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李七夜回到赌桌的时候,看到李七夜挑选到了这样的道材,连李蒗轩都为之惊谅,说道:“阁下此举实在是让人意外,红杉树的道材是十三洲最常见也是保有量最多的道材,每当天地交汇之时如果它降下了雷火,因为十三洲的红杉树到处都是,雷火倾泻而下,会在大量的红杉树的老根或老枝之上孕生大量的道胚……”

    “……所以往往有雷火降下会有大批大批的红杉树道材诞生,不过红杉树所出的道材绝大多数都是白装,当然也有一定机率出极品,这机率小到难于想象。看来阁下这一次是想赌一下红杉树道材出极品的机率,阁下这是对于自己的眼力是信心十足呀。”

    作为天才石师,李蒗轩也是十分乐意与李七夜这样的凡人石师交流的,而且石师与石师之间谈起道材,那是有着莫明的亲切感。

    “大家都说,赌石不撞撞运气,那就太没有意思了,有意外之喜,那才让人刺激。”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这就是撞一撞大运,如果能切出好东西,那才让人兴奋,赌石玩的就是心跳!”

    “既然是如此,那就希望幸运能一直眷顾阁下了。”对于同样有实力的石师,李蒗轩也保持了他作为石师的那一份尊敬。

    “嘿,嘿,嘿,当他输掉一双手臂,然后再输掉一双眼睛之后,如果能保下自己的一条狗命,那就是幸运的眷顾了。”相比起李蒗轩的有风度来,天凰太子则是阴阴一笑,他也毫不饰掩要杀害李七夜的残忍!

    “赌局开始,我领先切石。”在石坊的石师见证之下,李蒗轩取出自己的石刀,亲自切割他所挑选的道材。

    “沙、沙、沙……”一阵阵切割之声响起,李蒗轩手持石刀,下刀飞快,作为天才石师,不论是在切割之上,还是在鉴石之下,他都有着绝无伦比的经验,所以李蒗轩这一手刀法连石坊的石师都赞了一声。

    李蒗轩的这一块道材越切越油亮,被切下来的石皮油亮得如玉一般,似乎石中要沁出石油来一样。

    “这将会是一件好的道胚呀,以我看这有可能是一件防御道兵的道胚。”看到切下来的石皮越来越油亮,很多人都知道要切出好东西了,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盯着李蒗轩手中的道材。

    随着越切越薄,快要接近道胚的时候,里面的道胚竟然散发出了光芒,这淡淡的光芒已经穿透了薄薄的石皮了。

    “宝物,绝对要出宝物!”看到这道胚的光芒能穿透薄薄的石皮,连经验丰富的石师都不由大叫一声。

    “嘿,这一定能切出天封道胚来的,卑鄙的凡人,颤抖吧。”看着道胚要被切出来了,天凰太子不由兴奋,大笑一声说道。

    对于天凰太子的兴奋,李七夜反应平淡,而在李七夜身边的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不由担心起来,李蒗轩切出来的宝物越好,李七夜想赌赢的机会就越渺茫。

    “啪”的一声响起,李蒗轩终于把道胚完整地切出来了,当这个完整的道胚放在赌桌上的时候,它散发出了晶莹的光芒,每一缕的光芒就像是碎钻一样,闪耀着大家的双眼。

    这个道胚有巴掌大小,是一个盾胚,这样的一个盾胚绝对能打造出一件防御性极好的道兵。

    “天封,这是天封品质的盾胚,这样的盾胚,在后天道胚中乃是极品呀。”看到这样的一只盾胚,有强者不由大叫一声。

    “天封盾胚呀,好东西呀,李公子,这只盾胚你愿意卖吗?”甚至有教主砰然心动,想买下这样的一只盾胚!

    道胚的品质由低到高分别是:白装、紫兵、镶金、橙武、天封。

    天封,这已经是道胚品质中最高的品质了,这已经是后天道胚的极品了。

    “天封道胚!”看到被切出来的道胚,天凰太子不由狂笑起来,森然地盯着李七夜,残忍地笑着说道:“凡人,你是自己砍下自己的手臂,还是我来动手呢,如果本太子动手,那就是痛不欲生!”

