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然刚才天凰太子十分的难堪,满腔的怒火,但是现在出手就是千万,一场豪赌也多少让他挽回了一些颜脸,这是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天凰太子乃是输得起的人,那怕是千万的道天混沌石,他天凰太子也一样能赌得起。

    “等你输了,本太子会慢慢地把你的头颅一寸一寸地锯下来的。”天凰太子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心里面舒服多了,但是他对李七夜依然是咬牙切齿,所以此时他根本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残忍,他就是要把眼前这个凡人往死里逼,只要这个凡人输了,他会好好折磨他的,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就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李七夜也不生气,他笑吟吟地说道:“那你现在想怎么样赌呢?”?“蒗轩兄,再跟他赌一局,帮我把他的头颅赢回来!”此时天凰太子对李蒗轩说道。

    天凰太子现一次让自己出战,这让李蒗轩都不由愕了一下,他忙是抱拳地说道:“殿下,蒗轩能力有限,只怕是有负殿下重托,殿下还是另请高明。”

    这一场的赌局实在是太大了,千万的道天混沌石,这绝对是一场豪赌,那怕是对于他李蒗轩来说,这样的赌局也太大了,他也不愿意涉入其中。

    “蒗轩兄莫涨人志气,灭己威风。”见李蒗轩推辞,天凰太子立即不悦,沉声地说道:“蒗轩兄乃是天才石师,只是失利一局而己,又怎么能怯战呢!本太子连一千万都敢赌,难道蒗轩兄爱惜自己的声名,不敢赌一局吗?”

    此时天凰太子也是逼着李蒗轩参加这一场赌局,虽然说他的道行很高,但是在石师方面的造诣就远远比不上李蒗轩了,他这位天才石师甚至连他们天凰国最强大的石师都曾经败在了他的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凰太子这是看好李蒗轩的原因。在这赌局之上,如果他自己跟李七夜赌,那绝对是输定了,如果李蒗轩出手,他还是有赢一场的胜算!

    “这个”李蒗轩不由犹豫了一下,这不止是他爱惜自己的羽毛,如果再败给一个凡人石师,他这位天才石师都有点名副其实了,最重要的是这一场赌局乃是一千万的豪赌,如此庞大的数目,这让李蒗轩也不敢轻易涉足。

    “放心,蒗轩兄,就算你输了我也不怪你!我还是输得起!”天凰太子大声说道:“我相信蒗轩兄有这个实力拿下这个凡人的脑袋,难道蒗轩兄就不想赢回刚才的败局!”

    “话是这样说。”李蒗轩依然是犹豫了一下。

    “怎么,难道蒗轩兄不把我当兄弟?现在出手为我赌一把都不行吗?”天凰太子脸色一沉,不由冷声地说道。

    此时如果李蒗轩不出来为他赌一局的话,他是输定了,天凰太子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就这样输了,不论如何他也要逼李蒗轩给自己赌一局。

    “好吧。”见天凰太子硬是逼自己赌一局,李蒗轩也只好站了出来,刚才输给了李七夜,现在他也想扳一回,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对天凰太子抱拳地说道:“既然殿下如此重托,蒗轩必定是全力以赴。”

    “我信得过蒗轩兄的实力,除了当今几位顶尖的老一辈石师之外,他人不是蒗轩兄的对手。”见到李蒗轩愿意出战,天凰太子也露出笑容,重重地拍了一下李蒗轩的肩膀,笑着说道。

    李蒗轩站出来,对李七认徐徐地说道:“不知道阁下要如何赌呢?”?李七夜十分随意,说道:“既然是你们开局,我是客随主便,你们有什么样的赌法,我随时都奉陪!”

    “好,那我们在这石坊挑道材,任何道材都行,只准挑一件,谁切出的道胚最好,谁便胜出。”李蒗轩沉吟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唯一的限制就是道材的价格不得超过一百万道贤混沌石!”

