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狂神凶地突然发生了异象,引得了不少人的关注,特别是齐临帝家境内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为之留意上了,因为狂神凶地就是与齐临帝家的地盘接壤。

    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修士强者踏入了狂神凶地,大家都想探索一下这里,看一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宝物出世。

    在狂神凶地发生异象的第二天,李七夜就带着沈晓珊他们通过传送门抵达了狂神凶地。虽然说狂神凶地与齐临帝家的疆土接壤,但从齐临城到狂神凶地是遥远无比,必须通过传送道台,否则难于抵达。

    当站在狂神凶地之外的时候,远远看狂神凶地之时让很多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放眼望去,前面是一片黑暗,一片死寂,在这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没有任何光芒而言。

    在站狂神凶地之外,远眺狂神凶地的时候,这就让人感觉前面就是世界的尽头,阳间的尽头,如果跨过越了这里,就从此进入了黑暗的世界,从此进入了阴间。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感觉,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让人看了都不由觉得全身是冷飕飕的,胆子小的人根本就不敢迈进一步。

    “这是什么鬼地方?”看到前面的一片黑暗,贺尘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发毛,他感觉前面黑暗的世界就像是一头巨大无匹的洪荒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嘴一样,任何进去的人都会被它吞噬,任何进去的人都会是有去无回。

    “狂神凶地,传说这里是被诅咒的地方,任何人进去都会被诅咒。”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之地,一同跟来的铁树翁也不由脸色凝重。

    铁树翁也听说过狂神凶地,但他从来没有来过,在他自己看来,以他这样的道行来狂神凶地,那是自寻死路。

    “狂神凶地。”看着眼前这一片黑暗的地带,李七夜只是露出了淡炒的笑容,迈步往里面走去。

    见李七夜向前面的黑暗地带走去,沈晓珊他们都呆了一下,回过神来忙是跟了上去,李七夜都敢进去,他们还怕什么,更何况,李七夜也不会害他们。

    在迈入狂神凶地那一刻,贺尘依然不由担心地说道:“不是说狂神凶地被诅咒吗?我们进去的时候会不会被诅咒。”

    “哪里来的诅咒之说。”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的确是一片死地,也是一片凶地,这里留下的不是诅咒,是杀伐之势和不甘的怨气。既然来了,也带你们涨涨见识,只是在外围走走看看,不会有什么事的。如果你想继续深处,那就必须承受着帝级的杀伐和古神的怨气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并没有止步,继续前行。

    尽管李七夜这样说,贺尘依然不由打了个寒颤,不过见李七夜进去了,他也忙跟着进去。

    当真正踏入了狂神凶地的时候,铁树翁他们是真正的被震撼了,眼前何止是一片黑暗,眼前这简直就是一片被毁灭的世界。

    在这里大地崩碎,万法毁灭,站在这片黑暗的大地上之时你望天空望去,震撼无比的一幕就在你眼前。

    眺望眼前的一片天空,一片黑暗,天上的星辰崩碎,就算是有着一颗颗巨大的星辰遗留下来了,但都已经是成了枯死的星辰,没有任何光芒,日月也是成为了一颗颗枯死的星辰,无数的银河失去了它们的力量与光芒,似乎它们的所有力量与光芒被什么东西吞噬一样。

    似乎曾经是有什么东西站在这里吞噬天地一样,把眼前这一面的星空疯狂地吞噬下去,正是因为有了如此疯狂的吞噬,把天宇中的一颗颗星辰拖拽下来,一条条银河被从遥远的星空拖拽到天空上。

    被吞噬的不止是头顶上这一面星空,还有脚下的这片大地,脚下的这片大地崩裂,出现了无数的裂缝,形成了一条条巨大深渊一般的陕谷。

    甚至有些地方是整大块的陆地崩裂,从大地上分裂出来,悬浮于半空之上。

    在这里不论是天宇还是大地,全部是死寂,这里不止是因为被吞噬掉了所有的光芒,在这里还被吞噬掉了所有的力量,被吞噬掉了所有的生命。

    可以说这里已经成为了废地,除了焦土枯星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在这里没有力量,没有生命,没有光芒,所以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死寂与黑暗!