    对于天凰太子的话,李七夜理都懒得理会。

    看到李蒗轩切出了天封道胚,这让李七夜身后的沈晓珊他们都脸色大变,顿时脸色发白,天封道胚,这已经是道胚中的极品了,虽然现在李七夜手中的道材还没有切开,但败局己定。

    一时之间沈晓珊都不由脸色发白,她一颗芳心高高悬起,在此时此刻就算她想帮助李七夜都无能为力,像天凰太子这样的存在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

    “运气不错,让阁下见笑了。”见切出了天封道胚,李蒗轩也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笑着向李七夜抱拳说道,比起天凰太子的跋扈来,李蒗轩风度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在挑选到了这件道材的时候,李蒗轩还是有把握从这件道材中切出一个橙武的道胚来的,没有想到这一次他运气不错,切出了天封道胚,这毫无疑问是让他胜券在握。

    “那也该轮到我撞撞运气了。”对于李蒗轩切出了天封道胚,李七夜也波澜不惊,笑着说道。

    说完,李七夜拿起石刀,沙沙沙地切割起来,刀法娴熟老练,游刃有余。

    “李石师已经切出了天封道胚了,现在想凭红杉树的道材来翻盘,这机率小得比出门被陨石砸中的机率还要小。”看到李七夜依然不死心,有石师不由摇了摇头。

    “红杉树的道材也的确有机率出好的道胚,这机率很小,但就算是真的中了大奖了,出了好道胚了,以红杉树这样的道材,最多也就是出橙武品质的道胚。现在李公子已经切出天封道胚了,这根本就赢不了。”也有强者认为李七夜败局己定。

    看到李七夜依然不死心去切自己的道材,天凰太子阴笑一声,说道:“你就慢慢地垂死扎挣吧,就算你再怎么拖延时间,也是改变不了这一场输局。”

    在天凰太子看来,李七夜根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李蒗轩切出了天封道胚,这一下子就让这场赌局分出胜负,像李七夜像借一块红杉树道材翻盘,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沙、沙、沙……”一阵阵的切割声响起,李七夜切下了一层层的木屑,这一层层被切下来的木屑全部都是如炭粉一样,一点油头都没有,经验丰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种道材基本上是要切出白装了。

    “这木屑没油头呀,看来这道材的确是被雷火焚烧,它是在天地交汇之时只是处于很浅的地区,看来这是要切出白装呀。”看到李七夜切出一层层的木屑都是像炭粉一样,一位有经验的石师不由摇了摇头,并不看好李七夜。

    李蒗轩切出天封道胚之后,沈晓珊他们都已经是提心吊胆了,现在连这些经验丰富的石师都如此评价,这更是让沈晓珊他们脸色煞白了,他们都觉得这一局只怕李七夜是输定了。

    “这局输定了。”有教主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说道:“一位凡人石师本是了不得,若是丢了一双手臂,只怕再也无法当一位石师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看好李七夜,觉得这一局李七夜是输定了,基本上是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所以一些人都觉得惋惜,摇了摇头。

    “啪”的一声响起,最终李七夜把道胚完整地切出来了。

    当这道胚一切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混沌气息弥漫于赌桌之上,好像是地下的一个宝矿被挖了出来一样,当混沌气息弥漫之时,散发出了一股道尊境界的力量,这是太初之力,只有达到了道尊境界的修士强者才能散发出这样的力量。

    “发生什么事了!”突然弥漫着混沌之气,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呆了一下。

    “先天道胚”当混沌之气弥漫的时候,经验丰富无比的石坊石师立即知道是什么了,不由大叫一声,一下子站了起来,仔细去看混沌之气中的道胚。

    此时只见道胚静静地躺在那里,这是一只剑胚,这只剑胚被浓浓的混沌之气紧紧地包裹着,小小的剑胚就好像是躺在了混沌海洋中一样。

    就是这么小小的剑胚,让任何人都不敢轻视,因为它散发出了可怕的道尊之威,小小的剑胚已经拥有了道尊的力量。

    “先天道胚,这是道尊境界的道胚,是橙武品质!”看到这样的一个道胚,石坊的石师给出了结论。

    “先天道胚,好东西呀,还是橙武的品质!”听到这样的话,不少人惊呼一声。

    “红杉树的道材之中竟然能切出先天道胚,这实在是不可思议,我切过红杉树的道材无数,从来没切出过先天道胚!”有石师出身的修士不由吃惊地说道。

    因为红杉树的道材是存有量最广的道材,也是市面上卖得最便宜的道材之一,所以很多刚入门的石师都是拿红杉树的道材来练手。

    而且绝大多数的红杉树道材所切出来的道胚都是白装品质,偶尔有一二件是紫兵品质,但这都十分罕见!(未完待续。)

