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天凰太子被钉杀在赌桌之上,所有人都沉默起来,谁人敢去想象,一个凡人竟然敢杀一个帝统仙门的太子。

    换作是其他凡人,就算是天凰太子束手就擒让他杀,只怕都没有凡人敢下手,但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却毫不犹豫地把天凰太子杀了,而且还是风轻云淡,就像是杀了一只鸡鸭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有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心里面发毛,感觉眼前这个道行浅到可以忽略的凡人就是一只屠夫,他的一双手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

    至于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对于他们来说,平日里像天凰太子这样的存在,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这些小门小派只能是仰视这种存在,对于这种存在,沈晓珊他们心里面充满敬畏,因为这样的存在随便一根手指就能把他们碾死。

    现在李七夜却活生生地把天凰太子钉杀在了那里,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幕,这是何等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唉,何苦呢。”圣老六笑嘻嘻拍了拍手,然后钻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对于圣老六的行为,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他也懒得去多看天凰太子的尸体一眼,淡淡地说道:“这样的猎物,给我塞牙缝都不够。”说完转身就走。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下子让人浮想联翩,或者一开始天凰太子就已经是被人盯上了,一开始他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猎物了。

    而盯上天凰太子的这个凡人,不止是要榨干他身上的最后一滴油水,而且还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想到这样的一个可能,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在不少人看来,此时眼前这个凡人不再是一个凡人,而是张开血盆大嘴随时都能把人吞噬的凶兽,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凶兽。

    天凰太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天凰太子不止是丢掉了性命,而且他的所有宝物、钱财都被眼前这个凡人榨干!

    这种感觉让在场的很多人都不寒而栗,眼前这个凡人只怕不止是一位石师那么简单!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石坊的老位老祖露脸了,不失客气与恭敬地问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报上名号,消失在门外。

    回过神来的沈晓珊他们急忙是追了上去,忙是跟在李七夜的身后。

    第一凶人李七夜,当李七夜报出名字之后,很多人搜肠刮肚,但是从来没有人听过这样的一个名字,他们根本不知道第一凶人李七夜是谁。

    李七夜离开了西市之后,没有再去逛了,因为西市没有什么东西能入他的法眼了。

    沈晓珊他们一路跟着李七夜回到客栈之中,一路走着回去,沈晓珊他们谁人都不敢吭一声,在以前有一点脾气的贺尘此时都不敢吭一声,他把头颅垂得很低很低。

    回到客栈之后,李七夜盘坐于床前,运转功法,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随着混沌之气的弥漫,他命宫中的混纯之气越来越多,随着李七夜吞纳的混沌之气越来越多,已经接近了一百斗了,只要满了这一百斗的混沌之气,他就能突破道尘境界的瓶颈,迈入道蚁境界。

    “嗡”的一声响起,最终李七夜吞纳了足够的一百斗混沌之气,瞬间让他突破了道尘境界,迈入了道蚁境界。

    当李七夜突破了道尘境界的时候,不论是他的十三个命宫,还是体魄,竟然开始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在与世帝他们一战之后,李七夜惨死,虽然死记让他溯源重生,但是世帝他们太强大了,他们对李七夜造成的伤害远远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所以就算印记溯源了李七夜的十三命宫、四大体魄这些东西,但是李七夜整个人的道行被毁,让他消散了所有的功力。

    虽然十三命宫和四大体魄依然还在,但是此时此刻,没有力量支撑,让李七夜难于发挥它们无敌的神通。

    不过随着李七夜现在重新修练,随着他吞纳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越来越多,十三命宫和四大体魄会慢慢恢复。

    突破了道尘境界,让李七夜迈入了道蚁境界,道蚁境界需要五百斗的混沌之气,如果李七夜拥有了五百斗的混沌之气之后,他就能突破道蚁境界的瓶颈,让他迈入道虫境界。

    李七夜继续吞纳着混沌之气,掌御太初之力,感受着天地的脉动,他宛如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吧。”李七夜双眼也未张开,淡淡地说道。

