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出刀如闪电,石刀在他手中宛如庖丁解牛一样,每一刀都是游刃有余,刀法之娴熟,让人叹为观止,让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为之叹息。

    就算不是石师也看得出来李七夜是一个了不得的石师,单是凭着这一手的切割刀法,就可以压同辈中人一头。

    连在场的石坊石师和天才石师李蒗轩看到李七夜那游刃有余的刀法之后,他们都不由脸色凝重起来,他们都明白遇到了同行中的高手了。

    李七夜的一番刀法表演,让天凰太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了,一开始他还以为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位低劣的石师而己,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位如此高明的石师。

    “凡人石师呀,在以前还真的没见过。”看到李七夜刀法出神入化,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为之惊叹一声。

    对于他们来说,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凡人石师,因为成为一位石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般情况之下成为石师都是由对道材、道胚有很深造诣的修士强者转变而来。

    由一位凡人转变成石师,这样的情况他们还真的是没有见过,事实上也不止是眼前的修士强者吃惊,连在场的石师都吃惊,一个凡人能达到这样的地步,那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石师。

    就算是被人称之为天才石师的李蒗天,当他看到李七夜的切割刀法之时,他的神态也是十分的凝重,他也觉得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在石师这一方面有着极为可怕的造诣。

    当李七夜切得薄薄一层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了。

    大家都知道,齐临帝家敢在这里开石坊,那就有着绝对的本事,不然的话早就亏得倾家荡产了,可以说齐临帝家的石师在整个青洲来说都是出类拔萃的。

    被石坊中的石师鉴定为是白装的道材,一般也都只能切出白装道胚,只有极少极少的时候石师会走眼的时候,当然这种机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终于剥离了所有的道材,把整个完整的道胚切割出来了,在整个切割过程中十分考验一位石师的功力,一不小心,有可能伤了道胚。

    “出来了”见道胚被切出来之后,在场的人纷纷都睁大眼睛,看着李七夜手中的道胚。

    只见李七夜手中躺着一把小小的短刀,这短刀乃是由一条条法则交织而成,这一条条细小的法则弥漫着沌混气息,宛如它本身就会产生太初之力一样。

    这由一条条法则所交织而成的道胚之中出现了一缕缕的金丝,似乎这一缕缕的金丝是由一条条法则慢慢生长而进化而成的一般,就是因为这法则之中有了一缕缕的金丝,让整个道胚看起来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这是刀胚,而且是镶金品质!”看到这只刀胚,有修士强者大叫了一声。

    道胚的品质,由低到高分别有:白装、紫兵、镶金、橙武、天封。

    现在李七夜从被石师鉴定为白装道材之中切出了镶金的道胚,这的确是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能在这里坐镇的石师,都是石师中的大师,现在石坊中的石师都会走眼的时候,这怎么不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呢。

    连坐镇石坊的石师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都不由大吃一惊,他们很少走眼的时候,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走眼。

    “这堆的白装道材我全部要了。”看到李七夜切出镶金道胚之后,有一位教主反应极快,立即对石坊的伙计说道,一下子买下了角落中的所有白装道材。

    见到这位教主一口气买下了这一堆所有的白装道材,反应慢了一步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有些后悔。

    虽然说买下这么多的白装道材是很傻的行为,但如果能像李七夜一样撞了大运,从白装之中切出了一个镶金道胚,那也绝对不会亏本,万一切出了橙武道胚,那就是赚大了。

    “没有想到大师也会有走眼的时候呀。”看着李七夜切出来的镶金刀胚,有一位与石坊石师熟悉的修士也不由感慨地对石师说道。

    “这就是赌石的乐趣所在。”石坊的石师也不由笑着说道:“这位先生眼力了不得,竟然被你淘到宝物了,失敬,失敬。”

