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小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驭御道胚?”看到李七夜随手挑了一个白装道胚,有人都不由暗暗地咕嘀一声。

    见李七夜如此的随意,甚至有人暗暗怀疑李七夜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这场赌局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傻子都不可能挑一个白装道胚。

    看到李七夜挑了白装道胚,天凰太子不由暗喜,有人要自寻死路,谁都挡不住,他心喜之下,挑选了一个天封道胚。

    虽然说同样是后天道胚,天凰太子的天封道胚不知道比李七夜的白装道胚强大了多少了。

    “开始吧。”当李七夜和天凰太子两个人都回到赌桌之后,石坊的高手为他们两个人作裁判,沉喝一声说道。

    “嗡”的一声,此时天凰太子手中的天封道胚瞬间亮了起来,一缕缕晶芒的光芒像剑芒一样可以刺穿人的身体。

    此时天凰太子的确是没有动用丝毫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但是他可是帝统仙门的传人,他自小修练帝术,就算他不用任何功法,不用混沌之气、太初之力,他的意念的力量也不知道比凡人强了几千倍甚至是上万倍。

    “噗”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这个道胚在天凰太子的意念催动之下,这个剑胚如同一把利剑一样射向了李七夜,这剑胚的剑芒锐不可挡,不要说是凡人,就算是普通修士,如同沈晓珊这样的修士,都挡不住这个剑胚的一击。

    李七夜看都没有看一眼,他的意念驭御着白装道胚冲了上去。

    见李七夜的白装道胚冲了上去,所有人都惊呼一声,大家都觉得这是自杀行为,一个凡人的白装道胚根本就无法与天凰太子的天封道胚对抗。

    “砰”的一声响起,道胚崩碎,眨眼之间无数的碎片灰飞,晶莹的碎片翻飞,宛如让人听到了那种碎片洒落的悦耳声音。

    在这刹那之间,让所有人都看呆了,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幕与在场任何人所想象的都不一样。

    崩碎的并非是李七夜的白装道胚,而是天凰太子的天封道胚,在两个道胚相撞的瞬间,李七夜的白装道胚是浑然无事,而天凰太子的天封道胚是瞬间粉碎。

    这并非是李七夜的白装道胚比天凰太子的天封道胚强大,而是意味着李七夜的意志比天凰太子强,这就意味着李七夜的道心比天凰太子不知道坚定了多少倍,他这简直就是无可撼动的道心。

    “不可能”天凰太子骇然大叫一声,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呆在了那里,目瞪口呆,这对于他来说,这样的结果简直就是无法接受。

    这一场赌局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是胜券在握了,没有想到本来他绝对能赢的一局,却偏偏输了,这样的结局换作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

    事实上不要说是天凰太子,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相人,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所有人都惊呆地看着这样的一幕。

    一个帝统仙门的传人,竟然败给了一个凡人,这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你又输了。”李七夜反应平淡,徐徐地说道:“这该拿命来了吧。”

    “不,这不可能,凡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力!”天凰太子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大叫一声说道。

    “谁说凡人就不能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力。”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道心坚与不坚,又何与道行高低有关?谁说凡人就不可以拥有一颗坚定的道心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修士强者为之愕了一下,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凡人有一颗坚定的道心的,在修士看来凡人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不可能拥有一颗坚定的道心。

    “一定有鬼,一定有鬼。”此时天凰太子脸色煞白,厉叫地说道:“一定有人暗中帮助他,一个凡人而己,根本不可能与本太子相比。”

    天凰太子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相视了一眼,很多人都面面相觑,他们也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凡人竟然拥有着一颗比天凰太子还在坚定的道心,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唉,这年头,蠢物太多。”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局不算,这一定有鬼,不然不可能会这样。”天凰太子此时反悔赖帐了,因为这是他的命,如果这一局算的话,他的命就没有了。

    “你们石坊怎么说呢?”李七夜也不在意,笑吟吟地说道。

    此时石坊中站出一位老祖来,这一位老祖虽然血气内敛,但是当这样的老祖一站出来的时候,在场的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这种老祖基本上是不出面的,现在站出来裁定,那就意义非凡了。

    “这一局算数,这一场赌局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也没有任何人帮助这位公子,这一点石坊可以以名誉作保证。”这位老祖盯着天凰太子,徐徐地说道。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老祖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他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石坊中的老祖一站出来说出这话,那一切都不一样了,这个石坊乃是齐临帝家开的,石坊敢以名誉来保证这一局赌局的公正公平,那就意味着齐临帝家可以为这一场赌局而担保,这也意味着这一场赌局的结果没有任何人能推翻!