    在这石坊中有着海量的道材,甚至是有着天价的道材,如果说没限制的话,想赢这一场赌局,直接出手买天价的道材就是了。

    毕竟石坊是金字招牌,他们天价的道材基本上是能切出极品,在这种天价道材之上,他们石师失误的机率是很低很低的。

    正是因为如此,李蒗轩才会有了一个道材价格不超过一百万道贤混沌石的限制,在这限定的价格之内,想切出最好的道材,这才是真正考验两位石师功力的时候,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场赌局。

    “行,那就这么说定,选一块不超过百万道贤混沌石的道材。”对于李蒗轩的要求,李七夜也没有丝毫的意见,也就爽快地答应了。

    “好,我们待会赌桌上见。”李蒗轩抱拳说道。比起天凰太子一心只想要李七夜的似乎,一心只想出一口恶心来,李蒗轩的风度更是高明了很多,对于李蒗轩而言,他与李七夜这样的凡人石师无怨无仇,他站在个人的立场是十分乐意与这样的一个凡人石师一决高下的,这才是他们高手之间的对决。

    李七夜与李蒗轩再一次走上了赌桌,这再次引来了石坊中的所有修士强者关注,让他们关注的不止是这一场赌局是千万级别的豪赌,同时他们也对于李七夜和李蒗轩两个人之间的高手对决是十分有兴趣。

    对于有兴趣赌石的修士强者来说,石师之间的赌石那绝对是一场精采的对决,这种精采一点都不亚于修士强者之间的决战,而且对于有心赌石的修士强者来说,他们也想从这一场赌局之中学到一些石师的技巧和经验。

    一时之间,李七夜和李蒗轩两个人挑选道材的过程都让很多修士强者关注,甚至有不少修士强者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是想看他们两个人是选择怎么样的道材。

    对于在场的修士强者来说,一个是神奇的凡人石师,两次出手都捡了漏,而且还胜了李蒗轩一局,这已经说明他不是仅仅运气好了,这也说明他也的确是一位实力强大的石师了。

    凡人石师都难于见到,如此强大的凡人石师,那更是百万年难得一见,这怎么又不让人感兴趣呢。

    至于李蒗轩,那就更不用说了,天才石师,他的实力是得到许多老一辈石师认同的,在当今青洲不知道有多少老一辈的名宿石师都败在他的手中。

    现在李蒗轩与李七夜再一次对决,不止是在场的修士强者以及是修士出身的石师,就算是石坊中坐镇的石师对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决都是十分感兴趣的。

    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挑选之后,李蒗轩终于挑选中了一件道材,这件道材被石坊鉴定为蕴有先天道材,道贤级别,镶金品质,这件道材的价格是三十六万颗道贤混沌石。

    李蒗轩挑中了这件道材之后,他自己掏钱买下了这件道材。

    李蒗轩的策略是十分好,以道材而言,你想用道贤级别的混沌石买下道圣或道天级别的道材,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因为跟道圣、道天相比,道贤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其中的差距不是仅仅能用数目所能弥补的。

    除非你想在从道贤这个级别去捡漏了,不过这种捡漏的机率是很小很小的,与其赌很小很小的机率,不如赌一场胜券在握的赌局。

    对于这一件道材,李蒗轩有着很大的把握,他认为从这一件道材中绝对能切出一件好的道胚。

    “这个道材是好道材,切出先天道胚基本上不成问题。”看到李蒗轩挑到了这个道材,很多人都看好这个道材,既然石坊敢把它当作是一件道贤级别的先天道材来卖,那就意味着出错的机率很小。

    在李蒗轩挑好了道材之后,李七夜也挑好了道材,李七夜挑到的这个道材有脸盘大小,滚圆得像一个西瓜,整个道材有斑白的纹路。

    比起李蒗轩的那颗道材来,李七夜手中的这个道材不知道是便宜了多少,这个道材被石坊鉴定为后天道材,天封品质,要价只需要五千颗的道师级别混沌石。

    “后天对先天,这也胆量太大了吧。”看到李七夜挑选到了一颗后天的道材,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大家都知道,从道胚的价值而方,后天的道胚卖出的价格绝对不会超过先天的价格,除非有特殊需要的人了。

    “这又是想捡漏了吧,在齐临帝家的石坊想捡漏,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在这里买过的道材不知道多少,基本上没捡过漏。”有一位石师见李七夜挑到了后天道材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见到李七夜敢挑后天的道材对决李蒗轩的先天道材,那都让很多人吃惊,大家都觉得这也太大胆了,这可是拿自己的性命在赌呀。

    连石坊中的石师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李七夜这样捡漏,那简直就要把他们这些顶尖石师的脸蛋。

    虽然说他们石坊中的道材是数都数不过来,但是有价值的道材都是经过他们这些石师亲自鉴定的,他们出错走眼的机率是很小的。

    在刚才李七夜在成千上万的道材中只挑了两件道材,这已经让他捡了两次漏了,现在又想再捡一次漏,那简直就是成了捡漏大王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实力,那么绝对能坐上石师中的第一把交椅了!

