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道兵套装,这是很多修士追求的兵器,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都渴望自己能一件完整的道兵套装,不过,一般来说普通的修士强者无法拥有一件完整的装套的,因为道兵的装套实在是太过于昂贵了。

    套装,指的是从一个道材中切出来的成套道胚,而且这成套的道胚必须是同一个品质。就比如说,从一件道材之中切出了三个白装道胚、一个镶金道胚,那么镶金道胚就会被拿掉,三个白装道胚会形成一个白套装。

    如果从一件道材中切出了五个紫兵的道胚,那么这五个紫兵的道胚就会形成了一件紫兵套装!

    套装,是一套完整的道兵,所以被称之为套装,而且每一件完整的套装都会有一个道篇的。

    这样完整的套装拥有了道篇,就意味着天地交汇的时候留下了天地万法的篇章,这比仅仅留下法则,那不知道是强大了多少。

    三件成一套,这就意味着一件套装必须是从一个道材中同时切出三个同样品质的道胚那才能形成套装,否则就无法形成套装。

    此时随着李七夜吹了一口气,就像变魔法一样,只见整整齐齐被码在桌面上的道胚瞬间浮现了一道道法则,一道道法则瞬间交织成了一个完整无比的道篇,在这道篇之中浮现了一件铠甲配剑的套装。

    “剑铠套装呀。”看到这样的道篇,有修士强者说道:“这也算是比较常见的套装了。”

    “虽然常见,但是不要忘记了,那怕是白装,一万个道材中才有机会出现一件套装的,而且都是三个道胚所成的套装。”有一位经验丰富的石师说道。

    道胚的品质越高,出现套装的机率就越低,最巅峰的套装,万古以来那也只不过是寥寥几件而己。

    “六百三十九道胚所成套的白套装”连石坊的石师看到这样的一套白套装,都十分震撼,喃喃地说道:“青洲已经很久没出过如此数目庞大的白套装了!”

    套装的威力是十分大的,一个白装道胚,当然比不过其他品质的道胚,二个也无法相比,三个也不行……

    当白套装的道胚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就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庞大的数量会引起质变。

    在道胚这一方面来说,很多石师都认同以白套装而言,六百个道胚是白套装的极限,如果突破了六百个道胚的白套装,它就会引起质变。因为道胚越多,那么套装的道篇就越强大,它拥有了更恐怖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

    如果白套装的道套拥有了超过六百道胚之后,白套装可以碾压同一个级别的任何品质的道兵。

    比如说,同样是道圣境界,一件超过了六百个道胚的道圣白套道,它可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同一级别的所有道兵,那怕是一件天封品质的道兵都会被碾压,就算是先天道兵,那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果白套装的道胚数字超过了一千个,可以越级挑战其他的道兵!当然套装除外!

    当套装的道胚突破了一定数目之后,它的优势就一下子体现出来了,这种优势不是单件道兵所能相比的。

    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都很多人寻求套装,那怕是白套装,如果它的道胚数目足够庞大的话,那绝对能卖出一个极高的价格。

    “这件白套装,卖出的价格,至少是道圣级别。”有修士强者缓缓地说道。

    “以我个人估价,这一件白套装拿去拍卖,起价至少是十万道圣级别的混沌石,六百三十九颗的道胚形成一件套装,这样的套装已经不多见了。如果有实力的大人物用心去蕴养这样的一件套装,用足够时间去打造这样的一件套装,那么等它的级别上去之后,那是绝对是碾压同一级任何道兵!”一个石师对李七夜这件白套装估价说道。

    此时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天凰太子一眼,说道:“你觉得我这件套装值钱,还是你那个先天道胚值钱呢?”

    在这个时候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嘴巴张得大大的,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了。

    “阁下的石师造化已经非我辈所能比了,这一局是阁下赢了。”此时李蒗轩都不得不认输。

    从一个道材中切出一件套装,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把眼前石坊中的所有道材都切开来,都不见得能再切出一件套装来。

    现在李七夜只是选中一件道材而己,就让他切出了一件套装,这绝对不是撞运气那么简单,这意味着当李七夜挑到这件道材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切出一件白套装了!