    连石坊都敢作出这样的担保,这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也没有什么异议可言,比起天凰太子来,在场的修士强者更相信石坊,因为石坊开了那么久,他们的信誉是扛扛的,可谓是金字招牌。

    “这,这不能的!”天凰太子依然不由大叫一声,难于接受这样的结果。

    “怎么,想赖帐吗?”李七夜看着天凰太子,悠闲地说道。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天凰太子,如果这一次天凰太子真的要赖帐的话,这不止是把自己搭进去了,连天凰国的信誉都搭进去了,试想一下,让天下人都知道天凰国的传人赌输了赖帐,这将会怎么样的结果。

    天凰太子一时脸色煞白,呆如木鸡,这样的结局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了,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又无法赖帐,在这一刻天凰太子后悔莫及,但是现在他想后悔都来不及了,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卖。

    “呵,呵,呵,道兄,不,前辈,你觉得这一场赌局,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呢。”好不容易天凰太子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他放低了姿态,厚着脸皮,跟李七夜套近乎,当然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老脸也是火辣辣的。

    在平时都是别人对他点头哈腰,哪里有他天凰太子给别人点头哈腰的时候。

    “前辈,你乃是世外高人,我只是一个见识浅的小辈而己,这一局小辈输得心服口服,前辈高人大量,高抬贵手,饶晚辈如何?只要前辈开个价,我们天凰国必定如数奉上。”此时天凰太子低头说道。

    虽然颜脸重要,但性命更重要,只要能活着离开这里,他就有机会报仇,只要离开了齐临帝家的地盘之后,总有一天他会弄死这个凡人的,就算这个人呆在齐临帝家的地盘不离开,他们天凰国也会花天价弄死这个小畜生。

    此时低头一次,换来以后无限的报仇机会,对于天凰太子来说这一切都值得,只要活着离开,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个小畜生生不如死!

    看到一直都高姿态的天凰太子在这个时候都低头求饶了,这让很多人都不由吁嘘,当在生死关头,对于很多人来说,什么尊严,什么颜脸,什么信誉,都不值得一提。

    李七夜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他能不知道天凰太子的想法吗?他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不行,赌局就是赌局,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你是自己结束自己的性命,带着尊严离开,还是要我来亲自动手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天凰太子脸色大变,他已经是低头求饶了,眼前这个凡人竟然还不肯放过他。

    “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也不要做得太过份。”好不容易低头的天凰太子忍不住冷冷地说道。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就是要你狗命,废话少说,快把狗命拿来,我管你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极点,满脸铁青,他最后一咬牙,既然都活不了了,他索性撕开脸皮,冷笑地说道:“你区区一个凡人,敢与我天凰国做对,你想过下场吗?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天凰国要让你碎尸万段,灭你九族,让你们种姓血流千里!”

    见天凰太子说翻脸就翻脸,这让不少人为之不齿,但是天凰太子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李七夜这样的凡人真的杀了天凰太子,天凰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为天凰太子报仇。

    如果有点理智的人,在这个时候饶了天凰太子一命也没有什么的。

    “天凰国,那算什么东西?没听过,就算我杀了你,他们又能怎么样。”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威胁。

    ps:中奖又不能私信的同学,请你们看评论区置顶的贴子,那里有群号,进入普通群之后,你把你中奖的id和地址、联系方式还有尺码发给管理员“繁华落尽花空”,由他负责统计就行了。(未完待续。)

第1779章一败涂地    道兵套装,这是很多修士追求的兵器,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都渴望自己能一件完整的道兵套装,不过,一般来说普通的修士强者无法拥有一件完整的装套的,因为道兵的装套实在是太过于昂贵了。

    套装,指的是从一个道材中切出来的成套道胚,而且这成套的道胚必须是同一个品质。就比如说,从一件道材之中切出了三个白装道胚、一个镶金道胚,那么镶金道胚就会被拿掉,三个白装道胚会形成一个白套装。

    如果从一件道材中切出了五个紫兵的道胚,那么这五个紫兵的道胚就会形成了一件紫兵套装!

