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只手托着这只青木盒,再一次仔细地端详着,再一次把这一只木盒仔细地看了一番,仔细端详了一番之后,他还用双手摩挲着这只青木盒的木质,想从这里面感受出与众不同的感觉来。

    事实上,这一只青木盒一直让人琢磨不透,这只青木盒在前主人的世家中已经放了无数岁月了,他们这个世家曾经出过不少的大人物,但都依然无法琢磨透这只青木盒。

    只到最后,这个世家在衰落的情况之下,没有办法,只好把这只一直让人琢磨不透的青木盒拿出来卖了。

    事实上,对于这一只青木盒李七夜也不是十分的肯定,不过他知道这件事情,他知道这个传说,只不过这只青木盒是不是真的就是落入凡世间。

    “青木神帝呀,希望你这一次不是在耍世人。”李七夜轻轻地拍了拍这只青木盒说道。

    在古老的时代,曾经传说过青木神帝有一件东西流传于世间,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少之又少,而且能一直活到现在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如果说翻开十三洲的历史,不管是翻开哪一页,那么青木神帝统对是一个无法绕得过的一个人。

    有人说,青木神帝是十三洲的第一位神帝,但有人说青木神帝之前还有其他人已经成为大帝了,只是后世没有记载而己。

    青木神帝是不是十三洲的第一位神帝,这很难确定,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青木神帝是到目前为止,他是为人所知道的最古老的一位大帝,在他之前没有其他任何的大帝记载。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的,青木神帝是十三洲第一位承载十二条天命的大帝,这一件事情是完全可以确定的,也是十分明确地记入史书之中的。

    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在十三洲是属于巅峰的大帝,青木神帝作为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的确是开创了一个璀璨无比的时代。

    同时青木神帝不止是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而且也是他是万古以来最神秘的一位大帝。

    青木神帝的出身来历成谜,没有人具体知道青木神帝出身于怎么样的门派,怎么样的传承,甚至有人说青木神帝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都是一个谜。

    万古以来,关于青木神帝的一切都笼罩于迷雾之中,他就只像是一个名字一样,一直跨越了贯古。

    在十三洲甚至有着一个十分离谱夸张的说话,传言说,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见过青木神帝,没有人知道青木神帝的真面目是怎么样的。

    正是因为如此,青木神帝一直被笼罩在时间长河的背后。虽然说青木神帝在近些年代已经比较少有再次提起他了,但依然有不少人猜测,青木神帝依然还活着,只不过他活在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地方。

    虽然关于青木神帝的一切都笼罩在神秘之中,但李七夜却知道一件事情,青木仙帝拥有了九大天书之一的《念书》!

    而且这本曾经在于青木神帝手中的这一本《念书》,青木仙帝并没有一直持有,而是曾经在一个时间段他让这本《念书》流落于人世间。

    事实上,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李七夜曾经是花了不少时间来寻找这本念书,因为过一直没有下落而己。

    直到在齐铺中看到这只青木盒的时候,李七夜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了,虽然他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但从他所掌握的所有线索消息中他已经有六七成的把握认为自己遇到了什么,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要下了这个青木盒。

    李七夜盘坐下来,双手按着青木盒,闭目养神,坚守道心,随心所想,心所生则念所在,念所在则神所往……

    在李七夜双手按着青木盒的时候,他散去所有的混沌之气,收敛了所有太初之力,因为这一切的力量在这里都没有作用,只有一颗道心才能发挥出它的作用。

    在李七夜双手按着青木盒的时候没有多久,听到“嗡”的一声,李七夜全身散发出了黑色的光芒,接着听到“滋”的一声,李七夜的头顶上生长出了一双又粗又长的魔角,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魔雾萦绕。

    当李七夜一睁开双目的时候,李七夜双目喷涌出了血光,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魔气滔天,杀戮之气让九天十地颤栗,在他嗜血的光芒之下,不论是众神还是诸魔都会为之魂飞魄散。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化作了万古黑手,他双手沾满了鲜血,他就好像是亘古无上的屠夫,他可以屠灭九界,他可以屠尽十三洲,他可以屠杀众帝诸神!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就是一切恶魔的代言,他是万古魔王,任何一切生灵在他面前都只有被屠杀宰割的命运!