    对于石师的恭维,李七夜那也只不过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而己。

    “你输了。”李七夜看了一眼天凰太子,淡淡地说道。

    天凰太子脸色有些难看,没有想到白装道材之中竟然切出了镶金刀胚,连石坊的石师都会有走眼的时候。

    “哼,区区小钱,本太子还输得起。”天凰太子冷哼一声,对于他来说输了钱财倒是无所谓,问题是他本来想是砍下眼前这个凡人的一双手,没有想到却未能成功。

    “的确是小钱,这些破烂不值得一提,这些破铜烂铁我都怕玷污了我的口袋。”李七夜笑着说道,然后随意地把天凰太子的两件道兵和十万混沌石赐给了身边的贺尘和石叟。

    拿着两件道兵和十万的混沌石,石叟与贺尘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呆如木鸡,他们感觉如同做梦一样。

    不论是这两件道兵,还是十万混沌石,这都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他们铁树门上下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的财产。

    现在这两件道兵和十万混沌石,李七夜说打赏就打赏,随手扔给了他们,就像扔垃圾一样,这简直就是吓呆了贺尘和石叟!这样的财富他们说不定一辈子都积攒不了,现在李七夜却打赏给了他们。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止是呆住了贺尘和石叟,就是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也呆了一下,虽然说眼前这笔财富对于不少大人物来说不算是一笔大数目,但像李七夜这样说打赏就打赏,像扔垃圾一样,只怕连一教之主、一国之君出手都没有如此的阔绰。

    “难怪连修士都愿意给凡人跟班。”看到李七夜出手如此的阔绰,有修士都不由喃喃地说道,遇到如此大方阔绰的主子,换作他们都愿意跟着这样的一个凡人混。

    输了这一场赌局,天凰太子本来就是脸色难看到极点了,现在李七夜竟然还把他的道兵和混沌石像扔垃圾一样打赏给身边的跟班,如此地被羞辱,天凰太子实在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敢再赌一场吗?”天凰太子大喝一声,此时天凰太子热血上涌,被气昏了头脑,对于他来说,今天不论如何他都要当着众人的面把眼前这个凡人的双手砍下来,否则他天凰太子就不用混了,这让他颜脸何存!

    李七夜慢吞吞地乜他一眼,淡淡地说道:“赌?可以呀,还要赌我这一双手吗?不过现在我这一双手起价了。我开个价吧,看在你这么穷的份上,我这一双手就看一千万道圣混沌石吧。”

    “你”天凰太子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就凭你一个凡人的一双手也值得一千万道圣混沌石!”

    混沌石的级别是与修练的境界是相同的,由低到高分别是:道尘、道蚁、道虫、道蛇、道虎、道童、道人、道使、道师、道侯、道王、道皇、道尊、道贤、道圣、道天、大帝。

    要知道,道圣境界的混沌石,乃是只逊于道天、大道这两个级别的混沌石,可以说是当世最顶尖的混沌石。

    一千万颗的道圣混沌石,不要说是在场的其他们,就算是天凰太子这样出身的人也不可能拿得出一千万颗的道圣境界混沌石。

    这可是一笔天文数目,一个大教疆国让它一下子拿出一千万的道圣混沌石,只怕都拿不出来,不要说是一个人了。

    “那是你不值钱而己。”李七夜笑了一声,对天凰太子说道:“如是你拿不出来,那就别来赌,或者拿你的一双手来赌!”

    被李七夜一气,天凰太子气得哆嗦,他堂堂一个太子,当然不会拿自己的一双手来跟一个凡人来赌了,对于他这样有身份的人来说,钱财那只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己。

    “哼,区区一个凡人,也别把自己当作一回事,本太子看得起你,一百万道尊混沌石,赌你一双手臂,敢不敢赌!”天凰太子冷喝一声。

    “道尊混沌石?算了,数目太少了,凭我这一个无双大师级别的石师,只要我开口,大把帝统仙门请我去当石师!看你拿不出钱的份上,也罢,我要求再降低一点,一百万道贤混沌石……”

    “……当然了,如果你堂堂一个太子连区区一百万道贤混沌石都拿不出来,那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一个穷瘪三,也好意思来赌!”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既然天凰太子想要他的性命,李七夜也就陪他玩玩,好好折磨一下天凰太子!