    套装,是一套完整的道兵,所以被称之为套装,而且每一件完整的套装都会有一个道篇的。

    这样完整的套装拥有了道篇,就意味着天地交汇的时候留下了天地万法的篇章,这比仅仅留下法则,那不知道是强大了多少。

    三件成一套,这就意味着一件套装必须是从一个道材中同时切出三个同样品质的道胚那才能形成套装,否则就无法形成套装。

    此时随着李七夜吹了一口气,就像变魔法一样,只见整整齐齐被码在桌面上的道胚瞬间浮现了一道道法则,一道道法则瞬间交织成了一个完整无比的道篇,在这道篇之中浮现了一件铠甲配剑的套装。

    “剑铠套装呀。”看到这样的道篇,有修士强者说道:“这也算是比较常见的套装了。”

    “虽然常见,但是不要忘记了,那怕是白装,一万个道材中才有机会出现一件套装的,而且都是三个道胚所成的套装。”有一位经验丰富的石师说道。

    道胚的品质越高,出现套装的机率就越低,最巅峰的套装,万古以来那也只不过是寥寥几件而己。

    “六百三十九道胚所成套的白套装”连石坊的石师看到这样的一套白套装,都十分震撼,喃喃地说道:“青洲已经很久没出过如此数目庞大的白套装了!”

    套装的威力是十分大的,一个白装道胚,当然比不过其他品质的道胚,二个也无法相比,三个也不行……

    当白套装的道胚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就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庞大的数量会引起质变。

    在道胚这一方面来说,很多石师都认同以白套装而言,六百个道胚是白套装的极限,如果突破了六百个道胚的白套装,它就会引起质变。因为道胚越多,那么套装的道篇就越强大,它拥有了更恐怖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

    如果白套装的道套拥有了超过六百道胚之后,白套装可以碾压同一个级别的任何品质的道兵。

    比如说,同样是道圣境界,一件超过了六百个道胚的道圣白套道,它可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同一级别的所有道兵,那怕是一件天封品质的道兵都会被碾压,就算是先天道兵,那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果白套装的道胚数字超过了一千个,可以越级挑战其他的道兵!当然套装除外!

    当套装的道胚突破了一定数目之后,它的优势就一下子体现出来了,这种优势不是单件道兵所能相比的。

    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都很多人寻求套装,那怕是白套装,如果它的道胚数目足够庞大的话,那绝对能卖出一个极高的价格。

    “这件白套装,卖出的价格,至少是道圣级别。”有修士强者缓缓地说道。

    “以我个人估价,这一件白套装拿去拍卖,起价至少是十万道圣级别的混沌石,六百三十九颗的道胚形成一件套装,这样的套装已经不多见了。如果有实力的大人物用心去蕴养这样的一件套装,用足够时间去打造这样的一件套装,那么等它的级别上去之后,那是绝对是碾压同一级任何道兵!”一个石师对李七夜这件白套装估价说道。

    此时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天凰太子一眼,说道:“你觉得我这件套装值钱,还是你那个先天道胚值钱呢?”

    在这个时候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嘴巴张得大大的,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了。

    “阁下的石师造化已经非我辈所能比了,这一局是阁下赢了。”此时李蒗轩都不得不认输。

    从一个道材中切出一件套装,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把眼前石坊中的所有道材都切开来,都不见得能再切出一件套装来。

    现在李七夜只是选中一件道材而己,就让他切出了一件套装,这绝对不是撞运气那么简单,这意味着当李七夜挑到这件道材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切出一件白套装了!