    “吱”的一声响起,门推开了,只见铁树翁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李七夜坐在那里吞纳混沌之气的时候,他一声都不敢吭,垂手站在那里。

    铁树翁他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所以才赶来与李七夜他们汇合的。

    当从沈晓珊他们口中得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之后,这把铁树翁魂都吓得飞起来了,这让铁树翁明白他也是看走眼了,李七夜不止是一个满腹经伦的凡人那么简单,特别是知道李七夜把天凰太子钉杀在赌桌的时候,他更是吓得双腿都发软,差点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铁树翁。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是那么的平淡,没有任何威严而言,但是当被李七夜一看之时,铁树翁连站都站不稳,双腿发软。

    “扑嗵”的一声响起,铁树翁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他诚惶诚恐地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仙人,小的得罪之处,还请仙人降罪……”?此时铁树翁真的是被吓怕了,试想一下李七夜连天凰太子都敢钉杀,他们小小的铁树门算得了什么,试想一下,以往他徒弟对李七夜的不敬,足可以让他们铁树门被毁灭千百次。

    “起来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轻轻地摆手说道。

    铁树翁心惊肉跳,好不容易爬起来,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稳。这么大的一尊神就在眼前,他却没有发现,这怎么不把他吓坏了呢。

    站在李七夜面前,铁树翁一时之间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在李七夜面前他就像是一只伏在地上的一只蚁蝼而己。

    “你那事弄得怎么样了?”李七夜看着紧紧低着头的铁树翁,随意地问道。

    这话一问,把铁树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他忙是摆手说道:“是小的有眼无珠,考核之事是小的胡闹,妨了仙人大事……”?此时此刻就算铁树翁有一百个胆、一千个胆他都不敢请李七夜参加考核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不罚他不敬之罪,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算了,你也不需要紧张,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如果我是要责怪你的话,你也没有机会站在我面前。”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全身都直冒冷汗,这是差点把他吓死了。

    “此事也就随你吧,齐临帝家,我会亲自去一趟的,到了齐临帝家,我会为你铁树门说上两句好话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铁树翁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刚才他是被吓得半死,现在又听得这一句话,对于他来说,惊喜来得太突然了,他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如果真的是能在齐临帝家美言几句,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那就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能攀上齐临帝家,这也正是他一直努力去实现的目标!

    “我能看得上你,不只是因为你那份恭敬,也不止是因为你拍我的马屁。”李七夜看着发呆的铁树翁,平淡地说道:“我能看得上你,是你的那份智慧,你的一双慧眼,虽然你出身卑微,是出身于小门小派,但却有着连很多大门派都没有的那份理性,你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平,所以在这一点说你是做得很好!”

    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之后,铁树翁打了一个激灵,急忙伏拜于地上,他恭声地说道:“仙人对我们铁树门的大恩大德,我们铁树门没齿难忘,必定会为仙人立长生牌,世代供奉仙人。”

    “也罢,下去吧。”李七夜点了点头,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铁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再拜,然后这才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当铁树翁离开之后,李七夜随手一点,隐去了空间,在这个时候他才缓缓地取出了一件,这正是从齐铺中得来的那只木盒。

    这只木盒浑然一体,整个木盒泛着淡淡的青色,好像这个木盒像是青玉檀所雕成一样。

    取出了这只木盒之后,李七夜神态难得郑重。

    虽然李七夜曾对齐铺的老掌柜说,他也想知道这只木盒里面装着是什么,事实上并非如此,他心里面知道这只木盒的来历。

    可以说,这只木盒有着惊天的来历,甚至曾经有很多人寻找过这件东西,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件东西的真面目而己,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没有人识得这只木盒的真正价值。(未完待续。)

第1782章钉杀    一个凡人如此的挑衅天凰国,如此的无视天凰国,这让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这个凡人究竟是何来历呢?

    “你”天凰太子本以为自己能吓住眼前这一个凡人,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凡人根本就不在乎。

    “现在是不是你履行自己赌注的时候了。”李七夜懒得理会天凰太子,说道。

    “你”被李七夜逼到无路可退,天凰太子脸色十分的难看,忍不住大叫一声,说道:“凡人,你可要三思,我姐夫乃是未来的天帝,我姐夫出世,必定君临天下,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姐夫屠你百族!”