    “这里发生什么了?”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沈晓珊他们都十分的震撼,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从眼前这里的一切都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一切并非是天灾所造成的,这是人为所造成的。

    试想一下,吞天噬地,把遥远无比的银河星空都吞噬掉,把一颗颗巨大无比的星辰都托拽到头顶上,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传说这里曾经发生过绝世大战,曾有仙帝与古神在此一决生死!”被眼前一幕震撼了,许久之后铁树翁回过神来,不由喃喃地说道。

    “哪里的仙帝与古神一决生死。”李七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正准确说是仙帝一箭射杀了上神。”

    “仙帝一箭射杀上神?”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不由为之震撼,说道。

    “狂神当年离古神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他只能称为巅峰的上神。”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因为如此,当年他被仙帝一箭射杀。”

    “听说狂神当年已经是拥有十二个图腾了。”铁树翁不由轻轻地说道。

    “如果他拥有十二个图腾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吞天噬地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在第十界,当修士达到了道天境界的时候也是有两条道路可以走,要么是争天命,要么是登巅峰。

    如果选择争天命的修士强者就有机会成为大帝仙王,如果不去争天命,那么就去封神,当封神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也是有一定的机会和资格去与大帝仙王争锋。

    封神的道路与大帝仙王的道路并不一样,大帝仙王乃是承载天命,而封神则是把自己的命宫与大道融合,最终形成了图腾。

    这就意味着,当封神的人拥有了一个命宫,创造一条大道,然后融合,就能形成一个图腾。

    当然在这个过程十分的不容易,整个过程需要浩瀚无比的混沌之气来支撑!

    封神与大帝仙王一样,也是有极限的,封神最高的极限是拥有十二个图腾,拥有十二个图腾的人被尊称为古神,而其他未能达到十二个图腾的封神则是被称之为上神。

    传言说,古神可以与巅峰的大帝仙王、仙帝争锋。

    封神这一条道路也并非是一开始就有的,最先创造封神这一条道路的乃是无遮古神。

    无遮古神,他称号的意思就是指:在苍天之下,无人能遮挡住他!

    无遮古神,他也的确是有资格拥有这样的称号,他不止是开创了封神道路的人,同时他也是第十界第一位拥有十二个图腾的古神!

    “吞天噬地。”铁树翁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说道:“是狂神吞噬了这里的一切吗?”?“没错。”李七夜点头说道:“当年这里也曾经是壮丽的山河,这里也曾有强大无比的国度在这里繁衍。只不过在那个时候狂神想冲刺第十二个图腾,欲成为古神,但他需要海量无匹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支撑,所以他就走了一条捷径……”

    “……狂神的确是一位天才,可惜,他却急于求成,最终被第一箭仙帝射杀于此……”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可惜,第一箭仙帝也招来了天诛……”?狂神,又被称之为狂魔,他出身于天族,天赋极高,一生狷狂凶狠,他一生修行也是突飞猛进,这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他成为了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

    但是狂神的野心远不止于此,他想成为一尊古神,对于封神的无敌之辈来说,古神才是至高的荣耀,这是封神的巅峰。

    但是狂神却遇到了瓶颈,他所拥有的混沌之气和太初之力远远不足支撑他冲击古神,无法让他融合命宫和大道。最终狂神创出了一条捷径吞噬天地。

    所以狂神选择了一个繁荣而又没有大帝仙王作靠山的国度,他在这里吞噬了一切,把这里的所有生命、混沌之气、太初之力全部都吞噬掉,他不止是吞噬掉了大地上的一切,他还吞噬掉了这面天宇的所有星辰银河的力量。

    狂神此举惹怒了从九界上来的第一箭仙帝,第一箭仙帝狂怒,他横空出世,在远隔亿万里的星空之下,第一箭仙帝以无敌的一箭锁住了狂神。

    最终,第一箭仙帝以举世无敌的一箭在亿万星空之外射杀了狂神,把狂神钉杀在了大地之上!