    这样的眼光,这样的实力,那已经是石师的巅峰了,那怕李蒗轩这样的天才石师,也是自叹不如。

    今天李蒗轩这样的天才石师输给了一个凡人石师,这对于李蒗轩他自己来说,他也没有什么好怨言的,他是输得心服口服。

    “你输了。”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天凰太子一眼,把眼前堆成小山的混沌石和各种宝物揽为己有。

    “破铜烂铁太多,你们拿去当了喝酒吧。”此时,李七夜不止是随手抓起一大把一大把的混沌石打赏给了身边的沈晓珊他们三个人,同时还把天凰太子那抵押在赌桌上的一件件宝物赏给了沈晓珊他们三个人。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一时之间都呆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都惊喜无比,在这一刻他们觉得天上下起了钱雨,满天的钱财滔滔地落入了他们的口袋之中。

    能遇到如此阔绰的主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羡慕无比,对于不少修士来说,他们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赚到这么多钱,现在李七夜却像扔破铜烂铁一样扔给了身边的跟班。

    虽然说天凰太子的宝物不错,不过根本就不入李七夜的法眼,在他看来这些宝物的确是跟破铜烂铁差不了多少。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接住了李七夜随意抛过来的打赏,他们这个时候心里面的震撼是无法形容了,难怪在此之前李七夜那么的狂妄,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把他们铁树门放在眼中,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那只不过是贫穷的破落户而己。

    此时沈晓珊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羞愧,在以前他们在李七夜面前有着很大的优越感,在他们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凡人而己,现在他们才明白真正狂妄自大的不是李七夜,而是他们自己,他们能遇到李七夜,就是一大机缘,能跟在他的身边,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在李七夜十分阔绰地打赏沈晓珊他们的时候,让输掉的天凰太子呆呆地站在了那里,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在这一场豪赌之时,他是输红了双眼,赌性大作,根本就没有多去想后果,在他看来,再赌一局,他必能要了这个凡人的狗命,他必能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折磨眼前这个凡人,让他狠狠地出一口恶气,让所有人都知道与他为敌将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现在这一局他却输得一塌糊涂,连天才石师的李蒗轩都不是对手,再一次输得一败涂地!

    这一局天凰太子他可是押上了全身的宝物和钱财,甚至还向石坊借了五百万。现在他不止是一个穷光蛋,还背负了巨额债务。

    虽然说他们天凰国能还得起这一笔债务,但是,如果被他父亲知道,被皇室的诸老知道这件事情,只怕不止是被他父亲打断双腿,只怕他继承大统的资格也会被剥夺。

    想到这一些,天凰太子顿时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又惊恐,又愤怒。

    “怎么,输怕了吗?”在天凰太子呆如木鸡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输得一穷二白,也能理解你的害怕的。喏,拿去吧,给你留点盘缠回去,免得你穷到回不了天凰国。”

    李七夜说着抓起了一大把的混沌石,扔给了天凰太子。

    “小畜生”天凰太子回过神来,不由厉叫一声,想到了种种,此时的天凰太子才是真正的输给了眼,他指着李七夜大叫说道:“这,这一定有鬼!”

    “有什么鬼”李七夜懒得去多看他一眼,懒洋洋地说道:“众目睽睽之下,有什么鬼可言?就算我坑你了,难道李蒗轩会坑你,难道齐临帝家的石坊会坑你?就算我们都坑你了,在场上千双眼睛看着,如果有鬼,有人看不出来吗?”

    此时很多人都不由看了看天凰太子,大家都明白,这一次天凰太子真正的输红了眼,不过大家也能理解的,一口气输了千万,换作任何人都会抓狂,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输掉了千万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被这么多人看着,天凰太子脸色铁青,他此时不止是输得精光,他这一次是输给了一个凡人!这才是让他最丢脸的地方!

