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李七夜和李蒗轩两个人都回到了赌桌之上,看到李七夜挑了一件后天的道材,李蒗轩都不由大吃一惊,说道:“阁下实是高深莫测,如此捡漏,只怕当世难有。”

    只要有点理性的石师都知道,拿后天道材去挑战先天道材,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除非能捡漏切出一个极品了,不然的话那是输局己定。

    “撞撞运气而己。”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都说是赌石了,稳扎稳打,那就太没惊喜了。”

    “如此魄力,让人佩服。”李蒗轩还能说什么,赌上自己的性命了,还敢捡漏,这样多么强大的自信。

    “嘿,撞运气,等一会儿连性命都撞丢了。”此时天凰太子阴阴一笑,露出残忍的笑容,说道:“本太子已经迫不及待地一刀一刀地把你头颅锯下来。”

    此时在天凰太子看来,李蒗轩胜券在握了,他就不相信眼前这个凡人的运气会那么神奇,一二次捡漏还能说是可以接受,如果说三次都捡漏,那就真的是活见鬼了,只怕连石坊的石师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

    现在李蒗轩手中的是道贤级别的先天道材,镶金品质,切出这样的道胚基本上不成问题,而李七夜区区一个后天道材,就算捡了一个大漏,切出个极品来,想胜李蒗轩的机率都很小。

    对于天凰太子,李七夜懒得理会,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开始吧。”

    “那我就抢个先,我先切开。”李蒗轩一抱拳,也不谦让,他也想知道自己能切出怎么样的道胚,虽然说他心里面已经很有底气了,但他还是有些迫不及待,毕竟这是一场豪赌,只要见到了底牌,他心里面才踏实。

    对于李蒗轩的要求,李七夜也同意了,李蒗轩石刀在手,出手极快,一阵阵沙沙沙的声音响起。

    “啪”的一声,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李蒗轩如庖丁解牛一般把道胚切了出来。

    当道胚切出来的时候,瞬间涌出了混沌之气,一股道贤级别的太初之力扑面而来,一缕缕晶莹的光芒从混沌之气中射了出来。

    “先天道胚,道贤级别!”就算还没有看到这个道胚,从喷涌而出的混沌之气和太初之力大家就知道这是什么样的道胚了。

    “道贤级别的先天道胚,天封品质!”大家仔细一看这个道胚的时候,不由惊呼一声,只见这是一只印胚,这只印胚散发出缕缕的晶莹光芒。

    “这已经是道贤等级中最极品的道胚了。”看到这只道胚,很多人都不由感慨地说道。

    “蒗轩公子捡了漏,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连石坊的石师都向李蒗轩贺喜。

    这件道材石坊的石师鉴定为是先天道胚,道贤级别,镶金品质,现在却切出天封品质,虽然和石师的鉴定有所出入,这也的确是让李蒗轩捡了个漏。

    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石坊的信誉是十分可靠的,这也意味着石坊不会以次充好,把低级别的道材拿来当高级别的道材卖。

    看到切出了天封品质,李蒗轩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件道材被石坊鉴定为道贤级别的先天道材,镶金品质。在李蒗轩挑选的时候,确认为这件道材切出这样的道胚是绝对不成问题了,而且它还有很多的机率切出橙武品质,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捡个漏,切出天封品质。

    现在真的是被他小小的捡了一个漏,真的是切出了天封品质,这也让李蒗轩松了一口气,这至少让他有了八成的胜算。

    此时李蒗轩都不由看着李七夜,李七夜这一件后天道材,想赢他可以说是比登天还要难,除非他捡了一个天大的漏了,切出了一个举世极品了。

    此时大家都看着李七夜,有修士强者都不由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危矣,现在除非切出极品,不然难有胜算,这机率太小了,现在可以肯定,李蒗轩是有九成胜出的机会,这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了。”

    现在大家都明白,此时李七夜就算切出一个小极品,都胜不了李蒗轩,除非他能切出一个道圣级别的先天道胚了,否则,他必输无疑。

    “嘿,小畜生,你输定了。”看到李蒗轩切出了天封品质的道胚,天凰太子大喜,摩拳擦掌,阴笑起来,他已经露出残忍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到了李七夜在他利刃下哀嚎的景象了!在这一刻他心里面前所未有的满足,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意!