    第一箭仙帝,他自从九界上来之后就是十分的低调,很少露过脸,他一直都在潜心修练,冲击巅峰。

    最重要的是,来到第十界之后,第一箭仙帝重修了他的箭道。在九界的时候,第一箭仙帝本来就是箭道无双,但是后来种种原因,他放弃了以箭道成为仙帝。

    全订的同学们领一下大神之光,谢谢。(未完待续。)

第1787章道将启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说道:“就这样吧,给上神仙帝他们报个平安便可。”

    “大人可需要我等为你护道?”老掌柜说道:“大人若是寻找什么,只要一声吩咐,我等一定会为大人找到。大人只需登临巅峰,为最终而准备便可,世间俗事,无需大人过问。”

    老掌柜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现在李七夜想登临巅峰,承载天命,那实在是太容易了,甚至有仙帝仙王愿意亲自为他护道。

    “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所需要的东西,你们也难于弄到。大道,并非是一挥而僦,每一个经历,会有着不一样的结果,会有着不一样的参悟。这条大道还是需要我自己一步一步来走,并非是大家为我拘来天命,我就能登临巅峰的。修道,乃是需要努力的事情,不论是谁都不例外,否则那就是空中楼阁,沙滩上的大厦,随时都会轰然倒塌。”

    “大人教训甚是,属下浅薄,想得太简单了。”听到了李七夜这样一席话之后,老掌柜也受益匪浅,忙是恭声地说道。

    “该来的总会来,谁都逃不掉。”李七夜心里面无尽感慨,轻轻地说道:“你们也作一个准备吧,大世总会变化的。”

    “我们一定会株厉马,等待大人一声令下。”老掌柜忙是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现在等的就是时机了,到时候自会有军令传到你们手中。”

    “大人,世帝他们呢?天、魔、神诸帝呢。”老掌柜不无担心地说道。

    “放心吧,虽然我手无缚鸡之力,世帝他们如果能想得通,就不该来惹我。浅老头心里面很清楚,他是不会轻易动手的,至于有大帝想冒险一搏,那就随他们来吧,我也正好拿他们来补一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顿了一下,说道:“在这一段时间世帝也没有那个闲情来趟这一淌浑水,他们也该好好地考虑一下站在那一边的时候了。该来的,终究是该来,谁都逃不掉,就算是十二条天命又如何……”

    “……真的这一天到来了,就算是十二条天命,那也是无济于事。这也是为什么青木神帝一直消失在时间长河的原因,世帝他能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就要看他能不能放下来了,这一条道路很漫长,谁都需要好好考虑。”

    “就算世帝能看得明白,只怕神、魔、天三族的诸帝众神也难于消除当年的恩怨。”老掌柜不无担忧地说道。

    老掌柜所说的当年恩怨就是把当年的猎帝之战,当年一开始是阴鸦带着诸位仙帝抢了先仙,一口气先灭掉了神、魔、天三族的好几位大帝,等世帝他们联合起来的时候,李七夜他们已经是稳住了阵营了。

    如果不是后果世帝他们神、魔、天三族有众多的大帝上神加入这一场战争,只怕就不会像当年签下约法三章那么简单了。

    正是因为当时阴鸦带着诸位仙帝一开始就狙击了神、魔、天三族的好几位大帝,这让神、魔、天三族的一些大帝上神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毕竟一直以来是他们神、魔、天三族狙击猎杀百族的仙帝仙王,在这一方面一直以来是他们神、魔、天三族占有优势。

    但猎帝之战由阴鸦领导,突然发动了袭击,几位大帝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被斩杀,一时之间让他们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成为了猎物。

    在那段短短的岁月里可以称得上是神、魔、天三族最黑暗的岁月之一,这段短短的岁月之中的黑暗甚至可以媲美于当年的古冥席卷十三洲。

    在当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神、魔、天三族的好几位仙帝竟然一一被狙杀,这让神、魔、天三族颤抖,一时之间在十三洲中不知道有多少的神、魔、天三族的门派传承是提心吊胆,是战战兢兢的。

    试想一下,一直以来神、魔、天三族他们一直都以十三洲的主人自居,在他们心目中是他们主宰了十三洲,在他们眼中百族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猎帝之战彻地是撼动了神、魔、天三族在十三洲的地位,特别是在猎帝之战的前期,看着一位位的大帝被猎杀,可以说是把神、魔、天三族的许多强者是吓破了胆,直到后来世帝作为领导,统领着神、魔、天三族的大帝对抗阴鸦他们的时候,这才站稳了脚根。