    “输不起就直说嘛。”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堂堂的一国太子,连一千万都输不起,这也太掉价了吧。输不起就输不起了,你天凰国一个小国,这么贫穷我也是能理解的。但是,赌徒也要有赌品,输不起还要诬赖人,这样瘪三的赌徒,还是回你娘的怀抱去吧。”

    李七夜存心是想激怒天凰太子,拿话来刺激他。(未完待续。)

第1780章赌命    “小畜生,闭嘴!”天凰太子是何许人物,他乃是帝统仙门的传人,走到哪里都是高高在上,何时被人羞辱过,更别说是被凡人羞辱了。

    本就赌得眼红的天凰太子此时狂怒,要冲了过来杀死李七夜,以他实力而言,要杀死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那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天凰太子要冲过来弄死李七夜,但是立即被石坊的高手挡住了,石坊当然不会允许天凰太子在这里杀人了,更何况天凰太子和李七夜刚才还在对赌呢,现在如果天凰太子弄死了李七夜,这让他们石坊就混不下去了。

    对于他们石坊来说,他们既然敢开赌局,就需要保护赌客的安全。如果说有赌客赢了对方的钱财,而对方不服气把赌客弄死,他们石坊未能尽到保护的职责,以后还有谁敢来他们石坊赌石。

    “太子殿下,请自重,石坊之内不能伤害任何客人。”石坊的高手当场就把天凰太子挡了回去,冷冷地说道:“太子殿下想解决恩怨,就赌桌上一见高低!”

    天凰太子是帝统仙门的传人没错,他姐夫是金戈没错,他的靠山是很强大,这也没错,但是这石坊乃是齐临帝家开的,既然他们敢开石坊,敢设赌局,他们石坊就没怕过谁,就算是天凰太子敢硬来,他们石坊也一样是不会给情面。

    “小畜生,敢再赌一局吗?”此时天凰太子也是怒不可揭,赌红了双眼的他狠狠地盯着李七夜,耍狠,厉叫一声说道。

    看到天凰太子这个模样,大家都知道天凰太子输惨了,急着要翻身,赌红了双眼的他,也是豁出去了。

    “赌?有什么不敢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难道我会怕你这个瘪三不成?要赌什么?我奉陪就是!不赌的就是孙子!”

    “好,本太子就等你这句话!”天凰太子狂笑一声,冷森地说道:“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的水,可千万别后悔!”

    “后悔什么?”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闲地说道:“你这样的小瘪三值得我去反悔吗?我就是怕你赌不起,你现在穷得连路费都没有,你拿什么来赌!”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天凰太子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这不止是李七夜骂他是小瘪三,更是因为李七夜这句话戳到了他的痛处。

    在平时他天凰太子是什么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钱财根本就不是一个事儿,现在他却输得一无所有,被李七夜这样一句话揭开伤疤,让他难堪无比。

    “赌命,你敢吗!”天凰太子怒火攻心,厉叫一声说道。

    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他比任何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今天他输得一塌糊涂,输得一无所有,赌徒的心态之下,让他豁出去了,厉叫道。

    “赌命,有什么不敢,我不是一直都在赌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样赌,我随时奉陪。”

    李七夜答得如此爽快,让天凰太子都愕了一下,眼前这个凡人连胜了三局,他还以为他不会再赌了,没有想到竟然一口答应了。

    在这刹那之间,天凰太子清醒了一下,他觉得不是很妙,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已经是无法收回刚才的话,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更不能认怂,否则以后青洲没他立足之地。

    “好,赌就赌!”天凰太子一咬牙,将心一横,完全豁出去了,头脑再一次发热。

    “怎么个赌法?”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不管你怎么赌,我奉陪到底,今天就让这一场赌局有一个结局吧。”

    赌到双方都赌命了,这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相视了一眼,石坊方面反应平淡。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在石坊常有发生的事情,在赌石的时候往往有双方赌到眼红或者双方本来就有恩怨仇恨的,赌到最后,都是以命相见。

    本来连输了三局的天凰太子此时双眼转动了一下,立即有了主意,他冷笑地说道:“既然在石坊,那我们还是赌道胚,你我各人取一个道胚,你我比的是对道胚的驭御。”

    “本太子也不欺负你,无需混沌之气,无需太初之力,与道行深浅无关,只需意念来掌控道胚,双方驭御道胚相搏,谁击碎了对方的道胚,谁就胜出!本太子也不欺你是个凡人,只需要一颗坚定的道心却可。”说到这里,天凰太子不由阴阴一笑。

    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怔了一下。道胚乃是天地交汇而生,它就好像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在没有把它还没有融合神金仙矿之前,在还没有把它打造成兵器之前,凡人的确是可以用意志来驭御它。

    只不过这只是理论上行得通而己,就算意志可以驭御一个道胚,那么也必须需要极为强大的意念,然而这强大无比的意念,那必须要坚定无比的意志,而这坚定无比的意志,就需要无可撼动的道心。

    试想一下,一个凡人连功法都没有修练过,那怕是修练过了,那也只不过是道尘境界的蚁蝼而己,弱小得不堪一击,这样的凡人能有多坚定的道心?