    此时连石坊中的石师都不愿意说话了,李七夜第三次想捡漏,这何止是一场赌局,那简直就是挑衅他们整个石坊的所有石师嘛。(未完待续。)

第1776章豪赌    虽然天凰太子他是一位太子,但如果说让他掏出一千万的道天混沌石来,他一时之间也掏不出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天凰太子,天凰太子则是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不管李七夜报价如何,就算李七夜高估了自己的身份了,但是,这是天凰太子他自己说只要李七夜报个价,他都下注,现在如果他出不起这个钱,那就丢人丢大了。

    在这个时候天凰太子十分难堪,连输了两局本来就让他怒火攻心了,现在又被李七夜这样一嘲笑,在今天他被一个凡人是赤裸裸的羞辱了。

    “如果你现在向我认错道歉,我还饶恕你一回,饶你无知之罪。”李七夜看着脸色涨红的天凰太子,他悠闲地笑着说道。

    “你”天凰太子不由怒视李七夜,让他堂堂的帝统仙门传人向一个凡人低头,他绝对做不到,不如杀了他!

    “还赌不赌,既然你都开了赌局,现在又赌不起,还是快点认错吧。”李七夜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

    此时大家也看着天凰太子,天凰太子是开口要赌的,现在又下不起注,这的确是错在天凰太子。像这样的赌局,如果发起赌局的人又下不起注,认错道歉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如果是两位修士强者对赌的话,开赌局的人又下不起注,平时最轻也是要出钱赔偿对方。

    现在李七夜只要求天凰太子低头认错,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已经做得很好了,已经是够仁义了。

    一时之间,天凰太子骑虎难下,如果赌的话,他拿不出这个钱,如果不赌的话,他丢不起这个人,他绝对不会向一个凡人低头认错的。

    “就是,赌不起就别赌嘛。”有人见天凰太子僵在那里,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

    天凰太子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他一直以来都是十分自负,也是自视高人一等,现在却因为这一场赌局被人如此看低,被人如此羞辱,他根本就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把一件道天之兵押在了赌桌之上,厉叫一声,说道:“我这件兵器押在这里了!”

    对于天凰太子来说,这件道天之后已经是他最珍贵的宝物了,这也是他作为天凰国太子的身份象征。

    虽然说天凰国乃是仙王传承,但他们天凰国也只不过是只出了一位仙王而己,更何况,他们的仙王依然活着,就算他们的仙王留有仙王之兵给后代,但也轮不到天凰太子这样的年轻人。

    要知道,在他们天凰国还有不少强大的老祖活着呢,仙王之兵又怎么可能轮得到天凰太子这样的一个晚辈拥有呢。

    这也就是第十界与九界最大的区别之一,在第十界每一个传承的老祖所活下来的数量远比九界要多,在第十界的一个门派传承能有几十个老祖乃是几百个老祖还活着,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同样的一流门派相比起来,第十界的一流门派不知道比九界的一流门派强大多少!

    “一件道天之兵,你觉得它能值同一级别的一千万混沌石吗?”李七夜笑了笑,平淡地对天凰太子说道。

    天凰太子脸色发烫,一口气掏出了一件件的道兵,同时也掏出了不放的宝物,一时之间赌桌上赌的宝物和道兵堆得如小山高。

    此时天凰太子就是十足的赌徒,为了赢下这一场赌局,他也是豁出去了,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掏出来了,对于他来说,在这一场赌局上,他不止是要李七夜的狗命,而且他要把刚才丢掉的颜脸全部赢回来。

    他天凰太子要让所有人知道,就算再大的赌局他也敢赌,他天凰太子既然敢开局,就绝对不会退缩,那怕是倾家荡产,都会赌下去!

    “够了吗?”此时天凰太子是把自己的家底都掏出来了,冷冷地说道。

    对于眼前堆积成如小山的宝物和道兵,李七夜只是随便看了一眼,淡淡地说道:“算了,我也是个仁慈的人,你这点破铜烂铁我就给你估价五百万吧。”

    “你”天凰太子顿时脸色涨红,怒视李七夜。

    李七夜挥了挥手,像赶苍蝇地说道:“不用这样看着我,如果你不服气就让石坊给你评估一下,看你这点破铜烂铁能典当多少钱。”

    天凰太子双目不由喷出怒火来,他也对在场的石坊石师大喝道:“你们石坊估值一下,我这些宝物能值多少!”