    天凰太子这样的行为让人不齿,但是当他抬出自己的靠山,当他指起他的姐夫之时,让很多人都心里面为之一凛。

    战王世家的金戈,能成为大帝的男人,在青洲乃至是十三洲提起这个名字都让人忌惮。当年金戈本是能成为天帝。

    在当年金戈证得大道的时候比道龙天帝还要早,而且在当年金戈的威望和声威比道龙天帝还要见,他成为天帝的呼声极高。

    事实上在当年他也差一点点成为大帝,就在他要承载天命的时候被百族狙击,使得他错过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尽管是如此,当年被狙击之后,金戈一怒,斩杀了无数老祖强敌,甚至是斩杀了上神,在重重的围困之下,金戈全身而退。

    金戈第一次承载天命失败,回到战王世家闭关,再一次苦修,等待着第二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尽管金戈失去了第一次承载天命的人,但很多人都认为他会在第二次成功地承载天命。现在就算金戈没能承载天命,他也是被世人认为最接近天帝的存人。

    正是因为这个能成为天帝的男人存在着,让很多人对他忌惮无比,也让天凰国的地位提升得很高。

    现在天凰太子搬出了他的姐夫金戈,在场的人都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金戈的名字不是轻易可以提的。

    “不认识,哪来的阿猫阿狗呀。”李七夜无所谓,摆了摆手说道。

    “小畜生,你死定了,竟然敢公然污辱我姐夫……”终于让天凰太子抓住了机会,他厉声大叫道,他欲借题发挥。

    “污辱就污辱呗,那算什么东西。”李七夜随意地说道:“快点纳命来吧,是你自己自杀还是我动手。”

    李七夜这样随意的态度让很多人都看得傻了眼,在青洲有几个人敢如此的不把金戈放在眼中,甚至是公然污辱金戈。

    “就是嘛,愿赌服输,瞎扯些赌局之外的事干什么。”此时在看热闹的修士人群中响起了一个笑声,说道:“我圣老六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输不起的人。既然都输了,就该拿出男儿气概来嘛……”

    “……在这赌桌上,输了就要兑现自己的赌注,如果输了就耍赖,大家还来这里赌什么,不如回家抱孩子,以我看,连石坊的赌桌也不要开了,有人输了就不兑现,这样的赌场还有什么意思?以后大家谁还敢来赌,大家说是不是?”

    此时站在人群中拿话来兑挤天凰太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地痞帮的老大圣老六。

    圣老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入人群中了,他一直都关注着事态的变化。

    “就是。”圣老六这话这样一煽动,在场的不少修士都纷纷点头附和,有一国之君也低声地说道:“如果这样的赌局都没办法保证兑现,以后我们怎么敢来这里赌石,万一对方赖帐,那岂不是没有任何保障?”?“是呀,石坊既然开赌桌,这应该要有一个保障才行。”有常来石坊赌石的修士强者也低声地说道。

    他们是不敢去招惹天凰国,也不敢去招惹金戈,但是却能借这样的一个机会向石坊施压,毕竟大家都常来石坊赌石,如果这一次天凰太子赖帐,那就是起了一个开头,以后在赌桌上有赌客赖帐,如果没有保障的话,那大家岂不是白赌一场。

    石坊既然敢在这里开赌桌,既然敢让所有人在这里赌石,那必须给大家一个保障。

    “殿下,可要三思了。”此时在大家的议论之下,石坊的高手也不由沉声地提醒天凰太子,就算他们不把天凰太子往死路逼,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让天凰太子离开,让他就这样赖帐。

    毕竟他们石坊是金字招牌,赌石是他们最丰厚的收入,如果现在他们不能给赌客保障,以后他们不需要开门做生意了,以后谁还敢来他们石坊赌石。

    被石坊的高手这话一逼,天凰太子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他羞怒万分,但他没办法像威胁李七夜这样来威胁石坊,石坊的背后靠山是齐临帝家,根本就不怕他的威胁。