    在很多人看来,像李七夜这样的凡人根本就不可能驭驾道胚嘛。

    退一万步说,就算李七夜能驭御道胚了,但是跟天凰太子相比起来,那相差得太远了。天凰太子本身道行就很高,出身帝统仙门的他自小就修练帝术,他的意念之强大,焉是区区一个凡人所能相比的。

    就算天凰太子不用任何混沌之气、太初之力凭着他强大的意念,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李七夜击败。

    大家都看着李七夜,都想知道他应不应战,因为这样的一场赌局根本就不需要赌嘛,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如查李七夜应战的话,那就是送死,天凰太子必赢。

    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也大惊,她可是明白的,李七夜的确是一个凡人,如果与天凰太子赌驭御道胚,那是自寻死路,谁都求不了。

    沈晓珊怕李七夜不懂里面的玄机,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在他耳边低声地说道:“少爷,他是个高手,你绝对赢不了他的,千万别赌。”

    “怎么,不敢赌了吗?”见到李七夜没有出声,天凰太子阴森森地说道:“刚才是谁说不论是怎么样的赌法都奉陪的吗?说出去的话,那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此时想反悔都来不及了。”

    天凰太子如此逼李七夜,不少人都轻轻地摇了摇头,天凰太子想要李七夜的命这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不过这一局天凰太子明显是赢得不够光明正大,他口头上说是不欺负李七夜这个凡人,事实上他是赤裸裸的占有绝对优势。

    不过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谁都解不了这一局,是李七夜他自己口出狂言,他自己说是什么样的赌局都奉陪的,在赌桌上,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谁想收回这泼出去的水,那就是不可能了。

    现在就算李七夜不想赌了,但他把话说出去了,他想下赌桌就难了,就算天凰太子愿意放他一马,那都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赌,有什么不赌的。”李七夜笑着说道:“没有我不敢赌的赌局,既然你一定要赌驭御道胚,那我奉陪就是。”说到这里,他露出浓浓的笑容。

    李七夜一口答应了这样的一场赌局,让大家都大吃一惊,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是赌疯了,这是太过于盲目了,这摆明是去送死。

    “连赢了三局,这让他有点飘飘然了,这是自寻死路。”有老一辈的强者觉得李七夜犯了赌徒的大忌,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在其他人看来李七夜这是送死,而在李七夜看来,那只不过是早点结束这一场游戏而己,像天凰太子这样的角色,再玩下去就没有意思了。

    “好,够豪气,那我们就开始吧。”天凰太子鼓掌,在夸李七夜说道。当然他在心里面阴阴一笑,该还的终究是要还了。

    他不止是要杀死李七夜,他还要把李七夜赢了他的一切给他全部吐出来,到时候他会慢慢折磨李七夜,让他生不由死,等了他求死的时候,他就会心甘情愿地把赢到的所有宝物、混沌石乖乖地还给他。

    到时候,就算他要杀死眼前这个凡人了,就算他要折磨强迫眼前这个凡人交出所有宝物和混沌石了,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阻拦他,因为眼前这个凡人的性命已经是在他手中了,他想怎么样折磨眼前这个凡人都行。

    所以此时天凰太子他在心里面不由狂笑一声,这一局他不止是要赢了眼前这个凡人的性命,同时也要把刚才输掉的一切赢回来。

    “就这个吧。”就在天凰太子心里面狂笑的时候,李七夜已经十分随意地挑到了一个白装道胚。

    李七夜竟然挑了一个白装道胚,这让所有人都傻了一下,现在李七夜已经有足够的混沌石了,他好歹也挑一个好的道胚来对赌呀,他现在却只挑一个白装道胚,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