第1773章赌石的技巧    一时之间无数人都不由望着天凰太子,不管李七夜这一双手值不值一百万的道贤混沌石,但是这一场赌局是由天凰太子最先发起的。

    如果说现在天凰太子退缩了,他天凰太子的颜脸何存?现在他要么掏出一百万的道贤境界混沌石来与李七夜赌,要么就以自己的一双手臂来与李七夜赌。

    否则的话,他发起赌局而又退缩,这不至是让他这位帝统仙门的传人颜脸扫地,更是让他太子的尊严荡然无存,堂堂太子却被一位凡人羞辱。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一口气砸出了三件道贤境界的道兵,这三件道兵都是镶金品质。

    “本太子身上没带这么多混沌石,就以这三件道贤境界的道兵抵之!”天凰太子冷冷地说道。

    天凰太子的这三件道贤境界的道兵的确值得百万道贤混沌石。

    李工夜看了一眼这三件道贤境界的道兵,也只是笑了一下,说道:“也行,你想要怎么样赌呢?”?天凰太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身边的李蒗轩,说道:“由蒗轩兄为我出战,蒗轩兄,替我赢了他,本太子要他这一双手臂!”说到这里他双目一厉,露出残忍的光芒。

    对于天凰太子来说,砍下李七夜这一双手臂,那只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己,如果李蒗轩赢了这一局,李七夜想下赌桌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他要一步一步把眼前这个凡人折磨死。

    他要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折磨这个凡人,让他生不如死,他要让这个凡人的哀嚎声响彻整个西市。

    虽然说在这西市是不能杀人,但如果眼前这个凡人在赌桌上输了,那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谁都救不了眼前这个凡人!

    被天凰太子指定与李七夜赌石,这让李蒗轩不由愕了一下,但回过神来他不由眼着李七夜,他的目光跳动了一下。

    对于李蒗轩来说,眼前这个凡人的确是值得他挑战。在刚才李七夜的切割刀法就让人明白他这个凡人也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石师。

    李蒗轩被人尊称为天才石师,号称是青洲所轻一辈石师中的第一人。现在看到了李七夜的切割刀法,这让李蒗轩都不由见猎心喜,的确有与李七夜一决高低的想法。

    “殿下这太看得起李某了,只怕李某难于担此大任。”李蒗轩回过神来之后,也不免谦逊两句。

    “蒗轩兄乃是年轻石师第一人,区区一个凡人石师算得了什么,蒗轩兄为我赢下他一双手臂便可。”天凰太子说道。

    “既然如此,李某就恭敬不如从命。”李蒗轩抱拳对天凰太子说道。

    当李蒗轩愿替天凰太子出战之后,一时之间一双双眼睛落在了李七夜和李蒗轩的身上。刚才出手,李七夜的石师实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而李蒗轩就不用说了,他大名在外。

    一位是凡人石师,一位是天才石师,毫无疑问这一场赌局上是李蒗轩占有优势,这也难怪天凰太子会托李蒗轩出战。

    “李蒗轩赌石,连老一辈的石师都不愿意出手,在青洲已经有不少的石师跟他赌石已经败在他的手中了。”有强者说道。

    不管如何说,这一场赌局注定足够吸引人的目光,所以一时之间大家都看着他们两个人。

    “不知道阁下如何赌?”李蒗轩向李七夜抱拳,同样是石师,那怕李七夜是一个凡人,李蒗轩还是尊敬。

    “你想怎么样赌都行,我随时奉陪。”李七夜笑着说道,十分随意。

    李蒗轩也不敢轻敌,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徐徐地说道:“阁下的眼力也是过人,不如我们各自从待定区挑选一件道材,谁切出的道胚好,谁就赢,阁下认为如何呢?”

    “行,就这样吧。”李七夜完全没意见,十分随意地说道。

    待定区,是石坊的一个特殊区域,在这待定区中摆放了很多道材,这些道材石坊的石师都没有给出鉴定,或者这些道材连石坊的石师都无法鉴定这些道材的品质。

    在待定区的道材中,有可能会切出最好品质的道胚,也有可能切出白装道胚。

    待定区的道材都是价格不菲,听说这是石坊有意为之,也正是因为如此,赌石的不少修士都喜欢拿待定区的道材来赌,这才是真正赌大家运气或实力的地方!

