么的震撼,这只怕是震撼了整个十三洲,甚至有可能震撼了所有遁世的大帝仙王!

    “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呀。”过了很久之后,铁树翁回过神来,都不由骇然失色,喃喃地说道。

    虽然说狂神不是一尊古神,但他可不是一位普通的上神,他可是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可以说,拥有了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那已经是站在了上神的巅峰了。

    但那怕狂神拥有十一个图腾,但终还是被第一箭仙帝站在亿万星空之外一箭射杀,这中多么恐怖的一箭,这是多么无敌的一箭,这一箭只怕可以说是震古烁今。

    “没错,这一箭的确是可以称得上震古烁今,在后世只怕难有人再射出如此万古无敌的一箭了。”李一夜知道铁树翁他们想的是什么,也不由点头说道。

    “一箭杀上神。”沈晓珊他们这样的晚辈更无法想象了,在他们心里面上神是高高在上的,乃是举世无敌的,但最终还是被第一箭仙帝射杀了。

    这可以想象从九界上来的仙帝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但仔细想想,最恐怖的不是古神,也不是仙帝,而是天诛!

    “好了,我们继续走走看看吧。”在沈晓珊他们发呆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继续前行。

    沈晓珊他们回过神来,忙是跟了上去。

    当沈晓珊他们随着李七夜行走在狂神凶地的时候,他们发现有着一股淡淡的雾气萦绕于他们的身边,这一股淡淡的雾气显黑色,一团萦绕不散的黑色雾气看起来让人不由为之心里面发毛,宛如是魔雾一样。

    更让沈晓珊他们心里面发寒的是这一团黑雾萦绕于他们的周身,当附于他们的皮肤之上的时候,有着一股刺痛之感,甚至他们的皮肤会响起“滋、滋、滋”的声音,皮肤肌肉开始干枯。

    这吓得沈晓珊他们忙是运起了功法,混沌之气护体,血气滋养,以抵挡这黑色雾气的侵蚀。

    “这是什么东西?”沈晓珊都脸色一变,对于这样的黑雾十分的戒备。

    “是诅咒吗?”贺尘也是提心吊胆的,毕竟这里曾经有上神吞噬天地,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地,成了一片死寂之地,行走在这样的地方,说是不担心那完全是骗人的。

    “哪来的诅咒。”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第一箭仙帝的杀伐与狂神的怨念,只不过千百万年过去,它们已经是混合在了一起,所以走在这里面会受到这种东西侵蚀。”

    听到这样的话,更是让沈晓珊他们心惊肉跳,第一箭仙帝的杀气,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那怕是一缕的杀气,那也可是屠灭一个门派,至于狂神的怨气,那也是十分恐怖的东西,狂神临死之前的绝望与不甘,这股怨气绝对是能撼动九天十地的。

    “放心吧,这里只不过是边沿地带而己,再说已经是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礼,这股黑雾的威力在这里已经很弱了,对你们带来的影响是很小的,除非你们是想继续深入这片大地了。”对于沈晓珊他们的担心,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说,沈晓珊他们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说他们都是修士,甚至铁树翁已经是达到了道王境界,但是此时李七夜这样的凡人在他们心里面却有着极高的地位,在他们眼中看来李七夜已经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了。

    虽然说李七夜是个凡人,行走在这狂神凶地的时候,狂神凶地的黑雾对于他的影响却是远远比沈晓珊他们还要小。

    虽然说李七夜此时是凡胎*,但他终究曾经是一位仙帝,曾经是一位举世无双的四大仙体大成之躯,所以就算他重塑之后他的凡胎*也要比铁树翁他们要强大。

    李七夜行走在狂神凶地之上,行行走走,张望四周,时不时还停下来抓了一把地上的泥土,这片凶地已经成为了废地了,但李七夜抓起焦土之后还是认真地感受,嗅了嗅这泥土的气息。

    “先生勘探何物呢?”看到李七夜嗅着这地上的焦土,这让铁树翁就明白,李七夜不远千万里而来,并非是来这里走走看看,也并非是只为了带他们来涨涨眼界。

    “这片土地乃是曾经染上了狂神的鲜血,如果你想了解这片土地的情况,那么你就闻一闻这泥土的血腥味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贺尘信以为真,也抓起了一把焦土放在鼻端闻了闻,但却没有嗅出什么血腥味。

    事实上并非是只有李七夜他们一行人来到狂神凶地,在李七夜他们一行人来到狂神凶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来到了狂神凶地了。

    因为昨夜狂神凶地突然有异象,这引来了不少的修士强者,其中一些修士强者不乏是一方霸主。因为大家都知道,狂神凶地曾经是有一位上神惨死在这里,大家都认为狂神凶地不简单。

    事实上这也并非是大家的猜测那么简单,狂神被射杀之后,他的尸体不见了,有人说狂神的尸体被人偷走了,也有人说狂神的尸体被第一箭仙帝一箭射杀得灰飞烟灭了,更多人说狂神的尸体与这片凶地融为了一体,完全融入了大地深处。

    试想一下,一位上神呀,而且还是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的神血是多么的珍贵,他的神尸那可是无价,更不要说他一身的宝物了。

    所以在后世一直有人来过狂神凶地,很想在狂神凶地中得到什么,但是都空手而归,这一次狂神凶地突然发生了异象,所以在这周围的许多大教疆国都派有修士强者前来探查。

    当不少人走入狂神凶地的时候,有一个青年特别引人注目,因为这个青年除了他本身血气强大之外,他身边所跟随的都是强者。

    这位青年在顾盼之间有着一股神气,特别是他有意外放血气之时,血气轰鸣,宛如是神祇唱喝一样。

    “李天豪”看到这位青年,有人认出了他,不由叫了一声。

    这位青年立即目光瞪了过去,目光如神刃一样,十分的凌厉,十分的吓人,吓得这位修士打了个哆嗦,立即低下了头。

    当这位叫李天豪的青年带着身边的强者离开之后,其他人这才纷纷的松了一口气。

    “你这是活腻了,竟然直接叫他的名字,他可是上神之孙,自傲得很,你直接叫他名字,那是对他不够,惹恼了他,他一声令下,只怕南阳世家的强者立即把你的头颅摘下来。”身边的朋友对刚才那位修士说道。

    李天豪,正是刚才那位青年,他是南阳世家的少主,而南阳世家乃是齐临帝家管辖下最强的一大世家之一,南阳世家出了一位上神,曾经是叱咤八方。

    这位上神正是这个青年李天豪的爷爷,正是因为背靠着这样的一尊上神,这让南阳世家在这片土地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齐临帝家对于南阳世家也是十分的器重。

    “还好,头颅还在。”这位直呼李天豪名字的修士不由缩了缩脖子,松了一口气,背脊冷汗涔涔。

    李天豪带着南阳世家的强者来到狂神凶地,他也想撞一撞奇缘,看能不能在狂神凶地中得到什么宝物。

    刚入狂神凶地没有多久,李天豪一行人就与李七夜一行人撞上了,当然李天豪与李七夜无怨无仇。

    “又是你们”当双方相遇的时候,李天豪身边的一个青年看到李七夜他们,顿时大叫一声,跳了起来,脸色十分难看。

    这个跟随在李天豪身边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西陀太子王啸天!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看到李七夜和沈晓珊他们的时候,西陀太子脸色难看到极点,脸庞扭曲,双目喷出怒火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