    “急什么,都还没有切出来,你就知道你赢定了?”李七夜看都没看天凰太子一眼,淡淡地说道。

    “嘿,嘿,你就作垂死扎挣吧。”天凰太子阴森森地笑着说道:“阎王要你三更死,你活不过五更。”

    李七夜不理会天凰太子,拿起石刀,沙沙沙地切割起来。

    “想翻盘,十分难,李蒗轩的这一个道胚可以说在这个价位已经是很好了,甚至说得上在这个价位上,想找到比这个道胚更好的,已经很难很难了。”有石师见李七夜依然动手切割,觉得李七夜翻盘的机率太小了。

    “他这一步走错了,想捡个大漏,却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不少的修士强者议论纷纷。

    在前面两次李七夜捡了漏,也是因此赢了两局,可以说李七夜的实力摆在那里,他并非是两次都撞了大运。

    但现在李七夜却挑选了廉价的道材来挑战李蒗轩,欲想再次捡个漏来翻盘,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被胜利冲昏了头脑,选错了措策。

    “啪”的一声,就要李七夜刚刚切开一层薄薄的石皮之时,一个道胚被切了出来,这竟然是一个白装道胚。

    “白装”看到这被切出来的道胚,大家都呆了一下,虽然说这个道材是后天道材,但被石坊鉴定为是天封品质。

    现在李七夜却切出了一个白装道胚,这让不少人为之意外,这意味着是石坊的石师也走眼了,高估了这个道材。

    看到切出了白装,这刹那之间让李七夜身边的沈晓珊他们三个人脸色煞白,他们在这刹那之间也都明白李七夜输定了。

    “输了”看到李七夜切出了一个白装道胚,所有人都认定李七夜这一局输得一塌糊涂了,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一步走错,全盘皆输。”有大教的掌门都不由为之惋惜,以眼前这个凡人石师的实力,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国愿意请他出任自己宗门的石师呢,现在却把自己的性命输给了天凰太子。

    “这是”在李七夜切出一个白装的时候,李蒗轩的目光跳动了一下。

    “哈,哈,哈……”看到李七夜切出了白装道胚,天凰太子狂笑起来,说道:“小畜生,现在你想怎么样个死法呢?是本太子一刀一刀地把你的头颅锯下来,还是让我把你的头颅劈成两半!”

    此时狂笑中的天凰太子双目露出了嗜血的光芒,他已经拿起了一把长剑,准备动手折磨李七夜,要把他杀害。

    “急什么,还没有结束呢!”李七夜打断了天凰太子的狂喜,出刀如飞,再一次剥下了一层薄薄的石皮。

    “好,我倒要看你还有什么手段翻天。”天凰太子也不急着杀李七夜了,此时他胜券在握,森然地说道:“你越拖延时间,我就越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李七夜不理会天凰太子,眨眼之间又剥下了一层层的石皮,然后出刀如神,刀法十分的奥妙,听到“啵”的一声响起,这个被剥下一层层石皮的道材瞬间被李七夜一刀切成了两半,突然把道材切成两半,这是石师的大忌,因为这样切下去有可能损伤道胚。

    当道材被切成两半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呆了,这个被切成两半的道材就像是一个西瓜被切成两半一个,一个个白装道胚阵列在那里,每一个道胚都是重叠得十分有条序,整齐无比,而李七夜一刀切下去,正好把所有的道胚分离开来,恰到好处,刀法之神奇,让人叹为观止。

    此时李七夜出刀如飞,如果说在此之前李七夜的刀法炉火纯青的话,那么此时李七夜的刀法乃是出神入化,宛如鬼斧神工,在这刹那之间他的刀法就像是一门艺术,让人看得如痴如醉,似乎这样的刀法乃是石师的巅峰。

    短短的时间之内,李七夜所所有的白装道胚都切割出来了,一个个白装道胚被整整齐齐地码在了那里。

    “白套装道胚”当李七夜一一地把白装道胚码在桌面上的时候,很多人这才回过神来,有修士强者打了一个激灵,大叫一声说道。

    “这不止是白套装,这是六百三十九枚道胚的白套装!”有修士强者仔细数了一下所有的道胚,大声说道。

    “六百三十九枚道胚的白套装!”此时连石坊的石师都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

    “出白套装了,出了一套六百三十九枚道胚的白套装!”在这个时候消息像一阵龙卷风一样席卷着整个石坊,所有人都涌了过来,看这一套被切出来的白套装!

    t恤中奖名单这两天将会统计出来,统计出来之后萧生会第一时间公布,谢谢大家。(~^~)