    虽然李七夜这话说得很嚣张,至于他一双手值不值一百万道贤混沌石,这还真不好说,这样的问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李七夜刚才的一句话说得没错,凭着石师这个级别的实力,的确是很多大教愿意把这样的一个石师揽入自己的宗门之内。(未完待续。)

第1771章赌石    天凰太子开口要跟一个凡人在赌桌上开赌,这让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虽然说在石坊每天都有大把修士赌石,但修士与凡人对赌,甚至像是天凰太子这样身份的人与一个凡人对赌,那还真的没见过。

    “赌,你要怎么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要弄死天凰太子,李七夜有千万种方法,不过,既然在这石坊之中,李七夜也不在乎身份了,想给淘选宝物的过程添增一点乐趣。

    “看在你拿不出高价位的混沌石份上,我就要你一双手臂吧,如果你这件道材能切出一个紫兵道胚,那就算我输,我给你一千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如果你还是切出白装,那么你把你一双手臂砍下来。”天凰太子大笑一声,说着露出残忍的笑容。

    听到天凰太子的话,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都知道天凰太子存心弄死眼前这个凡人,而且他在弄死这个凡人之前要好好折磨一番这个凡人。

    一千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对于沈晓珊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然而对于天凰太子这样的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一千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如果你要赌,也罢,我就降尊纡贵跟你赌一场,一双手赌一双手,敢不敢赌!”

    “你算什么东西!”天凰太子脸色一冷,冷笑地说道:“就凭你一介草民,一双贱手也敢与本太子的一双金手相比”?“你又算什么东西?”李七夜也不生气,淡笑地说道:“天凰国在我眼中也不过一只蚁窝而己,只有你这样的蚁蝼当作一回事,跟你这样的蚁蝼以双手赌双手,是看得起你这样的贱民。”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就像是一个耳光一般狠狠地抽在了天凰太子的脸上!

    “你”没有哪个凡人敢如此大胆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的羞辱他天凰太子,更没有人敢如此在大厅广众之下如此羞辱他们天凰国,这顿时让天凰太子怒气狂飙。

    李七夜这话一出,也让在场的人咋舌,明知道天凰太子的来历,这个凡人依然还敢如此的嚣张,依然还敢如此的扇天凰太子的耳光,这简直就不把天凰国放在眼中,这只怕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嚣张的凡人。

    “不敢赌就滚一边去,这样的懦夫没资格出现在我眼前。”李七夜懒得去看天凰太子,不咸不淡地说道。

    被一个凡人如此指着鼻子大骂,这对于天凰太子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无法咽得下这口气,他双目一厉,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把一把长剑押在了赌桌之上,冷冷地说道:“这把是道皇之剑,赌你一双手臂!”

    天凰太子这把剑乃是皇气荡然,他这把剑甚为珍贵,他这把剑是一把紫兵,它是以紫兵的剑胚融合了百炼血金而成,又经一位道皇境界的高手蕴养百年,这把剑中所蕴养着的混沌之后、太初之力,那是十分惊人的。

    “区区一把道皇境界的紫兵而己,你天凰国也太穷了吧,想要我的手臂,那也豪气一点,出手阔绰一点,这样的穷人,我还真看不起。”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瞭一下,平淡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话一说,顿时让天凰太子脸色涨红,明知道这是凡人的激将法,但他咽不下这口气。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把一个乾坤袋扔在了桌上,冷冷地说道:“这袋里有十万颗道皇境界的混沌石,都是优质的混沌石,买你狗命足矣,敢赌吗?”

    天凰太子出手就扔出了十万颗的道皇境界的混沌石,这让不少人哗然,沈晓珊他们都大吃一惊,帝统仙门的太子就不一样,出手吓死人,十万颗的道皇境界的混沌石,只怕他们铁树门砸锅卖铁都拿不出来。

    事实上,对于修士而言,十万颗的道皇境界混沌石也不是小数目,若是区区一个凡人的一双手,根本就值不了这么多钱。

    但是天凰太子是首先开口要赌李七夜一双手臂的,而天凰太子却不愿意用自己的手臂来赌,在这样的情况下,李七夜开口要高价也是正常的事情,除非天凰太子能咽得下这口气,不再赌了。

    以天凰太子这样的身份,他首先挑起赌局,而又途中退缩的话,那就会被人笑话,所以那怕天凰太子明知一个凡人的一双手值不了这么多钱,他也只好赌了。

    “少了点,再拿一件能上得了台面的道兵来吧。”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一眼,平淡地说道:“再给一件道贤级别的道兵,我就拿我的一双手来跟你赌。”

    “好”天凰太子脸色一沉,“砰”的一声,一只盾砸在了赌桌上了,冷冷地说道:“一只道贤紫兵足够要你的狗命!”