    这样的眼光,这样的实力,那已经是石师的巅峰了,那怕李蒗轩这样的天才石师,也是自叹不如。

    今天李蒗轩这样的天才石师输给了一个凡人石师,这对于李蒗轩他自己来说,他也没有什么好怨言的,他是输得心服口服。

    “你输了。”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天凰太子一眼,把眼前堆成小山的混沌石和各种宝物揽为己有。

    “破铜烂铁太多,你们拿去当了喝酒吧。”此时,李七夜不止是随手抓起一大把一大把的混沌石打赏给了身边的沈晓珊他们三个人,同时还把天凰太子那抵押在赌桌上的一件件宝物赏给了沈晓珊他们三个人。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一时之间都呆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都惊喜无比,在这一刻他们觉得天上下起了钱雨,满天的钱财滔滔地落入了他们的口袋之中。

    能遇到如此阔绰的主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羡慕无比,对于不少修士来说,他们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赚到这么多钱,现在李七夜却像扔破铜烂铁一样扔给了身边的跟班。

    虽然说天凰太子的宝物不错,不过根本就不入李七夜的法眼,在他看来这些宝物的确是跟破铜烂铁差不了多少。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接住了李七夜随意抛过来的打赏,他们这个时候心里面的震撼是无法形容了,难怪在此之前李七夜那么的狂妄,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把他们铁树门放在眼中,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那只不过是贫穷的破落户而己。

    此时沈晓珊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羞愧,在以前他们在李七夜面前有着很大的优越感,在他们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凡人而己,现在他们才明白真正狂妄自大的不是李七夜,而是他们自己,他们能遇到李七夜,就是一大机缘,能跟在他的身边,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在李七夜十分阔绰地打赏沈晓珊他们的时候,让输掉的天凰太子呆呆地站在了那里,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在这一场豪赌之时,他是输红了双眼,赌性大作,根本就没有多去想后果,在他看来,再赌一局,他必能要了这个凡人的狗命,他必能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折磨眼前这个凡人,让他狠狠地出一口恶气,让所有人都知道与他为敌将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现在这一局他却输得一塌糊涂,连天才石师的李蒗轩都不是对手,再一次输得一败涂地!

    这一局天凰太子他可是押上了全身的宝物和钱财,甚至还向石坊借了五百万。现在他不止是一个穷光蛋,还背负了巨额债务。

    虽然说他们天凰国能还得起这一笔债务,但是,如果被他父亲知道,被皇室的诸老知道这件事情,只怕不止是被他父亲打断双腿,只怕他继承大统的资格也会被剥夺。

    想到这一些,天凰太子顿时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又惊恐,又愤怒。

    “怎么,输怕了吗?”在天凰太子呆如木鸡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输得一穷二白,也能理解你的害怕的。喏,拿去吧,给你留点盘缠回去,免得你穷到回不了天凰国。”

    李七夜说着抓起了一大把的混沌石,扔给了天凰太子。

    “小畜生”天凰太子回过神来,不由厉叫一声,想到了种种,此时的天凰太子才是真正的输给了眼,他指着李七夜大叫说道:“这,这一定有鬼!”

    “有什么鬼”李七夜懒得去多看他一眼,懒洋洋地说道:“众目睽睽之下,有什么鬼可言?就算我坑你了,难道李蒗轩会坑你,难道齐临帝家的石坊会坑你?就算我们都坑你了,在场上千双眼睛看着,如果有鬼,有人看不出来吗?”

    此时很多人都不由看了看天凰太子,大家都明白,这一次天凰太子真正的输红了眼,不过大家也能理解的,一口气输了千万,换作任何人都会抓狂,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输掉了千万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被这么多人看着,天凰太子脸色铁青,他此时不止是输得精光,他这一次是输给了一个凡人!这才是让他最丢脸的地方!

    “输不起就直说嘛。”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堂堂的一国太子,连一千万都输不起,这也太掉价了吧。输不起就输不起了,你天凰国一个小国,这么贫穷我也是能理解的。但是,赌徒也要有赌品,输不起还要诬赖人,这样瘪三的赌徒,还是回你娘的怀抱去吧。”

    李七夜存心是想激怒天凰太子,拿话来刺激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