    在场的石坊石师都相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天凰太子赌得入魔了,像天凰太子这样赌红了眼的赌徒他们每天都见多了。

    天凰太子如此要求,在场的石坊石师也是认真估值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这位公子估值五百万道天混沌石,完全是可以接受。”

    毫无疑问,这位石师已经说得很委宛了,弦外之音就是说天凰太子这些宝物和道兵根本就不值五百万的道天混沌石。

    “一千万都拿不出,就不要狮子大开口。”李七夜悠闲地说道:“我的头颅就在这里,就是你出不起这个价格。”说着轻轻地拍了拍脖子。

    天凰太子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此时他完全下不了台阶,他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

    “凭太子的身份,可以向石坊借押五百万。”在场的一位石师有意提醒了天凰太子说道。

    这位石师的话一提醒,天凰太子一下子清爽起来,一下子兴奋,他可是天凰国的太子,他姐夫是金戈,他的身份可是贵不可言。

    “五百万算什么,我押贷五百万!”天凰太子一下子颜光焕发,一下子精神擞数,“砰”的一声,把他父亲的那张赤金贵宾卡押在了赌桌上,大叫道:“伙计,本太子以个人名义,押借五百万!”

    此时天凰太子是兴奋过头了,他也是赌红了眼,就是活脱脱的一个赌徒,他也没有去想过自己输了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此时对于天凰太子来说,就算他向押借了五百万,那也是一种荣幸。五百万的道天混沌石,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押借的,就算是一教之主也不可能从石坊中借出五百万来。

    也只有他这种帝统仙门的传人,才有这个资格借了五百万来,也只有他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才能以个人名义在石坊中借出五百万来!

    虽然说这是向石坊押借五百万,此时此刻对于天凰太子来说是一种荣耀,这也是彰显了他的身份,也彰显了他的高贵,换作别人,根本就不可能从石坊中借出五百万来。

    当然,石坊还怕天凰太子这样的人借钱吗?只要天凰太子这样的赌徒想借钱,他们石坊是十分乐意借给他的,他们石坊可不怕天凰太子或者天凰国赖帐。

    天凰国只不过是一门仙王传承而己,他们石坊背后的齐临帝国可是一门三仙王的传承,他们会怕天凰国赖帐吗?只要天凰太子敢借,他们就敢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短短的时间之内,那堆积如山的混沌石摆在了赌桌之上,五百万的道天混沌石,如此多的混沌石摆在赌桌上之时,混沌之气弥漫。

    很多人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混沌石,一下子让人看花了眼,看到如此多的混沌石,不知道多少人看得是双眼发亮,更是有人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对于在场的绝大多数修士强者来说,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多的混沌石。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更是看傻了眼,他们只能说,有钱人的世界他们不懂,对于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来说,有十颗的道天混沌石,那都已经是惊天的财富了,现在五百万的道天混沌石就摆在他们眼前,那简直就是把他们吓呆了,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豪赌呀,一局就是一千万的赌局,这也只有天凰太子这样的人才拿得出来。”看到眼前堆满了赌桌的混沌石,连一国之君都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这样的豪赌,只怕百年都难得见上一场。”

    虽然说是借了五百万,但是在场的人看到如此多的混沌石都双眼直发亮,在场的人都被这样的豪赌惊呆了,这也大大地满足了天凰太子,正如刚才那位一国之君所说的那样,这样的赌资也唯有他天凰太子能掏得出来。

    “小畜生,本太子就拿一千万买你狗命!”此时天凰太子豪气冲天,一拍桌子,大叫道。

    此时他哪里是一位太子,他哪里是帝统仙门的传人,什么理智,什么策略,都全部被他抛之脑后了,此时他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赌徒,而且是赌红了双眼的赌徒!

    像现在天凰太子这样的赌徒,就算他赌赢了这一局,他也不一定会收手,他说不定会找第二个人赌下去!

    “好,了不起,这才像是一国太子嘛,这才有帝统仙门传人的气魄嘛。”李七夜笑着鼓掌说道:“既然你有一千万了,那你想怎么样赌呢?只要你赢了,我的头颅就是你的了。”

    此时,李七夜这不止是要天凰太子的命,他还要光明正大地把天凰太子榨干,把他身上的最后一滴油水都榨出来!

    三百名t恤还有名额,没发贴的同学快快去评论区发贴吧,抽奖活动今天结束,明天开始统计名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