    天凰太子的这只盾是一件紫兵,是一件紫兵品质的盾胚融合了天龟甲而成,它是由道贤境界的强者祭炼蕴养了三百年,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防御道兵。

    道兵除了是由道胚融合祭炼神金宝矿而成之外,后天道胚一开始都是从零开始的,随着主人的修练增强,它也是随着增加,比如说你修练到了道皇境界了,那么你的道兵也会随之晋升,它也拥有了道皇境界所具备的混沌之后、太初之力,所以这样境界的道兵也被称之为道皇之兵。

    看了一眼这件有道贤境界的紫兵,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好,既然你想赌,我奉陪就是。”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既然鱼都咬钩了,他也好好玩一玩就是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沈晓珊他们都不由脸色大变,与天凰太子赌这样的赌局,那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好,那就开始吧,如果这件白装道材能切出紫兵,不,能切出此紫兵品质以上的道胚,那就算你赢。”天凰太子冷冷地说道:“如果切出了白装道胚或者是紫兵道胚,那就是你输了,你自己砍下自己的双手!”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在一开始天凰太子是赌李七夜这件道材能不能切出紫兵道胚的,不过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怕李七夜撞了****运,万一他运气爆棚切出一件紫兵,那岂不是输定了,所以他临时改成了要切出紫兵品质以上的道胚。

    “好,那就切开来吧。”李七夜笑了一下,平淡地说道。

    “嘿,你有没有钱给这石坊的石师付切割费,这石坊的大师那都是收费昂贵的。”此时天凰太子阴阴一笑,说道:“念在你就要失去一双手臂的可怜份上,我可以推荐我的老朋友给你切割一下的,免收你的费用。”

    说到这里,天凰太子拍了拍身边的一个青年,这个青年长得十分的雅气,十分的俊朗,同时他也有着一股自负的气势。

    “李蒗轩”看到这个青年,在场不少的修士强者都认出了他的来历,不少修士强者都带着几分敬意地向他打招呼。

    这位青年乃是青洲天才,他的道行十分不俗,但让他声名大噪的不是他的道行不俗,而是他的另外一个身份石师。

    李蒗轩是当今天青洲最杰出的年轻一代石师,他在对道材、道胚的研究和钻研上远远超过了同辈石师,连不少老一辈名宿都不如他。曾经有不少门派出高价聘请他出任自己宗门的石师,李蒗轩都一一拒绝了。

    很多大教宗门都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拥有了一位优秀的石师,那就意味着可以节省很多成本,能让宗门拥有更多的优质道材、拥有更好的道胚,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十三洲之中石师一直都是很热门。

    对于一一打招呼的修士强者,李蒗轩只是颔首点了点头,他虽然自负,但也的确有自负的本钱。

    现在天凰太子开口了,李蒗轩也是潇洒一笑,说道:“既然太子殿下看得起在下,在下也勉为其难地免费切割一次。”

    “切石而己,有何难呢。”李七夜笑着说道,对赌桌前的石坊石师说道:“借石刀一样,我就此切开。”

    石坊的石师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石刀借给了李七夜了。

    “哟,没想到你还是一位石师,凡人中的石师,那还真的少见,不过你这种石师只怕是连九牛一毛的一毛都没学到。”见李七夜自己亲自切割道材,天凰太子嘲笑地说道。

    “我玩石的时候,你爸妈还没出生。”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每次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打脸,这让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极点。

    “沙、沙、沙……”此时李七夜刀起刀落,出刀如飞,以极快的速度切割着手中的这一件道材,李七夜的刀法极为的犀利,极为的熟练,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事实上李七夜刚才那句话并非是吹嘘之词,当年他在十三洲赌石的时候,青洲还没有天凰国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