    “听说这待定区的道材多数是白装,为了赚钱,吸引修士去淘宝撞在运,石坊有意往里面放了一些好的道材进去。”有常来石坊的修士不由低声笑着说道。

    这位修士的话也让不少人笑了一下,事实上石坊待定区的道材很多是白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过不可否认石坊也往里面放了极为少量的极品道材,有一些道材也是连石坊的石师都无法断定的,所以就索性放入待定区去吸引赌客。

    李七夜和李蒗轩两个人来到了待定区之后,他们两个人都仔细地挑选着每一个道材,对于他们而言此时就是考他们眼力的时候。

    道材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道胚,这是让人无法窥视的,只有切开之后才知道里面是怎么样的道胚。

    不过经验丰富的石师是可以根据道材的质地、来历、重量、形状等等来推断出道材里面所孕养的道胚。

    比如说,如果这块道材是神兽的骸骨的一部分,那么这块道材能切出好品质的道胚机率那是远远高于普通凶兽的骸骨道材。

    正是因为如此,像石坊这样大的店铺,他们对于道材的来历、质地都有着很明确的标明,在这样大的店铺之中鱼目混珠的情况是很少很少。

    李蒗轩是青洲年轻一辈的天才石师,他的修练是无法与那些帝子相比,但是他在石师上的造诣远远不是那些帝子所能相比的。

    在此时李蒗轩也把李七夜这个凡人视为劲敌,所以在待定区挑选道材的时候,对于每一件道材他都十分的认真,可以说是拿出了浑身本事。

    李七夜也看着这一件件的道材,比起李蒗轩闻、听、望、敲等等的浑身本事都用上,李七夜他倒轻松得多,他只是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每一件道材的质地而己。

    李七夜并没有像李蒗轩如此的拿出了浑身本事,这并非是李七夜轻敌,而是在这一方面的造诣远比李蒗轩高,遥想当年,他来第十界玩赌石的时候,还有很多大帝仙王还没有出世呢,不知道多少号称赌圣的人见到他都要称上一声祖师呢。

    经过一番挑选之后,李蒗轩终于挑选了一件道材,他这件道材圆如蛋,整个道材乃是石质,这石质看起来浅线,红中带暗,这样的一件道材好像是染上了鲜血一样。

    “大师就是大师,出手便不凡。”看到李蒗轩挑中了这件道材,在旁边本也是石师身份的修士也肯定地说道:“这件道材质地细腻,腻中有油,虽然我是看不出这件道标的来历,不过以我看这件道标出于红玉仙矿的矿脉之中的机率还是很大的,如果真的是出自于这种矿脉,那么这件道材切出的道胚很有机会是一件橙武道胚。”

    听到这位石师的赞赏,一些有经营的修士强者仔细看了李蒗轩手中的道材之后,也觉得李蒗轩这件道材切出好的道胚机率很大。

    当然,李蒗轩这一件道材的价格也不菲,李蒗轩付了钱之后,便在赌桌上等待着李七夜了。

    李蒗轩此时他是信心十足,他对于自己手中这一件道材是信心十足。作为天才石师,他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曾经赌输了很多老一辈名家!

    “李兄这件道材如何?”见到李蒗轩信心十足,天凰太子就问道。

    李蒗轩笑着说道:“不负殿下重托,此石我自信能切出一件橙武,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能切出一件天封。”

    听到李蒗天这样信心十足的话,天凰太子不由为之精神一振,双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他森然地说道:“这一次本太子先砍他的双手,然后再砍他的双腿,再挖他的双眼!既然跟本太子赌,那就别想下赌桌!”说到这里,他露出残忍的笑容。

    对于天凰太子的话,李蒗天只是暗暗摇了摇头,他为天凰太子出战,并不是因为他是想残害李七夜,这除了他与天凰太子有不错的交情之外,同时也是因为他见猎心喜,想挑战一下李七夜这样的凡人石师。

    最终,李七夜也挑选到了道材,他拍了拍这件道材,笑着说道:“就这件了。”说着也付了这件道材的钱。

    李七夜挑的这件道材价格很便宜,他手中的这件道材看起来是如一件黑炭,好像是被雷火焚烧过一样,这样的一件道材十分的不起眼。

    “这件道材来历很普通呀,他这不会是又想撞大运吧。”有石师出身的修士看到李七夜手中的这件道材说道:“这是附于铁杉树而孕生的道材,应该是说天地交汇之时在铁杉树的老根上孕生了道胚,这样的道材实在是太常见了,常常是小修士的入门之选,新手石师的练手道材。”(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