    如果不是李七夜遁隐了空间,只怕这么可怕的魔气早就惊动人了。

    虽然变成了无上魔王,变成了万古的黑暗主宰,但是李七夜依然是坚守道心,不为所动。

    在变为万古魔王没能动摇李七夜道心之时,魔气慢慢地退却,李七夜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但是,没有一会儿,“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全身散发出了圣光,听到“剥”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身下竟然浮现了一朵金莲。

    这朵金莲托起了李七夜,把李七夜慢慢地浮托于虚空。接着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只见地涌金泉。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金泉漫出,漫溢于李七夜的周身,李七夜宛如处身于无上圣水之中的圣人一样。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无垢无污,整个人变得无上圣洁,他化身为了圣人,万古无垢,不论是黑暗,还是污秽都沾不了他丝毫,就算他是跨越了万古,他依然是无垢无污,成为了一个救世的圣人。

    在这个时候,天降仙音,朵朵的仙花坠落,在此时好像是仙门打开一样,要随时迎接李七夜这样的一位圣人成仙,变得亘古不灭。

    就算在这一刻变成了圣人了,在这一刻变成了亘古不灭了,但李七夜依然不为所动,他依然坚守道心。

    李七夜变成亘古不灭的圣人之后,他道心依然不为所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圣光退散,李七夜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消失了,他化作了一片茫茫的混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他化作了九界,他化作了十三洲,他创造了天地万道的法则,他主宰了六道轮回,他衍化了阴阳变迁,他推算了万古进演……

    这一刹间,李七夜成为了苍天,他本身就成为了天地的法则,他就是亘古,他就是三千大世界的一切……

    但是,那怕是只身化作了苍天,李七夜依然不为所动,依然坚守道心……

    一次又一次的转变,一次又一次的道心蜕变,不管是如何的变化,李七夜始终坚守道心,心有一念。

    在这整个过程并不那么容易,如果不是像李七夜这种道心是无法撼动的人,只怕早就坚守不住道心了。

    因为这过蜕变的过程并不是虚幻假想那么简单,它所演化出来的东西都是你心中所想,这是你人生的经历,这是一颗道心的历程。

    就像刚才,不论是李七夜是化作了恶魔,还是化作了圣人,这都是曾经他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他曾经血屠万族,他也曾经拯救九界。

    在这种种的道心经历之下,如果说守不住道心,不要说是想打开这只青木盒,只怕到时候自身都难保,甚至会被自己的**所吞噬,会被自己的心魔所打败。

    在这一点上,作为九大天书之一的《念书》与九大天宝之一的万念壶有着相通之处。

    最终,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蜕变之后,李七夜最终还是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他的一颗道心已经是经历了太多了,虽然说他曾经有过心魔,虽然说他曾经有过执念,但当一切消散之后,他还是他,他依然是李七夜,所以这成就了他一颗无可撼动的道心,他拥有了一颗万古无人能及的道心,这也是李七夜最大的资本!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发生变化的不再是李七夜,而是被李七夜双手所按着的青木盒。

    在这刹那之间,青木盒慢慢翻开一页页,一页页的书页极速翻开,当翻到最后一页之后,所有的书页再一次合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什么的所谓青木盒,被李七夜双手所按着的乃是一本书,一本神光吞吐、异象万千的书念书!