第1777章谁胜谁负    虽然刚才天凰太子十分的难堪,满腔的怒火,但是现在出手就是千万,一场豪赌也多少让他挽回了一些颜脸,这是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天凰太子乃是输得起的人,那怕是千万的道天混沌石,他天凰太子也一样能赌得起。

    “等你输了,本太子会慢慢地把你的头颅一寸一寸地锯下来的。”天凰太子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心里面舒服多了,但是他对李七夜依然是咬牙切齿,所以此时他根本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残忍,他就是要把眼前这个凡人往死里逼,只要这个凡人输了,他会好好折磨他的,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就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李七夜也不生气,他笑吟吟地说道:“那你现在想怎么样赌呢?”?“蒗轩兄,再跟他赌一局,帮我把他的头颅赢回来!”此时天凰太子对李蒗轩说道。

    天凰太子现一次让自己出战,这让李蒗轩都不由愕了一下,他忙是抱拳地说道:“殿下,蒗轩能力有限,只怕是有负殿下重托,殿下还是另请高明。”

    这一场的赌局实在是太大了,千万的道天混沌石,这绝对是一场豪赌,那怕是对于他李蒗轩来说,这样的赌局也太大了,他也不愿意涉入其中。

    “蒗轩兄莫涨人志气,灭己威风。”见李蒗轩推辞,天凰太子立即不悦,沉声地说道:“蒗轩兄乃是天才石师,只是失利一局而己,又怎么能怯战呢!本太子连一千万都敢赌,难道蒗轩兄爱惜自己的声名,不敢赌一局吗?”

    此时天凰太子也是逼着李蒗轩参加这一场赌局,虽然说他的道行很高,但是在石师方面的造诣就远远比不上李蒗轩了,他这位天才石师甚至连他们天凰国最强大的石师都曾经败在了他的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凰太子这是看好李蒗轩的原因。在这赌局之上,如果他自己跟李七夜赌,那绝对是输定了,如果李蒗轩出手,他还是有赢一场的胜算!

    “这个”李蒗轩不由犹豫了一下,这不止是他爱惜自己的羽毛,如果再败给一个凡人石师,他这位天才石师都有点名副其实了,最重要的是这一场赌局乃是一千万的豪赌,如此庞大的数目,这让李蒗轩也不敢轻易涉足。

    “放心,蒗轩兄,就算你输了我也不怪你!我还是输得起!”天凰太子大声说道:“我相信蒗轩兄有这个实力拿下这个凡人的脑袋,难道蒗轩兄就不想赢回刚才的败局!”

    “话是这样说。”李蒗轩依然是犹豫了一下。

    “怎么,难道蒗轩兄不把我当兄弟?现在出手为我赌一把都不行吗?”天凰太子脸色一沉,不由冷声地说道。

    此时如果李蒗轩不出来为他赌一局的话,他是输定了,天凰太子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就这样输了,不论如何他也要逼李蒗轩给自己赌一局。

    “好吧。”见天凰太子硬是逼自己赌一局,李蒗轩也只好站了出来,刚才输给了李七夜,现在他也想扳一回,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对天凰太子抱拳地说道:“既然殿下如此重托,蒗轩必定是全力以赴。”

    “我信得过蒗轩兄的实力,除了当今几位顶尖的老一辈石师之外,他人不是蒗轩兄的对手。”见到李蒗轩愿意出战,天凰太子也露出笑容,重重地拍了一下李蒗轩的肩膀,笑着说道。

    李蒗轩站出来,对李七认徐徐地说道:“不知道阁下要如何赌呢?”?李七夜十分随意,说道:“既然是你们开局,我是客随主便,你们有什么样的赌法,我随时都奉陪!”

    “好,那我们在这石坊挑道材,任何道材都行,只准挑一件,谁切出的道胚最好,谁便胜出。”李蒗轩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唯一的限制就是道材的价格不得超过一百万道贤混沌石!”

    在这石坊中有着海量的道材,甚至是有着天价的道材,如果说没限制的话,想赢这一场赌局,直接出手买天价的道材就是了。

    毕竟石坊是金字招牌,他们天价的道材基本上是能切出极品,在这种天价道材之上,他们石师失误的机率是很低很低的。

    正是因为如此,李蒗轩才会有了一个道材价格不超过一百万道贤混沌石的限制,在这限定的价格之内,想切出最好的道材,这才是真正考验两位石师功力的时候,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场赌局。