    “好,我愿赌服输,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命,要杀要剐随你的便。”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天凰太子将心一横,冷冷地说道。

    此时看架势也知道石坊不会让他轻易离开了,所以他索性豁出去了。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天凰太子血气喷涌,全身是混沌之气包裹着,强大的太初之力压制着场面,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会受到他的太初之力压制。

    “我的命就在这里,来拿吧,如果你拿不了,那只怪你学艺不精,没有那个本事!”此时天凰太子也彻底不要脸了,一副耍赖的模样。

    天凰太子这样的做法让人相视了一眼,虽然都认为天凰太子这样的做法是十分让人不齿,但他这话也有一定道理。他现在是愿赌服输,他也把自己的性命摆在了那里,李七夜要他的性命就自己上去拿!

    此时大家都看着李七夜,天凰太子实力很强,李七夜一个凡人根本就无法撼动他,至于李七夜身后的沈晓珊他们三个跟班,那只不过是小修士而己,也根本无法撼动天凰太子这样的高手。

    “嘿,嘿,嘿,我可是兑现了自己的赌注,是你没有能力来拿,那可就不能怪我了。”此时天凰太子阴森森一笑,说道。

    天凰太子这样的话让很多人在心里面都不由唾弃,这也太不要脸了,但是此时天凰太子为了保命,彻底连脸都不要,大家也无可奈何。

    “砰”的一声响起,在天凰太子自鸣得意的时候,瞬间被人放倒,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下子被人控制住了。

    “你,你干什么!”突然间被人放倒,天凰太子叫得一大跳,他想挣扎跳起来,但他发现全身被人锁住了,他的道行一下子被人镇压了,这把他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他在年轻一辈可以算得上是小天才,现在却瞬间被人镇压,可想而知对方多么强大了。

    “我平生最看不惯这种无惯了。”放倒天凰太子的人正是圣老六,他笑嘻嘻地说道,瞬间把天凰太子压在了赌桌之上。

    “你,你,你是什么人,我乃是天凰太子……”天凰太子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厉叫道,欲搬出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圣老六笑嘻嘻地说道:“不过,我当作没听见。”

    “先生,他的狗命就在这里,你现在上来拿就是。”此时圣老六压住了天凰太子,忙是对李七夜说道。

    看到天凰太子被圣老六压着,不少人心里面都觉得痛快,天凰太子如此嚣张,大家都看他不顺眼,更何况现在他摆明要耍帐,现在有人收捡他,这怎么不叫人觉得痛快呢。

    李七夜随手拔起了一把长剑,缓缓地走了过去,淡淡地说道:“该我收帐的时候了。”

    “你,你,你不要乱来!”看到寒光四射的长剑就在自己的眼前,这一下把天凰太子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在这刹那之间,天凰太子第一次觉得死亡是如此的近,在这个时候不管他是什么出身,都已经是救不了他。

    “你,你,你开个价,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要钱我给钱,你要宝物我给宝物,总之,你要什么都行。”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的时候,再也顾不上什么颜脸,再也顾不上什么尊严,急忙求饶地说道。

    “我只要你的狗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说我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寒冷的长剑在自己的身上划来划去,这把天凰太子吓得都尿裤死,生死关头,他还顾得上什么,声厉内荏地大叫道:“你,你,你不能杀我,我姐夫是金戈,我姐姐乃是拥有无双血统,你,你,你杀我,十三洲没,没,没你立足之地……”

    “噗”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话还没有落下,鲜血溅射,李七夜一剑瞬间刺穿了他的身体,一剑把他钉杀在了赌桌之上。

    此时此刻,天凰太子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只怕他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凡人的手中,而且毫无反抗之力,只怕到死他都不瞑目。

    鲜血流淌,染红了赌桌,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沉默。

    本来以天凰太子的实力,只要他真命还在,这一剑是杀不死他的,可惜他的天命却被圣老六锁住了,李七夜这一剑瞬间要了他的性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