    念书,九大天书之一,此时此刻它终于出现在了李七夜的双手之间了。

    事实上,所谓的青木盒它根本就不是什么青木盒,它就是《念书》的本书,只不过是青木神帝以无上的执念让它化作了一只青木盒而己。

    只可惜,后世之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一直认为这个青木盒里面绝对装有举世无双的东西,或者是宝物,或者是无上功法秘笈。

    事实上,这只青木盒本身就是这一切起源,根本就不需要打开这个青木盒。(未完待续。)

第1783章第一凶人李七夜    看着天凰太子被钉杀在赌桌之上,所有人都沉默起来,谁人敢去想象,一个凡人竟然敢杀一个帝统仙门的太子。

    换作是其他凡人,就算是天凰太子束手就擒让他杀,只怕都没有凡人敢下手,但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却毫不犹豫地把天凰太子杀了,而且还是风轻云淡,就像是杀了一只鸡鸭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有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心里面发毛,感觉眼前这个道行浅到可以忽略的凡人就是一只屠夫,他的一双手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

    至于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对于他们来说,平日里像天凰太子这样的存在,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这些小门小派只能是仰视这种存在,对于这种存在,沈晓珊他们心里面充满敬畏,因为这样的存在随便一根手指就能把他们碾死。

    现在李七夜却活生生地把天凰太子钉杀在了那里,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幕,这是何等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唉,何苦呢。”圣老六笑嘻嘻拍了拍手,然后钻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对于圣老六的行为,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他也懒得去多看天凰太子的尸体一眼,淡淡地说道:“这样的猎物,给我塞牙缝都不够。”说完转身就走。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下子让人浮想联翩,或者一开始天凰太子就已经是被人盯上了,一开始他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猎物了。

    而盯上天凰太子的这个凡人,不止是要榨干他身上的最后一滴油水,而且还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想到这样的一个可能,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在不少人看来,此时眼前这个凡人不再是一个凡人,而是张开血盆大嘴随时都能把人吞噬的凶兽,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凶兽。

    天凰太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天凰太子不止是丢掉了性命,而且他的所有宝物、钱财都被眼前这个凡人榨干!

    这种感觉让在场的很多人都不寒而栗,眼前这个凡人只怕不止是一位石师那么简单!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石坊的老位老祖露脸了,不失客气与恭敬地问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报上名号,消失在门外。

    回过神来的沈晓珊他们急忙是追了上去,忙是跟在李七夜的身后。

    第一凶人李七夜,当李七夜报出名字之后,很多人搜肠刮肚,但是从来没有人听过这样的一个名字,他们根本不知道第一凶人李七夜是谁。

    李七夜离开了西市之后,没有再去逛了,因为西市没有什么东西能入他的法眼了。

    沈晓珊他们一路跟着李七夜回到客栈之中,一路走着回去,沈晓珊他们谁人都不敢吭一声,在以前有一点脾气的贺尘此时都不敢吭一声,他把头颅垂得很低很低。

    回到客栈之后,李七夜盘坐于床前,运转功法,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随着混沌之气的弥漫,他命宫中的混纯之气越来越多,随着李七夜吞纳的混沌之气越来越多,已经接近了一百斗了,只要满了这一百斗的混沌之气,他就能突破道尘境界的瓶颈,迈入道蚁境界。

    “嗡”的一声响起,最终李七夜吞纳了足够的一百斗混沌之气,瞬间让他突破了道尘境界,迈入了道蚁境界。

    当李七夜突破了道尘境界的时候,不论是他的十三个命宫,还是体魄,竟然开始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在与世帝他们一战之后,李七夜惨死,虽然死记让他溯源重生,但是世帝他们太强大了,他们对李七夜造成的伤害远远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所以就算印记溯源了李七夜的十三命宫、四大体魄这些东西,但是李七夜整个人的道行被毁,让他消散了所有的功力。

    虽然十三命宫和四大体魄依然还在,但是此时此刻,没有力量支撑,让李七夜难于发挥它们无敌的神通。

    不过随着李七夜现在重新修练,随着他吞纳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越来越多,十三命宫和四大体魄会慢慢恢复。