    “行,那就这么说定,选一块不超过百万道贤混沌石的道材。”对于李蒗轩的要求,李七夜也没有丝毫的意见,也就爽快地答应了。

    “好,我们待会赌桌上见。”李蒗轩抱拳说道。比起天凰太子一心只想要李七夜的似乎,一心只想出一口恶心来,李蒗轩的风度更是高明了很多,对于李蒗轩而言,他与李七夜这样的凡人石师无怨无仇,他站在个人的立场是十分乐意与这样的一个凡人石师一决高下的,这才是他们高手之间的对决。

    李七夜与李蒗轩再一次走上了赌桌,这再次引来了石坊中的所有修士强者关注,让他们关注的不止是这一场赌局是千万级别的豪赌,同时他们也对于李七夜和李蒗轩两个人之间的高手对决是十分有兴趣。

    对于有兴趣赌石的修士强者来说,石师之间的赌石那绝对是一场精采的对决,这种精采一点都不亚于修士强者之间的决战,而且对于有心赌石的修士强者来说,他们也想从这一场赌局之中学到一些石师的技巧和经验。

    一时之间,李七夜和李蒗轩两个人挑选道材的过程都让很多修士强者关注,甚至有不少修士强者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是想看他们两个人是选择怎么样的道材。

    对于在场的修士强者来说,一个是神奇的凡人石师,两次出手都捡了漏,而且还胜了李蒗轩一局,这已经说明他不是仅仅运气好了,这也说明他也的确是一位实力强大的石师了。

    凡人石师都难于见到,如此强大的凡人石师,那更是百万年难得一见,这怎么又不让人感兴趣呢。

    至于李蒗轩,那就更不用说了,天才石师,他的实力是得到许多老一辈石师认同的,在当今青洲不知道有多少老一辈的名宿石师都败在他的手中。

    现在李蒗轩与李七夜再一次对决,不止是在场的修士强者以及是修士出身的石师,就算是石坊中坐镇的石师对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决都是十分感兴趣的。

    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挑选之后,李蒗轩终于挑选中了一件道材,这件道材被石坊鉴定为蕴有先天道材,道贤级别,镶金品质,这件道材的价格是三十六万颗道贤混沌石。

    李蒗轩挑中了这件道材之后,他自己掏钱买下了这件道材。

    李蒗轩的策略是十分好,以道材而言,你想用道贤级别的混沌石买下道圣或道天级别的道材,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因为跟道圣、道天相比,道贤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其中的差距不是仅仅能用数目所能弥补的。

    除非你想在从道贤这个级别去捡漏了,不过这种捡漏的机率是很小很小的,与其赌很小很小的机率,不如赌一场胜券在握的赌局。

    对于这一件道材,李蒗轩有着很大的把握,他认为从这一件道材中绝对能切出一件好的道胚。

    “这个道材是好道材,切出先天道胚基本上不成问题。”看到李蒗轩挑到了这个道材,很多人都看好这个道材,既然石坊敢把它当作是一件道贤级别的先天道材来卖,那就意味着出错的机率很小。

    在李蒗轩挑好了道材之后,李七夜也挑好了道材,李七夜挑到的这个道材有脸盘大小,滚圆得像一个西瓜,整个道材有斑白的纹路。

    比起李蒗轩的那颗道材来,李七夜手中的这个道材不知道是便宜了多少,这个道材被石坊鉴定为后天道材,天封品质,要价只需要五千颗的道师级别混沌石。

    “后天对先天,这也胆量太大了吧。”看到李七夜挑选到了一颗后天的道材,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大家都知道,从道胚的价值而方,后天的道胚卖出的价格绝对不会超过先天的价格,除非有特殊需要的人了。

    “这又是想捡漏了吧,在齐临帝家的石坊想捡漏,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在这里买过的道材不知道多少,基本上没捡过漏。”有一位石师见李七夜挑到了后天道材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见到李七夜敢挑后天的道材对决李蒗轩的先天道材,那都让很多人吃惊,大家都觉得这也太大胆了,这可是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呀。

    连石坊中的石师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李七夜这样捡漏,那简直就要把他们这些顶尖石师的脸蛋。

    虽然说他们石坊中的道材是数都数不过来,但是有价值的道材都是经过他们这些石师亲自鉴定的,他们出错走眼的机率是很小的。

    在刚才李七夜在成千上万的道材中只挑了两件道材,这已经让他捡了两次漏了,现在又想再捡一次漏,那简直就是成了捡漏大王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实力,那么绝对能坐上石师中的第一把交椅了!

    此时连石坊中的石师都不愿意说话了,李七夜第三次想捡漏,这何止是一场赌局,那简直就是挑衅他们整个石坊的所有石师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