    在这一件事上对于神、魔、天三族来说心里面有着很大的阴鸦,特别是对于参加过这一场战役的大帝来说,心里面有着挥之不去的偏见。

    在神、魔、天三族的大帝心目中,如果阴鸦不除,他们神、魔、天三族必定被阴鸦扑灭,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神、魔、天三族的绝大多数大帝是不愿意与阴鸦合作,就算是世帝这种睿智无双的大帝,也曾一次又一次想扑杀阴鸦,可惜,却未能成功。

    “随便他们,如果他们敢挡我的道路,杀无赦!”李七夜双目一冷,淡淡地说道:“世帝也好,诸帝众神也罢,只要敢挡我的道,我会把他们全部荡平的!”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掌柜默默地点头,这样的话在他们听来一点都不吃惊,因为阴鸦已经不止是一次与诸帝众神为敌了,如果世间谁有这个实力扫平诸帝众神,那非他莫属了。

    片刻后,老掌柜轻轻地说道:“大人此次来齐临城,可是前往齐临帝家?”关于大人与夜临仙王有着不浅关系的传说,他也听说过一二。

    现在大人出现在齐临城,老掌柜也掌得大人会去一趟齐临帝家。

    “会去一趟的。”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齐临帝家得到了一件东西,你可听说了。”

    对于这件事,老掌柜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是很久之前了,已经有二三个时代了。这事发生之时属下还未出生,不过从宗卷记载,发生终极征战不久,齐临帝家的确有可能得到一件东西,但当时齐临帝家把这消息封得很紧,在那个时代可以说很少人知道,只是在这个一二个时代才慢慢见端倪。”

    “具体这是什么东西,我们也无法知道。”老掌柜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件事的时间跨度颇大,而齐临帝家封了消息很久,也守得很严,外人难于窥视一二。”

    “那也只有去齐临帝家一趟,只有亲自见了此物,那就能解开谜底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对于齐临帝家所得到的东西,李七夜早就是有着猜想,不过这件东西到底是怎么样的,那也必须见到这一件东西才知道。

    “大人可否需要我们接通齐临帝家?”老掌柜说道。

    “暂且不必。”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去齐临帝家之前,我打算去一趟狂神凶地。”

    “去狂神凶地?”听到李七夜这话,老掌柜不由意外,他说道:“现在的狂神凶地已经是一片死地,除了焦土废石再无他物。”

    “难道这些岁月来狂神凶地就没有丝毫的变化?”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个”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掌柜不由愕了一下,说道:“不瞒大人,这个倒没关注过,很早之前狂神凶地就已经是一片废土了,是一个黑暗之地,我们也未多去留意。”

    “没事,我也不怪你们,这都只是一些细节上的事情而己。”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帮我准备好通往的道门便可。”

    “属下这就去办。”老掌柜立即为李七夜传一这个命令。

    最后,李七夜告别了老掌柜与在场的诸老,四个汉子抬着轿子又把李七夜送了回去,从始至终,他们都如同幽灵一样,并没有惊动其他的人。

    就在李七夜会见老掌柜的当晚,在齐临帝家的疆土之外,在那一片黑暗的地带,在黑暗的深处,突然呼起了“剥”的一声,在黑暗的深处突然划过了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好像是夜色下的烟花一样,随之就消失了。

    这突然划过的光芒引起了一些修士强者的注意,其至有大人物特别留意到了这一划而过的光芒。

    因为这片黑暗地带叫做狂神凶地,传言说这片凶地曾经有古神陨落,甚至有传言说,这片凶地曾经发生了仙帝与古神之间的战争,从此之后,这片地带陷入了黑暗,这一片广阔的天地成了一片废土,这片天地再也没有了生机,再也没有了活物,没有任何有生命的东西愿意停留在这样的地方。

    一个又一个时代以来,这片黑暗之地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但是,这一夜突然之间有一道光芒一掠而过,这的确是惊动了一些人。

    “狂神凶地,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呀,怎么会有光芒一掠而过。”也有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修士十分好奇。

    “说不定有仙物出世,传言说狂神之地埋葬着一位古神,古神呀,这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号称是可以媲美于巅峰仙帝的大神呀。”有老人也有些兴奋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