    突破了道尘境界,让李七夜迈入了道蚁境界,道蚁境界需要五百斗的混沌之气,如果李七夜拥有了五百斗的混沌之气之后,他就能突破道蚁境界的瓶颈,让他迈入道虫境界。

    李七夜继续吞纳着混沌之气,掌御太初之力,感受着天地的脉动,他宛如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吧。”李七夜双眼也未张开,淡淡地说道。

    “吱”的一声响起,门推开了,只见铁树翁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李七夜坐在那里吞纳混沌之气的时候,他一声都不敢吭,垂手站在那里。

    铁树翁他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所以才赶来与李七夜他们汇合的。

    当从沈晓珊他们口中得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之后,这把铁树翁魂都吓得飞起来了,这让铁树翁明白他也是看走眼了,李七夜不止是一个满腹经伦的凡人那么简单,特别是知道李七夜把天凰太子钉杀在赌桌的时候,他更是吓得双腿都发软,差点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铁树翁。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是那么的平淡,没有任何威严而言,但是当被李七夜一看之时,铁树翁连站都站不稳,双腿发软。

    “扑嗵”的一声响起,铁树翁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他诚惶诚恐地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仙人,小的得罪之处,还请仙人降罪……”?此时铁树翁真的是被吓怕了,试想一下李七夜连天凰太子都敢钉杀,他们小小的铁树门算得了什么,试想一下,以往他徒弟对李七夜的不敬,足可以让他们铁树门被毁灭千百次。

    “起来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轻轻地摆手说道。

    铁树翁心惊肉跳,好不容易爬起来,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稳。这么大的一尊神就在眼前,他却没有发现,这怎么不把他吓坏了呢。

    站在李七夜面前,铁树翁一时之间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在李七夜面前他就像是一只伏在地上的一只蚁蝼而己。

    “你那事弄得怎么样了?”李七夜看着紧紧低着头的铁树翁,随意地问道。

    这话一问,把铁树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他忙是摆手说道:“是小的有眼无珠,考核之事是小的胡闹,妨了仙人大事……”?此时此刻就算铁树翁有一百个胆、一千个胆他都不敢请李七夜参加考核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不罚他不敬之罪,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算了,你也不需要紧张,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如果我是要责怪你的话,你也没有机会站在我面前。”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全身都直冒冷汗,这是差点把他吓死了。

    “此事也就随你吧,齐临帝家,我会亲自去一趟的,到了齐临帝家,我会为你铁树门说上两句好话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铁树翁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刚才他是被吓得半死,现在又听得这一句话,对于他来说,惊喜来得太突然了,他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如果真的是能在齐临帝家美言几句,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那就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能攀上齐临帝家,这也正是他一直努力去实现的目标!

    “我能看得上你,不只是因为你那份恭敬,也不止是因为你拍我的马屁。”李七夜看着发呆的铁树翁,平淡地说道:“我能看得上你,是你的那份智慧,你的一双慧眼,虽然你出身卑微,是出身于小门小派,但却有着连很多大门派都没有的那份理性,你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平,所以在这一点说你是做得很好!”

    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之后,铁树翁打了一个激灵,急忙伏拜于地上,他恭声地说道:“仙人对我们铁树门的大恩大德,我们铁树门没齿难忘,必定会为仙人立长生牌,世代供奉仙人。”

    “也罢,下去吧。”李七夜点了点头,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铁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再拜,然后这才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当铁树翁离开之后,李七夜随手一点,隐去了空间,在这个时候他才缓缓地取出了一件,这正是从齐铺中得来的那只木盒。

    这只木盒浑然一体,整个木盒泛着淡淡的青色,好像这个木盒像是青玉檀所雕成一样。

    取出了这只木盒之后,李七夜神态难得郑重。

    虽然李七夜曾对齐铺的老掌柜说,他也想知道这只木盒里面装着是什么,事实上并非如此,他心里面知道这只木盒的来历。

    可以说,这只木盒有着惊天的来历,甚至曾经有很多人寻找过这件东西,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件东西的真面目而己,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没有人识得这只木盒的真正价值。(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